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07章 绿衣媚女

作者:云中岳

“这位小姑娘像狐仙。”刘长河不胜惊讶:“来得诡奇,去得神秘,幸好没鲁莽得把她当作响马密谍,不然咱们麻烦大了。”

“那可是你的看法。”吴市吹萧客不再回到原来戒备的位置,就站在舒云身前约八尺左右,有意提防刘长河接近,打狗棍随时准备攻出。

“咦!吴前辈,你像在提防在下呢。”刘长河终于看出气氛不对了。

“宋老弟不信任你。”吴市吹萧客沉声说。

“他如果真的不信任我,就不会冒险在这时行功自疗。”刘长河不介意地笑笑:“因为他心中明白,你根本就保护不了他。”

吴前辈,说句不中听的话,你还不是在下的敌手,你在江湖的声望虽然很高,但真才实学还难登大雅之堂。”

“真的?”吴市吹萧客冒火地问。

“不骗你。”刘长河笑道:“在下对江湖名流武林高手,所知不敢说渊博,至少足以派用场用得上。像我这种人,必须知道得越多越好。”

“哦!你老弟又是干什么的?”

“天上报应神,人间复仇客。”刘长河一字一吐,脸上一片肃杀。

吴市吹萧客吃了一惊,脸色一变。

“你……你就是江湖上最……最神秘,最精明,最可怕的杀手复仇客?”吴市吹萧客嗓音都有点变了。

“吴前辈,你是有名的侠丐,所以我尊敬你。”刘长河用充满豪气的口吻说:“平生不做大好大恶亏心事的人,用不着怕复仇客。你是第一个看到复仇客本来面目的人。但是在进行工作时的复仇客,可就不是这副德行了。”

“不会是魔鬼面孔吧?”吴市吹萧客半真半假说。

“也许。”复仇客也半真半假:“这位宋兄弟,是咱们凑巧同患难的人,前辈没有提防在下的必要。咯!前辈可曾听到可疑的声息……小心!”

异声四起,四个青影从四方三丈外飞跃而起,刀剑挟着隐隐风雷,口中发出震人心魄的啸吼。以雄浑的慑人声势猛扑而下。胆气不够的人,必定心胆俱寒,惊怖得失去应变的能力。显然,四个人是以缓慢无声的身法悄然接近。然后同时发动猛烈的攻击,认位奇准,配合得恰到好处,可知这些人全是久经训练的高手。

两个猛扑刘长河,另两个分别向舒云与吴市吹萧客攻击,凌空下搏,骁勇绝伦,刀剑皆势如雷霆,可怕极了。

这瞬间,复仇客突然看到舒云的双目睁开了,放在膝上的双手,十指的肌肉突然一收一放,不像是行功驱毒的人。

复仇客不是胆气弱的人,反应超尘出俗,一声沉叱,左手疾挥,电虹破空而飞,两把刺客使用的三棱透风锥有如电光一闪,出手的速度与他的意念变化同样的快捷。

同一瞬间,他的剑风雷乍起,铮一声磕飞扑向他那位青衣人的狭锋刀,剑锋疾转疾吐,砍开了对方半边颈脖,一招生死已判。

一照面,三个青衣人全倒了。

两把三棱透风锥,贯入两个青衣人的小腹,四寸长的指粗锥身,全投入体内。袭击舒云的青衣人,在丈外的半空中便被射中了。

像中了箭的雁子往下掉,几乎摔落在舒云的身侧,相距不足两寸滚滑而过,好险!

只有一个人,正和吴市吹萧客展开恶斗,老化子的打狗棍虽然八面威风,但却无法迫退青衣人的狭锋刀。

仅能挡住青衣人不能接近舒云而已,可知三个人中,吴市吹策客是武功最弱的人,果然不出刘长河所料。

“小心还有其他的人。”吴市吹萧客大叫,阻止刘长河冲来相助:“我应付得了。”

西面传来声息,有人以高速狂奔而来。

“速战速决!”刘长河叫,向西移动。

这瞬间,眼角突然看到棍影有了异动,也看到别的异状。

老化子一棍落空,未击中青衣人,棍势却收不住了,噗的一声,反而扫中侧方打坐的舒云。

舒云一声未吭,扭身摔倒,倒势怪怪的。

“你……”刘长河怒叫,扭身猛扑吴市吹萧客:“你不可能失手……呃……”

