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7章 火凤复仇

作者:云中岳

“并不难解。”那人说:“半夜里来了一大群人,一窝蜂往里抢。结果,人家早就有了准备,早一刻人去坞空,来人连一条狗都没弄到手,就是这么一回事,梅坞的人棋高一着。如果不是有所顾忌,昨晚这里必定血流成河。诸位没赶上,是否感到遗憾?”

“也算不了遗憾,大龙卷不是不讲理的人。哦!访问你老兄是……”

“宋老弟知道在下,可惜他没来。”

“你是……”

“在下姓山。”

“泰山山灵?失敬失敬。山兄,今天好像气氛不太对,到底……”

“是不太对,你们的消息欠灵通。快去找宋老弟,恐伯他是最了解情势的人。齐兄,诸位兄台与姑娘们,不要到处乱闯了,你们想明里牵制,行不通的,他们根本懒得分神留意你们的行动,赶快下山去吧!再见。”说完,便径自走了。

“奇怪!”乾坤手自言自语:“这些人神山鬼没,有时却又成群结队,明暗中皆在帮助宋贤侄,有时却又明暗间劝阻我们深入做某些事,原因何在?”

“对我们没有恶意,却是十分明显的事。”青姨说:“宋哥儿很信任这位姓山的,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信任他?”

“这人值得信任,宋贤侄能成为梅宫的贵宾,就是他所促成的。我在想,这其中必有踢跷,有古怪。”

“有何蹊跷?有何古怪?”

“任何事故发生,都有来龙去脉,偶然发生的机会并不多。事故发生了,应该仔细衡量衡量利害,到底谁在所发生的事故中,获得最大的好处?”

“你的意思是……”

“据游魂所知,泰山山灵是泰山的猎户,少与江湖朋友往来,他对自己的生活十分满足,从不与人竞争无谓的名位财富。大龙卷在泰山建立梅宫。并不影响山灵的权益,但毕竟是他人在卧塌旁鼾睡。可是山灵的举动,却反常地有呵护梅宫的意思,对他又有何好处?”

“齐老,他是大龙卷的人。”青姨似有所悟。

“不合情理。”乾坤手冷静地分析:“假使他是大龙卷的人,还用得着引来贤侄到梅宫,提醒大龙卷防范突袭吗?他有充裕的时间通知梅宫戒备。”

“这……有道理。”青姨承认自己判断有误:“也许,这些山野奇人,具有古怪的性格吧,在旁看热闹,手痒时出手拉一把开开心,谁胜谁负他都不在意,拉谁一把也随兴之所至,并无特定对象。天下间,这种怪人多得很呢,这位山灵就是其中之一,只要于我们无害,我们不必对他特意提防。”

“也只有这样解释了。”

众人回到天街,在街中一家小食店彻茶解渴。

“堂倌”。乾坤手拦住了送上荣急慾离开的店伙计:“请问,上街那位姓罗的大院,怎么人去院空,人都到何处去了?”

“这……”店伙脸色大变。

“不要怕,老夫不会难为你。”

“客官,小的真的不知道。”店伙仍然在害怕。

“知道多少,你就说多少好了。”

“早些天,他们家来了一些姓龙的亲友,全是些佩刀挂刻的男女。不知怎地,两天前,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失了踪,不见了。官府曾经派人来查了几次,查不出任何线索来,就是这么一回事。”

“龙家的一位姑娘,是不是有一位姓刘的英俊朋友?”

“看过几次。”

“最近可曾看到那位姓刘的年轻人。”

“没有,他是住在悦来客栈的香客,悦来客栈也许知道他的下落,老伯何不到街尾的悦来客栈去问问看?”

