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19章 风起云涌

作者:云中岳

隐屏练气上已运功护体,但秋素华也用奇功汇聚靴尖行雷霆一击,双方都练的是玄门奇学,血肉之躯哪能与聚力于靴尖的钢锭抗衡。

玉腿是从刹那间来不及收回的剑旁下降狩然袭击的,真是危险万分的走险狠着,快逾电光石火,危机间不容发,大出意料之外,大逾武林常规。只要隐屏练气上的剑,能稍稍收回一些,就可以割伤玉腿了。

可是,隐屏练气士的剑就是来不及收回一寸半寸,而且被玉腿伤了,几乎踢碎了老道的右肩。

老道真的很了不起,仰面向下急挫,总算躲过了另一条玉腿连续增来的另一记重击,但剑已失去重举的力道,右肩算是毁定了。

第二脚落空,红影立即反飞,远出两丈,不可思议地接住了翻腾下坠的承影剑,计算之精,令人难以置信,令人不相信是人所能办到的奇绝身法。

这些变化,只是刹那间的事。

“咦!”是天罡真人的惊叫,被秋素华的惊世奇学吓了一大跳,像是不信眼见的事实,旁观的人却张口结舌,像是见了鬼。

“砰!”妖艳女人摔倒在地呻吟挣扎。

隐屏练气土发出一声怪啸,剑交左手,突然向侧方飞掠而走,三两起落便夫去踪影。众人皆在震惊中,没有人想到要将老道拦住。

隐屏练气上的五个人,现在只剩下一个使用双刃斧的樵夫了,另两名把守厅门的大汉,已经退人厅内。

秋素华接住承影剑,翩然落地,红影再闪,已出现在樵夫身前丈五六左右。

“轮到你了!”她向樵夫冷冷地用剑一指。

天罡真人神魂入窍,开始冷静下来了。

他记得,他曾经问过秋素华,问秋素华有承影剑,能不能胜得了他?秋素华曾经不假思索答称不能。

当时,他的确认为不能。可是,他的信心完全消散了,看了秋素华大显神威,他简直毛骨悚然,心惊胆落。

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秋素华不仅毙了妖艳女人,也同时伤了隐屏练气士,搏击的身法与攻击的勇气,只有不可思议四个字或者能形容贴切。

他三个天罡真人,也胜不了隐屏练气士。

他越想越心里发毛,真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

“师父,赶快下令!”大弟子本清低叫。

他猛然一震,发出一声进攻的长啸。

各处隐伏的人,立即向宁府的人发动猛烈的攻击。

秋素华不等樵夫回答,一声娇叱,身剑合一猛扑而上,承影剑发出夺目的光华。幻化为剑涛向前怒涌,立即淹没了樵夫。

已用不着老道率领四大弟子加入了,秋素华的剑光已从斧影中切入,樵夫连一剑也没封住,右胸和右胁共中了三剑之多。

□□□□□□朝阳洞像一座大厅堂,洞口向东,所以也叫迎阳。

洞东是御风岩,洞北生长与下面小天门五大夫松齐名的处士松,这株松也有人称为独立大夫。平时,这里是游人必到的胜地。

洞口隐伏着两名大汉,是警卫。

洞中一灯如豆,十余个人沉睡不醒。

六个黑影埋头急走。向洞口急赶。

一名警卫从小松树下闪出,迎面拦住了。

“此路不通。”警卫冷叱:“站住!诸位。”

六黑影在两丈外止步,星光朦胧,可看出领先的是一个豹头坏眼,身材魁伟,穿箭衣佩单刀的人。第二位,是右肩血染衣袍的隐屏练气士。

“在下要见姜巡检。”豹头环眼大汉沉声说。

“见姜巡检?诸位是……”警卫一怔。

“快通报。”豹头坏眼大汉神气得很。

“阁下的口气大得很呢!哼!”警卫不悦地说。

巡检虽然是起码官,但仍然是官,而且是某一地区的治安首长,并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时找巡检的。

“快!”豹头环眼大汉大声叱喝,大不耐烦,叫声足以惊醒在洞内过夜的人。

“你鬼叫什么?”警卫冒火了。

“我!南昌宁王府材官詹禄,你们姜巡检认识我。”

警卫一怔,愣住了。

洞口踱出两个高身材的人,背着手泰然走近。

“姜大人已经押解要犯下山去了。”为首的青袍人用平静的口吻说:“这里只有几个平民百姓,要见姜大人,必须到州城去找。”

“你是谁?”詹材官大声问。

“我姓景,一个堂堂正正的百姓。”

“你们是姜巡检的人?”

