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15章 怒惩妖婆

作者:云中岳

老妇领先而行,急步向山上走。紫衣女郎偕两大汉后跟,不久便到了岱岳观,仍向上走。

“姥姥,怎么一回事?”紫衣女郎忍不住紧跟两步问。

“那些来历不明的人,似乎越来越多。”姥姥一面走一面说:“大总管传下话来,要在外的人必须尽早返宫,负责监视的人,立即隐身留意一切动静。所以,小姐务必速返万仙楼下处待命等候指示。”

“有这么严重?”

“防患于未然,小姐。”姥姥用警觉的语气问:“刚才那些年轻人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在找拐仙奚隆算过节。姥姥,拐仙奚隆潜伏在附近,我们的人为何不曾发现他?我们的人,应该知道这恶丐的身份。”

“如果一个三流江湖小混混我们也要注意,什么事情也不要办了,小姐。”姥姥的口气相当托大:“冲梅谷花家来的人,即使不是特等高手,也将是第一流的武林风云人物。像拐仙这种三流混混。还不配让本谷的人注意。连在鬼儿谷鬼混的侠丐吴市吹萧客吴用,也只能聊算二流人物而已,也不值得注意。咱们只派了人在暗中静静地注视,如无绝对的必要,不必多管闲事。小姐刚才管闲事了?”

“恐怕真来了一流高手,姥姥。”紫衣女郎将所发生的经过—一说了,最后说:“能与腾蛟拼成平手,足以期身于一流高手之林。而那位一照面便把飞虎拖倒的人,虽然用的是巧劲施诈,但料想也许比能与腾蚊拚成平手的人高明些。”

“已经有人注意他们的动静,不必理会他们了。”

“我要弄清他们的底细,姥姥。”

“这些小事还用得着小姐操心吗?快走吧!”

她们所经过的地方,不时有扮成游客的人,暗中留意她们的举动。

她们是在万仙楼南面半里左右,离开登山大道的,进入一条小径,向山崖下蜿蜒而降,直下东洞沿溪水下行,不久便接近了碧泉润。

这一带,竟然出现了江南景色,涧两岸遍栽樱桃和绿竹。北方有樱桃,但却没有竹,这里就有竹。

陕西的西岳无独有偶,有些地方也生竹。

崖坡上,樱桃绿竹深处,建了一座小楼。距楼半里地,便有整建山林的人,阻止外人进入。

紫衣女郎一群人,进入小楼即不再外出。

而涧北面高处的两里外山崖上,不分昼夜,皆有人远远地窥们,留意小楼中人的进出。

万仙楼的南面数百步是观音阁,再往南不远便是一天门坊。中间,往东是更衣亭、饮马石峡大涧、箭竿峡等等名胜区。

元君庙西北,是大藏岭,南面丹壁悬崖,俗称红门。西面,就是鬼儿谷,一条小溪向南流。

算起来,这里距东涧的小楼不算太远。

次日近午时分,复仇客英俊轩昂的身影,出现在鬼儿谷口。

这里,松柏成荫,怪石峥嵘。

人行走其中,阴森的气氛委实令胆小的人疑神疑鬼,因此游客缠足不至,只有本地的山民偶或往来。

小溪两旁偶或有些可耕的地,所以有山民在谷中生活,过着与世无争的清苦岁月。

溪旁的一栋土瓦屋中,住着四位不速之客。他们已来了四天,四个人轮流外出踩探两件事。

一是乾坤手和舒云到泰山来有何图谋;一是踩查传闻中的梅谷花家坐落在何处。

梅谷到底在何处?

附近的山民一问三不知。

第一件事已有着落,乾坤手和舒云已在前天落脚东岳老店,昨天一整天在州城闲逛,迄今尚未正式登山。

四个人只留下了两个人,其他两人已经到下面的三官庙等候后续赶来的同伴,不知何时方能返回。

紫门虚掩,里面的两个人午膳后正在睡午觉。

昼夜奔忙,辛苦备尝,能抓住机会休息怎肯轻易放过?反正在这种闹鬼的地方没有陌生人往来,正好睡大头觉养精蓄锐。

复仇客真像一个鬼,他是从林木深处钻入谷来的。

他脚下无声无息,走动时掩起身形乍现乍隐快速绝伦,有如鬼魅幻形,似乎对附近的情势地形十分熟悉。

他出现在门外,冷然屹立凝神察看四周的动静。

片刻,他轻咳了一声!

