《女 浪 子》

第13章 独闯贼窟

作者:云中岳

天一黑,就没有人在外走动了。

店中没有其他旅客投宿,只有负责照料的店伙走动。

没有一丝风,热浪久久不散,蚊子满屋飞,想安睡真不容易。

三更一过,热浪渐退,上升的气流开始下降,开始有气流在屋内流动了,少许的微风带走了热浪。

东院本来嗅不到葯香的,这时有微风飘拂,渐渐有葯香飘入东院,飘入半闭的明窗,客房也可以嗅到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葯香。

已经安睡的人,其实并未嗅到这种淡淡的葯香。

即使嗅到了,也不会从梦中惊醒。

相反地,他们睡得更沉。

寇大爷的房中黑沉沉,武林人通常睡觉不点灯。

已经是四更未,房中有了动静。

“时辰到了吧?”黑暗中,传出寇大爷的语音,轻得只有房内的人才能听清。

“不要操之过急。”老郎中的语音更轻,但却更清晰:“风大小,散魄香不易飘散,大半被上升的热流带往高空去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扩散入内室,你必须定下心忍耐,除非你有把握制得住他们。”

“不会失效吧?”

“笑话!我百毒天君的散魄香是武林一绝,加上老童生的销魂香可以令筋软骨松,双毒齐下葯力倍增,你居然怀疑是否失效,你是什么意思?”

“在下并无他意。”寇大爷急急分辨:“只是等得心焦,请勿介意。”

“等吧!安心地等,值得的。”老郎中百毒天君说:“地方广阔,咱们又不敢接近施放,不得不多等些时刻,以免功败垂成。天一亮,老夫保证你可以砍瓜切菜似的,顺利地送他们登极乐世界。”

“在下要那个姓乔的小女人。”

“没有人和你争。”

“唔!五更了吧?”

“是的,五更了。”

“该动手了吧?”

“你现在动手,后果老夫概不负责。”

“这……”

“等吧!急什么?”

天一黑,乾坤手和舒云开始进食。

走山区必须裹粮而进,因为不知在何处可以找得到食物。他两人带了干粮,饱餐一顿,准备进入中公集。

中公集家家闭户,家犬皆捆住关人屋中栓好。

集中来了大群强盗,集中的人平时本来就向强盗们缴纳保护费,怕定了这群强盗。

乡民们活动的地方是街北的众姓公祠,是平时集会、酬神公祭、宣布公示的地方。这时,成了强盗们的指挥中枢要地。

三眼虎的棺材,停放在东面。

强盗们对生死看得开,生死等闲,随处死随处理,用不着烧香化纸请和尚道士念经作法事,所以停枢处冷冷清清。

祠门外派有两名警哨,接收各处传回的声息信号。大多数的人已经派出,建立严密的封锁线,以便有效地防止乾坤手、舒云偷渡南下。

祠内除了大力鬼王之外,还有十余名贴身喽罗,与二十余名小强盗,全都在正殿和衣而睡,以刀枪作枕,随时皆可以出动。

强盗们摆出与官兵民壮作战的态势,来对付两个神出鬼没的江湖高手,犯了致命的错误。

这种以各小组扼守可以通行地段,以伏哨填补空隙的封锁,对付官兵夜袭颇具功效,却挡不住快速钻隙而入的人。

白天,舒云已看清进入的路线,从右面五里外的隐蔽山脚密林,绕至中公集后面,从集南面接近,从敌人的远侧迂回,自敌人的后方接近。

两三百名强盗,封锁的范围有限,绕出五六里,他两人片刻便可脱出强盗们的封锁范围,以快速的行动来争取时间。

集四面四条路,每处路口有两个强盗把守,但其他地方因人手不够而没有派人警戒,随处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进入。

两人从集西南近南栅口处,跃登屋顶进入集中心。

“找有警卫的地方,先捉一两个小贼问口供。”乾坤手伏在瓦脊后面低声说:“贼人有弓箭和挽钩,黑夜中防不胜防,动作要快,咱们先沿街搜索。”

不需多久,便被他们看到众姓公祠前的两个警卫。

“在这里了。”舒云欣然说:“齐叔,掩护我,我从上面接近。”

