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浪 子》

第08章 流光遁影

作者:云中岳

“好说好说。其实,我也是多管闲事,所以遭受他们无情的报复,他们只知奉命行事,杀掉他们确也于心不忍,虽然他们该杀。”

“我姓乔,小名叫绿绿,所以我喜欢穿绿。”小姑娘在他身旁坐下:“从德州来,本来打算到德平城找家父的一位朋友。没想到城里戒严,只好退到郊外暂住,无意中发现这些人,一时好奇,便躲在附近看个究竟。哦!宋爷所问的惊鸿一剑,是不是江湖名号响亮的秋茂彦秋大侠?他到底是怎样了?”

“不知道,我正在追查这件事。”他说:“反正与飞龙秘队有关。秋大侠总算是侠义道颇具声望的名宿,如果飞龙秘队打起他的旗号,来号召天下群雄,其后果是相当严重且可怕的。目下天下滔滔,中原涂炭,一些不甘寂寞以及野心勃勃的人,正在待机而动,有人登高一呼,星星之火便会燎原,将有许多许多人被波及,不知将有多少无辜的人遭殃,人头落地血流漂橹。”

“我听说过飞龙秘队的事。”乔绿绿柳眉深锁:“的确有不少不甘寂寞的人跟着他们走,在天下各地广罗羽翼,撒网布线。响马不来,他们潜伏不动,风声一紧,这些人便纠合地方暴民作内应。有许多城池,就是这样被响马快速攻破的。”

“响马所打的旗号,是相当具有诱惑力与吸引力的。”他摇头苦笑道:“‘龙飞九五,重开混饨之天。’至于除姦贼清君侧,那是叫给糊涂蛋们听的。天下非朱家一人的天下,谁又不想一展雄风,龙飞九五?”

“你怎不想飞?”乔绿绿笑问。

“我生活得很好,不怨天不尤人,日子过得还不坏,而且我也没有雄心壮志,飞什么?弄不好掉下来会摔死。不飞也罢,何况我不是龙种,再怎么飞也变不了龙。哈!看样子,不会再有人来送死了。”

“那些人带了尸体早就走啦!”

“难怪。”他站起整衣:“我该走了。乔姑娘,你不打算走吗?少陪啦!”

“我暂住在那面的一座无人农庄里。”乔绿绿向西北角一指:“你呢?”

“我本来是往南走的,要不是被这些家伙一阻,我已经远出百里外了。”

“往济南?”

“是的。”

“过几天,我也会往济南走走,游一游大明湖千佛山。请问你在济南有多少日子逗留?”

“谁知道呢?再见,姑娘。”他抱拳告别。

洒脱地一笑,直往南走去了。

乔绿绿坐在亭内,怔怔目送他的背影去远,清晰的明眸中,涌现出奇异的光芒和神彩。

“你们都看清他了?”她像在自言自语。

可是,她并非自言自语。二十余步外的高粱地中,踱出一名壮汉和一位半老徐娘,缓缓并肩往凉亭接近。

“小姐有何打算?”半老徐娘问。

“留意他的行综。”她微笑着说:“姨,好吗?”

“小姐,何必花工夫管那些江湖浪人的事?”半老徐娘不以为然。

“他不是江湖浪人。”

“可是小姐……”

“你看他的气概风标,岂会是江湖浪人?”

“小姐不要乱下评语……”

“我不会乱下评语。青姨,不要和我争辩。”

“好的,小姐。”青姨讪讪地应诺。

“如非绝对必需,你们不要出面。”

“好的。”青姨摇头:“你要使性子了。”

“召回所有的人,不必再管其他的闲事。今晚就动身南下,我要到前面去等。”她甜甜地笑:“我会有分寸的。”

“好的,我这就发出信号。”青姨对这位小姐的态度,在恭顺中还流露出慈爱神情:“你最好不要惹大麻烦。”

“青姨,还请留意打听有关惊鸿一剑的事。”乔绿绿温和地分配工作:“知道得越详尽越好有所准备。”

“好的。根据我们所获得的资料,这位姓宋的小后生,似乎并不真正了解惊鸿一剑的为人,所下的评语与事实颇有出入。”

“青姨说得不错。”

“小姐,这就回去吧?”

