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18章 摄魂魔音

作者:云中岳

“我该站在风暴之外?”他傻傻地问。

“算是答应我的请求,好吗?”乔绿绿其实在向他请求。

“谢谢你,姑娘。”他由衷地说。

“我叫乔绿绿,不叫姑娘。”乔绿绿又在逗他:“不敢当,宋爷。”

“我还不配称爷,我有那么老吗?”他也风趣地回敬。

“我叫你宋大哥。”

“我叫你乔……乔小绿,你的确是小。走吧!你落脚在……”

“你的左邻福星客栈。”

“如果明天不出意外,我请你们午餐,务请赏光。”

“好啊!我是很馋的,先谢啦!可不能忘了啊!”乔绿绿雀跃地欢呼,那天真无邪的神情极为动人。

乾坤手先返店,店伙跟在他后面,到了房外,替他启镇推开房门,退至一分。

“老爷子可要彻一壶茶来?”店伙巴结地问。

“不必了。”他信口答,指指右邻舒云的客房:“把那间客房的锁开了吧!敞同伴马上就会回来。”

“是,老爷子。”

“唔!那间客房好像有客人。”他指指左邻的房间,因为窗内有灯光射出。

“是的,两位堂客,一主一仆。”店伙信口谷:“主人是一位标致的姑娘,好像有病,那位老仆妇像个白痴,什么都不懂,很麻烦,如果晚上有什么音响惊动旅客,老爷子请多包涵。”

“人在外行走,哪能万事如意没病没痛的?我不会介意。”他进房挑亮了灯,坐在凳上假寐,留心邻房的动静,等候舒云返回。

他听到左邻房中有声息。

老江湖的警觉性甚高,身在险境决不会松懈,静下来就会本能地留意四周的动静,邻房的声息自然逃不过他的听觉。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像浪潮般向他袭击。

他不动声色,吹熄了灯火,暗中作了一番安排,一切皆在静悄悄地进行。

客店广阔,这一进又是宿费昂贵的上房,旅客更显得稀少,今晚来了六七十位旅客,这一进仅住进两房人。

他从店伙口中,知道舒云的邻房住进两个女人,可惜忽略了自己的房邻,但不知住进的人是何人物?

不管怎样,他提高了警觉。

至于舒云的房邻,他却懒得过问,一个患病的女人,一个形同白痴的仆妇,谁会去注意?

这一进共有三处小院子,院子里栽了花木。他这四间上房,分别坐落在一座小院内,相当幽静。

院子有三丈长四丈宽,房廊有栏杆,廊柱上仅挂了一盏灯笼,三更以后灯笼便自行熄灭,半夜外出的人极为不便。

其实旅客很少半夜出房,每间上房都没有内间,不像普通客房或大统铺的旅客,晚上得到公用的厕所方便。

这是说,三更过后,这附近是黑沉沉的地方。

终于,他听到足音。

“齐叔,开门。”舒云的声音从门缝传入。

“请进。”他拉开门说。

“咦!怎么不点灯?”舒云入室讶然问。

“想早些歇息。贤侄,有所发现吗?”

“是的!”

“噤声。”他附耳向舒去低声说:“左邻房有金铁声隐约可闻,有带了刀剑的朋友。你的右邻,是两个女人。”

“带刀剑的人多得很。齐叔,不要疑神疑鬼。”舒云也低声说。

“我疑心是冲我们来的人,小心撑得万年船。哦!你发现什么征兆了?”

舒云将与乔绿绿见面的经过说了,最后说:“咱们该好好睡一夜了。要不是碰上了乔姑娘,咱们今晚上福裕老店侦察,真会碰大钉子头破血流,我不想与王府的人打交道。”

“老天爷!看来情势是越来越复杂了,王府的事沾不得,泊了会弄得一身臭。算了,好好睡一夜并非坏事。看来,咱们的消息仍然不灵通,连游魂那家伙都靠不住,至少他不知道江西宁府派有人来。回房去吧!早些安睡。”

