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5章 火凤操戈

作者:云中岳

“如果他们想倚仗机关,就不会出来的,何况我们要救人,不进去能将人救出来吗?”小绿不同意在外面等人出来:“反正大部分机关我都了然,我进去把他们赶出来,内外夹攻前后呼应,必可成功。”

“那太冒险……”

“大哥,我会小心的。”小绿抢着说:“我先进去,片刻之后,你就可以发动了。”

“这……”

“我走了。”小绿说完,向侧一窜,一闪不见。

警戒人数有限,天色又太黑,小楼外围有树林,里面有花木,接近并不难,轻功已臻化境的小绿是轻驾就熟,进去更是容易。

她从楼后潜入,从后院撬窗入室。

舒云则从西面接近,贴院墙翻越,小心翼翼接近前院,便发现楼前的石阶站着两个黑影,倚阶柱而立不言不动,不走近真不容易发现。

准备停当,对附近的地势也概略摸清了,只等时辰一到,他就会先解决那两个把门的黑影。

楼上,春意满楼。

这次,李慧慧并未离开,气氛与上次大为不同,情调也不同。

秋素华的神色也与上次不同,没有敬畏,没有惊恐,代之而起的是愉悦、快乐、和欢笑。

一个人外表的变化,与内心的观念转变大有关连,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与快乐,大半受心里的因素所左右。

有些人心中在滴血,脸上仍然出现快乐的神情,这种人毕竟不多。

她秀发披肩,穿了宽大的寝袍,脸颊泛红,正是少女们三分微醉的最美妙境界。

灯光下,她是一朵刚绽放的花,一位刚摆脱精神枷锁的少妇,一个毅然追求眼前欢乐的女人。

李慧慧的动人胴体,在灯光酒香下,更增三分热力,更增三分妖艳。

“明天你能不能如期前往梅宫,目下言之过早。”天罡真人挽住身侧贴身而坐秋素华的小蛮腰,丑陋的面孔居然显得并不怎么狰狞了,就素华手上喝了一口酒:“凭良心说,我并不希望你能如期成行。”

“哟!我的大法师,你这些话,敢向大总领说吗?”李慧慧傍在老道的左首,红艳艳的面庞偎在老道的肩膀上:“好像你是唯一不希望成功的人。”

“李姑娘,要听老实话吗?”天罡真人在李慧慧艳红火热的脸颊上亲昵的拧了两把。

“大法师,难道你平时从不说老实话?”李慧慧吃吃笑,笑得花枝乱抖,“啪”一声拍开老道的毛手。

“那得看你从哪一方面来听,在什么时候听。”老道世故地说,另一手在秋素华的胴体挑逗,笑得邪邪地:“我问你,大龙卷很可能被委任为副大总领,对你们火凤密谍四头凤,又有多少好处?对我大法师又有何好处?对秋姑娘的好处,也并没有想像中的美好,大龙卷嗜好美女是江湖朋友众所周知的,秋姑娘能博得他多少爱宠呢?他出山奔走,秋姑娘势将留在梅宫守活寡……”

“哟!秦华妹知道就不会用狐媚手段,让他乐意将素华妹带在身边吗?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李慧慧不同意老道的解释:“不过,对火凤密谍并没有多少好处却是真的,他的魔道朋友甚多,对火凤密谍的信任程度难免打折扣了。”

“秋姑娘的狐媚手段,比他身边的女人差远了。”老道在秋素华的醉红粉额亲了一吻:“这不是三两天时间,就可以心领神会的功夫。”

“我在学呢,大法师。”秋素华媚笑,放下杯,一双纤手蛇一样抱住了老道的肩头,脑体几乎要挤入老道的怀中,投怀送抱媚态横生:“我曾经留意他身边的两位美女,我不相信我不如她们。”

“哈哈!女人本身的美貌固然很重要,但后天培养的风情、仪态、媚功……”

“砰”一声大震,厅门轰然倒塌。

三人倏然惊起,吃了一惊。

这期间,老道一面谈笑,一双手并未闲着,在秋素华身上不住挑逗,已是罗带儿松,胸襟儿解,一抹酥胸半露,眉梢眼角充满春情。

在天罡真人这花丛老手的魔手挑逗下,半压抑的情慾,正朝向奔放的境界涌升,这一吃惊站起,春光暴露妙相半程,正是最撩人绮思、最能发挥迷人较力的妙境。当然,妖道本身也是露胸现臂的怪相。

