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29章 最后决战

作者:云中岳

这附近当然不可能找得以足够高度的树,必须往上走或向下走,离开十八盘才能找得到。可是,她不能离开,也不敢离开,伯复仇客去而复来。

人一急,什么反常的事都可能做得出来。

她的腰带是武林人与江湖人经常使用的腰带,可以当作爬的工具、可以作为兵刃、可以用来捆人。可以用作继绳。

平时,对折成双股捆在腰上缠约四五匝,可以插刀剑或挂囊,算是行走江湖最常用的工具之一,长度足有两丈。

把腰带撕开,两丈变成了四丈。一不作,二不休,她解下绿裙,再脱掉上衣,仅穿了内衣和长裘裤,将衣裙撕成一条条搓成坚牢的绳。

“苍天助我!”她一面急急工作,一面向上苍求救。

苍天是不会助她的,她必须一切靠自己。

午后不久,姜巡检在自己的崇德坊小街私宅,写意地吃完自己的午餐,坐在大厅中与三位客人又不像客人的中年人品茗,饭后帮助消化,十分写意。

不久,他将到衙门处理一些公务。

厅门出现门子的身影,八厅行礼说:“老爷,乾坤手齐一飞求见。

“请他进来。”姜巡检颇感惊讶,三位客人也似乎大感意外。

街上的普通房屋,地狭人稠,格局当然因地制宜,不那么讲究格局。一进大门就是前院,迎面就是大厅,会客方便得很。

姜巡检是官,乾坤手只是个浪人。但姜巡检居然破例地降尊屈贵,在厅外迎接这个江湖浪人。

“齐老大驾光临,蓬壁生辉。”姜巡检客气地行礼迎客“请厅里坐。”

“大人客气,草民受宠若惊。”

乾坤手嘴上不饶人:“好在此地不是官衙,老朽就不客气罗,谢啦!”

三位客人虽含笑相迎,姜巡检却不替双方引见,客气一番,主客就座。

“齐老很少与官家打交道。”姜巡检示意奉茶的仆人退去:“但不知……”

“无事不登三宝殿。”乾坤手抢着说:“美大人,策划大龙卷与飞龙秘队火护的人,是不是与官府有关?”

“齐老是老江湖,委某想瞒也瞒不了齐老的法眼。”美巡检不慌不忙:“说无关,那是欺人之谈,说有关,又不尽然。

飞龙秘队在泰山所做的勾当、身份、居留、游山,一切都是合法的,那些伪证巧夺天工,本州衙门的办事人员如想求证,决不是一二十天可以办妥的事。

他们的额上,并未刻上飞龙秘队字样,任何人也不能平空指证他们是响马的密谋,那可是杀头的反坐重罪。所以,姜某只能以追查冷剑等十二条命案,在山上山下追查凶手,与飞龙秘队无关。“

“大龙卷也不是好东西,所以让他们火并?”

“是的。”

“为何不在宋贤侯未遇山灵之前,让他们在梅宫杀个血流成河?”

“时机未至,齐老。”姜巡检泰然微笑:“那时,大龙卷成了没有爪牙的病虎,失去水的老龙,江湖凶魔与响马悍匪一合,将是一场空前悲惨的浩劫,所以不得不劳驾宋老弟尽人事听天命,幸而上苍见怜,总算成功了。”

“后来有了转机?”

“是的,情势大好。”

“你们早就发现龙姑娘的秘密?”

“不,昨日未牌初,龙姑娘才清醒过来。她曾被逼服下一种昏神葯物。所以,朋友们才四出奔走散布不实的消息,才能促成凤凰山迎旭楼的火拚,飞龙秘队死伤过半,大龙卷也断掉一些重要爪牙。让他们死!死光了必定天下多一分太平。”

“老朽要见你的那几位朋友。”

“呵呵!齐老,届时敝友一定会前往拜会诸位的。”一位中年人笑说:“目前他们都很忙,忙着收拾那些残匪,不会拖得太久的,他们已成了阱中之虎,威猛虽在,但已伤不了人,不足为害。”

“龙姑娘对你们已经没有用处了。”乾坤手也笑说。

“很有用的。”姜巡检说:“这样,大龙卷才会不遗余力,全力搜寻那些残匪,可以省掉我们很多事。”