“不必问口供了,一定住在里面,弄死他们免得费神。”乾坤手心如铁石:“小子,千万不要妇人之仁,你不要他们的命,他们却要你的脑袋换一千两银子。”

要弄死太简单了,捉活的比较麻烦。

两人登上屋顶,由舒云伏身滑至檐口。

两个小强盗在祠门口的石阶下往复走动,不知祸从天降。

刚走到最右端,两颗飞蝗石准确地击中天灵盖,然后人影随后飘降,双脚分踹,行致命一击。

大殿暗沉沉,鼾声如雷。

强盗们忌光,把神案上的长明灯也弄熄了。

要验明正身。必须有光。

但舒云不想拖延,他摸近睡在拜台下的一个沉睡强盗身边,一捏对方的鼻子,鼾声立止。贼人翻转身,又睡着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根水火棍,是这位强盗的兵器,居然是浑铁打磨的重家伙。

“叭!”他给了强盗一耳光。

“嗯……”强盗清醒了,翻身要挺身而起。

他一手叉住贼人的咽喉按回原处,附耳低声问:“首领睡在什么地方?”

“吵……吵什么?”贼人仍未全部清醒,糊糊涂涂回答,以为同伴在捣乱。

“我要找首领有事禀报。”他声音放高了些:“快告诉我,首领睡在什么地方?”

“不是在右面的执事房吗?你他娘的昏了头……”

他一掌把贼人劈昏,挟了水火棍离开。

推开执事房的门,妙极了,有灯光,一盏菜油灯留了一星灯火,光度幽暗,但足以看清房内的一切。

托天叉放在床口,大力鬼王和衣躺在床上,似乎床太小太短了,而这贼首的身材却又太粗大壮,双脚似乎没有地方搁放。

鼾声震耳,汗臭和膻臭刺鼻。

他将灯挑亮,用水火棍换托天叉,略一掂量,叉好沉重,难怪这家伙绰号称大力鬼王,交起手来,这把托天叉谁敢接近?

对付这种肉山型的人,慈悲不得。他发起狠来,两劈掌击耳门,拉脱双手关节,点了环跳穴,再用对方的腰带绞成索,捆了手脚。大力鬼王成了名实相符的一团死肉行尸,命已丢掉大半条。

熄了灯,他将人扛上肩。

门外,乾坤手已弄到另一名小贼。

两人匆匆离开公祠,由原路出集往西走,远出三里外,天色早着呢,三更未尽,子夜刚过。

舒云将大力鬼王的手脚解开,将人推至树干下倚坐停当,托天叉抵牢在地,叉的中尖抵在大力鬼王的胸口。

一阵拍打,大力鬼王醒来了。

“我……我怎么了?”大力鬼王怪叫,大概已发现自己已经失去活动能力。

星光朦胧,树下更是幽暗,但近距离的景物仍可看清,眼前的托天叉当然看得最真切了。

“大力鬼王,你完全清醒了吧?”舒云坐在前面,左手扶住托天叉柄。

“你……你是……”

“脑袋值一千两银子的人,姓宋,还有姓齐的。”

“哎呀……”

“不要穷叫,这里鬼都听不见你的叫声。我问你,谁给你赏金的?”

“太爷我……哎……”

“你少给我充太爷。”舒云厉声说,左手稍加微劲,尖叉便刺破胸肌:“不招,在下慢慢整死你。招,在下放你一条生路。”

“把……把叉拿……拿开……”大力鬼王崩溃似的狂叫。

有些人把自杀不当一回事,任何兵刃皆可用来自戕。

但有些人却不愿意死在自己的兵刃上,尤其是兵刃被对方夺获之后,再用来杀他,大力鬼王就是这一种人。

“招了供,才能决定是否拿开。”舒云坚决拒绝:“锋尖不在心坎,刺进去死不了,你怕什么?没有口供,在下不会让你痛快地死。”

托天叉很沉重,本身的重量足以让叉尖慢慢贯入肌肉,尤其是已经刺破皮肤,贯入的速度略快。

这种缓慢贯人所引发的痛楚,是很难忍受的,速度越快,痛苦越小。

“你……你要我招……招什么?”大力鬼王认输了。

“谁给你们赏金,要你们大举出动来杀我?”

