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30章 恨消情长

作者:云中岳

“世间没有公平。”景六爷说:“你出动大批凶徒,拂晓突袭毫无防卫力的石固寨,屠杀老弱妇孺,火焚村寨,这叫公平吗?你凭什么要求别人给你公平?你曾经什么时候给予别人公平?你真是至死不悟!”

“景六爷,我梅宫的人,不想牵涉入你们的恩怨中。”大龙卷叫。

“大龙卷,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景六爷沉声说:“宋老弟曾一而再的给你机会,你不但—一错过,最后更恩将仇报,向宋老弟动剑。

你,名列字内三魔,你在江湖横行三十年,满手血腥,潜势力庞大,你已经享受了大半辈子,名位、财富、女人,你已经享受够了,事实证明你还没有满足。

你要求飞龙秘队的人受你指挥,你要火凤密谍做你的情妇,你要飞龙秘队的珍宝银票,你还要宋老弟的命。你不死,天道何存?“

“你……”

“退!”景六爷大喝。

六位枪手向三方面退。南门彪不接受挑战,他们大感脸上无光。

“景六爷,突袭石固寨,是我南门彪的主意。”大总领大叫:“好汉做事好汉当,在下向你挑战,你敢不敢与我南门彪公平决斗?你来,我等你。”

“你飞枪将只知道率领贼兵杀人放火,你配说决斗?呸!你是什么东西?”

姜巡检从怀中掏出一枝三角小红旗,向上高举。

“龙夫人,没有你的事,退!”景六爷接着叫。

龙夫人长叹一声,不但不退,反而向大龙卷走去。

“官人,你虽对我无情无义。”她黯然叹息:“但我仍和你共患难,谁教我是你的妻子呢?”

“你走吧!”大龙卷声调变了:“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何况我和你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我的女人太多了,而你已年华老去……”

“别说了,官人。”龙夫人哀伤地说:“这时说这些话,你不嫌多余吗……”

姜巡检手中的红旗,突然向下一挥。

号角长鸣,令人闻之毛发森立。

弦声狂鸣,第一波能雨到达,破空飞行的厉啸,令人闻之心服俱寒。

八十余名高手互不相顾,向外冲,向四面八方冲,要夺路逃命。

惨号声震耳,惨极。

四队人并不冲锋。四十名箭手沉着地发箭。

没有真正挡得任箭雨的人。八十步距离,正是两石弓可贯重甲的致命射程。

幸而躲过箭雨的几个人,冲不过盾手的阻拦,钩镰枪长有一丈二尺。两枝枪左右一钩,两面一拉,人已被钩得肉绽皮开,哪能反抗?

景六爷口说有三分之一的人可以活着上法场,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四队勇士根本就没有提活口的打算,钩镰枪将人钩住,盾手已抢出加上一刀。

大龙卷身上共中了十二技箭,几乎变成了刺猬。

秋素华火红色的身影十分抢眼,她向寨门方向冲,护住全身,奋勇飞跃而进。

她感到奇怪,竟然没有箭光顾她。

距勇士所列阵势不足二十步,阵左出现舒云和小绿。

“秋姑娘,这边来。”舒云招手叫。

她如受催眠,茫然地向舒云奔去。

“宋爷……”她丢剑扑入舒云怀中,浑身发抖痛苦地哭泣。

“你哭吧!哭一阵子也许好过些。”舒云凄然地说。“跟我回德平,姑娘。”

“那……那畜生……”

“当然得先找到他。”

“我……我哪有脸回……回德平……”

“时间可以让你忘怀痛苦,你必须坚强地活下去。生逢乱世,怀有刻骨铭心大痛苦的人多着呢!姑娘,勇敢地活下去。”

惨号声渐止,她擦泪转身观看,只感到毛骨悚然。

一百二十名勇士,加上景六爷,枪手等十几个人,每六人为一组,向尸横满地的斗场中心推进。

已经没有能站立的人,只有一个人在地面爬动,是那位小婢女。

推进中,只要碰上尸体,不管是死是活,首先由两把钩镰枪左右将尸体钩住,左右一拉,盾手上前加上一刀。

她,与那位小婢女,是仅有的两个活口。

景六爷带了四个人,大踏步向他们走来。

“景耀光谢谢诸位高义。”景爷向众人抑拳行礼:“宋老弟,老朽十分抱歉。”