屋内有了动静,轻咳声足以惊醒熟睡了的武林高手。

他解下连鞘长剑,改插在腰带上,这样动起手来,剑鞘就不会碍手碍脚。

“谁呀?”屋内有人叫问。

“老朋友。”他沉声答。

柴门开处,露出吴市吹萧客肮脏的面孔。

“咦!是你?”吴市吹萧客惊呼,将门大开,倒拖着打狗棍大踏步跨出门外。

按常情,吴市吹萧容应该惊惶走避,应该知道不是复仇客的敌手。现在不但不走避,以而迎出,可知定然有不怕复仇客的理由。

“是我,刘长河,复仇客。”复仇客阴阴一笑:“你没想到是我吧?拐仙招了供。”

“难怪他失了踪,原来是你弄到了他。”吴市吹萧客恍然:“刘老弟,德平的事……”

“在下就是为了德平的事而找你复仇的,你这卑鄙无耻的所谓侠丐,竟然暗中投靠飞龙秘队做走狗,几乎要了在下的命,在下可说是平生第一次为自己复仇,你阁下确也值得骄傲了。”复仇客咬牙切齿说。

“这得怪你自己,偏偏在那种时候闯进是非网里来。老弟,识时务者为俊杰,飞龙秘队招贤纳土,威震天下,四海豪杰归心。逐鹿天下……

“闭上你的臭嘴!太爷不听你那套狗屁谬论。”复仇客大声沉叱:“我复仇客只为自己复仇雪恨,其他一切免谈。”

“你不要大呼小叫,你的仇报不了的,阁下。”

“是否报得了立可分晓,你上吧!为你自己的狗命作临死的挣扎,死也要死得英雄些。”

“你胜得了我笑市……”

“我当然胜得了你。”

“但你胜得了他吗?”吴市吹萧客向他的左后方一指,嘿嘿明笑。

他似乎早知身后来了人,冷冷一笑转首回顾!

是一个面目阴沉,年约半百,穿育道祖的佩剑老道。

在泰山各宙观寺庵,有各式各样的方外人士,和尚、尼姑、老道、女冠和居土与修仙的羽土,形形色色一应俱全,集方外人的大成。

在这里出现老道,毫不足怪。

“这位老道有那么可怕吗?”他用不屑的口吻说:“大概他已修至地行仙境界,甚至已修成正果名列仙班了,但我复仇客却是不信。”

“这小辈牙尖嘴利,可恶!”老道的语音沙哑,像只老公鸭,但咬字仍可听清:“孽障,贫道超度你。”

一声龙吟,老道的松纹剑出鞘,青芒耀目,是一把相当犀利的宝剑。

“剑不错。”他徐徐拔剑:“可惜的是,你已经没有再使用它的时候了,妖道。”

老道怒极反笑,发出一阵刺耳的怪笑声,突然身形疾闪,四丈空间一闪即至,剑气陡然迸发如潮,似乎剑已幻化万千奇虹,向复仇客集中汇聚。

似乎,老道不是用一支剑行空前猛烈的攻击,而是用一座剑山突然罩压而至,涵盖每一寸空间,没有任何间隙可以逃避,又快又狠又准,而且神奇莫测。

“天荡地决!好!”一旁观战的吴市吹萧客兴奋地欢呼,认为复仇容决难逃过这一招,大劫难逃死定了。

好字叫声未落,奇变倏生。

风吼雷鸣中,响起一声奇异的气流旋动啸鸣!

一道不可思议的电虹陡然锲入剑山中,像是钻隙而入,也像老道的剑山自己从中分开,让电虹自行长驱直入。

也许,该说剑山自动将剑虹猛然吸入的,那奇异的气流旋动啸鸣,真有点像是叹气声,自电虹管中铮然吸气的怪声!

复仇客已换了方位,闪动奇快绝伦。

老道的身形向前冲,剑山就在电虹贯入时消失了、崩溃了。

复仇客的剑尖,随着老道的身形上升、移动。

但他的身躯却屹立在原处,并无追击的意思,神色阴森已极,真像来自地府深处的复仇之神。

吴市吹萧客张口结舌,眼中有惊恐慾绝的神情。

“呃……”嗜道终于叫出声音,踉跄止步。

“噗”一声响,松纹剑跌落在短草中。

“你……你用的是……是……”老道骇绝地转身,语不成声:“是解……解脱……”

复仇客一闪即至,剑尖无情地贯入老道的咽喉,手腕一振,老道的身躯斜摔出丈外,象没断气的鸡,在自己的血泊中挣命。

吴市吹萧客惊恐地后退,浑身可怕地颤抖!

