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4章 天罡真人

作者:云中岳

乾坤手心中一宽。

老人家对复仇客没有好感,只是冲舒云与对方的交情而爱屋及鸟,一听复仇客健在,心头一块大石落地,已用不着向龙姑娘询问啦!

“也好!就请姜大人把她带回去交给她的亲人好了。”乾坤手欣然说。

“宋老弟到梅谷去了,诸位不前往接应?”另一名中年人问。

“什么?他到梅谷去了?”乾坤手大惊:“他……他怎么知道梅谷在何处?”

“有人带路。”

“谁?”

“老伯见面自知。”

“你知道?”

“抱歉,不知道!”

“这……应该怎么走?”

“在下真的不知道,齐老伯。”

“这小子真的做事不牢。”乾坤手跌脚叫苦:“公良姑娘,咱们赶快回去找。”

分为三处的人,就在你寻找找中,好不容易总算聚在一起了,已经是申牌将尽,全部回到东岳老店。

他们什么都没办成。

舒云未能劝阻大龙卷与飞龙秘队合作,小绿浑身成了落汤鸡而且还迷了路,未能及时赶到大龙峪与舒云会合。

乾坤手未能救醒龙姑娘。

但总算从美巡检那些人的口中,证实了复仇客未遭毒手,而让姜巡检把成了白痴的龙姑娘带走了。

谁也不知道龙姑娘的底细,更不知道龙姑娘的来龙去脉。

姜巡检曾经带人到天街罗家,寻找姑娘的母亲。

可是,罗家的主客双方所有的人皆迁走了,不知去向,仅知那位叫金姥姥的老妇,是被仆妇用担架抬走的,受了伤。

客院的小客厅中,众人聚在一起商量。

最早退店的是舒云,他重新上山寻找,半途方与乾坤手一群人会合,乾坤手则刚接到狼狈找到登山大道的小绿与诗女。

归途中,还无暇详说彼此所遭遇的变故。

遣走了店伙计,众人一起品茗,舒云便将经过详情—一说了。

“看情形,咱们已经失败了,人力无法回天。”他最后懊丧地说:飞龙秘队在半年前,就把火风密谍的天涯三风老三飞凤葛霓裳,打入大龙卷身侧卧底,大龙卷虽然知道这头火凤是飞龙秘队派来的人,仅将她安置在凤凰山梅坞行馆,并未严加防范。太过自恃的人,失败是必然的,我们的一切努力皆属徒劳。现在我们唯一可做的事,就是明天落日之前,远远地离开泰安州。”

“真他娘的该死!”乾坤手不自禁粗野地咒骂:“这些贼王八几乎把天下间所有害人的恶毒手段,在这短短时日里全部用上了,他们成功不是偶然的。”

“齐叔,目前不是骂人的时候。”小绿显得优形于色:“你老人家可不可以给我们出主意应付呀?”

“出主意?出什么主意?”乾坤手苦笑:“两股人一联手,咱们这几个人能经得住几下切割?”

“是的,他们如果集中全力,用他们惯用的响马尖刀战术,突然来一记迅雷不及掩耳的袭击,我们毫无存活的希望。”舒云郑重地说:“我们唯一可做的事,是避开他们的锋芒。”

“小子,你打算……”

“明天及早离开为上策,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你打算撒手不管了?”

“是你们撒手不管。”舒云一字一吐:“我承认他们很不好惹,但他们也有弱点。”

“哦!你打算……”

“我打算留下,隐身在他们身旁,至少可以拖住他们大部分人手。抓住机会逐一蚕食。他们不可能经常聚集在一起,这就是他们的致命弱点。”

“我反对你的作法。”小绿急了:“我们不会丢下你一个人和他们作殊死斗,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一起留,再让他们像击溃江西宁府一样,集中全力行致命一击?”舒云抢着说:“小绿,人一多,行动难以守秘,活动容易暴露。

一个人随处皆可隐藏,一击即走,神出鬼没,才能进退自如,无往而不利。”

“大哥,你……你怎能……”小绿跳起来叫。

“小绿,我明白你的意思。”他将小绿按目凳上:“现在咱们还不需早早决定,至少还有一天多时间让咱们活动,别让他们过早庆贺。”