“太狠了,六爷。”舒云惨然地说。

“老弟,这就是乱世。飞龙秘队从德平杀到泰安,他们如果得逞,山东全境将饱受涂炭,不得不以杀止杀,请老弟见谅。”

“大龙卷他……”

“这些宇内凶魔,比响马更可恶。盗匪们冒杀头抄家的风险,大龙卷这种人都是地方上暗中杀人的豪强。老弟,你已经给他多次机会,老朽眼看他向你动剑,我恨不得活剥了他呢。”

“你……你要我投……投案吗?”秋素华怯怯地问。

“宋老弟的事,老朽十分清楚。”景六爷笑笑:“老朽在军中,有不少朋友和门生。姑娘的两位兄长,一定在德州前线。

飞龙秘队组织严密。不会把他们和你一起留在谍队中,必定把他们送往贼兵中冲锋陷阵,流动性极大,南门彪即使想杀令兄泄愤,也无此能力。

老朽即派人前往前线,请朋友们留意,务必让令兄接受招安返家团聚,请相信老朽还有这份能力。“

“谢谢六爷成全。”秋素华含泪下拜。

景六爷不愧称军卫武学教头,他的军事常识丰富得很,在泰山行动期间,连飞龙秘队的密谍也不知道丝毫线索。五虎寨大屠杀的消息,封锁得极为成功。

几个赶来会合的飞龙秘队漏网之鱼,曾经悄悄地前来找寻首领,看不出任何异状,连演武场的血迹也清理得干干净净。

次日一早,有人看到一身火红的秋素华,背了包裹佩了剑,坐上北行的齐鲁车行的长程马车,冒着酷阳驰向济南府城。

车上有十名旅客,全是些朴实的生意人,全都对这位孤身美丽的红衣小姑娘,投以奇异惊讶的目光。但两天之后就见怪不怪了。

在济南,她停留了三天。再往北走,便是风声鹤喷的半乱区,旅行的手续相当繁琐,向衙门办理费时费事,她不得不作三日的逗留。

终于,一头小驴踏上北行的官道。

在这一带,女人骑马的不多,驴就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尤其适合女人骑乘。

驴在这一带的命运,比牛还要悲惨,要拉磨、要代步、要驮物,驴肉味美,驴皮可以熬阿胶,驴骨可以做肥料……

驴性倔,走起路来却有板有眼不徐不疾,只要不惹发它的倔性,确是妇女们最好的坐骑。

一身红的秋姑娘身材高,坐在驴背上也就更显得矫健婀娜,隆胸细腰,随着小驴的走动而款摆,真让那些大男人们想入非非。

炎阳似火,小驴脚程慢,就是这样走走歇歇,一天走不了五六十里,第三天才通过济阳城。

济阳以北,途中旅客更稀少。

县北三十里一片荒野中间,小沙河贯穿其间。名称虽是小沙河,其实水中没有沙。荒野地势起伏不定,野生着一些杂树和灌木丛。一条五六丈长的木桥,成为官道的重要孔道。桥北两里地,便是只有十余户人家的小沙河村。

三天前,村东最偏远的一家农舍中,神不知鬼不觉住进了两男一女,农舍主人一家老少七八口,谁也不敢透露丝毫口风。而村东南的荒野树丛中,也有人影悄然出没。

近午时分,炎阳正烈。官道南面蹄声得得,老远便可看到驴背上的红影。

桥南的路旁大槐树下,坐着一个花帕包头的村妇。

小驴一步步接近了桥头,驴背上的秋素华挪了挪头上的宽边遮阳帽。目光透过热浪蒸腾的路面,落在两里外路东的小沙河村。她在想:前面该是打尖的好地方。

小沙河村距县城只有三十里,平时不是打尖的地方,既没有酒肆,也没有村店,只有供歇脚的凉亭,亭内有茶水供应旅客解渴而已。

能吃苦耐劳的小驴,平稳地向桥头走去。

坐在槐树下的村妇,等小驴走上了桥,才从树干下抓起一只长布囊,缓缓站起,转身面向桥,冲秋姑娘的背影冷冷一笑。慢慢拉开布囊的锁口带结。

蓦地,她僵住了。

“你负责堵住退路。”身后传来陌生而又并不陌生的俏甜语音:“却不知你自己的退路早已被我堵住了。乖,慢慢走,我带你找生路。”

