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8章 二龙火并

作者:云中岳

她已经横定了心,失去了理性,割开八方风雨的脊肌,用手指在脊骨搔爬,抓挑一条条肌肉,抓、挖、抽、拉、戮、刺……鲜血混合着雨水,不住地流、流、流……

“啊……”八方风雨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

一个黑影幽灵似的接近她身后,逐树飘移挪动,加以雨声乱了听觉,八方风雨的叫号声也掩盖了移动的声音,终于到了她身后丈余。

正要从树后闪出,正要扑上……

另一个黑影从树干下方悄然长身而起,是舒云,身动手出如闪电,“噗”一声一掌劈在黑影的天灵盖上,随即将人拖至一旁摆平,重新隐起身形。

“啊……”八方风雨的叫号声继续传出。

不远处突然传出一声异响,像是人的短促骇叫。

秋素华警觉地向下一伏,拖了八方风雨的两条腿,快速地后退,移位,叫号声摇曳。

舒云闪电似的扑向异声传来处,突然一脚踏中一个人体,吃了一惊,闪在一旁伸手一摸,果然是一个人,身躯尚温,不是死人。

“谁在相助?”他低喝。

迎旭楼方向,人群峰涌而至。

他不得不走,立即离开现场。

八方风雨的惨号声已止,除了风雨声,其他声响已经听不到了。

不久,西北角百步外,突然又传出八方风雨的叫号声,但叫了三四声重又寂然。

搜踪的人越搜越远,圈子越拉越大,但人数却越来越少。而八方风雨的叫号声,忽东忽西忽远忽近,叫号声也越来越虚弱。

一个更次后,换了一个人叫号。

而追搜的人,则陆续返回迎旭楼,少掉了几个人,可能已经遭到不幸了。

山高林茂,风狂雨暴,三十余个人,想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偌大森林,简直是开玩笑不自量力,出动上千人马也无能为力。

五更初,暴风雨过去了,变成微风细雨,偶而仍可看到远处观日台方向,已经微弱的电光闪烁。

什么会都开不成啦!人逐渐回到迎旭楼,一个个浑身泥草,有些人的衣服被荆棘挂破,更为狼狈沮丧不安。

叫号声也停止了,大概那位仁兄也跟着八方风雨去向泰山王报到啦!

有人带回尸体,共有四具。

另两人背口两个被打昏的人,似有变成白痴的现象,顶门挨了重掌劈击,可不是轻松事,下手稍重,一辈子也清醒不过来。

愤怒、绝望、沮丧……这群人陷入严重的混乱中。

能与西河镇秋家的移影换形轻功分庭抗礼的人,屈指可数,何况在黑暗的山林中追逐,想追上她谈何容易?这些人心惊胆跳理所当然。

还有两个人在暗中相助,舒云是其中之一。舒云的轻功比秋素华高明。

天终于亮了,雨也止了。

迎旭楼上下两层都有人调息假寐,有些人的衣裤,已因行功驱除寒气而蒸干了。

楼下摆了四具尸体。追逐的人追不到秋素华,但却能找到尸体带回,已经是不错的了。

追逐早已放弃,所有的人皆在调息假寐,外面派了四名警卫,站在事外不敢远离。

大总领从楼上往下走,手中提了那具特制的皮囊,囊长三尺六寸余,里面盛了他威震天下的十枝飞枪,腰带是皮护腰,插了一把连鞘狭锋长刀。在沙场拼搏,刀比剑更具威力,所以他用力,刀长两尺八寸,必要时可双手运刀砍劈。

他抬头看看天色,再扫视十几个倚亭在假寐的同伴,目光再落在四具尸体上。两具尸体背部裂开,血已流尽,绽裂处成了死苍色,死状甚惨。

其中一具,正是他的得力臂膀八方风雨苟基。

“想不到会栽在这贱女人手上。”他咬牙切齿地咒骂:“这千人骑万人跨的践妇,我要活剥了她,我一定要她死得惨一千倍,一万倍。”

“长上说什么?”一名同伴失惊地问,在恶梦中惊醒,没听清他的咒骂。

“天亮了,我要不惜任何代价,活捉这个贱妇。”他凶狠地说。

“可能她已经逃走了,长上。”

“她不会逃走的,她要等总监。”

“总监会来吗?”