“在下的一位朋友,他投奔响马,在响马中很有地位,他叫皇甫威,听说是什么队的小组长。”

“为何让你们封锁五天?”

“他们在别的地方有事,要阻止你们前往捣乱。五天一过,他们的事便可顺利办妥,就不怕你们捣乱了。他说你们是官府的密探,很可能经过这里踩探本山寨的底。”

“他们在什么地方办事?”

“不清楚,好像是在南北官道附近。在下的弟兄偷听到他的随从无意中说出赶到石固寨的话,猜想可能是石固寨。”_“石固寨?”乾坤手一惊:“那儿住了一位武林世家风云人物,呼风唤雨景耀先景六爷。景家的门人子弟,有很多在卫军中任职,他曾经在济南卫的武学舍任教头,连京卫与天津卫的武学舍子弟,也经常前来济南卫向他请教。不妙,那些狗东西要打呼风唤雨的主意。”

“齐叔,石固寨距此有多远?”舒云急问。

“西行的小径,可到石固寨与大官道衔接。”大力鬼王说:“不足二十里,很近。”

舒云拿开托天叉,推上手关节,解了穴道。

“带了你的强盗群滚回羊角山,今后千万别让我宋舒云找到你。”舒云凶狠地说:“今天的事,你如果泄漏出去,我会回来找你的,即使你上天入地,我也能找到你,要你的老命。”

“你们……”大力鬼王的话突然中断,吓得摔倒在地,因为舒云和乾坤手的身影在他的眼前突然消失无踪,他以为见到鬼了。

取来藏妥的包裹,两人踏上西南行的小径,走了两里地,乾坤手往路侧的大树下走去。

“救兵如救火,齐叔。”舒云提出抗议:“还没走呢,怎么就要歇息?”

“慾速则不达,小子。”乾坤手丢下包裹坐下了。

“齐叔!”

“小子,你认识路吗?”乾坤手一点也不焦急。

“不认识,齐叔你呢?”

“废话!我当然不认识。”

“路只有一条,不足二十里……”

“你怎么知道路只有一条?就不许可有别的路通向其他的村落?这种小山径,任何一条大小都差不多,碰上一条岔路,你到何处去找人问路?救火?救个屁!”

“这……”他怔住了。

“所以,必须在这里等。”

“等?”

“等人带路。”

“什么?等人带路?齐叔,你没发烧吧?”

“放心,没痛没病,怎会发烧?”

“那你……谁替你带路?”

“强盗。”

“我看你真的发烧,语无伦次。”

“我的话清楚得很。小子,你不了解大力鬼玉这种强盗的性格,他们是很讲道义的,盗亦有道。丢掉老命是一回事,道义又是一回事,大力鬼王为了保命而招供,这不是他的错,毕竟自己的命是值得珍惜的。他会设法补救,会派人去警告皇甫威,尽朋友的道义,做他该做的事,然后溜之大吉,他才不怕你到山寨找他算帐呢?”

“晤!有道理。”舒云恍然大悟“当然有道理。”

“齐叔,他会不会派人弓我们入迷途?”

“放心啦!像大力鬼王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愣愣蠢才,不会用心机的,他列阵封锁自己睡大头觉,便知他是个愣小子。

你把他整得惨兮兮,胆都快吓破了,他狼狈地逃回去,哪有工夫动心机?再说,咱们发现路线和方向有疑问,不会捉住报信的人拷问?呵呵!我看你也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唔!算行程,带路的应该很快就可以到来了。”

“来了。”舒云的听觉十分锐敏:“有两个人,跑得很快。”

“派两个人是合理的,山区里有豺狼虎豹,而且有鬼有妖怪,派两个人比较安全些,至少可以壮胆。”

“唔!齐叔怎知大力鬼王一定会派人报信?”

“蠢才!假使他能把你我的脑袋砍下来,他向谁又该到什么地方领二千两银子?可知他一定知道皇甫威在什么地方,信息该送向何处了。”

“对,我真蠢!”

脚步声急促,两个黑影以快步脚程急赶,渐来渐近。

两个小强盗是很尽职的,脚程相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独闯贼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