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16章 凤台妙音

作者:云中岳

李慧慧的左颊开始变色,由白变红、变紫,惊的胆裂魂飞,弄不清自己是怎样挨耳光的?

“在下说过的,来一个杀一个。”舒云凶狠地说,重新走向痛苦呻吟的八手仙婆,剑光再闪。

“住手!你赢了。”李慧慧发狂般尖叫。

“在下很少输的。”来舒云的剑尖停在八手仙婆的右肘上,可知他的剑已到了收发由心境界。

“我把乾坤手还给你。”

“你就可以把受伤的人和尸体带走。”

李慧慧发出一声娇叫,左前方通向另一座院子的月洞门出现两个侍女打扮的人,挟持着神色委顿的乾坤手,半推半拖向这里走。

“在下算定你尚未将人带走。”舒云沉着地说,剑尖离开八手仙婆的右时。

“本姑娘认栽。”李慧慧恨声说,收剑入鞘。她的左顿已开始青肿,面庞不再美丽,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说话的声音也怨毒无比。

“你早该认栽的。”

“我发誓,一定要送你上西天。”

“你放心,我宋舒云不是佛门弟子,不会上西天。”

“那就下地狱。”

“你必须先打通泰山王的关节。”他也收剑:“乾坤手的禁制,一定是八手仙婆所施的,解不了禁制,你们还不能走。”

“小子,我没受禁制,只是在迷迷糊糊中被他们打得老骨头像被打散了。”乾坤手有气无力地说。

两侍女手一松,乾坤手呻吟着身形一晃,但支持不住,颤抖着坐下了。

“齐叔,要不要把她们的骨头也打散?”

“算了,说起来真丢人,我乾坤手竟然糊糊涂涂落在仇家手中,挨一顿只好认了。”乾坤手泄气地说:“那老虔婆不是吹牛,她的确能破邪术,因为她也会邪术,而且道行甚高。练武朋友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与邪术论短长。”

“你老人家错了,齐叔。”他一面检直乾坤手是否受到禁制,一面说:“心正则百邪回避,正直则不惧鬼神。只要定力够,心意神凝而为一。邪术何足惧哉?唔!好像你老人家没有碎骨头需要整理。”

“废话!”

“你们可以走了。”舒云走向躺在地上的紫电,一脚挑开被他用虚空制穴术所制的章门穴。

“我绝不放过你!”李慧慧厉叫,领了所有的人,带了尸体恨恨撤走。

“彼此彼此。”他挥手说:“好走!”

入侵东岳老店的人,不止李慧慧六个人,另外六个人一直不曾出面,大概知道情势失去控制,不敢再露面。

对付一个不受胁迫,不顾后果的年轻人,如不见机改变策略,所付出的代价将极为惨重。所以有些真正老谋深算的人,宁可和同样厉害的对手斗智斗力,而不愿和那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敞开来冲突。

这些人是分两批撤走的,往山上走。

李慧慧偕紫电和另两名侍女,由一名侍女背了断掉左手的八手仙婆,从吕仙桥岔出的小径下行,向梳洗河的山谷急走。

河畔山脚松柏围绕中,有一座别墅式的小院,中间是一座雅致的小搂,附近有三两个婢仆,悠闲地在院中整理花木。

其实,却是负责警戒的人,外人进入小院上下游一里之内,皆难逃他们的耳目。

小院后面枕山,怪石林立,苍松翠柏倚石而生,攀登不易,不可能有人往来……

五个女人,在楼下的客厅,迎接失败归来的人。

五个女人,主人是一位明艳照人,雍容华贵的二十余岁少妇。

李慧慧已可算得是绝色美女,但在这位风华绝代的贵妇面前,似乎仍逊色三两分,不管是身材、容貌、风度,皆差了一品。

另四人两位是三十余岁,荆钗布裙的朴实妇人,姿色平凡,脸型与外表气质,没有任何特征,正是最平凡、最不引人注意的密谍人才。

另两位女郎正好相反,明艳、妖媚、轻佻,一双水汪汪的媚目,具有无穷的挑逗魔力,一举一动,皆流露三两分风尘女人的韵味,南国艳姬的风情,却有北地胭脂的健美胴体。

“二妹,失败了?”贵妇黛眉深锁:“仙婆受了伤,怎么一回事?”