西面两个女的青衣人出现在后面,先打出一把梅花针。

刘长河在愤怒之下,猛扑吴市吹萧客,却没料到西面来的人如此迅疾,发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他感到背部一震,五枚针有两枚人体,一中右背琵琶骨,一中左背肋,三寸长的针,入体半寸左右。

千紧万紧,性命要紧。

复仇客知道大事去矣!向侧一窜,全力飞逃,去势居然奇快绝伦,梅花针未中要害,尤其是琵琶骨的一针,钉在骨上起不了多少作用。

逃生的人会产生神力,速度惊人。

两个女青衣人跟踪便追,怎能让受伤的人逃掉?

吴市吹萧客跃近舒云,舒云正要翻身而起。

“你还没死?哈哈……”吴市吹萧客狂笑,一棍劈向舒云的脑袋。

这一棍如果击中,舒云的脑袋不被劈烂才是怪事。

“啪”一声怪响,打狗棍突然折断。

“咦!”吴市吹萧客大吃一惊,扭身一看,愣住了,倒抽了一口凉气。

刚才与他交手的青衣人,俊愣愣地站在那儿像是木鸡。

而先前已经走了的绿衣小姑娘,正站在青衣人身旁,一双充满灵气的风目,涌起不悦的神情。

“老人家,你是这些人中,最坏最坏的一个。”绿衣小姑娘微愠地责备他:“向一个受你保护的人下毒手,你也未免……”

吴市吹萧客突然将半段木棍向绿衣小姑娘掷击,迅疾地拔萧。

“你可恶!”绿衣小姑娘冷叱,在丈外扣指疾弹。

“哎……”吴市吹萧客惊叫,右手突然失去活动力,无法拔萧了。

吴市吹萧客不是笨虫,早先已看出小姑娘身怀绝技,是个不好惹的人物,现在相距丈外,自己的手突然失去活动能力。

他这一惊,几乎惊走了真魂,突然扭头狂奔,像老鼠般鼠窜而逃,像是见了鬼般,害怕得心胆俱寒,再不逃可就怪啦!

绿衣小姑娘并不追赶,转身向呆立的青衣人一袖拂出,一股奇异的劲流,把青衣人震得仰面摔倒。

“你走。”小姑娘说:“你也不是好人。”

青衣人如受雷殛,浑身一震,突然恢复活动能力,爬起撒腿狂奔。

“咦!他呢?”小姑娘讶然轻呼。

舒云不见了,像是平空消失了。

复仇客一口气逃出三里外,精力终于濒临崩溃边缘,脚下一慢,开始感到头晕目眩,背部的针伤开始令他感到受不了啦!

“我完了!”他突然脚下一虚,向前一栽。

“不要动,我替你取针。”耳中突然听到熟悉的语音,是舒云:“也许针没有淬毒,因为你已经支持了许久,信任我,刘兄。”

他手中死抓住剑,手一松,放了剑,戒意尽消。

“果然没有毒。”舒云替他取外:“可是,第二枚外伤了内腑,有点腹内溢血,好在针眼小血也少,不要紧,但你得在床上躺一些时日。”

“死不了就成。”他咬牙说:“老弟,你……你好象不……不要紧呢!”

“我的内功火候,比你们想像中的要精纯得多。”舒云将他翻转躺好:“那老狗的打狗棍及体前的一刹那,我恰好真气回流大功告成。当然,即使更早些,他也杀不了我。”

“我以为你死了呢!”他挺身坐起苦笑。

“刘兄,很抱歉。”舒云真诚地说:“我的确对你起疑,对老化子却十分信任,没料到却完全料错了,这真是一次可怕的教训。”

“我复仇客居然也瞎了眼。”他咬牙切齿抬回创:“今后,我再也不相信那些颇有侠名的王八蛋了。”

“吴市吹萧客居然投效响马,他为了什么?”舒云也苦笑:“难道说,他也像惊鸿一剑一样,被逼走上了这条痛苦的道路?”

“我不会饶地。”他恨愤地说:“我复仇客一辈子,为了替别人复仇而奔忙,现在,该为自己复仇的事而全力以赴了。”

“在你伤势未痊之前,你还不能找他。而且,我敢打赌,他已经逃得很远很远了。”舒云往来路眺望:“刘兄,我得去找他们。”

“把他留给我。”他郑重地说。

“好的。”舒云一口答应:“留给你。”

“你现在要去找那些人?”

