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02章 秋宅惊变

作者:云中岳

船是走不了啦!十天半月恐怕也不可能通航。

一早,三人各带了一只小包裹、踏上了西行的大道。

乾坤手并不认识惊鸿一剑秋茂彦。闻名而已。老一辈的高手名宿多得很,有些人一辈子也不曾碰头、但相互之间彼此景慕、或者嫉妒,甚至受到朋友的牵连而仇视。乾坤手对惊鸿—剑所知有限,确也希望见识这位名气不小的武林风云人物。

两百余里本来需两天脚程、但在他们来说,以平常步伐也要不了一天。

德平具有两座大镇:怀仁、孔家。西河镇小得很。真是如假包换的小镇,只有六七十户人家、但几乎每一户都是小康之家。

这一带的地肥沃得很。

这附近纵横数百里全是平原、一眼看到天尽头,仍然看不到山岭。镇距城二十余里,一条大道直通县城的西门。镇北、百一座山。

说是山,真有点唬人,其实只可算一座丘,更像一座大台基、高不足五丈、叫基山、因为的硫像一座台基。

山顶平坦,长满了槐树。山南建了一座校场,是西河银子弟跑马射箭练武的地方,主持人就是惊鸿一创秋茂彦秋大侠。武林中一些稍有正义感的入、就有人称之为侠,至于配不配称侠、没有人去计较。

三人看到西河银,还是申牌时分,脚程快得很。

“奇怪!”走在叫司的末士弘注视着两三里外的西河镇,突然吐出两个字。

“宋老哥,什么奇怪?”乾坤手讶然问。

“你瞧,像不像是死镇?”

“死镇?唔!有点像呢!”乾坤手惊觉地凝神察看:“栅门紧闭,看不见人影,没有牲口走动,甚至不见鸡犬。唔!这小镇有祸事了。”

“乌鸦嘴!”宋士弘笑骂:“有惊鸿一剑在,怎会有祸事?”

“敢打赌吗?”乾坤手问。

“我从来不和任何人打赌。”

“赌你准输。”

“爹,是有点不对。”末舒云说:“会不会是被兵灾搞空了?要不就是闹瘟疫。”

“又是一张乌鸦嘴!儿子,别胡说八道。”

道路笔直,宽阔,可容两辆马车并驶。两侧,是绵绵无尽的高粱,真像青纱帐,所以远在两三里外,可以将镇中的景象看得一清二楚。

三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宋士弘更是成了精的老g6狸、他当然已经看到不吉之兆,但却不愿看到小镇真有不测之祸。

“要去看清楚吗?”乾坤手脚下有点迟疑:“远离不测,避开险地;这是江湖人的金科玉律。”

“不看清楚委实不放心。”宋士弘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

兵荒马乱、遍地豺狼,所以他们都带了兵刃。宋士弘父子带了剑,乾坤手是一根抓背痒的精钢尺八如意。乾坤手的绰号固然来自一只手十分灵活厉害,也与这把像手一样的如意有关。

“爹和齐叔从镇口进去吧。”末舒云打出分开行动的手式:

“别让人把咱们耍了。”

宋士弘打出从北面进去的手式,然后脚下一紧。

宋舒云往青纱帐内一钻,形影俱消。

“令郎的身手真不错。”乾坤手一面走一面说:“老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话是不错。但胜得已经丝毫不带蓝,甚至完全与蓝殊异,那就离了谱啦!你那几手鬼画符,比我强不了多少、而令郎却……”

“武林朋友有哪几个不是易子而教的?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宋士弘得意地说:“家传绝学是靠不住的,技击术日新月异,武学深如脑海,去芜存着谦虚地吸收新识,参研探究精品求精,才能万古常新。墨守成规敝帚自珍。就算能胜于蓝,也成就有限。”

“呵呵!倒看不出你老哥有这种看法和胸襟,没有门户成见,难怪你永远比我强啦[”乾坤手不胜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老哥,令郎定会为武林大放异彩,天下大可去i导。”

“不要抬举他。”宋士弘说:“智慧还嫌不足,二十四岁了还不够成熟,我经常担心他出意外。”

“年轻人嘛!你要他太早成为老姦巨猾?不像话!”

“老姦巨猾才活得长久哪[好人不长寿……”

“喝!你的牢騒似乎比我还要多呢!”