“大姐,我抱歉。”李慧慧风目带煞,怨毒难消:“咱们完全料错了小畜生的性格,栽得好修……”

她将经过说了。起初,一切顺利,紫电如计缠住了舒云,八手仙婆施术将乾坤手引出房来活捉,没料到舒云不受胁迫……

“我好恨,十二个人经过周详策划,已成功了大半,却失败在最后,死一伤一,功败垂成饱受屈辱。”李慧意最后说得声泪俱下,哭的好伤心。

“二妹,不要灰心,我们接近他,失败一次使多了解他一分,你并未完全失败。”大姐温言相慰:“至少,你已经达到牵制他的目的。”

“牵制他?”李慧慧大感困惑。

“是的,牵制他。”大姐淡淡一笑:“这一来,小畜生和乾坤手便不能再登山了,山上咱们正进行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如果小畜生闯去,很可能影响大局。我们只要能缠住他,便成功了一大半。”

“素华妹进行的事?”

“她进行另一部分。当然,所有的事都有关连。”

“已经证实了?”

“早就证实了。这里的工作,已经过半年布置,如果不证实,咱们来做什么?”

“已如计进行了?”

“相当顺利。”

“目前……”

“正在逐步接近,目前只需排除外来的干扰,只要不发生意外,必定成功,咱们必须严防意外发生,小畜生正是意外的灾祸之源,即使不能除掉他,也要缠住他,将他置于咱们的有效控制下。”

“大姐,要不要请求雷霆小组支援?小畜生的确可怕,武功深不可测,性格更是多变……”

“雷霆小组已安排妥当,任何移动皆可能暴露形迹。”大姐阴阴一笑:“我准备改弦易辙对付他,我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哼!”

“大姐要亲自出马?”

“是的。”

“可是……”

“你放心,我会善加处理……咦!前面花廊负责看守门户的霞姑怎么不见了?”

前院对面,有一座花廊。在花廊工作的人,可以监视小楼前半部的动静。从客厅往外看,一定可以看到在花廊工作的人。人不在,表示监视警戒的人失职,至少也是擅离职守,是不可原谅的严重过失。

一位村妇打扮的人,急步向厅外掠走。

“你也去看看。”大姐向另一名村妇打扮的人挥手。

掠至厅口的村妇,似乎忽略了厅口高高的门槛,也许是腿下不便,来不及举步跨越门槛,突然被门槛一绊,砰一声响,翻跌出门外去了。

“咦!”所有的人,皆惊呼出声。

这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事,门槛高仅一尺六寸,怎么可能把一个武林高手绊倒?简直开玩笑,连小娃娃也能轻易地爬过去。

随后奉命跟出的第二个村妇的反应十分迅速,立即飞跃而出,身形乍起时剑已出鞘,身剑合一疾射出厅,剑形成绵密的防护网,可以完全保护身前各要害。

可是,防护网仍有漏洞,左侧方电虹耀目,快逾电光石火,毫无阻滞地贯网而入。脚下方最先翻倒的村妇,也被右侧下方伸来的一只手,拖死狗似的拖走了,挣扎无力,只能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砰!”第二名村妇摔得更惨更远,连人带剑跌出阶下去了。

三位姑娘出现在厅日,泰然跨入厅门。

“是你们!”李慧慧骇然惊呼。

是乔绿绿和她的两位女骑士。两位女骑士手中的剑冷电四射,双剑左右相护,昂然直入无所畏惧。

“我们仍然我错了地方。”乔绿绿向右面的女骑上说,似乎深感失望。

“小姐,并没有我错。”女骑士用剑向李慧慧一指:“她在,她应该是主事人。”

“但我们找的不是她。”

“问问看就知道了,很可能在内室,小姐!”