“你的意思是……”

“咱们不能打算逃避,应该设法挽回颓局。”舒云沉静地说。

“你越逃避,对方的打击越肆无惮忌。目下最重要的关键是什么?小绿,想想看。”

“这……,大龙卷的爱女花梅影。”小绿的思路是相当锐敏的。

“对,花梅影。如果我们能找出她藏身的地方,也许有希望把她救出魔掌。”

“这……哥儿,咱们谁也不认识花梅影。”青姨说:“你这条妙计一点也不妙。”

“我相信飞龙秘队的重要人物认识她。青姨。”舒云似乎成竹在胸:“这是一线希望,不能轻易放弃,哪怕是千分之一线希望也不要放弃。”

“对,小子的想法不错,我们应该采取主动。”乾坤手欣然说:“等着挨打,会被打得惨惨的难熬得很呢!”

“主动也应该事先策划。现在咱们就来策划。”舒云的口气充满信心。

天关的东面是十峰岭,西是九峰山,北是黄机岭。

一条小径向东伸,在十峰岭之间盘旋,偶或可以看到三两座山民的茅舍,外人很难了解,这些山民是靠什么维生的,山上种不出足够生活的粮食来。

十峰岭没有什么名胜,平时本来就罕见有人行走。

天关是登山大道的终点,再往上走就只有小径了,登山的坐骑皆需留在天关,所以是一处重要的歇脚站。

但不会有人走上至十峰岭小径,那是一处偏僻的,不至于引人注意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

再往东一带崇山峻岭,就是一股泰山贼藏匿的地方,经常十余人结伙,悄悄地出来劫掠游山客和香客。

他们往来通常在夜间,白天躲在登山大道的隐蔽处,打闷棍背娘舅剥肥羊收买路钱等等怪招,样样俱来,香客失踪的事,在这里平常得很,不足为怪。

天刚黑,登山道上行人绝迹。

五名元君庙的道侣脚下匆匆往上走,脚步声打破了夜空的沉寂。

他们是下山采办的道人,必须及早返庙。

他们不怕强盗,却怕途中碰上饥虎饿狼。

最可怕的是,途中碰上七女鬼。

七女鬼杀人的血案,官府仍在积极追查,但破案的希望渺茫得很,到何处去抓女鬼?鬼是捉不住的。

沿途的山民,对夜间有道侣上下往来,从不加以注意,司空见惯,没有注意的必要。

经过十峰岭的公路口,后面的两名道侣失了踪。

前面三名老道埋头急走,还不知道后面少了两个人,即使知道也不在意,可能是走累了跟不上,也许正在歇脚呢!

两名老道背上各带了一只爬山背物的背囊,悄然沿小径向东走,进入十峰岭幽暗的森林小径,脚下逐渐加快,最后几乎像是飞奔了。

后面五六十步,一高一矮两个黑影紧跟不舍,时进时停、乍现乍德,像两个可以幻现隐没的幽灵。

黑夜中在这种地方跟踪,有好有坏。

好处是小径只有一条,不怕将人追丢,坏处是小径转折处太多,不能控制速度计算双方的距离,也容易中伏。

两老道不知身后有人跟踪,越走越快。

两里、三里……已经绕过第三座山岭,可能走了十余里,前面岭脊密林中,突然有灯光一闪,再闪,随即被树林挡住了。

两老道脚下一慢,开始用腰帕擦汗。

“天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走在前面的老道发出怨声:“这段日子里,真地娘的忙得晕头转向,旦夕奔忙,几乎食寝俱废,贼王八真不是人干的!”