“他不会来,他另有要事待办。”

“那……”

“该起身准备了。”

一叫一嚷,所有的人都醒了,接着,看到楼西十余步外的小径中,站着一个佩了重兵刃阎王令的人。

大总领脸色一变,独自缓步上前。

“南门大总领,你们岩北的人应该撤回了吧?”那人微笑着说:“你们大龙峪的眼线,该把信传到的。”

这人是梅宫的大总管,活阎王成栋。

“成大总管是昨晚到来的?”大总领皮笑肉不笑,话说得很勉强。

“是的。”活阎王点头:“梅宫的人不来,有两大原因。其一是天候不佳阻碍了行程,其二是昨晚你这里打打杀杀,引起本宫的眼线生疑。

不过,敝宫的人,的确也佩服尊驾雄才大略,运筹帷幄有过人之能,要不是这两件事发生得巧,敝主人很可能上当的。“

“成大总管,你的意思是说……”

“敝主人的确打算前来,一举将你们歼灭的。”活阎王得意地阴阴一笑:“要不是你这里闹了一夜,敝主人不知阁下弄的什么玄虚,临时取消夜袭的举动,真会受到你们夹攻和围攻的毒计。你们埋伏在岩北的人,可以撤回了,天亮啦!埋伏已经失去效用了。呵呵!再见,南门大总领,你们不会再有机会了。”

活阎王说完,向后退走。

“成大总管……”大总领急叫。

可是,活阎王突然转身飞掠而走,不再理会他了。

“这该死的贱女人,误了本大总领的大事。”大总领切齿大恨:“昨晚被她一闹,功败垂成,我要剥她的皮。发讯号,撤回北岩的人,全力搜出这贱女人来。你们给我记住了,我要活的。”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人开始打开食物包进食,有些人整理自己的兵刃暗器,有些人不住咒骂秋素华。

不久,北面树林中来了二十一个怪人,高高矮矮穿青一式的黑袍,头上戴了仅露出双目的黑头罩,携带的兵刃皆用头布裹住,不但无法从面貌身材看出身份,也无法从兵刃中看出是什么人。

这是飞龙秘队专用来对付梅官高手的奇兵,只有少数几个重要爪牙知道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因此飞龙秘队其他的人,如果落在对方手中,也招不出实供。

一个身材修长的人,到了大总领身旁,低声问:“怎么一直没接到出动的信号?”

“大龙卷并未倾巢而至,咱们失败了。”大总领咬牙切齿承认失败。

“但是,咱们那一边的人,一直隐隐听到这面有叫喊呼号声,却又得不到出动的信号,大家都心急得很……”

“那是姓秋的贱女人,在这里闹了一夜,杀死了我们四个人,三名失踪,可能凶多吉少。大龙卷就是因为摸不清情势,所以不来了。你们准备出动。”

“出动?”

“那贱女人还躲在这附近,我一定要把她擒住生吞活剥,她误了本大总领的大事,我决不放过她。”

“她来了,大总领。”戴头罩的人向西一指。百步外,秋素华暗红的身影站在路中。火红的衣裙湿透了,便成了暗红色,便依然抢目。

“刘总监,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秋素华厉声大叫:“不要藏头露尾,我知道你已经来了。皇天后土共鉴,我要和你生死相决,你给我滚出来。

南门彪,如果你不让这畜生与我公平决斗,我会暗中跟着你们,逐一诛杀你飞龙秘队的人,把他们活动的勾当向各地官府告密,我要以火凤谍的面目,向天下群雄现身说法,把你们谋杀、裹胁、陷害、策反等等阴谋揭发开来。

一个时居后,我在日观峰南面的舍身崖上等他。现在,你最好要他出来和我一同前往。刘总监。你想扮乌龟不出来吗?“

大总领哼了一声,挟在胁下的飞囊开启解囊索。

“你的飞枪毫无用处。”秋素华接着厉叫:“除了偷袭与在兵马交战时,你的飞枪威力强大这外,十步以外,你的飞枪在我眼中有如废物。你这贱狗!你是不打算叫刘总监出来纳命了,我在舍身崖等他。”