“好的,晚安,齐叔。”舒云出房去了。

乾坤手是很小心的,尤其是在发现警兆之后。

室中一片漆黑,防险的准备已—一完成。他睡得很警觉,不久,一阵倦意袭来,朦胧中,一阵怪异的声息惊醒了他。

可是,他已经起不来了。

紧闭的窗户,窗框下方不知何时,被人钻了一只小洞孔,插入一支精巧的小筒管,外端用某一种可以燃烧后,所发出的气味可令人神智恍惚,浑身失去活动能力的葯未,渗入艾绒中加以点燃,艾绒缓慢地像香一样燃烧,气味由对流的小管泄出。

这种气味有点像室中的旧家具霉气,而且淡薄得令人难觉,嗅到了也不在意,房中本来就有这种气味,平常得很。

他想拍打家具发声求救,但已无能为力,似乎手已经不是他的了。

人对突发的事件,很不容易忘怀,尤其是有关自己爱好的事,常会不断地沉思、回味。

舒云虽然是个生意人,是个练武的人,但他随乃父行走天下,平时用不着他操心,无所事事便用乐器消遣。

他对丝竹尤有偏好,而且造诣甚深、精通音律,熟谙乐坛掌故。所以,他一眼便看出吴市吹萧客的身份,因为那支萧的萧饰他不算陌生。

他想到那位弹琵琶的神秘女人。

真没想到,火凤密谍中竟然有那么多的人才。

那位美丽的红衣小姑娘,轻功与剑术委实令他激赏,这位琵琶奏得几乎可以追及他的女人,竟然是当代琵琶名家的弟子……

这些身怀绝技,一个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为何要走上做盗匪杀人放火的邪路?

是谁的责任?

他真有点感慨万端,心中难受。

他挑亮了灯,坐在灯分胡思乱想。

夜已阑,庭院寂寂,他的思路飞驰。想得很深、很远。

每一间上房,几乎都要根据院子的格局,作半独立性的排列。

邻房虽然名义上称邻,事实上至少有三分之二不是连在一起的,只有普通的客房,才作鸽笼似的毗邻排列。

他这座上房的外间右壁,有一座小窗斜对着右邻房的内间外廊,可以看到廊后泄出的灯光,猜想那一面一定有一座小窗,所以不但看得到斜映的灯火,也可以听到内部所传出的声息,那座小窗并未关闭。

这里是山下,没有山上凉爽。

晚上旅客不关窗,是最平常的事。

他隐约听到微弱的呻吟声,一种并非全然痛苦,而出于本能所发的虚弱、绝望、无助的呻吟。

右邻是两个女人,这是乾坤手告诉他的。

半夜三更,显然这两个女人有了困难,他首先应该通知店伏前来处理。

可是,想想却又觉得不妥,店伙可以处理急病,但对方如果是久年患下的老病老痛,把店伙叫来,岂不三方面都尴尬。

有外来的意外事故分心,警觉性便会自然地减弱。

不久,间歇性的微弱呻吟逐渐消失。

他心中一宽,没有意外需要担心了。把灯蕊挑散、调低,室中一暗。

刚赶走帐内的蚊虫,刚放下帐,刚脱掉靴想就寝。

一阵奇异而悦耳的低吟声,又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是先前那种虚弱、绝望的呻吟,的确是一个女人在低吟某一段诗或词,字音却难以分辨清楚,但声调确是曲牌,像是浪淘沙,更像声声慢。

低吟的音调很美,音色明晰,高低曲折控制得恰到好处,节拍虽然并不分明,但相当圆熟有致。

可是,隐隐出现另一种奇怪的旋律,忧郁、低徊、伤感、如泣如诉……本来悦耳的低吟,逐渐变成倾诉感情的声调。

他有点感伤,也逐渐进人恍惚朦胧的境界。这种声调,听久了就会令人松弛、消沉、昏然慾睡。

他现在就逐渐进入这种迷离恍惚境界,似睡非睡,似醒非醒,意识逐渐模糊,懒洋洋地不再管身外的事,失去对外界的反应。

低吟的声浪,逐渐变成了另一种声调。

片刻,他缓缓地穿回靴,本能地伸手抓起枕旁的剑。

如在平时,他必定将剑佩上的,这是习惯养成的本能反应,身在险地的武林人必须带自己的兵刃。

可是,他重新将剑放下,目光呆呆地注视着微弱的灯光。

房门悄然而开,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妇进入外间,被散着一头灰长发,真像个鬼,行动无声无息,像个有形无质的幽灵。

