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0章 绿女情深

作者:云中岳

“我明白你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刘宠刘大爷手下智多星兼猛将的飞枪将南门彪。他的师兄,就是十五年前在河南嵋山,与我争夺武林第一艳姬霍无双的毒剑阴雷郝君王,被我一记霹雳神掌,打下百尺深渊几乎淹死。人都有弱点,喜欢娇美女人,就是我大龙卷的弱点。”

“花……花前辈……”

“你已经被吓住了,是不是?在这一点上,你就不胜任了。呵呵!放轻松点,我不会伤害你,不管你们的美人计是否成功。

一个有声望有地位的成熟男人,不会如你所想像的那么恶劣。享受人生,当然要享受美好的一面,对一个喜欢的女人用强用暴,那不是享受,那是把自己看成禽兽。”

“我……我我……”

“贵长上选这地方很不错,风景绮丽,鸟语花香,娇美活泼、天真无邪的美女路水出浴,情调和气氛都很美,可是,凭你这小姑娘的价码,还不足以交换我大龙卷出山,替刘六打天下。”

“花爷,我只是价码的一部分。”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控制情绪了。

“来!坐下。”大龙卷挽着她在石上并排坐下,举动温柔有礼,笑意更浓:“说说看,还有其他什么价码?”

“我的武功很不错,可以做你行走江湖的得力助臂。”她逐渐放松了自己,说的话已渐渐恢复正常,正常便十分悦耳动听了。

“呵呵!这价码押错了边。”大龙卷大笑:“简直是南辕北辙。男人对女人的要求,一万个男人中,恐怕不会有一个喜欢自己心爱的女人耍刀舞剑。女人只能一笑倾国倾城,绝对没有靠一刀一剑可以倾国倾城的女人。”

“给我时间,我会使你觉得,我是你值得爱的可爱女人。”她勇敢地说,转首向对方嫣然一笑。

这一笑决不是卖弄风情,而是出于内心的动情羞笑。

大龙卷一怔,目不转瞬地注视着她。

她被注视得浑身躁热,脸红到脖子,嗯了一声,扭头躲避对方灼人的目光。

“这还差不多。”大龙卷点头微笑:“这才是可爱女人的想法。”

“你答应了?”她问,芳心怦怦跳。

“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不要自作聪明,小姑娘。”大龙卷的答复令她失望:“你的芳名是……”

“秋素华。”

“回去叫南门彪亲自来,我派人在此地等他,明日午正,过期不候。”大龙卷整整衣服而起:“他来多少人,我不在乎,我会尽地主之谊。你也来,我对你很欣赏。”

“谢谢你的欣赏,明天我一定来。”

“欢迎光临梅宫。”大龙卷含笑挥手,领了男女两童和壮汉,消失在原来出现的松林。

她怔怔地目送大龙卷的身影消失,似乎自己也跟着走了。

“小姐,你在想什么?”青霜拉拉她的衣袖问。

“他……他不像一个一代宇内魔头。”她有点魂不守舍:“想不到他是那么和蔼可亲,那么善体人意……”

“宇内三魔没有一个魔外表具有魔相,一个比一个俊逸,大龙卷还只是中等的呢!”

“想不到,这么容易就把事情办成功了!”

“成功?小姐,你乐观得太早了。”青霜给她泼冷水。

“太早了!青霜,你的意思是……”

“就凭他对你的好感,就能办成功了?早着呢!长上与他谈判,条件岂会简单?他说不在乎长上带多少人来,弦外之音难道没听出来?”

“这……”

“走吧!回去禀报。”青霜提起食篮:“他说欢迎光临梅宫,天知道梅宫在什么地方?”

“可能在那边。”她向崖谷一指,大龙卷四个人,就是消失在那边的。

“那是死崖谷,深不及百步,高有千仞,连建一座屋的地方都没有,还能建宫?”