“也好,走!”

但宋舒云并不知道乔绿绿还有同伴,也认定乔绿绿不是他的敌人。

但为了乾坤手的安全,他仍然远走两三里外,方离开大道,闪入路旁的青纱帐里,再悄然绕回十里庄,与乾坤手会合。

时光已不早,不能再赶路。

乾坤手的伤需要好好调养,两人暂时在十里庄内藏身。

他却没料到,对方并未放松地,沿着大道的两侧,相距两三里便潜伏着一个监视的暗桩。

那位用袖箭算计他的三角脸大汉,无巧不巧地正好潜伏在他离开大道的地段内,相距不足三十步。

正好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真糟!

十里庄是奚大户的独家产业,十余栋房屋有一半是独立的小院,另一半是正宅,都是重门叠户的古老坚固四合院。

人往里面一躲,想要搜寻可真不容易,如果人手不够的话,真有如在大海里捞针般困难。

两人在一座偏厢的小室安顿,这里不至于引人注意。

舒云经验丰富,知道在这种老宅中,何处可以找得到粮食,何处可能建有地窖,地客中一定可以找得到一些搬不尽的蔬菜干果一类食物。

天终于黑了,两人用过晚膳,室中点起一盏油灯,闭上所有的门窗,室中难免热气难消。

整座庄只有他们两个人,古老的宅院人走空了,狐鼠少不了大肆活动,因此到处都可以听得到怪异的声响,胆小的人不疑神疑鬼才是怪事。

两人都不是信鬼神信得很虔诚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我得到各处巡视一番。”舒云将剑插入腰带说。

“偌大的农庄,如何巡视?”乾坤手不同意:“你不放心什么?”

“不放心那些密谍。”舒云说:“这些家伙是不会死心的。”

“大热天,任何地方都可以过一宵。他们就算不死心,也不会派人来到处都可以藏身的农庄浪费工夫。”

“不见得,他们已经知道你已经受了伤,养伤最理想的地方,决不会是野地,所以不会到野地里去搜寻。

“好吧,小心些。”乾坤手意动。

“我要熄灯。齐叔,听到任何动静,切记不可移动或现身。”

“好的,你走吧!”

艺高人胆大,碰钉子倒霉的机会也大。

舒云却不是胆大的人,对情势不明的难测环境,保持高度的戒心,临危反而镇定,这是他的长处。

他利用暮色巡视了一番,天完全黑了,就不再在各处走动;夜间走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他作了一些巧妙的安排:倒木、绊线、落板……

都是一些可以就地取材,不需花费多少工夫,简单而又有效的报警小设备,然后返回密室,在壁角安然入梦。

在危险中,养精蓄锐,充足的休息与睡眠,是最有效的保命金科玉律,沉不住气焦虑不安,哪有精力去应付危难?

惊怕恐惧,是失败者的致命伤。

四更过后不久,一声刺耳的惨号,打破了荒村的沉寂,引起一阵野犬的长嗥。

“有人来了。”在一旁沉睡的乾坤手惊起低呼。

“是探路的。”他说,转过身安睡如故:“睡吧!齐叔,早着呢。”

“还早?”

“是的,还早。”他平静地说:“他们一定准备拂晓大举搜索,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躲在此地,天一亮,我们就难逃出他们的重围。这些人先完成封锁之后,他们首脑们才会到达,在短时间,还不会有事,所以我们还可以有时间睡一觉。”

“你用什么方法弄倒一个了?”

“夹板。如果没有人救应,他会痛苦地叫号一两个时辰,却又死不了。”

“你纵走五男女,我还以为你这小子仁慈得可以成佛呢!”乾坤手摇摇头:“原来你心肠够硬的,绵长的痛楚,能忍受的人就没有几个。”

“这与心肠硬不硬无关,而是有此必要。”他说:“这一来,他们便会死心眼地在那附近仔细地搜寻。”

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探索,一步步的寻找,我们在这里,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睡大头觉了,睡吧!”