红影回头飞掠而走,三两起落便消失在小径尽头。

她本来就在远在百步外,想派人追这必定是白费劲。

大总领举手一挥,出来三个戴头罩的人。

“我要活的。”大总领用冷飓飓地声音说。

“她一定是活的。”一个戴头罩的人也冷冷地说,向两位同伴举手一指,身形倏动,三人向西飞掠而去,去势如星跳丸掷。在这种雨后的山径轻功提纵术追赶,相当危险,如果滑倒,必定会摔得半死。

视线仅可远及百余步,刚到达秋素华现身的地方,领先急赶的人果然脚下失闪,砰一声大震,一头栽出三丈外,连翻带滚再向前滑。

两位同伴反应极敏捷,不约而同分向两侧跃起,手脚前挥阻滞落势,离开小径冲入两侧的松林,一阵枝叶摇摇,枝头的积水纷纷下坠有如暴雨。

“咦!”楼外目送三人掠走的大总领与二十余名爪牙,几乎同声惊呼,对三个的举动大感意外,前面那人怎么可能失足摔倒呢?

“快去照应。”大总领叫,举手一挥。

又奔出三个,但不是戴头罩的人。

“咦!宋舒云。”有人惊讶的惊呼。

确是宋舒云,出现在摔倒的人身旁,一脚踏住那人的右肘,一踏即起,随即踏向右膝。

“哎……哟……”躺在地下的人狂叫,开始挣扎,但无法站起来,右肘与右膝全碎了,骨碎肉也裂。

另两个戴头罩的人从林中跃出时,已来不及抢救了。

“只许你们的什么总监一个人前往。”舒云挡在路中,盯着两个戴头罩的人冷笑:“除去你们的头罩,让在下看看哪一位是什么刘总监。”

两个戴头罩的人一打手式,从两侧徐徐欺近,摆出要两面夹攻的姿势,但两双手向外徐张,并无拔兵刃的打算,两双冷电四躲的怪眼,像利簇般紧盯着卓然而立的舒云,凌厉的杀机可从眼神中明显地表达。

“哈哈哈哈……”狂笑声震耳,两个戴头罩高手身后约二十步左右,出现大龙卷高大威严的身影。

奉命掠出接应的三个人,已经奔出一半路,距大龙卷现身处仅有三十步左右,一惊之下,脚下一慢。

两侧闪出四个人,其中有大总管活阎王成栋,去而复来,并且带了三位同伴,堵住了三个人的去路。

“相好的,退回去说话。”活阎王用打雷似的大嗓门叫,四个人并肩向三人逼进。

迎旭楼的四十余个人,吃了一惊。

“宋老弟。”大龙卷在二十步外高声向舒云叫:“天下十大暗器名家中,你面对的是其中的两个。”

“三个,但有一个已经在武林除名啦!”舒云也在回答:“这些暗器名家,本来是专门用来对付你大龙卷的,在下已经帮你勾销了一个,这两个也差不多了。”

“能猜出他们是何人物吗?”

“差不多,双手半提的,电梭巴隆,他要用扔字诀发梭。双手前后微分的,是孤星郎信,他的星形镖不知道藏在哪一只手中,非常非常的厉害。”

舒云一面说,一面徐徐向后退,保持与对方逼进的相同速度,似乎想避免受到两面夹攻,也就是说,他已表示出怯意。

“被你除名的那一位,听叫号的嗓音猜测,很可能是暗箭雍始先。”大龙卷却站在原地不动:“天下十大暗器高手中排名第四,歹毒阴险却是第一。你先把他摆平,是相当幸运的事,连我大龙卷也不敢小看他。”

大龙卷并不向后转身察看,已知道那位大总领,正率领所有的手下,在迎旭楼上下列阵,并不打算抢出来救援派出的六个爪牙。

那三位派出照应的人,已被活阎王四个人逼得向后退,向迎旭楼退。

双手半提的电梭巴隆,是从右面抄出欺进的。这时突然右手一伸,疾冲丈余。

并没有电梭发出,右手是诱招,虚张声势,以便乘机接近而已。

可是,疾冲之势刚止,一枚肉眼难辨的飞钱,已从疾退的舒云手中发出,奇准地切入右肩并。

“嗯……”电梭巴隆轻叫,左手本能地抬起抚摸右肩窝,右手一松,袖底掉出三把银芒耀目的六寸银梭。

“巴兄……”左面的孤星郎信讶然惊呼,已发现同伴不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二龙火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