“可是,宋贤侯所保护的秋姑娘,已经投到大龙卷方面去了。如果早些知道龙姑娘的秘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宋贤侄会要求大龙卷拒绝秋姑娘投向他。”

“齐老之意……”

“宋贤侄需要以龙姑娘换回秋姑娘。”乾坤手郑重地说。脸上笑意全消。

“这个……”

“我是当真的。”乾坤手冷笑:“不然,你们会有大麻烦,宋贤任如果豁出去,对谁都不会有好处。”

“齐老,宋老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那位中年人打圆场:“龙姑娘仍在姜大人的保护下,宋老弟可以独自向大龙卷提出条件,由大龙卷来向姜大人讨人,岂不两全其美?如果宋老弟将龙姑娘带去见大龙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那老鹰的性大发,真会闹出不可收拾的乱子来,对宋老弟极为不利。”

“这……”

“齐老,不瞒你说,只要是你老人家与宋老弟的事,除了让咱们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只要咱们能办得到的事,绝对不打折扣,一定办到。齐老如果认为把龙姑娘带走而不会危害到宋老弟,尽管带走就是。”

中年人不但说话得诚恳,而且分析得合情令理。老江湖乾坤手不是不知利害的人。不由暗自沉吟。

“你们对舒云贤侄似乎十分尊重,为何?”乾坤手狐疑地问。

“齐老,日后便知。”中年人笑笑:“咱们不但对宋老弟尊重,对齐老甚至对神山门人,同样的尊敬。”

“这……”

“还要带走龙姑娘吗?”

“好,算你们行。”乾坤平离座而起:“老朽信任你们,打忧了,告辞。”

“齐老好走。”姜巡检客气地送客。

“请留步。”乾坤手在厅口说。

“这岂不是不成敬意吗?请。”

四人直送出院门外,中年人突然问:“齐老,恕晚辈多嘴。请教,齐老怎么知道花姑娘真正的身份。”

“宋贤侄死里逃生。才知道事情的真像。”乾坤手苦笑:“可以说,这是他用性命换来的消息。如果你们在今晨告诉他,便不会发生如此凶险的事了,你们几乎送掉了宋贤侄的性命,而且可能是两条命。”

“哎呀!这这……”

“事情过去了,总算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确也太过危险,宋贤侄很不谅解你们呢?”

“请齐老向宋老弟美言几句,感激不尽。”

“呵呵!你们比那两批人更工于心计,更会玩弄阴谋,可怕。再见。”

从飞龙崖往东走,一连串峰岭绵延不绝,绝大多数地方音无人烟,这才是真正的泰山山区,有些古林密布,有些童山霍霍,甚至有些寸草不生,除了一些亡命强盗出入之外,就是一些穷苦的山民在内自生自灭,十年百年看不见一个陌生人。

大龙卷是泰山山区的地头龙,自然比外来的人熟悉山区的形势。

往东再转东北,一连串的山岭,各有各的山名,沿一条东北流的溪涧,几座山岭俗称狼坞、凤岭、黑石山、双角山。五虎岭……五虎岭就是泰山五虎的垛子窑所在地,建了一座山寨啸聚,官兵搜山就先期远遁,官兵走了再回来,所以山寨建得相当简陋,烧了再建,能躲风雨就行,不需作为攻守的据点。

三十六路泰山盗群中,泰山五虎是最贪婪、最残毒的一伙,寨名就叫五虎寨。

泰山五虎已经向泰山王报到去了,山寨所剩下几个头领与百十名强盗喽罗,本来要另行公举一个寨主另打旗号的,但却出了意外,几个头领你争我夺,最后互相火并,结果是死伤惨重,余众一哄而散。

飞龙秘队在飞龙岩一仗,几乎全军覆没,大总领只好召集潜伏各地的余众,带了二十余位弟兄,背了七八个受伤不算重尚可救治的爪牙,怨天恨地向东逃,投奔五虎寨暂且栖身,打算派人召集派在天下各地的响马密谍赶来泰山,与大龙卷再决雌雄。

