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3章 梅宫秘境

作者:云中岳

三道寒芒从第二位村姑手中发出,恰好到达小绿的身左,射向颈、胁、右腹。

小绿左手纤指连下,以玉女摘星手法奇准地抓住了三把小银梭。这种梭俗称梭子膜,滑溜溜地很不好接,但居然被她—一接住了。

“还给你们!”她沉叱。

你们,当然是指对方四个人。

三枚小银梭两射天风、一射云凤,却放过发射小银梭的村妇。

她恨死了两头火风。对村妇反而没有多少印象。

两头火风也心中有鬼,早已全神贯注留意她的举动,一看到小银梭的闪光,便向侧挫身斜掠文外,吓了一大跳,惊出一声冷汗。

“联手宰她!”天风厉叫。

“我必定杀你……你……”小绿怒叫,声出剑气横空,人化流光剑似飞虹,向天风猛直扑而上。

“铮……”两村姑剑斜截,两面夹攻,三支剑几乎同时接触二“哎呀……”两村妇惊呼,各向后飞退文外,手臂被震得几乎举不起剑。

“小姐,双剑合壁。”侍女桥呼,挺剑纵出。

天风这才发觉小绿的武功,比想像中的估计要强数倍。在石固寨,云凤李慧慧曾经亲见小绿与秋素华拼剑,还以为小绿不过如此而已。

石固寨之斗,双方都未用上绝技。

李慧慧早已发觉秋素华隐藏了可怕的绝学,痛宰江西宁府高手时的秋素华,才是真正的秋素华本来的面目。

现在也是小绿的本来面目,一招便宰了武功出类拔萃的九灵仙姑。

“把她弓陪送死!”天风急叫,首先落荒而走。

“我要道你上天太地,我一定要杀掉你。”小绿怒叫着穷追不舍。

这一追,追入了崇山峻岭。

她的轻功非常的了不起,但她所迫的是两头火风,火风的轻功并不比她差多少,而且山高林密躲闪容易,她又得照顾武功比她差的诗女。

这条路上埋伏着一些人,一些负责阻止她和舒云上山的高手。

两头火凤已达到目的,成功地阻止她及时登山。

可各部阻止不了舒云。

站在山脊上向下望,下面的山谷曲曲折折,林深草茂,小山峦起伏,看不见什么异状,也看不见房屋的形影。

谷的宽度约有十里左右,两面奇峰插天,而且有绝壁飞崖,峻陡处猿猴难上。没有人愿意来此地看荒山野岭,所以没有人知道这里别有洞天。

唯一可以勉强通行的地方,是沿大龙略上下行,但崎岖错落须沿溪攀越,有时须绕另一处山脚再绕回。溪涧并不是便于通行的地方,这些纵谷上下落差极为悬殊,即使想涉水而行也势难如愿。

谷口窄小,只有两里左右,溪流却加宽至二十丈,形成一处六七里长深不可测的湾流。

这是说,只有一条一面是陡崖,一面是深溪,几乎需手脚并用才能通行的小径,想入谷寻幽探胜的人决难越雷池一步。

从这处谷右的小山梁往谷底攀降,坡度比其他地方略缓些,虽然也很困难,但却是最可能平安降落的地方。

“看不见任何可疑事物嘛!”舒云极目向下搜寻房屋的踪影:“不会是海谷吧!老兄,你是不是弄错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一点也没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在上面是看不见的,下去更不容易看见。”中年人山灵说:“谷内又大又广,全是原始山林。大龙卷的梅宫,占地却又太小了。没有人带路。很难找得到的。”

“飞龙秘队的人怎么能找到的?”

“应该说,他们昨天才找到的。大龙卷好奇心切,中了飞龙秘队的计算,用一头人风做媒子,硬是把大龙卷引出了。事先,那地方每一处可以了望的地方,都派有人监视的人,终于被他们找出大龙卷返宫的密径,一直跟到此地来,半载的辛勤终于有了代价。”

“那么,这处可以下去的地方,他们已侦察妥当了?”

“不错,我昨天就躲在那面,目击他们在这一带踩探,侦察下去的路线。”山灵用手向上面半里外的一处小山崖一指:“我是跟踪他们来的,我是黄雀在后。”

“他们曾经接近梅宜了?”