两入谈谈笑笑,意态悠闲向镇口的栅门接近。事实上,他们一点也不悠闲,锐利的目光寻找可疑的事物,拉长耳朵留意不寻常的声息,全身完全警戒状态、随时准备应讨突如其来的变化。

栅门紧闭,附近鬼影俱无,冷寂的小街路,连最平常的家犬也踪迹不见。

真是一座死寂的小摈,给人的印象是令人毛骨依然的死村,一座出了可怕灾变的市镇。

每一家宅院都门窗紧闭,六七十户人家,怎会在青天白日下沉寂如死的?难道遭到了鸡犬不留的恶运摧毁了?那是不可能的尹。

他们不是从县城方向来的,而是从距城三里的岔道,改走杜家集捷径,从镇西接近的。杜家集距西河镇约有十五里,那儿——

切如常,没看到任何岔眼的事物、西河镇怎会成了鸡犬不见的市镇?

站在紧闭的栅门外向里瞧,两人真有点毛骨依然的感觉、那阴森不测的气氛令人心中发虚。

“难道说,真有瘟疫毁了这座镇。”末士弘倒抽一口凉气说:

“可是,路上牲口留下的蹄痕和车辙、却又那么鲜明,说明不久之前,仍然有人在镇上活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哥,会不会是不久前遭了兵灾。”乾坤手这位老江湖显得有点不安:“响马来过了?”

“唔!有点像。可是、房屋都是完整的,你把响马看成大慈大悲的菩萨兵?”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末士弘订出留心意外的手势,——鹤冲霄跃登丈二高的栅顶。

乾坤手不超越栅门,绕至右首四五丈,轻灵地飞越栅墙、飘落在一座村屋的墙角。

“不要光搜房屋。”宋士弘说:“咱们先在街上走一趟、没有动静冉搜屋。”

“走!”乾坤手拔出如意。领先便走。

宋士弘将剑挪至趁手处,小包裹系在腰后,在后面三丈左右跟进,注意力放在后面。

镇因为大道贯村而过,中间朋也有几间供应日用品、以及供应路过此地旅客小食的小店,所以称为镇,贯镇的大道自然形成一段小街。

镇中心有处十字路口,南、北小道有如村巷,弯弯血曲贯连不规则排列的宅院,这些宅院格局一如平常的农舍,各自独立、宅前有广场,栽了树。

秋家在镇北,所以要走北面的村巷。

乾坤手仍然领先,折入北面的村巷。

“停!”后面的宋士弘突然急叫。

乾坤手身形疾闪,立即贴上巷口的墙角,全神戒备。

宋士弘没有先找地方障身、却屹立在十字路的中心。

“怎么啦?”乾坤手讶然间。

“不是死衬。”宋士弘沉静地说。

“那……人呢?”

“咱们请那值仁兄出来便明白了。”宋士弘用手向东面一座大宅的院墙头招手:“咱们是路经贵镇的外地人,可否现身相见?在下就教。”

没有动静,声息全无。

“老哥,你真看到有人?”乾坤手似乎有点不相信宋士弘的听觉和目力。

“不但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

“真的?”乾坤手声出入动,急冲几步起势,向院墙头飞纵。

“巧燕翻云:“宋士弘沉喝,身形随声冲天而起。

变化就在乾坤手身形跃起时发生、院墙头有一只手出现。手中光芒闪烁,二枚透风镖向纵来的乾坤手集中攒射,用的是联珠手法。

乾坤手的轻巧真值得骄傲、半空中突然左空翻,轻灵地、几乎不可能地斜掠而下,恰好飘落在墙根基部,三枚透风镖失去准头,全部落空。

墙头,出现一个黑衣人,左手刚从镖囊中抽出,手中有另三枚透风镖。

末士弘恰好到达,半空扭身一腿急扫、在半空中竟能用腿攻

击,真是已修至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不可思议境界。

接触太快了,也大出黑衣人意料之外,双腿尚本在墙头落实、百忙中用手中镍向扫出的腿送出。

宋士弘身在空个收势不易眼看要被镖刺入腔骨,太快了。

“唉!”他另一条腿就在这电光似的刹那间后发先至,踢中黑衣入的手肘。

“哎……”黑衣人倒栽而下,镖丢掉了。

宋士弘同时飘落,一股踏住了黑衣人的右肘弯。

乾坤手随后跃落,两人配合得恰到好处。

“在下陪你玩玩。”乾坤手站在宋士弘的右侧戒备,如意向刚从右厢角闪出的另一名黑友人叫:“你们是用锻打了再说、想和咱们玩命?姦家伙。”