两人沿小径上行,不久便登上登山道路。

上行是天街,下行是玉皇庙小街,这是有小街有旅店的歇脚地方。

她俩是向下走的,不久,到达跨虹桥。在这里面望南天门,像是直入霄汉,气势浑雄无比。

桥右的桥栏旁站着一位中年游客,等她俩接近,便随在后面缓步而行。

“直接下山。”中年游客用低而清晰的语音说:“你大姐在下面等候。”

“可是,我有要事禀报大法师……”她低声回答。

“我们的人已经猜出结果,可惜相距太远,听不见你们说些什么。”

“哦!那人真是大龙卷?”

“正是他。”

“下山有何急事?”

“姓宋的知道得太多了。”

“大姐应付不了?”

“应付不了。目前,他又知道咱们一件机密,如果让他到处胡说八道,将会引起剧变,大龙卷一生疑,咱们将一败涂地,不杀姓宋的灭口,恐误大事。”

“这……”

“快走吧!小心了。”

未牌时分,舒云正在房中与小绿品茗聊天。

上午复仇客偕龙姑娘造访时,曾说过他的气色不大好。其实,是复仇客来得不是时候,碰上他正在练功,半途停止练功接见访客,脸上有汗水元气未复,当然气色不算佳。

他曾经说过,五毒阴风虽然可怕,但只要他能拖过两个时辰,他就死不了,解毒丹丸并不十分对症,所以他拖了两天,利用本身所发的排毒功能,将余毒排出体外,事实上他已完全康复了。

“我真想跟你到蓬莱,看看传说中的三神仙。”他笑吟吟地说:“也许,真可以找到长生不老的葯呢!”

“这可是你说的啊!”小绿又捉住他的话柄:“你如果不去,我就跟你没完没了,我这个东道主是很尽心的……”

“慢来慢来!”他叫:“我可没说要去呀!想与做是两码子事!”

“哟!你又来了!”小绿笑得花枝乱抖:“这次我一点也没听错,你说你想看看传说中的三神仙,也许真可以找到长生不老葯,没错吧?”

“可是……我爹还在德州等我呢!”

“那……我跟你去德州,拜望你爹,请你爹答应。对老人家撒娇撒赖,我是有一套的。”小绿颇为得意的说。

“老天爷!我可领教过了。我爹是个老好人,我家三兄弟没有姐妹,他想女儿想得发疯,被你一缠,那还了得?恐怕你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飞上去把月亮摘下来。你好烦人,你知不知道?”。

“你……我烦人?”

“看见你就头疼,穷于应付,你说烦不烦?”他的手指头几乎点在姑娘的鼻尖上:“我看,你老爹一定烦透了你,才兴高采烈的把你赶到中原来游荡,眼不见为净,我没有说错吧?”

“你完全说错了。我爹才不让我来呢!”小绿向他做鬼脸:“是我吵着要到天子脚下见见世面的。大哥,你家在江南?”

“是的,镇江府,扬州的对面。”

“哎哟!好地方嘛!是不是那个什么隋炀帝去玩的扬州?

镇江还有什么三山四寺是不是?再往南走是什么地方?“小绿问得怪认真的。

“苏州。”

“好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话是这么说,但……”

话未说完,房门响起三声叩击,店伙在外面叫:“宋爷,有你的书帖。”

他一怔,这怎么可能?

推开房门,店伙将一封书信交给他,匆匆走了。

里面的信笺,简简单单写了三行字——“宋爷侠鉴:凤凰台候驾,末学秋素华拜。”

“谁的信?”小绿脸色一变,被他的严肃神情所惊。

他回到桌旁,将信往桌上一放。

“秋素华?”小绿又是一惊。

“她这步棋相当高明。”他摇头苦笑。

“你要去?”

“不去行吗?我本来就是来找她的。”

“这是陷阶。”

“可能的。”

“不能让她掌握主动。”小绿沉声说:“信上语气含糊,有地无时,你可以不去。”

“就在对面,我能不去?”

