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6章 凤毙七煞

作者:云中岳

山深林密,草木葱笼,梳洗河河谷怪石如猿蹲虎踞,水声也扰乱了听觉,任何地方都可以隐身潜匿,在这一带追人,太难太难。

她从山崖下的矮林中钻出,抬头看看日色,已经是已牌初了吧?很糟,大总领在等她将秋素华带往大龙峪呢!可是……

大事不妙,秋素华竟然背叛了她,与宋舒云结伙了。她已经知道秋素华对乃父惊鸿一剑的死起了疑心,所以加意提防消息外泄,不让秋素会与舒云再次碰头,没料到千防万防,仍然发生意外变故。

她知道早晚会有消息走漏的一天,没料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来得不是时候。

“我得赶快向大总领禀报。”她自言自语,感到心焦,情势失去控制,必须早谋对策,以免灾祸扩大。

她心中虽焦急万分,但疲劳过度,精力损耗甚巨,必须休息片刻以恢复体力,至少须喝点水,补充因大量出汗所损失的水份。

前面的小山崖下,一处小山泉涌流着清澈的泉水。她急步直趋泉旁,略一调和急促的呼吸,拭掉脸面的汗水,低头伏在泉旁,咕啥啥喝了十余口冷冽的山泉,感到浑身清凉,无比的舒畅,疲劳尽消。

“一次不能喝得太多,喝多了会出毛病的。”身后突然传出她十分熟悉,令她心惊胆跳的语音。

她反应超人,贴地斜掠窜出两丈外,身形转正站稳时,剑已出鞘,拉开马步立下门户,像是负隅顽抗的猛虎,随时可以扑上拼命。

“你……我不怕你!”她咬牙尖叫。

所立处很不妙,小山崖并不小,高有三四丈,后无退路。

右前方,舒云背手而立,左前方,小绿风目喷火,轻拂着手中剑,凶狠地、杀气腾腾地死盯着她。

“我知道你不怕我,因为你知道我对你有三两分温情。”舒云淡淡一笑:“但你心中明白,我不能让你逃回大龙峪,透漏秋姑娘背叛你们的消息,那对秋姑娘是不公平的,你们害得她太惨了,所以……”

“所以,要由我来处决你。”小绿很恨地接口:“我恨透了你,恨透你们的恶毒阴谋诡计,你必须为你的罪恶付出代价。”

“你们……”

“是我和你,不是我们。”小绿纠正她的语病:“我会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虽然你谋害我时,并没有给我公平。”

“乔姑娘,请听我解释……”

“哦!你也想用摄魂魔音来迷惑我?”小绿冷冷一笑:“你那一点点道行、算了吧!你所有法宝绝活,没有一样能救你自己的命了。来来来,你过来试试。”

天风怎敢过来?反而向舒云那一面移动。

“要不,你往潭里跳。”小绿用剑指指不远处的溪流,那儿在山脚形成一座碧绿的深潭湾流:“淹你不死,再言其他。”

上次小绿把她追急了,便将小绿引至湍急的溪流旁,利用该处的埋伏急袭,小绿仓促间被震落深深的湍急溪流,她才能逃过桥溜之大吉。

“你最好不要在我这一面妄图侥幸。”舒云看出她的心意:“我不会饶你。在经过这么多次明攻暗袭之后,如果你认为我对你仍然保有三分温情,那你一定是疯了。你这种人生活在仇恨里,怎会知道珍惜温情?委实令人感到十分的诧异、你不觉得荒谬吗?”

“即使要死,我也宁可死在你手上。”天风毫不脸红地说:“总比死在你那位妒火中烧的女伴手中好得多,她真像头母老虎。”

“该死的,我真的有那么难看吗?”小绿居然被逗笑了:“你说对了,我要用利爪来对付你这头火凤。”

天风突然猛扑舒云,剑吐干朵白莲,剑山怒涌,拚全力突围。

舒云退了五步,突然倒闪丈外。

小绿到了,一剑疾挥。

“铮!”金鸣震耳,天凤连退五六步,几乎被震倒。

“不要杀她,让她走!”舒云急叱。

小绿跟踪追击,剑尖已刺向天风高耸的胸膛,闻声收势,疾退八尺。

天风惊出一身冷汗,那光临胸口无法躲闪的剑尖令她失魂,踉跄站稳,脸色泛灰。

“我们不想杀你,你最好自己了断。”舒云脸上有淡淡的怜悯和无奈:“女人自尽,通常是投环、赴水、吞金,跳下潭赴水吧!那就是你的最后归宿,不能再容许你坑害其他的人了。”