“没有冒打草惊蛇的必要。”山灵往左下方的一处岭脚一指:“下降至那株突出崖口的松树下方,就可以发现入谷的道路,往里走不足两里,就是梅宅所在地,三座建在梅林中的古色古香大楼,就是梅宫秘境。”

“我们下去吗?”

“别开玩笑,闯进去的人有死无生,大龙卷不是菩萨,他是魔鬼,百十个人对付不了他,他那些子弟和朋友,也是杀人的魔星。”

“飞龙秘队并不怕他。”

“那不同,飞龙秘队已准备了三批人,三批宇内一等一的高手。

其中一批五个人,真正是克制大龙卷至阳至刚大排山袖的妖魔,全是练有至阴至寒奇学的可怕鬼怪。如果大龙卷不肯接受软的,从这里下去的人就用硬的,双管齐下,梅宫的命运很快就会决定了。”

“如果大龙卷接受条件……”

“这场风暴的结果,将是极为悲惨的,天下武林朋友,将大半卷入风暴中,天下更乱,这场兵劫就不知何日是了期了。”

“我知道,所以我要下去。”舒云沉声说。

“你下去?”山员吃了一惊。

“是的,我要下去。”他坚决地说。

“下去干什么?送死?”

“下去向大龙卷告警。”

“你……老弟,别开玩笑,这可是性命交关的事,梅宫的人全是字内的凶魔,全都是不讲理的……你算了吧!我们最好在此地拦阻飞龙秘队的人,以提醒下面梅宫的人注意提防就够了,下去会送命的。”

“等飞龙秘队的人到达,已经来不及了,你我也阻止不了他们三批人……”

“咱们一击即走,大声隆喝,下面的人就会提高警觉,用不着你我……”

“届时已嫌晚了。我要下去。”

“老天爷,大龙卷不会相信你的……”

“我要下去。”他郑重地说:“大龙卷如果接受条件出山,说不定在下的亲朋好友也会被卷入这场大兵劫中丧失生命,至少对我也是最严重的威胁,他们会集中全力来对付我,我必须冒险,尽人事,听天命。义无返顾。”

他将剑改插在腰带上,夷然举步向下走。

日色近午,三十里外上游,大总领五男女,正向约会的地方接近。

“老弟!不……不要下去……”山灵焦灼地叫。

“我要下去。”他头不回向下走。

“老天爷!老弟,不要让我为难,我那位朋友不希望你轻身涉险。我……我怎么向我那位朋友交代?求求你,不……不要下去“你那位朋友?”他转身正色问:“老兄,你那位朋友是谁?”

“这……恕难奉告,日后自知。”

“请转告令友,我谢谢他。”

“老弟……”山灵在上面跌脚:“你这冒失鬼……”

他已经脚下一紧,连滑带溜向下急降。

“那些人来了,请发长啸示警,谢啦!”他一面滑降一面转首向上招呼。

小绿也是个冒失鬼。

一个怒极的人,冒失似乎是必然的,也是人之常情。

她与侍女狂追两头火风,而另两个村妇打扮的人,则带了九灵汕姑的尸体,在后面不舍地跟来。

山高林茂,有些地方草高及肩,奔跑极为困难,高低起伏处更易失足摔伤,轻功已派不上用场,仅能快速地窜走,很容易摆脱追赶的人。

追了两座山头,后面两个村妇已经不见了。山势开始下降,速度加快。

小绿比侍女快,因此就一直领先十余步。

转折逃走的人也加快了,草声簌簌,枝叶摇摇,向山下转折冲滑而下。

水声震耳,下面是湍急的溪流。

领先急降的天风许小凤发出一声尖啸,脚下加快。

小绿仍不介意,以为对方被追急了,发啸声向同伴求救,或者表示有同伴策应唬人。

溪务有一条小樵径,两女奔落径中,恰好看到两个人影疾掠而来。下游十余步,一条三根木头搭成的两段木桥,横跨在急湍的溪流上。

溪宽三丈余,中间的桥架很巧妙,搭在高出水面丈余的磷石尖上,磷石像一支笔,天然形成苍古的造型,粗仅合抱,成了一座天然的桥墩,耸立在溪流中心,汹涌的溪水陡落急泄,溪底的滩礁激起飞珠溅玉,声如万马奔腾,山谷为之应鸣。