但在同性者看来,这种妙相毕呈的形状,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啦!尤其是在旁座的还有一个妖道和另一个女人,只能用不堪入目四字来形容了。

“神山门下!”秋素华与李慧慧同声惊呼。

“她又来了,这泼辣的小贱女人。”李慧慧惶然咒骂,急急挽起披散及腰的长发。披下的长发不宜与人交手,所以第一个反应就是挽发。

“取兵刃”。天罡真人低喝。

“你们这些狗男女,都给我滚出来!”黑夜寂静中,小绿的咒骂声特别刺耳,但只闻声而不见人。

一个黄毛丫头青春少女,看了这种恶形恶相,除了走避之外,委实没有勇气面对面叫阵挑战,希望在黑暗中动手,以免影响心情,心情不安是会吃亏的,羞怒会妨碍手脚的灵活。

舒云已神不知鬼不觉清除了四名明、暗警哨,正要往后面绕走,突然听到夜空中传来小绿的叫骂声,吃了一惊,无暇再收拾楼后的警哨,火速掠至楼前。

形迹暴露,已没有偷偷摸摸的必要了,他发出两声短啸,要小绿火速退出。

“砰砰!”小绿击破一重排富,钻出楼廊,跨越栏干飞跃而下。

楼内传出隐隐警钟声,楼下的厅门大开,首先冲出三个青影,闪在廊柱后定神察看外面动静。

他们居然衣裤整齐,可知应变的准备相当完善,这些人都是和衣而睡的,警讯一起,穿了靴带了兵刃便可应变了。

两人出现在阶前的广场中,小绿在前,舒云在后,因为小绿怒火炽盛,她要对付天罡真人和两头风。

在楼上一瞥之下,由于灯光明亮,她已经看清了秋素华和李慧慧,本来就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再想起所见的恶相,她又羞又怒,愤火中烧,怎肯干休。

老天爷!她的心上人舒云要救的秋素华,竟然是如此无耻的婬妇!惊鸿一剑竟然教养出这种女儿!

假使舒云真将这种婬贱的女人,从飞龙秘队救出带在身边,那情景直令她不敢想象不堪想象。

“我要宰光你们!”她扬剑向廊下的人怒叫,天太黑,对方有三个人,她还以为就是楼上所见的妖道和两头火凤呢!所以话说得相当粗野。

“定下心神,不可激动。”身后丈余的舒云平静的语音入耳:“胜利永远属于冷静的人。”

舒云不知道她为何发怒,及时加以劝告。

三个青影虎跳下阶,两剑一刀并肩探进逼近,明知来者不善,怎敢冒失的冲上?

“什么人?”中间那个青影厉声问,手中剑向前一引,在丈余外立下门户,完成进击的准备。

剑上发出隐隐龙吟,内劲已注入剑身,出手将是石破天惊生死立判的一击,黑夜中交手必须全力以赴,用绝学尽快争取胜利,最好是一击便决定对方的生死。

“你们上!”她懒得与对方罗咦。

“是女的?”对方的口气似乎含有不屑,也可能包含有,轻薄的成份。

“你们这些残狗!”她大骂。

她本性善良,本来是个天真活泼有教养的小姑娘,经过多次历险,性情逐渐变得暴躁不安了。

“你这贱妇胆敢……”

她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声怒叫,剑似电火流光,以令人目眩的奇速扑上发招攻击,剑出便近身了。

青影的反应也快,但比她仍然不够快,大喝一声一剑急封,居然没有闪退的准备,以为一定可以封住电射而来的剑虹,要在封招时乘势反击。

一剑封空,似已及体的锋尖倏吞再吐,无情地排空切入,嗤一声攻破护体气功,贯人右胸侧深入半尺以上,一击致命。

她退得更快,出现在原位,一进一退出剑收剑,似在刹那间完成,发生得快,结束更快,两侧另两名青影,不但来不及出手抢救同伴,甚至连人影也没看清呢!