店堂口站着另一名店伙,接口说:“不用问了,姓刘的香客,昨天就结帐下山走了。他像个鬼,白天晚上人都不在店,一早结帐时,却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一无所获,但总算知道复仇客健在的消息不假。

龙姑娘已经交给姜巡检带走了,复仇客也许会听到风声,去找姜巡检讨取龙姑娘的消息,用不着他们担心了。

午正过后不久,秋素华在一家农舍求食,花了一锭碎银,饱餐一顿,向农会主人打听附近武林人出没的动静。

不久,她出现在高老桥,沿桥头向东岔的小径,向东盘山而下。这条小溪流叫龙泉溪,漠北山势突起,松柏蔽天,溪水东流盘折子峰脚之下。

在这种地方跟踪,好处是不怕将人追丢,不必跟得太近,路只有一条,平时罕见人迹,只须在后面远远地追随,不时留意前面的青息就行了。

如果人失了踪,也只须在原处等候,早晚对方会回来的,除非对方就此一走了之,走了就不再回来。

坏处是对方如果在途中有人接应,便会全盘皆输。

秋素华目前已是形单双影,孤身无助。却又穿了刺目的红衣裙,目标显著,跟踪毫无困难。下行两三里,她快速地折入右面一条小径,脚下一紧,片刻便出现在一家茅舍前。

茅舍紫门紧闭,附近杏无人踪。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躲在里面。”她在门外大叫:“你们一定已经接到消息,知道我正在找你们这些凶残恶毒的匪徒。”

没有声息,像是空屋。

“砰!”她一脚踢倒了柴门,扳起一根木柱,先打倒院篱,小小的前院失去屏障,不怕有人藏匿暗算。

大门也是紧闭着的,她举起木柱奋力飞掷,砰一声大震,大门撞开了。

小厅堂的八仙桌后,端坐着八手仙婆,脸色不正常,左手握了一根新制的铁手杖,便于单手使用。

右手空荡荡,断手的创口可能尚未完全愈合。在老妖婆来说,断了只手算不了什么严重的创伤。

“你来晚了一步,大总领已经走了。”八手仙婆沉着地说:“就算你找到了他,他也不知道总监在何处。”

“那你一定知道了。”她站在门外说。

小厅堂窄小简陋,堆放了不少杂物农具,动起手来施展不开,所以八手仙婆在里面等候,要和她在窄小的地方相搏。

鼠斗于窟,力大者胜,轻功超人,闪避快速灵活,在这种窄小而又杂乱的地方,几乎无用武之地。

而八手仙婆不但内功深厚,而且会妖术,正好适于在窄小的地方施展。这一来,双方的短长相反地消长,秋素华的优点与长处消失,胜算有限。

“老身更不知道。”八手伯婆一口否认。

“也不知道大总领的藏身处?”她追问。

“你真想知道?”

“不错。

“好,我告诉你。”

“你出来再说。”

“你不敢进来听?”

“就算是不敢好了。”

“哦!你既然不敢进来,老身为何要出去冒险告诉你?你并不能克制老身。老身没有怕你的必要。”

“因为离开你布置有歹毒玩意的小厅,你就像是光着身子的死人,只有任人摆布的份,我不会上你的当,进入你布置的杀人馅阱。”

“你不进来,老身……”

“八手仙婆……不,独手仙婆,你必须出来。”她抢说,语气阴冷已极:“我还没打算杀你一个残废的老太婆,所以你最好识相些。”

“你不要说大话,秋姑娘。”八手仙婆不理会她的威胁:“老身也留下不走,当然有敢不走的理由。秋姑娘,一错不可再错,你还有戴罪立功的机会。目下用人之际,大总领以大局为重,定会饶恕你……”

“老妖婆,你是不打算出来的了。”

“老身……”

“茅屋经不起火的,我的百宝囊中有火折子。”

“你敢在名胜区放火?你……”

“你们曾经教我如何杀人放火,教我如何不择手段全力争取所要的一切。名胜区又算得了什么呢?一把火把泰山烧光,并不比烧德平城屠光德平城严重。泰山野火一起,你们争取大龙卷的毒计会不会成空?所以,你最好乖乖地出来。”

“你进来……”

“我不会进去,因为我知道你们的性格,知道你们的习惯和手段,知道你们这群狂人的狠毒。屋子里所布置的杀人玩意,决不会普通寻常,别墅里面的机关我已见识过了,所以我不会在你们布置好的地方和你们玩命。你不出来吗?好,我替你准备放火,把你熏出来烧出来。”

她立即捡拾已经打塌的院篱,做成一小捆一小捆便于燃烧的束把。

“你这该死的叛徒!”身后传来咒骂声:“就算大总领肯饶恕你,本座…”