老妇推开了未加闩的内间门,发出低沉的古怪声音。他缓缓站起,注视着老妇。

老妇口中喃喃有词,徐徐转身举步。

他亦步亦趋,跟在老妇身后。

邻室的外间一灯如豆,老妇推开了内间门,闪在一旁,口中仍然不断地念念有词。

他梦游似的站在内间门口,目愣愣地往里瞧。

灯光幽暗,而且用衣物挡住向外的光,光不但照不到他的身影,而且集中在设床的一面。

床头有座梳妆台,一个千娇百媚的绯衣女郎,正在用一双半躶的纤纤素手卸装。

那诱人的饱满丰盈胴体,在那诱人的绯色宽大的长袍内半隐半露,水红色的胸围子似乎已解了一条束挂带,半躶的大半胸脯实在诱人。

女人美丽的面庞,正斜对着他,水汪汪的明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迈步入室,缓缓接近。

老妇站在门口,口中仍然念念有词,那双锐利的、仍然年轻的老眼,逐渐出现阴驾、冷厉似利剑的光芒。

女人玉臂一张,向他缓缓伸出,嫣然一笑,百媚横生,腰间丝带已解,袍襟分张,半躶的玉体,在灯光下发出诱人情慾决堤的魔力。

他仍缓缓向前接近,双手伸出了。

女人也向前缓缓挪步,缓缓相迎。

外间的房门是虚掩的,前面的花窗也是半掩的,外面的声息,可以毫无阻滞地传入。

“三更天,正是鬼魅四出择肥而噬的时候。”外面突然传入年轻女性悦耳的声音,声不大,但人耳清晰。

“是的,酆都庙是泰山王的血食殿堂。”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泰山王是十殿阎王中的第七段阎王,附近有鬼是可能的。这家客栈太大太广,但旅客却少得可怜,人少阳气也少,有鬼出没并非奇事。”

“鬼真能惑人?”第一位说话的女人问。

“可能的。”

“怎么惑人呢?”

“阴间与阳世大同小异,鬼同样会用各种手段感人。鬼同样也有七情六慾,惑人自然脱不了也用这些伎俩。”

“用哪些伎俩呢?”

“人的阳气有衰有旺,福泽有厚有薄,所以所用的伎俩各有不同,各尽其妙。”

“比方说……”

“比方说,对某些人就该用某一种手段。比方说,威迫、利诱、财引、色诱,先找出对方的弱点,一而再试探,一种方法无效,改用另一种或第三种。总之,早晚会成功的,因为鬼很多而且比人聪明,人比鬼要脆弱多了。人失败的机会很大,因为人早晚会变成鬼的。”

老妇的念咒声渐变。

舒云的茫然目光,被这些外来的清楚对话所影响,眼皮开始眨动。

老妇大袖一挥,一股罡风向舒云的背影袭去。

同一瞬间,妖艳的女郎右手一抬,五指齐伸,半躶的胴体撞人舒云怀中,纤纤玉指成了杀人利器,插入舒云的心坎要害,食中两指有如钢锥,而她的左手,也像豹爪般抓向舒云的咽喉软弱部位。

生死间不容发,舒云恰好神智倏清,突然如其来的变化,一切正常的反应已无法发挥功能了。

像他弹琵琶一样,已用不着指挥手指去叩弦按码,而是手指自己去移动,已形成不需神意指挥的反射作用。

“啪啪!”他双手齐动急封。

可是,身后的无情罡风他却不知道征兆,砰一声闷响,袖风及体。

“噗”一声响,他重重的撞在女人身上,压力千钧,两人撞翻在地跌成一团。

他封住及喉手爪的右肘,凑巧地先一刹那撞中女人的左额,力道甚猛。

他感到背心发麻,喉间发甜,眼冒金星。求生的意志支撑他度过难关,把女人压在下面,立即侧滚两匝。

同一瞬间,老妇急抢而入,伸手便抓。

同一刹那,“砰”一声大震,乔绿绿与青姨撞门而入,向内间息纵。乔绿绿在前,她的剑在破门时已经出鞘。

“下杀手!”落后的青姨急叫。

老妇没料到他仍可滚动,一爪落空,如果再追击,势将被冲入的乔绿绿从后面痛击,立即断然放弃追击舒云的举动,顺势扶起被撞昏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摄魂魔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