“咦!”使刀那人惊呼,刀光一闪,刀到人到,也开始抓住机会抢攻,还不知同伴一照面便进了枉死城。

这瞬间,中剑的人发出一声撕裂人心的惨号应和。

“呃……”用刀扑上抢攻的人一刀落空,从小绿的身后踉跄冲过,右胁裂了一条缝,脚下一虚,“噗”一声向前栽倒,恰好倒在舒云脚前。

舒云例跨一步,目光始终紧跟小绿。

剩下的使剑青影,如见鬼魅般惊怖的退后。

厅内人影急掠而出,潮水般向前涌。

六个人,三男三女:天罡真人、两弟子本无、本为、两火凤秋、李两女、侍女青霜。

三个女的,皆换穿了红衣裙,以火凤凰面目出现。

“小绿,让他们冲上来。”舒云大声说。

“宋舒云!”李慧慧骇然惊呼,冲势倏止。

天罡真人不是傻瓜,本来就跟在三凤后面,立即向左止步移位,发出一声信号,两位门人两面一分,很快地列出三才剑阵。

“大哥,斩草除根。”小绿火暴地叫:“不要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漏网,这些人全都是罪魁祸首。”

“秋姑娘,你对付姓宋的孽障。”天罡真人以主脑人物的身份发令:“本大法师先擒下神山门下的小泼妇。”

“哈哈哈……”舒云狂笑:“你们一直就没摆脱掉土匪作风,讲究一拥而上以大吃小,今晚居然不冲上来围攻,委实异数。哈哈!在下不会听你的摆布,我们有对付你们的妙方,既然你们不一拥而上,我们也不想用两仪剑阵乱砍乱杀。我认识你,天罡妖道,你还不配向神山门下叫阵,只配陪宋某消遣消遣,来吧!我在等着你呢!”

“你是本大法师的剑下亡魂,居然说起大话来了”天罡真人不能不理会指名叫阵。

在德平十里庄,老道曾经五剑齐下,舒云不愿和妖道拼命,碎剑撤走示怯。那时,曾经有三头火凤在场目击。所以老道说起大话来了,说舒云是剑下亡魂。

其实,舒云那时并没有与飞龙秘队周旋的念头,而且他需要照顾受了伤的乾坤手,对天罡真人在江湖的声威也有顾忌,所以碎剑脱身,并非真的败在五妖道的剑下。

“就算在下说大话好了。”舒云笑容轻松,垂着剑上前:“非常可惜,你把两名弟子派往东岳老店找我,无法列出五行剑阵,但不知你的三才剑阵是否够熟练?”

“你……你怎么知本大法师派两位弟子到东岳老店找你?”天罡真人惊讶地问。

“在下是从松崖跟来的。”

“这……”

“不必惊讶,你的道行确是很高,七绝剑客就比你差多了,他说你风吹草动就跳起来,说你们太勤快了。说真话,在下曾经两次潜近棚屋,好像都被你听到了,你不愧称飞龙秘队的第三号人物。”

天罡真人怎能不惊讶?就凭这件事实,已经足以令人心惊啦!

“本大法师在松崖就发现你们了,只是不知道是你这孽障,是故意将你们引来的。”天罡真人打肿了脸充胖子:“你们果然上当跟来了,来了就休想活命。不要怕本大法师的剑阵,本大法师会让你有施展的机会。”

“老道,咱们把话讲清楚。”舒云站在丈外,所站的姿势懒懒散散:“我宋舒云是武林人,是个讲道义的人,决不欺善伯恶,决不欺凌弱小,管闲事首先要明辨是非,假使出手也要遵守公平二字。自从在德平在下涉入惊鸿一剑含冤遭祸案之后,你们从来就不会给在下公平解决的机会,倚多为胜明攻暗袭无所不用其极,在下委实感到不胜其烦。”

“不仅是烦,而是早晚你会丢命。”

“所以在下不能对你们这些土匪强盗讲道义。”

“没有人要求你讲道义,道义不值半文钱。”天罡真人傲然地说,两个弟子已经在舒云的左右后方站好方位,三才剑阵已经布妥,三剑向中心遥指,聚劲待发。

“所以,在下也必须用一切手段,来对付你们。比方说,暗器。黑夜中威力可增十倍。人在世间辛辛苦苦艰难地挣扎,目的是为了活命。在下也不例外,不能让你们轻易的杀死我,我要用一切方法和手段来保护我自己,我宁可杀死你们,而不愿被你们杀死。”

“废话连篇!”天罡真人大不耐烦:“龙飞九五,再造乾坤!”

剑光电射,风雷骤发,随着喝声,阵势陡然发动。

同一瞬间,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火凤操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