不久,门窗坍倒声传到。

舒云一蹦而起,火速将剑插入腰带。

他本来是和衣而睡的,不必费工夫穿衣着靴。

“怎么了?”黑暗中传来乾坤手低低的语音。

“他们来得比想像的要快。”舒云低声说:“他们已经离开我要引他们去的地方,其中有行家。要不就是精明的首脑人物赶到了,发觉上当,改变搜索的方向和地段,要不了多久,便会搜到此地来了。”

“这……多久可到?”

“不知道,小侄要去吸引他们,可不能让他们搜到此地来。齐叔步,躲稳些。”

两个黑影跃落一座小院落,轻如鸿毛无声无息,人着地立即贴伏在墙下,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搜寻可疑的征候。

久久,两黑影悄然站起,想找门户入室。

院角的墙根下,突然有黑影长身而起。

“老天爷!没想到你们会做这种没见识的笨事。”是舒云,现身用嘲弄性的口吻说话:“就算是大白天。你们也不可能搜完偌大农庄的每一处地方。”

“唔!尊驾才真的没见识。”一名黑影口上也不饶人:“搜当然有困难,但搜仅是策略之手段的一部份,引你老兄出来的妙着。你看,你不是出来了吗?”

“原来如此,在下碰上精明出乎意外的劲敌了。”

“你是姓宋的。”

“正是区区在下宋舒云。好吧,就算你们棋高一着,如愿以偿将在下引出来了,但并不能算是完全成功。”

“你出来了。当然完全成功。”

“真的?”

“事实俱在……”

六个黑影,分从四方的屋顶,幽灵似的飘落。

与舒云打交道的两个黑影,大概被四位同伴的飘降分了心,耳中听到舒云清晰的语音,突然发现对面相距不足两丈的舒云身影,竟然像轻烟一样消失、隐没,更像是幻化、消散了。

这瞬间的诡奇变化,与四黑影飘降同时发生。

舒云的语音,也像是袅袅消散的,事实俱在四个字自高而低,似乎也随身影的幻化而消失隐没。

“咦!”两黑影同时骇然惊呼。

四黑影身形落地,无声无息。

“人呢?”一个黑影讶然问。

“鬼!”与舒云打交道的黑影,突然惊恐地叫,开始汗毛直竖,开始发抖,开始向墙角退,快要崩溃了。

另一个也好不了多少,似乎腿已经软啦!

“鬼?彭兄,你说什么?”发问的黑影沉声问:“刚才和你说话的人呢?”

“我……我发誓,那……那……那不是人……”

“胡说!”

“就……就在你站的地方,突……突然消……消失了。只……只有鬼才……才会这样消……消散隐……隐没……”

“你胡说些什么?彭兄?”

“老天!鬼是不可抗拒的……”

“大家搜!彭兄语无伦次,岂有此理。”

四个黑影四面一分,全神搜索。

这种农村古老朴实的房屋,格局方正,设备简单,三四丈见方的小院落既没栽有花木,也没有盆景,廊也没建栏。

厢房的门、窗窄小而坚实,关闭得紧紧地,根本不可能有人开启门窗进入而不被发觉的机会存在。

总之,院子附近连老鼠也没有藏身的地方。

更不用说要藏一个大大的人了,根本就不需要走动搜寻,天虽然暗,用目光搜视足矣够矣!

鬼影俱无,一眼就可把每一角落看清。

“彭兄。”那人惑然地追问:“你刚才的确与人说话,兄弟躲在屋上,听得一清二楚,不会是闲得无聊,在自言自语吧?”

“去你的!”彭兄已经稳定下来了,人多胆子也就壮啦:“你认为我是自言自语吗?”

“这……不像,确是两个人的语音。”

“两个人,我和陈老弟本来就有两个人。”

“另一个人的嗓音,不像是陈老弟所发。”

“是鬼所发。”彭兄打一冷战说。

“彭兄,别开玩笑。

“鬼才和你开玩笑!那鬼自称姓宋的,说着说着,就在我眼前消失无踪。哼!你看我像开玩笑吗?要是换了你,你照样吓得屁滚尿流。”

“彭兄……”

“你们跳下来时,那鬼的语音未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流光遁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 浪 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