“格兄,别抱怨发牢騒了。”后面的老道好意地劝解:“忙过这段时日,我们最少也有十天半月逍遥日子好过,领两三百银子,到府城再弄些外快,要什么就有什么。诸兄,任何快活的事,都需要付出代价的,你回家干活,干一年也赚不了一百两银子。”

“要是赚钱容易,谁他娘的还吃这刀口饭?你少说几句废话,没有人说你是哑巴。”请兄显然对同伴的话大为不满。

谈说间。两人离开小径,向右岔入另一条几乎难以分辨的林间小道。

走在前面的锗兄,在道右的大树干上拍了三下。黑夜中,声音传播不但及远,而且清晰。

跟在后面接近至三十余步内的两个黑影,伏身路旁的草丛附耳商量片刻,便不再从小道跟踪,闪入林中一晃即没,但听轻微的葱籁草动声渐渐消失。

两老道熟悉路径,不久便看到灯光。

“羊!”右面黑间的树丛下,突然传出低喝声。

购老道立即止步,警觉地闪至一株大树下。

“肠!”诸兄低声回答。

树丛下寂然,毫无动静。

不远处的灯光已经消失,可能是方向不对看不到。

“喂!长上在不在?”格兄低声问。

没有人回答,也没听到声息。

“锗兄,不对哦!”问伴附耳低声说:“不像是自己人。长上身边那几个家伙,应该听得出你的嗓音,怎么不回答你的话?”

“你的意思……”

“这地方被那群来路不明的狗东西挑了。”

“你在说鬼话!长上这里高手没有三十也有二十……”

“但今晚大部分已经出动了。”

“口令是对的……”

“你敢担保没有人招供?”

“这……”

“分开走,我先前往察看。”

“好的,小心了。”

同伴猛地向前一审,远出两丈。

诸兄则贴树项身,从道袍内拔出一把狭锋单刀戒备。

“站住!”先前发声处传出沉喝。

同伴一怔,向下一伏。

两人的鬼鬼祟祟行动,显然已引起对方的疑心。

“泰山!”沉喝声再起。

“敢当。”诸兄赶忙回答。如答慢了或者答不出来,暗器就会毫不留情地发射了。

“你两个鬼鬼祟祟干什么?岂有此理。”沉喝的人骂人了:“你们见了鬼是不是?”

“你才见了鬼。”请兄顶了回去:“我问你长上在不在,你为何不回答?你到底是哪一位相好的?”

“我还想问你是哪一位菩萨呢!”草声簌簌,踱出一个黑影:“要问事,你应该到门口去问警哨,对不对?你他娘的昏了头,打!”

“哦!……”格兄刚从树下闪出,门声叫着往后倒。三颗飞蝗石全击中胸腹,打击力相当沉重。

黑影飞扑而上,像一头怒豹。

那位机警向下伏的那个同伴,发觉变故便知道不妙,刚想窜走,便看到前面不足一丈,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何时来,如何来?不知道。

一声怪叫,同伴飞跃而进,狭锋刀行雷霆一击。要将黑影砍倒。

黑影一闪不见,一刀落空。

正想乘机窜走,背后的背囊却被一只强劲的大手抓住了,往后一拉,噗一声脑门便挨了一击,立即丢刀昏厥,被人拖死狗似的拖走了。

茅屋的小厅中一灯如豆,两个黑影拖了两个老道八厅,将人往桌下一丢,挑亮了灯。

壁根下,有两具死尸。

“是信使。”挑亮灯的人说:“正好门口供,可能有值得一问的线索。”

“对,这些家伙为何全部出动,委实令人感到莫测高深。”另一人开始拉脱两俘虏的双手关节,一面将人拍醒:“按理,他们该高高兴兴喜喜欢欢睡大头觉的,因为他们事实上已经成功了。”

诸兄是最先清醒的人,脸色发青,浑身在抖索,腹部不住抽搐,大概被飞蝗石击中的地方痛得不得了。

“呵呵!你老兄贵姓呀?”挑灯的高身材,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含笑问:“辛苦辛苦。你其壮如牛,挨三颗小石子算得了什么?别愁眉苦脸当孬种。”

姓猪的挺身坐起,双手虽失去活动能力,但腰倒是相当硬朗的,用凶狠的目光,不住打量两个中年人,闭上薄chún拒绝回答。

“喝!想充好汉?”另一名中年人手中有一根两尺长的老山藤,扬了杨山藤发出破风声示威:“在下不因为你是好汉而尊敬你优待你,先赐你一顿藤条,看你的皮肉是不是能毫发无伤。”

“不要抽他。”主问的中年人摇手:“问口供不能用这种仁慈手段,他们都是些不怕死的亡命徒,抽藤条又算得了什么?先踏碎他的右掌,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天罡真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