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01章 混世龙蛇

作者:云中岳

八桨浪里钻快船靠上了码头,江流浊浪滔滔,春汛余威犹在,水势湍急,码头的船只浮荡摇摆不定,旅客们纷纷登岸,各找旅舍投宿。

这艘快船显然不打算在镇上停泊,系妥舟,旅客并没有出舱活动。

片刻,码头来了五位雄赳赳的大汉,在舟子的客气招呼下,登舟钻入舱内,逗留了许久。

左方不远处停泊的一艘小船,有两位中年人倚在舱窗浏览江景,目光转投在码头上,看清了登船的五大汉,两人互打眼色,脸色微变。

“罗家五虎竟然在这处小镇出现,岂不透着邪门?”那位留了八字胡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向同伴讶然问。

“可能约了人在这里会面,不会逗留的。”同伴的一双鹰目冷电湛湛,指指随时准备解缆的几名操舟大汉:“快船内的人不出舱,无法看出来路,肯定不是好路数,八成是臭味相投的一窝蛇鼠。”

“可能。罗家五虎是镇江一带的黑道凶枭,和他们走在一起的人,决不是正人君子好东西。”

“咱们得招子放亮些,决不容许他们在这里作案。”

“好,得多费心盯牢他们。”

“不必操之过急,最好能在他们作案的现场,把他们弄到手,然后再绳之于法,不能便宜了他们。”

“对,不需打草惊蛇。开船了?”八字胡中年人讶然叫:“原来是约了人在这里会合,神不知鬼不觉。这里地处偏僻,不会引人注意,确是聚会的好地方。”

“咱们也准备。”

立即有六名船夫出船,准备解缆动身。

罗家五虎所登上的快船,十余名舟子正准备驶离。

这里是江左的枞阳镇,全名叫枞阳上镇。

地属南京安庆府桐城县,是练潭河(枞阳河)的入江口镇市。练潭河也称练潭湖,源出潜山县东北界的黄马河,原称枞阳河。

西引练潭,北通孔城,南入大江,西北有白兔河汇合。百余年后,一场大洪水,形成巨浸白兔湖。

那时,京师正式北迁仅十余年,南京不再是一座兵城,不再是政治中心,但反而更为繁荣。

繁荣的另一面,便是风气败坏,百病丛生,成了犯罪者的天堂,三教九流江湖朋友的猎食场。

大江是南京的血脉,是一条最繁荣的水路交通大动脉,沿江各埠商业鼎盛,便成了全国财富集中的精华区,也是罪案发生最多的杂乱区。

但枞阳只是一座小镇(有上镇下镇),已非往昔风貌。千多年前,这里是枞阳故县,且是历史名城。

汉书武帝纪:元封元年,自寻阳浮江,薄枞阳而出,作枞阳之歌。后来在元封五年,始正式建枞阳县。

其实镇比起其他沿岸小市镇,已经不算小了,码头西端,便是安庆课税局枞阳分司的衙门,规模比江对面东南的贵池县税局要大些。

快船不向上游的安庆府城行驶,却驶入练潭河。

两位中年人的船,也毫不迟疑驶入河口。

大江这一段的江左地区,有山、有水、有湖泊、有沼泽区、有良田,民丰物阜,人杰地灵。

三百年后,文坛的桐城派在这里茁长。

但当时绝大多数地区,民风朴实保守,与外界甚少往来,很少过问与己无关的事,甚至附近村落或城镇发生事故,也不加过问。

镇西二十余里的蓼湾村,仅有三十余户人家,被四五座大湖泊所围绕。

村宅也沿地势修建,零星散落鸡大相闻,邻宅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小事故,谁也不想深究。

村北靠河湾的刘家大宅,是本村的首富,主人刘大爷身份是力田的地主,但在府城以暗东身份经营商务,日进斗金。

村民对刘家大宅的事。一向懒得过问,也不想过问。

刘家的大宅大得有十余栋楼房,长工佃户婢仆成群,对村中事务相当热心。刘大爷宏盛和气慷慨,但很少在家,村民很难看到他的身影,难免显得疏远陌生。

去年岁末,刘家大宅突然有许多生面孔进出,私用码头往来的船只出入频繁,但并没有引起村民的注意,刘家往来府城皆使自己的船只。

蓼湾村属桐城管辖,地方发生事故,须至百里外的县城办理。但乘船至枞阳上镇仅二十里,镇至府城约在六十里左右,至府城办理不但近,而且完全可用舟代步十分方便,与府城的关系,比与县城密切多多,有些人甚至一辈子没到过县城。