“不是。”

“是帮助姜巡检办案的?”

“也不是。”

“胡说,你们是的。”

“你这人岂有此理。”姓景的可能对詹材官这些人没有好感:“简直信口雌黄,你想干什么?”

“大胆”

“闭上你的臭嘴!”姓景的沉喝:“你给我竖起驴耳听清了,姓詹的,你说你是江西宁王府的材官,要发威,滚回江西去发。

这里是山东,山东济南鲁王府的材官或许可以在此地发威,你是发错了地方,阁下,你从江西跑到山东来向山东的百姓发威,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何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可憎嘴脸?“

“反了……”詹材官怒吼。

另一名青袍人拔剑出鞘,显然被激怒了。

“六爷,把他们埋葬掉一了百了。”青施人阴森的语气充满杀机:“像这种作威作福的混帐东西,多杀掉几个,世间也许会多太平一两分。”

隐屏练气士一听口气不对,赶忙拉拉詹材官的手臂,制止他妄动。

“宁王府进香的人有了困难,碰上了强盗。”隐屏练气士采取低姿势:“咱们是来求援的。”

“求援?碰上了强盗?”姓景的一怔:“你没弄错?也没找错地方?”

“如果这里是姜巡检的办案临时指挥处所,咱们就没弄错,找对了地方。”

“你们还是弄错了,找错了地方,姜大人申牌时分就押解人犯下山去了,他手下的巡捕一个也没留下。”

“你们是……”

“游山的。”

“咱们的事十万火急……”

“这里没有人会帮助你们,更没有人肯卖什么王府的帐。你们走吧!十万火急,那是你们的事。”‘姓景的一口拒绝:“你们最好不要危言耸听。不错,泰山是有强盗,而且很多,但决不会在州城附近大规模杀人放火,泰山大得很呢!在这里有贼、有鼠窜、有……”

“有响马的密谍。”

“咦!你们……”姓景的似乎有点意外。

“那些狗东西就在下面玉皇庙。”

姓景的发出一声呼哨,洞内抢出十二个人。

“咱们走!”姓景的向同伴发令:“快去看小兄弟是不是来了,快!”

“景施主所说的小兄弟是谁?”隐屏练气士讶然问。

“施主?”姓景的这才注意对方的穿着打扮:“哦!在下知道你是谁了,没有你的事……又来了不速之客,好像今晚大家都来赶集呢!列阵!”

十二个人,另外两名警卫,以胜景的为中心,半弧形列阵。

十二个人中,有六个人背上有特制的背囊,每囊盛有十枝三尺六寸长小型镖枪。这种枪俗称飞枪,锋尖是三校形的,贯穿力极为强劲,百步外仍可贯穿人体。

八个人影来势如星跳丸掷,渐来渐近。

隐屏练气士大惊,六个人向东退。

“他们追来了。”詹材官掣刀在手:“天快亮了,咱们好好撑住。”

接近至三四十步外,星光下,已可看清是三男五女,从身材和衣裙上已可分辨。

“让他们接近,捉活的!”姓景的急叫,及时阻止六位同伴投掷飞枪。

来人也发现这一面的人,看所列的阵势便知情势不对,也听清了姓景的话。既然让人接近,那表示必定有将人杀死于远距离的威力,要想杀人在远处,不是弓就是弩,黑夜中闯弓弩阵,那简直是白送死。

一声低喝,八个人左右一分,立即消失在两侧的怪石矮林中。

“糟!错过机会了,是火凤密谍。”姓景的沉不住气了:“詹材官,你们从左面上,咱们负责有面,把他们引出来送官法办,走!”