“要活的!”天凤急叫,向桥头奔去。

从上游听到啸声,急掠而来的两个人影,刚看清天风和云凤,还弄不清什么东西要活的,接着草动技摇,小绿急冲下,这才弄明白天风的叫声意何所指,但已无暇思索其他问题,双方快速地面面相对。

劈面相撞,本能的反应是自保,自保就必须挥刀出剑,谁慢谁去见泰山王。

一刀一剑同时攻出,叱喝声震耳。

小绿也横定了心,隐在肘后的剑行雷霆一击。

“铮铮!”兵刃狂野地接触,火星与人影同时飞溅震起。

仓促的接触优胜劣败,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是本能地全力一击,如此而已。

双方太急,出手创促,结果必定极为凶险,很可能同归于尽。

小绿是向下冲的,两人影从侧方扑到,成斜向的接触,受反震的方向不同,受力焦点也有异,势均力敌,反震也极为猛烈。

三个人分三方震飞,这瞬间,侍女到了,长剑疾挥,剑光乍闪,把那位使剑的人双脚卸了下来。

“小姐……”诗女惊呼。

噗通一声水响,小绿掉落湍急的溪流。

那位使剑的人也从上游掉落水中,浪花一涌,人不见了。溪水湍急而且相当深,受伤的人掉下去,后果可怕,再也休想爬上岸啦!

两头火凤已逃过对岸,消失在对岸的密林中。

“我一定要杀掉你们。”小绿在水中大叫,但仍向下急漂。

她生长海上三神山,这点水算不了什么,但水势太急,失去追杀两头人凤的机会,也耽误了正事。

梅宫仅建有三座两层的楼房,附近的老梅林高度已接近楼顶。

楼成倒三角形建筑,前二后一,以十丈等分的距离,形成后三角形的一座中院。

除了楼四周之外,全是茂密的老梅树,密密麻麻却有行有矩。

外围四周,以巨木为栅,以防止猛兽闯入,也是梅宫的屏障,警卫仅须在概顶的棚架上走动,在三处顶点站岗,便可以监视整座相当宽广的梅宫。

这里平时不可能有人迹出现,即使走近,如不留心注意,也不易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白天共有五个警卫,三个在栅上的三个顶点,两个把守栅门楼。柳高三丈,要往上爬真不是易事。

真正能跃登三丈的轻功高手,武林朋友中其数不出几个。

自梅宫至谷口。足有五里地,只有一条沿小溪盘旋的小径,附近全是参天原始古林,在内行走不便,沿途布了暗哨,人兽无所遁形。

当栅门楼下的警哨,竟然发现门房多了一个人,吃惊的程度可想而知,而且看出确是陌生人,刹那间面面相对,竟然呆住了。

梅宫早已进入戒备状态,这位陌生人怎么可能手空出现的?大白天,决不会是鬼较幻形。

“喂!发什么愣?”舒云含笑向警卫打招呼。

反而是栅楼上的警哨冷静些,刀本能的出鞘向下叫:“奇怪!你阁下是从何处钻出来的?”

“呵呵!在下会土遁,从地下冒出来的。喂!这里是梅宫吧?在下找对了吗?”

栅楼上的警哨立即鸣钟三下,声不大,但足够令全宫的人听得真切,警号传出了。

下面把门的警卫,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一时失神,随即神智一清,并不惊慌,表现得颇为沉静。

“看阁下这身打扮,不像会上通的地行仙。”警卫沉静地打量着他,一双鹰自冷电四射:“能神不知鬼不觉直抵本宫现身,确是了不起的高手中的高手。贵姓大名呀?有何贵干?梅宫虽然不留外客,但阁下既然来了,本宫不得不接待罗。”

“在下姓宋,宋舒云。你老兄对这名字,很可能不会太陌生。”

“咦!宋舒云是你?”

“如假包换。”

“阁下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本宫的人,皆知道阁下与飞龙秘队拼搏。”

“没找错,在下前来贯宫,拜会贵宫主人大龙卷花前辈,可否请代为通报?来得匆忙,未具拜贴,恕罪恕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梅宫秘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