贼丐知道复仇客高明,但也高明不了多少。

可是,眼前的景象却吓掉了他的三魂七魄,高明得出乎意料之外,高明得离了谱,根本就不是他所知道的同一个人。

他所知道的复仇客,根本就不可能接下老道那招剑道秘传天荡地决,更不要说在接招中反击,第一剑便贯穿了老道的右胸。

“你……你是……是谁……”吴市吹萧客骇绝地叫,惊惶地后退,几乎摔倒,双脚剧烈地似弹琵琶。

“复仇客。”复仇客一步步欺近。

“你……你你……你不……不不……”

“复仇客刘长河,江湖上最神秘,最膘悍的杀手。”复仇客所说的每一个字皆坚强有力,像铁钉般要往人的脑门钻。

“你不是……”吴市吹萧客惊恐地叫,往后退,如见鬼迹般失魂丧魄。

“不是?哼!”

“复仇客不……不可能—……一招杀……杀了天……天下十大剑客之首,灭绝剑……剑客玄……玄清子……”吴市吹萧客抖得更厉害,打狗棍抖动着举起,因为身后已无退路,退到墙下无法再退了。

“在下要杀他,根本就不需用刻。”复仇客阴笑,剑徐徐伸出,虎目中杀机怒涌。

“你……”

“你这老狗,堂堂一代侠丐,居然丧心病狂,投匪做响马的密谍,坑害天下的武林豪杰,你该死一千次。”复仇客不递剑,厉声指斥对方的罪状。

“老……老夫……”

“在德平,你竟然乘机谋杀我复仇客保护下的宋舒云,卑鄙无耻,直接向我复仇客的声威挑战,你几乎成功了,老狗!”

“不……不能怪我,兵不厌……厌诈……”

“你的狐群狗党,打了在下两枚梅花针。”

“不……不是我……”

“帐当然该算在你头上。”

“不要过来……”吴市吹萧客狂叫,一杖点出。

“啪!”

一声巨响,剑光一闪,打狗棍翻腾着飞走了,吴市吹萧客双手的虎口被震裂,鲜血染红了手掌。

“在下要口供。”复仇客厉声说,剑尖遥指对方的胸口,随时皆可能将剑送出。

“你……你要知……知道什……什么?”吴市吹萧客偷偷拔出成名的兵刃斑竹萧。

“你们到泰山来有何图谋?”

“这……”

“如有半句谎言,在下要碎裂了你。”复仇容声色俱厉,杀气腾腾。

“老夫和你拼了……”

吴市吹萧客厉叫,斑竹萧向前一挥,电芒一闪,崩簧暴响,一枚四寸钉疾射复仇客的心坎要害,肉眼无法看清。

吴市吹萧客是一代侠丐,经常在市面吹萧游戏风尘,萧中如果有袖箭一类暗器的机巧设备,怎能吹?

既然称侠,决不可能在萧中装设暗器。

若是不知道这家伙已经投匪,将会被他的侠名所骗,必定被他箭中藏钉的恶毒伎俩所伤,死不瞑目。

复仇客早有提防,剑尖一抖。

“铮!”钉在剑尖前炸成四五段,飞散了。

人剑齐进,剑气压体。

吴市吹萧客魂飞魄散,挥萧封架。

“啪!”策应剑碎裂散飞。

剑光倏吐倏吞,离体疾退三尺。

“嗯……”吴市吹萧客左手掩住了右肩井,鲜血从指缝中泉涌而出,背抵在墙上,身躯摇摇慾倒。

“我……招……”吴市吹萧客骇极狂呼,快崩溃了。

“我在听。”复仇客语气阴冷已极。

“来……来泰山侦……侦查梅谷花……花家的动……动静。”

“梅谷花家?”

“是……是的”

“传说中的大龙卷花云龙的泰山梅宫。”

“是……是的”

“为何要找梅宫花家?”

“咱们的大…大总领,要……要拜望花……花老魔。”

“你们找到梅宫了?”

“不……不曾发现。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怒惩妖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