“这……我们先防变,我也去。”

“天色还早,你跟我去,不如扮游客替我警戒,留意可疑的人。”

“晤!也好。”

“谢谢你,小绿,我这就准备赴约。”

五丈见方的凤凰台,面积已是相当大了,上面的石制设备也简单,一座祭台,一座拜坛,一只香鼎,九座六尺高的凤凰石雕华表。

出乎意外的,台上只有一个人,是穿水湖绿衫裙佩了承影剑的秋素华。

舒云拾级而上,秋素华已在拜坛前俏立相候。

“是你!”秋素华并不太感惊讶。

“果然是你。”舒云却感到心中一沉。

他真不希望马家桥那位飞腾扑击的红衣小姑娘,是惊鸿一剑的女儿秋素华。在他保护华知县,秋素华鲁莽行刺失败时,他便已料定秋素华的身份了,只是不愿相信而已。

一旦对方肯定表示出身份,他感到十分遗憾和沮丧。

“在下宋舒云。”他强抑心潮抱拳施礼。

“火凤秋,秋素华。”秋素华冷冷地说。

“再次幸会了。”他知道自己的话硬梆梆地。

“上次在马家桥,你逃得很快。”秋素华嘴上不饶人,可能事先已有人面授机宜:“听说你在找我?”

“是的。请问,姑娘可是惊鸿一剑的爱女?”

“不错,在德平你就知道了,何必多此一问?你找我,是不是要求决斗?”

“秋姑娘,请听我说……”

“你该听我说。”秋素华打断他的话,脸泛重霜:“如果你是替毕狗官缉拿我的,你亮剑吧!我不信你逃得比上一次快。”

“德平的事……”

“我不是来听你废话的。”秋素华咄咄逼人:“如果你没有决斗的勇气,你可以走,必须立即下山,远远地离开泰安城,我不阻你。”

“我不想和你斗嘴缠夹不清,你不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令尊的案子,在下已经打点停当。秋姑娘,一误不可再误,你还来得及返回德平故里,为令尊洗脱嫌疑……”

“啐!你这狗腿子鹰爪孙想得真妙,也够阴毒,居然要我回德平送死。”

“秋姑娘……”

“拔剑!”秋素华沉叱,手搭上了剑把。

“令尊之所以涉嫌通匪,是有人从中策划陷害……”

“拔剑!”

“请听我说……”

“你不拔剑,我会毫不迟疑地杀死你。”秋素华不是虚声恐吓,而是用行动来证明,声落剑发,果真翩若惊鸿,不等一瞥,剑已及体。

太快了!舒云如果事先不曾暗中提防,这一剑必定贯穿他的心坎。

他在剑尖前疾退,创尖则如影附形连续追击,剑虹急剧地吞吐,一剑连一剑绵绵不绝。

七剑紧迫急袭,他已退下第三级石阶,剑剑生险,步步杀机,强劲无匹的剑气,在奇异的神功御使下,具有可怕的彻骨裂肤威力,普通的内家气功根本失去抗拒的效能,在剑尖前三尺便气散功消。

他已运功护身,神奇的劲道在他体外形成一道看不见的网罩气墙,可刚可柔收发由心,自保的强韧、化力、消劲,迸发时有如气爆,刚猛、坚实,反震力猛烈。

神功封神功,功深者胜,秋素华虽仗宝剑之威,仍然无法未破他的护体神功。他也极为小心,不愿冒险让宝剑及体,所以只好一退再退,用快速的身法自保。

他不能伤了秋素华。

“秋姑娘,请听我说……”他急叫。

秋素华不听他说,一声娇叱,一闪即至,承影剑撤出了重重剑网,把他要说的话迫回腹中。

他除了游走避招,别无他途。

这次他不再挺着身躯挨剑,展开奇奥的身法八方游走闪避,不断地出没在剑网的空隙中,也不时地突然出现在秋素华的身后伸手夺剑。

秋素华的身法和功招的速度,已经是捷如电火流光,但与他相较,仍然差了那么一点。

攻了三四十招,他已摸清了惊鸿剑术的路数,压力自然减弱。

秋素华的御剑劲道,也每况愈下,后劲难继啦!至于秋素华奇奥绝伦的凌空扑击身法,更无法威胁他,这种扑击身法除了出其不意粹然袭击,或可发挥惊人的震慑威力之外,在他这种闪掠如电的高手面前,不仅威力薄弱,而且弱点暴露得更多。

“秋姑娘,请冷静下来。”他已可从容闪避了,抓住机会一面避招一面发话相劝:“请听我说,我在德平所查获的线索……”

“不听!不听不听!”秋素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绿女情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