“我……我决不自尽!”她尖叫,剑举起了:“要死,我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屁的轰轰烈烈。”舒云冷笑:“女人上法场,会轰轰烈烈?江洋大盗在押赴刑场时,也会成为狗熊,五花大绑加上脚镣,口中塞了麻核桃,前拖后推,败鼓响,破锣鸣,万千双眼睛盯着你……”

“你说我要上法场?”

“一点也不错。”

“胡说八道……”“

“你如果不跳潭,一定会上法场的。”舒云用手往下游指指:“姜巡检带了一群人,已经两面堵住了,他那些人一个比一个强悍,连我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怪的是这些人都对我很客气,答允在我放手之前,不插手过问,你如果不信,走吧!我们不会拦阻你。”

“除了你们,我不相信有人能拦得住我天风许小凤。”她傲然地说。

“那就请便吧!”舒云挽了小绿,让出去路。

她警觉地徐徐移动,提防舒云和小绿出手突袭,好不容易移出了控制区,这才一跃两丈余。

“我发誓,我绝不放过你们。”她转身用剑遥指着两个厉叫:“你们破坏了我们的大计,你们妨碍了飞龙秘队的发展,你们摧毁了我火凤密谍的组织,我与你们势不两立,我一定要用尽一切手段来杀死你们。山长水远,后会有期。”

“没有后会了,许姑娘。”舒云黯然苦笑。

“会有的,我天风是死不了的。”

“但愿如此,祝福你。”

她转身飞掠而走,走的是上游。

溪流时宽时窄,宽的有七八丈,窄的也有三丈余,她无法飞渡。这一面是悬崖峭壁,攀登困难。

她只有向上游急奔的一条路可走,并不相信真有姜巡检带人在等候。

姜巡检带了人捉冷剑十二条人命的凶手。在山上山下出没频繁,的确给飞龙秘队带来不便,增加活动的困难。

他们不敢杀巡检巡捕,那会招来官兵大搜山区封锁各地,不但一切活动停顿,还会引起泰山盗群的反应。

因为官兵封山搜山,直接受到损害的人就是泰山盗群,有些垛子窑很可能被官兵攻毁,遭受池鱼之灾。

逃了里余,前面崖脚突然踱出六个人影。

没错,她认识一个人——姜巡检。

其他五位仁兄,全是膘悍威猛的人。

她心胆俱寒,火速转身慾逃。

一阵阴森的冷笑,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后面,有七个人。

“老天!”她骇然惊叫“是……是你……”

“不错,是我。”为首的人阴森森地说:“你不会上泰安州的法场。”

“我跟你拚了……”她凄厉地狂叫,在狂叫声中,挺剑飞扑而上,扑向地狱的狱门。

秋素华将天风追丢了,不得不放弃搜寻。

恨重如山,她怎肯干休?

一个个性外向奔放的人,本身就带着一点神经质,易于激动,感情用事,一受刺激,反应必定是激烈的、不计后果的,她就是这一类型的人。

她自己的生命也懒得去关切,哪能分心去兼顾两位兄长的死活?目下她唯一的心念,是豁出去报仇雪耻,其他皆置之脑后了。

她奔向大龙峪,要找她要找的人。

刚从小径进入登山大道,便看到下面来了两名老道,相距已不足三四十步。

两老道也看到她了,眼神一变,脚下一紧。

她站在道旁的柏树下,神情尽量放松,阳光下,她苍白的面庞似乎也恢复了一些血色。

她那一身火红,委实有点刺目。

“咦!秋姑娘,你怎么大白天,竟换穿了红衣裙出现?”最先到达的大弟子本清讶然问,站在她身前丈余,似乎极感意外:“是不是要大举出动了?”

“火凤密谍如果不穿红,怎能称火凤?”她将腰巾内的火凤纱巾一抖,火凤图案飞舞:“本清道长,大总领目下在何处?”