可是,八个男女失了踪,确是错过机会了。

江西宁府派来潜伏的人,本来有五十余名高手,经过这一个更次的恶斗,死伤八成左右,大势已去,不得不退出山区承认失败。

打草惊蛇,飞龙秘队也得不到好处,不得不将人员分散,失去快速集中力量应付打击的先机。

□□□□□□舒云从混混沌沌的虚脱状态中醒来,从痛苦的黑暗浪潮中醒来。他觉得,似乎自己的魂魄已离开躯壳,离去容易,回来得却十分艰难,挤入躯体的痛苦非人所能忍受,他就是在一阵彻骨剧痛中痛醒的。

眼前灯光朦胧,人影依稀。

全身皆在抽搐,肌肉*挛,似乎骨头里面有蛇行蚁走,筋肉似要崩散、撕脱、溃烂。

他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这痛苦委实剧烈得让他无法忍受。

“他醒来了。”乔绿绿焦灼的语音在他耳畔响起。

“哦!我……是……是乔姑娘吗?”

“是的,宋大哥,你……你觉得很痛苦是不是?”

“是的。哦!那天杀的老虔婆!我觉得像……像是全……全身崩散了……”

“大哥,如果忍受不住,我……我有些葯……”

“不必了,我……我受得了。哦!小绿,齐叔他……他目下……”

“他不要紧。他设下的夹板伤了一个歹徒,他也被迷香所迷昏,但我的人已及时将歹徒赶走了。现在他到岱庙找游魂,去讨五毒疯婆下落的消息。”

“五毒疯婆?”

“你中了五毒阴风,没有那鬼婆的解葯,你……”“难怪痛楚如此剧烈。那老虔婆阴险恶毒,就爱用她的阴风奇毒折磨人,以看人痛死为乐,我……”

“我已经派人去搜寻她的下落,必须在一个时辰的时限内找到她……”

“不可能的,任何地方她都可以藏匿。”

“可是……宋大哥……”

“小绿,不要伯,这里是……”

“是你的客房。”

“我的百宝囊中,有并不怎么对症的解毒灵丹。我只要能拖过两个时辰,就死不了,请在床头枕侧……哎……”他猛烈抽搐,痛得脸色发青,冷汗直冒,牙关咬得死紧,全力挣扎无边的痛苦浪潮。

房中还有一位女骑上,但帮不上忙,肉体的痛苦,旁人是无法分担的。

乔绿绿找出他的百宝囊,找出四只大肚子小瓷瓶。

“大哥,是哪一瓶?”小绿将四只瓷瓶举在他的眼前,手颤抖得很厉害。

“橘色豆丹,三……三颗……”他吃力地说,事实上他无法集中意志细察,也不易看清景物。

小绿只好逐一察看,四瓷瓶四种豆大的丹九,橘、朱、褐、黑,不难分辨。

小绿扶他用水吞下丹丸,焦急地注视他身躯变化。

在一阵极为猛烈的痛楚袭击下,他几乎痛昏了。一连三次,每次为期约寸香的痛苦浪潮袭击之后,他突然全身一松,猛烈的抽搐逐渐减弱。

“宋大哥,大哥……”小绿惊恐地尖叫,强忍住的泪水像涌泉:“大哥你……”

在小绿的惊恐摇晃下,他徐徐张开无神的双目,眼睛睁开了,呼吸短促而轻急,不像是正常的呼吸,也不是调息或行动的呼吸。

“我不……要紧……”他轻声说。

“你……你痛得人都走……走了样……我的天!我不会原谅我自己,我不该把你留下……”小绿哽咽着叫。

“我受得了,小绿。”

“你……”

“不要紧了!”

“葯对症?不痛了?谢谢天!”

“葯不怎么对症,痛是不会减轻的。”

“那……”

“我不再和痛苦抗拒,也不强行忍受,我不理会,我把它忘掉。哦!我记起来了!”

“大哥,你记起什么来了?”小绿心中一宽。

“那老虔婆所发的古怪声音,用来引诱我的声音。”

“她用声音引诱你?难道说,她练成了摄魂魔君的摄魂魔音?五年前,她从白道至尊玉龙手中,救走了重伤濒死的摄魂魔君,魔君把魔音绝学传给她,乃是情理中事。”

“难怪有如许威力。”他作了一次深长呼吸,再回复短促的轻急呼吸:“只怪我联想到琵琶和音律,不知不觉地着了魔而失去戒心,因而中了她们的诡计。要不是耳中突然听到你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风起云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