“是的。”

“日后你的去向是……”

“无法预期,很可能是济南。”

“那么,济南见。”复仇客欣然说,眼中有特殊的光芒。

“济南见。”舒云抱拳行礼道别,神情是诚挚的。

舒云又出现在十里亭。

大道空荡荡,不见人马的踪迹。但他知道,那些人仍在附近搜索。

先前被他击毙的人已被带走了,猜想必定是伏路的几人来善后的。十二名骑士被刘长河杀掉三个,应该还有九名。

现在一比九,对方的实力仍然十分雄厚,但他已决定了应敌的行动,有把握消除对方的优势。

他发出一声长啸,以吸引那些人,同时也通知藏匿在庄滚内的乾坤手,告知他目下是安全的。

他在等候,等候即将到来的生死斗。

他想到那位适逢其会,奇迹般出现的绿衣小姑娘。

他觉得,小姑娘秀丽明慧,似乎不沾人间烟火味,而胆气与武功皆出人意料之外。

他觉得,把这么一位天真无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拖入这种血腥的杀劫,真是一大罪过。

由绿衣小姑娘身上,他想起了那位手中有宝剑的红衣小姑娘。

迄今为止,他还不知红衣小姑娘的底细,只有鲜明的印象留在脑海里,以及想与对方重逢的强烈思念留在心中。

自然而然地,他心中把两位外貌、气质、性格,似乎皆不相同的两个人,放在一起加以比较。

也许是先入为主的想法影响了他的判断力,他觉得绿衣小姑娘,不属于刀光血影的红尘。

只有红衣小姑娘,才是与他一样属于这个世代、这个环境、这个血腥尘世的同道,互相吸引的同类。才是值得他去探索、追逐。获取的目标。

当一个人对某一位异性没有希求时,心里面就不会有负担,就没有得失的念头,那么,在言行上便会活泼洒脱,不会出现手足无措、魂不守舍、结结巴巴等等尴尬现象。

他对绿衣小姑娘的印象十分良好,但心中没有负担,因此略一思念,便又释怀。

他不得不承认,他留在此地等候那些响马密谍,冒生命之险,其目的可说完全是为了那位红衣小姑娘。

他往济南追踪,也是为了红衣小姑娘。

终于,路北县城方向,传来了隐隐的奔驰蹄声。原来那些人追过了头,被他的啸声吸引回来了。

各怀机心,各有目的。

三匹健马并辔腾跃而至,三个青衣骑士大概以为中了奖,毫无顾忌地策马,快速狂冲而来。

“嘿!”他站在亭内大叫:“不要纵马逞英雄唬人,总不致于驱马冲入亭子里来吧?喂!来吧!在下这次不会走啦!”

三骑士到了事外,这次不再像上次一样摆阵式示威,将坐骑驱出路外,大踏步向亭前走去。

“喂!你们不等其他的人了?”他笑吟吟地向外挥手打招呼。

“咱们三个对付你已经足够了。”为首的中年骑上傲然地说:“咱们的长上高估了你,你原来是个胆小鬼,反而上了你的当。”

“哦!原来你们对在下的看法已经改变了。”他装出恍然大悟的怪表情:“被对手摸清了底细,是最悲哀的事,看来,你们是赢定了。”

“是你出来呢,抑或是要在下进去赶你出来?”为首的中年骑上傲态依旧。

“好吧!输定了也得出去充充好汉,是不是?”他举步出亭:“诸位,在下居然不远走高飞,反而折回来,诸位难道就没感到奇怪?一点也不起疑?”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知道事实上逃不掉。咱们到处都派有人潜伏拦截,你绝对没有马跑得快。

同时,你有一个受了伤的同伴乾坤手需要照顾,不可能丢下他独自逃命。乾坤手是不是躲在十里庄里面?

他躲不住的,咱们派有行家在内搜索,不久一定可以把他搜出来的,决不容许你两人脱逃。”

“呵呵……”他大笑,笑得相当得意:“我以为底细已经被你们摸清了,原来你们还没有摸清,白担心啦!

乾坤手根本就没躲在庄内,而且,他这个老江湖躲的本领高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绿衣媚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