红影飞升,后空翻远及三丈外,半空中承影剑出鞘,挟风雷下办。先是怒鹰翻云,然后是饥鹰搏兔,带着一声厉啸,碎然猛扑在后面神气地发话的人。

是一个中年青袍人,变生不测,居然反应奇快,快速地拔剑。

由于估计错误,以为她一定转身察看,岂知她不等对方将话说完,也不转身察看,突然飞腾反扑,速度快极,恍若电耀霆击,大出意料之外,想退已来不及了,看到红影飞腾,承影剑的光芒已自天而降。

拔剑、下挫、发把自保,反应奇快绝伦,剑出万笏朝天,正是对付凌空下补的最佳狠招。

“铮!”上攻的剑,被承影剑折向击中了。

中年人的搏斗经验极为丰富,攻出万笏朝天已预留退路,而且不采方便容易的左移位,用相反的右移挫退,只要稍移一步,便可脱出饥鹰的铁橡钢爪。

可是,碰上的是火凤凰。

承影剑不推不震而反绞,她的双脚便获得外力相引,加速下落斜挑,灵活得不可思议,噗一声响,右脚端上了中年人的右颈根。

“哎……”中年人扭身摔倒。

红影一沾地便急滑而至,承影剑的光华一闪,中年人的右腿齐膝而折。

剑光连闪,中年人的叫号凄厉刺耳。

“你已经是人彘。”她向后退:“不管你肯不肯饶恕我,我留你的命去向大总领申诉。”

中年人的手脚全断了,如果没有人及时裹伤,片刻便会鲜血流尽而死,还能向谁申诉呢?

“补我……一剑……不……不怨你……”中年人狂叫,“不……不怨……怨你……”

她已经回到门前,对中年人的狂号充耳不闻,无动于衷,煞气慑人的双目,凶狠的盯视着屋内的八手仙婆。

“如果你不出来招供。”她咬牙说:“我要砍掉你剩下的一手两脚,与这个家伙一样,决不食言。”

八手仙婆眼看她冷酷的挥剑剁中年人的手脚,惊得心胆俱寒。

交手中互相拼命,本能地出手杀的,绝大多数的人皆可办得到,但从容挥剑逐一砍断一个的人手脚,能办得到的人就投有几个了。

“大总领今晚在飞龙岩召集各路统领商议。”八手仙婆气慑地说:“至于现在何处,老身就不知道了。”

“总监呢?”

“老身不知道有关他的事。”

“你出来说给我听听。”

“好,我出去。”八手伯婆屈服了,离桌而起,突然左手的铁杖向前一挑,沉重的八仙桌飞起,呼啸着飞出门外,向她凶猛地砸去。

她不能不闪避,桌的宽刚好与大门相差两寸,竟然恰好飞过,整座门全被挡住,祖视线也被桌所阴挡,刹那间无法看到屋内的变化。

屋中的八手仙婆失了踪。

她闪过飞砸而出的木桌,立即发现八手池婆不见了。红影一闪,她也失了踪。

八手仙婆是从后面的窗口脱身的,奔入天井,猛地一长身,贴右面的墙头平滚而滑过,迅速地飘落在屋外,往屋旁的树林一钻,如飞而遁。

急于脱身,忘了回头察看,不知茅屋顶脊上;爬伏着一身红的火凤凰,正居高临下侦伺,目光可以监视整座茅屋的四周。

论轻功,四河镇秋家的移影换形独步武林。

八手仙婆的轻功挺纵术极为高明,而以此自傲,所以经常以县引敌追赶,以掩护同半脱身,能追及的人,还未曾有。

但今天,追的人是秋素华,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虽则林深草茂,也难以脱身。

仅逃出百十步,身后已听到分枝踏草声。

“我一定要把你的手脚砍下来。”秋素华恨极的语音如在耳后发声。

心中一虚,判断力就大打折扣。

八手仙婆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心中惊恐,神智就不够清明,丧失精确的判断力,惶急之下,大喝一声,在旋身一杖后扫,铁杖虎虎生风,满以为这出其不意的旋回攻击,定可将追近身后的人扫成两段。

一杖落空,头顶红影疾降,厄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火凤复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