她想叫,叫不出声音。想挣扎,全身使不出力道,被人勒住脖子连拖带拉,挟人树后的蒿草丛。

桥北的路旁与河岸,也生长着不少槐树,一株老槐树后,突然闪出一个秃子村夫。

“秋姑娘,你才来呀?”秃子村夫邪邪地笑:“你不是要见总监吗?我带你去。”

她滑下驴背,警觉地前瞻后顾,空荡荡的官道不见人踪,荒野中草木萧萧,田野中没有干活的村人。

桥南道旁坐在树下的村妇只看到小半身躯,仍然坐在该处不言不动。

“那就有劳了。”她牵了小驴往前接近。

“客气客气。”秃子村夫把手向东面小河下游虚引:“请这面走,总监就在前面不远。小驴放了吧,这里自有人照顾。”

“我相信你们一定准备得很充分。”她放了小驴,不再多说,随着秃子村夫,走上沿河下行的小径。

西里、三里,前面流林中,背手卓立的年轻刘总监含笑相迎,英俊魁伟有如临风玉树。

“辛苦辛苦,林子里歇歇。”刘总监温文地微笑,像是向旧情人慰问:“我准备了一些吃的和喝的,午膳相当丰富呢。”

“我知道你会的,你很会献殷勤博取女人欢悦。”她居然毫不激动,泰然往林子里走:“火凤密谍除了天涯三凤之外,大多数女人都和你有一手,都愿意为你献身。我,也和你上过床。”

她说的话一点也没有淑女风度,一点也不含蓄,赤躶躶地说得露骨粗俗,语气毫不激动。

“素华,我们这种人,过得了今天不知明天,追求欢乐也是应该的,不要太过认真。”刘总监的话倒也委婉:“乱世儿女,太过认真,活得是很苦的。”

林中的空地上,铺了一块土青布,上面有荷叶盛的八色食物,一壶酒,两只水葫芦,两双杯筷和两只碗。

“我等了你好些天。”刘总监取壶斟酒,脸上一直绽放着令姑娘们心醉的微笑:“本来我打算先到德平布置的,可是又怕错过机会,怕你中途折向,所以……来,先敬你一杯。”她接过杯,举杯向天遥祝,然后莫洒洒地。

“你知道我一定会返回德平的。”她放下杯:“因为我信任宋舒云,我一定要返回西河镇重整家园。

首先,真得谢谢景六爷,他不念旧恶,给了我一万两银票,当然,这银票原来是大总领准备付给大龙卷的。“

“哦!宋舒云似乎不够意思,他应该护送你返回德平的,却将你托付给景六爷,偕同神山门人,浩浩荡荡到济宁州准备游江南,而景六爷回到石固寨就不管你了。”

“他已经够情义了,倒是你。”她凄然一笑:“真够狠够毒的。你害死了我爹,害得我家破人亡,将我两位兄长送去做匪,占了我的身子。天啊!你也是人,你怎么会做出这种绝子绝孙的歹毒勾当的?”

“素华,我说过,这是乱世……”

“乱世又是谁造成的呢?不是你吗?”

“胡说你……”

“景六爷是专家,他的门人子弟学生遍布军中,只消花一点点工夫,他就把你这以复仇客身份,在天下各地用谍布间的底细摸清了。

你真姓刘,你是刘六的儿子,刘三死后,刘六当上了大元帅,名义上你已经是少帅的身份了,难怪大总领也不敢疾言厉语管束你。“

“你知道了也好。将相本无种,天下不是朱家一个人的天下”我们不谈这些,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对夺江山争社稷的事毫无兴趣。由于我平凡,因此对毁家辱身的仇恨无法放得下,我的要求很简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秦华,不要激动……”

“我一点也不激动,你看。”她斟满一杯酒,持杯向前平伸:“我的手,杯面的酒,可以证明我一点也不激动。不信你也来试试,你伸出的手一定会抖动,酒可能会溢出杯口,因为你知道你没有胜我的把握,你的心在发慌。”

“你……”

“你打了来舒云一掌,已经暴露了你的真才实学,他已经一而再揣摸、求证、已经知道你所隐藏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恨消情长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