“狡免三窟,她们五六窟。”乔绿绿摇头,似乎她所面对的人并不是敌人:“费了许多工夫,到头来仍然找不到她们的主窟所在,她们的部署,决不是在这三四天中仓猝完成的,她们有周详的计划和准备。”

“所以我们得特别小心,小姐。”

堂上,大姐脸色难看已极。

“她们是谁?”大姐向惊容明显的李慧慧问。

“石固寨适逢其会,妨碍我们行事,来历不明姓乔的一家人。”李慧慧悚然地说:“这小女人也曾经在德平出现,帮助小畜生脱逃。”

“毙了她……”

“大姐,使不得,她们不但武功深奥莫测,而且人多势众。”

“她们三个人……”

“其他的人一定全来了,咱们的警卫,已被她们在不知不觉间全部解决了,所以才能如入无人之境长驱直入,外面已不是我们的了。”

“这……”

“撤!”李慧慧突然大叫,不由大姐是否同意。

正在堂上的三女,突觉脚下一沉,刹那间,整座大厅摇动,异响暴起,三丈见方的堂下丹墀,以全速向下沉落,而且从中分开、张坠,像翻板,更像下开的巨门。

没有人能在这种碎然的变化中,能保持重心不向下跌落。骤不及防,连转念都来不及,便向这巨大的陷坑飞坠。

这瞬间,堂上的人迅疾地消失在内堂回。

这瞬间,乔绿绿下坠足尖,点中了从后下方射来的晶虹,借那几乎不可能的劲道,不但止住了下沉的坠势,而且上升两尺左右。

同一瞬间,两位女骑士的剑,随身形的侧倒、飞翻,而将锋尖搭上了坑缘,身形也立即飞翻而起。

青姨出现在坑口旁,手中的怪绳一抖一拂。

乔绿绿不等升起的身形静止,便已后空翻半空转身,奇准地抓住了上抖的晶绳,借力飞翻,翩然翻落在青姨的身旁。

“好险!”乔绿绿惊魂初定,拍拍酥胸向青姨做鬼脸,伸伸舌头:“整座丹墀会陷落,老天爷!这样浩大的工程和机械设备,怎么可能装设在这种平时人迹罕至,鬼打死人的地方?到底有何作用?”

“防仇家登门呀!傻小姐,以后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大意。”青姨苦笑:“我们失败了,没能找到她们的主脑人物藏匿的地方。”

“把那些女人搜出来问口供……”

“来不及了,小姐。”青姨指指下面幽暗的、下沉三丈余的巨坑:“那下面有刀阵,跌下去准死。这里既然有如此规模的机关设备,里面哪能没有逃去的地道密室?你能花多少时间去穷搜挖拆?算了,走吧!反正已经有了几个活日,多少可以间出些端倪来的。”

“好吧!走!”

严格说来,秦山应该归属于玄门名山,宫观甚多,后来佛门弟子所建的寺院庵堂,为数有限。

泰山寺院甚少,因此云游的和尚,挂单的地方寥寥无几,除非他没有佛道不相容的成见。

投书涧的东南,有座规模宏大的普照寺。寺虽然建自金大定年间,但百年前由高丽籍的名僧满空禅师募款加以重建,所以保护工作做得很好,依然巍峨壮观,是来泰山云游的僧人,挂单的最佳去处。寺中有百余名僧侣,几乎有一大半是势利的和尚,对招待贵宾施主诸多巴结,对挂单的苦行僧则极尽挑剔能事,招待的差距很大,依身份、名望、贫富而定。

寺左近山崖的一座禅房,是安顿第一等游僧的住处,这里不但环境清幽,而且有几个老增负责照料。

僧人按规矩午后是禁食的。除了水,不进任何食物。

可是,一间单独的禅室内,三个和尚正在闭门大嚼。

已经是申牌时分,这三个不守清规的和尚居然在进食,而且喝酒破戒。

“砰砰砰!”外面有人重重地敲门。

“狗养的!这时候谁在敲门?”坐在上首那位长相狞恶的老僧大骂,哪像个佛门弟子?

“你三个贼秀驴给我滚出来!”门外的人也大声怪叫:“映佛岩下的居民丢失了一头狗,说是你们三个秃驴偷走的。”

狞恶老僧大怒,虎跳而起往室门走。

“胡说八道!佛爷要剥你的皮!”老僧一面咒骂,一面拉开室门。

门外有三个人,为首的国字脸盘,剑眉虎目留了八字胡,相貌威猛,佩了一把金背刀。

另外两人更雄壮,更魁梧,年皆四十开外,不怒而威。

狞恶老增一怔,但怒火末消。

禅房内设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凤台妙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