一声刀啸。那伉黑衣人拔刀出鞘,鹰目中冷电四射、杀气腾腾。

前院相当宽广,堆放了不少农具,还有一部完好的拉货大车。

两个黑衣入都是年轻的壮汉、相貌狰狞,骡悍之气外露,壮实的身材一看便知必定孔武有力。

“退!”对面屋角传出喝声。瞪出一位黑衣佩剑中年人、人才一表,可惜眼神太过凌厉阴森了。、

已撤刀的年轻人并末收刀入鞘,退至一旁虎视眈眈,似乎随时皆有扑上的可能。、

被宋士弘踏住手肘的黑衣人不敢移动,因为看到宋士弘的左手已完成往下抓扣的准备。

“两位好身手。”中年人一面走来一面说:“名不虚传。那位手中有如意的仁兄,如果在下所料不差,定然是曾在江湖风剧了二十余年,也失踪了近十年的乾坤手齐一飞齐老兄。”

“想不到居然碰上一个老相好。”乾坤手摇头苦笑:“我齐一飞面容已改,不修边幅形如乞丐,你阁下一眼就看出在下的身份,阁下真不简单。”

“好说好说。”中年人在丈外止步:“在下是从尊驾手中的如意猜出来的,这把如意早年曾经威震天下,予取于求有如神物,曾有人称之为尊驾的第三支魔手。哦!可否将在下的人释放?可能这是一场误会。”

“误会?见面便用镖偷袭行致命一击,也叫误会。”宋士弘收回脚冷冷一笑:“好吧!就算是误会姦了。阁下高姓大名呀?”

“在下姓陈,陈耀东。”中年人逼视着宋士弘:“阁下飞越院墙,身法已经够高明了,半途在空中出腿攻击,虚实相互为用,委实令在下心中懊惊。请教……”

“在下姓宋。陈朋友,这小镇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变放,可否明告?”

“被县太爷派人把镇民送入县里的囚牢,已经好几天了。”

“咳!全送入囚牢?这……犯了何罪?”

“通匪。”陈耀东泰然地说。

“通匪?通什么匪?”

“响马。”

“胡说?响马在沧州一带……”

“响马一昼夜可以流窜千里,一个响马要带三匹坐骑,飘忽如天兵神将。就算陈某胡说好了,德平县的县太爷可不认为在胡说。”

“陈朋友可知道西河镇的领袖人物是谁?”

“江湖豪杰,武林名剑客,惊鸿一创秋茂彦,没错吧?他就是通匪的主谋。”

“这……”

“两位不是过路的,而是来找惊鸿一剑的,没错吧?”陈耀东发出一阵阴笑:“说了半天,你老兄装得真像个人样,哼!”

“陈朋友,你与惊鸿一剑是……”

“等在下擒住你们,你们就明白了。”陈耀东发出一声短啸。

再拔剑出鞘。

“朋友,有话何不先说清楚?”宋士弘不愿卷入什么通匪的杀头罪案:“在下确是途经此地的外地人,西河镇有一位江湖豪杰惊鸿一剑,这是尽人皆知的事……”

“等你成了待决之囚,你再说清楚好了。阁下是解兵刃投降呢,抑或要作困兽之斗。”

“你阁下大话已经说得太满了。”乾坤手怒火上冲,向前欺讲:“夹吧!我乾坤手倒要领教你这位朋友的……咳!”一陈企东突然发起猛烈的攻击,一闪即至,剑吐出突然创气迸发,一把剑却出现三道电虹,不知哪道电虹是真的,虹影一现便已近身,迅疾如电。

乾坤手竟然不敢接招,侧闪丈外,只感到剑气波及身躯,遍体生寒,几乎脱不出剑虹的威力圈,惊出一身冷汗,悚然而惊。

宋士弘也吃了一惊,火速拔剑截出,挡在乾坤手面前,眼中惊容明显。“

“天枢七绝剑术!”宋士弘变色说:“难怪你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秋宅惊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