“这……抱歉!”本清摇头:“你应该知道呀!秋姑娘。”

“知道还问你?总监呢?”

“你把贫道问糊涂了。”本清苦笑:“秋姑娘,你是知道的,贫道师兄弟四人,仅接受家师差遣,仅直接受命于家师,怎知道大总领与总监在何处?”

“哦!算我白问了。”

“秋姑娘,你可以去问家师呀!昨晚家师去找你,不曾至东岳老店会合。看情形,家师并不在你处呢!他到何处去了?”

“他不是下山了吗?东岳老店在阎王庙附近,他去找泰山王啦!难怪你们等不到他,你们等错了地方。”她的口气居然有俏皮的成份。

“家师去找泰山王?”本清一头雾水。

“是呀!人死了,当然去找泰山王啦!”

“姑娘真会开玩笑。”

“本姑娘从不与人开玩笑,更没兴趣和你们方外人开玩笑。”

“你……”

“你师父死了,两位师弟也死了。”

“呸!你咒家师吗?岂有此理。”本清冒失地叫。

“咒他?是本姑娘宰了他。”她脸色一沉。

“你是当真的?”

“你说是真是假?”她右手一动,剑光耀目,承影剑出鞘:“从前本姑娘尊敬他,佩服他。所以他问本姑娘手中有承影剑,能不能胜得了他,本姑娘当然说胜不了罗,他竟然不知道这是客气话,竟然信以为真。”

“你是说……”

“他只逃了百十步。”

“他逃?”

“对,逃,逃了百十步,嗤!承影剑先贯穿他的背心,然后咋喳头掉下来了。”

“你……”

“你也得死。”

本清看出危机,虎跳急退,快极,可是在秋素华面前,仍然不够快,躲过第一剑,第二剑却躲不过,锋利的剑尖无情的贯胸透背,人再退时剑滑出高体,空气从剑孔中灌入,立即栽倒。

老二本净大吃一惊,火速拔剑扑上。

“贱妇该死!”本净怒叫,招发射星贯斗,剑气陡然迸发,仓促间运起的玄功御剑,居然威力十足,普通刀剑接触,必定刀剑崩毁,人被震倒。

可是,所碰上的是出身玄门的秋素华,太行仙客昊天老道的门人,玄功更为深厚,承影剑更是可怕的神物,以昊天玄功御剑,威力倍增。

“铮!”双剑接触,本净的剑飞上半天,手中一空,想退已来不及了。

“嗤!”承影剑闪电似的再吐,正中心坎要害。

将两者道的尸体拖至路旁的高崖,往崖下丢。秋素华办起这种血腥残忍的事,似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今天,登山道上似乎罕见人踪,没有游山的人,没有香客,四十里山道寂然无人,静得可怕。

她往上走,神情阴冷落寞。

前面道旁的一座歇脚凉亭中,站着七个人,有六位威猛的大汉,背囊中有十支三尺六寸长的飞枪。

七双凌厉的怪眼,不转瞬地日迎她接近。

她不认识这些人,仅瞥了这些人一眼,木然地从亭分走过,未加理睬。

但她的眼角余光,发现那位为首的中年入,微笑着伸手拦住了六位跃然慾动的同伴。

她心中一动,止步转身。

“你们要干什么?”她沉声问。

“不干什么。”相貌威猛的人笑笑,左手按住雁翎刀的刀把:“姑娘,你不认识我。”

“不认识。”她摇头:“你认识我?”

“不认识,闻名而已。”

“闻名?”

“是呀!你不是火凤密谍吗?火凤凰。”

“这……你们是……”

“不要管我们是什么人。你走吧!姑娘。”

她看出对方并无恶意,也就无意逗留,转身迈步向山上走,头也不回的向上又向上直走。

“六爷。真该把她弄走。”一位大汉咕咕。

“咱位不能让朋友为难,呵呵!”六爷泰然大笑:“走了,没有什么好等的啦!要小心不要跟得太近。”

对松亭坐着位村妇,身分放着一只大背箩,目迎从下面上来的一群男女。

乾坤手走在前面,青姨随后领着四神和两侍女,八个人除了乾坤手的武功稍差之外,实力空前强大,想向他们挑战的人,必须三思而后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凤毙七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