他们却不知道,五虎寨已经人去寨空。

他们在空寨等了一天一夜,得讯陆续赶来会合的人,为数不足一半,只先后来了十二个人。其他的人有些见机远走高飞,有些半途失踪,有些暴尸在山林间,有些……

总算不错,已经有了三十六个人,恰好是三十六天罡,声势再振。

这一晚,几位首脑开了一次秘密会议,决定了三项解决当前情势恶化的办法。

其一,大龙卷的实力也损失惨重,正好紧急招集山东各地的密谍前来泰山,彻底解决梅宫雪恨,作为杀鸡敬猴震慑江湖群豪的榜样。

其二,家舒云已死,官府的密探不敢入山,利用五虎岭作为根据地,收买泰山三十六路盗群,作为用兵山东的先锋主力。

其三,占有梅宫,作为号令天下群雄的司令台。

当然,这一计划皆需等候各路密谍赶来之后,才能发动向梅宫问罪的猛烈攻击,目前极需进行的是等候和善后,预定明天派出信使召集各地密谍,与派人赴德州以北的大本营,催送金珠宝玩作为军需之用。

飞枪将南门彪这次虽然失败了,但他仍然是具有庞大实力的飞龙秘队领导人,飞龙秘队在天下各地皆派有干练人员活动,他损失的只是山东与京师两地的一部分精锐而已,他还有足够的可用人手。

他要亲自前往河南,将河南的甚至山西的几个得力爪牙找来,誓要将大龙卷送下地狱,因为目前潜伏在山东各地的密谍中,找不出几个能对付大龙卷的人,他要以大总领的身份,亲赴河南下达紧急召集。

这里的事,暂时交由山东地区负责人八荒殃神梁始信指挥,在总监的监督下展开各项准备工作。

可是,打算归打算,计划归计划,由于全盘形势无法掌握控制,一有变故,打算随之落空,计划也成为画饼,一切成空。

山寨只是六七栋茅屋,外围建了防险的木栅,四座了望台,根本防止不了武林高手入侵,只能早期发现搜山的官兵,兵来即撤,不是具有防守能力的地方。

三十六个人,地位都是相当高的人物,不然岂能逃得性命?地位高的人,总不能当作小人物使用,来巡风放哨,因此只派了两个人警戒守夜,哪能顾得了偌大的山寨?

一早,天刚破晓,有一半人尚未起床,早食还得等半个时辰。但首脑们已聚集在空旷的忠义堂上,准备召集所有的人,宣布即将进行的大计。

“当当当……”寨门楼上的警钟,突然发出急骤的鸣声,警号传出了。

忠义堂前面就是将台和演武场,也就是强盗们集合的地方。片刻间,将台前面,三十六名巨魁列阵候敌。

寨门大开,四十余名高手在大龙卷身后,大踏步入塞,踏入演武场,双方再次面面相对,仇人相见,但双方并不立即眼红,大龙卷与大总额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敌对双方都保持良好的风度。

“呵呵!没想到花某能找到此地来吧?”大龙卷大笑着向大总领说:“其实并不难估计阁下的行踪,泰山五虎身死凤凰台的消息,花某早就查得一清二楚,也只有这里,可容诸位集结潜伏。”

“你找来了也好。”大总领豪壮的说:“换了我,也会斩革除根赶尽杀绝,永除后患。只是本大总领没料到,阁下来得这么快而已。”

“呵呵!贵大元帅用兵以快速奔袭见称,深得兵贵神速其中三昧。老实说,老夫也是向你们学的,见笑大家。”

“好说好说。阁下既然来了,咱们已别无抉择,早点把事情了断吧!飞龙秘队山东地区首要人物,与梅宫秘境的江湖魔道领袖,只容许一方面的人活在世间。”

“对,大总领快人快语。但在发动之前,老夫提出三个条件让阁下斟酌。”

“你……”

“你曾经在我梅宫提出三个条件,这次由我提出,应该是公平交易。”

“本大总领不……”

“南门彪,你不要在我大龙卷面前摆你的臭架子。”大龙卷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虽然号称悍将,号称勇冠三军,但那种兵马如潮的厮杀,又算得了什么?在我大龙卷眼中,不客气地说,你还不配称人物。你们三十六个人,片刻就会被屠光。”

“哼!”

“你不要哼,事实俱在。人在世间为非作歹,称英雄道好汉,说穿了只是为了活,活得写意活得愉快,如非必要,决不轻言死字,死了,一切都完了。你是造反的亡命,我是江湖亡命,老实说,谁也不希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最后决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