码头北端另有一条隐蔽的水口,通向有如沼泽的内湾。刘家的一些隐蔽房舍,就建在内湾的底部,没建有码头,船直接靠在湾岸上。

在河上行驶的刘家船只,靠上外码头只是掩人耳目的幌子,其实等到河上没有其他船艇上下,刘家的船便悄悄驶入内湾失去踪迹。

跟踪的船泰然驶过码头,驶向上游,似乎不理会罗家五虎的船,不停下来侦伺。

枞阳上镇环境单纯,这一带的村落都不大,地势幽僻,没有任何吸引江湖龙蛇注意的条件,是相当封闭落后的无利可图穷乡僻壤,稍有野心的人也不屑一顾。

猎食在数百里下游富裕的镇江豪霸,竟然出现在这里,难怪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可知刘家大宅必定不寻常。但刘大爷宏盛,仅是本地的一位颇罕人望的地主而已。

这一带是私人产业,平时不可能有外人走动。蓼湾村的村民,也不愿涉足其间。

刘家大宅另建有零星小宅,散落在湾底附近,即使是大白天,这一带也显得幽邃荒僻,弥漫着一股令人寒栗的气氛,似乎草木森森林中隐藏有鬼怪妖魅,随时皆可能发生不测的灾祸。

大院深处的秘室中,主人刘大爷带了几位首要人员,其中有罗家五虎中的两虎,治酒接待十二位粗胳膊大拳头的佳宾。

佳宾中有两位女的,徐娘半老,依然美艳动人,带来几分柔的气息,冲淡了过旺的刚气。

刘大爷年已半百,高大魁梧红光满面,笑容常挂颇有几分富商或仕绅的气概,不像一个练了武功的高手。

主客似乎彼此之间平时颇有往来,敬酒时相互祝贺近况如意,部份人士更流露出深厚的交情。

十二位佳宾中,隐约可以辨出属于三或四个组合的人,组合与组合之间颇有交情,虽则有几个人在客套中,偶或流露出貌合神离的表情。

酒过三巡,先是两桌的人寒暄客套一番,不久酒酣耳热之后,主人终于话上正题。

“诸位远道而来光临寒舍,想必对本盟事先已有相当了解。”刘大爷先敬了佳宾一杯酒,吸引在座佳宾的注意,以震耳的洪亮嗓音笑吟吟一字一吐:“不管尔后诸位是否加盟,在下皆由衷表示谢忱。希望在这两三天驻驾小留中,诸位能对本盟作进一步了解,再决定是否加盟。不论诸位的决定如何,本盟的弟兄皆尊重诸位的决定。诸位有何疑问,何妨提出磋商?只要在下能回答的问题,在下保证不会有所保留。”

“在下请教刘兄。”左首的那位留了大八字胡,相貌威猛的中年人微笑着说:“请教,刘兄既然不是贵星宿盟的盟主,真正的盟主又是谁?目下何在?”

“在下只是星宿盟七位发起人之一,两年来,一切规章大致已经完备,发展也从下江扩张至吴头楚尾。但实力仍嫌不足,扩展不如理想,希望能在今后这一年中,能结合一江两湖的同道,共襄盛举正式打出旗号,正式建立山门,这才正式公举盟主。目前皆以盟友身份商请各路英雄好汉参与,盟主须待日后公举产生。”

刘大爷坦然道出内情,等于是表明这个组合极为公平开明,先结合盟友,再推举领导人,并非由几个发起人大权独揽,以盟主自命招纳其他的人做鹰犬任由驱策。

“一江两湖?”中年人粗眉锁在一起了:“刘兄,你知道会有多少人?”

“人愈多愈好呀!”刘大爷得意地说。

“能控制得了吗?地盘有多大?”

“只要有良好的组织,有干练的人才,这不是问题。”刘大爷胸有成竹,说的话信心十足:“原则上本盟以二十八星宿分区控制,如臂使指无远不届。许兄是鄱阳四条龙之一,许兄的盟坛足以控制南康以南地区……”

“在下还没表示加盟!”中年人许兄谈淡一笑:“我入云龙许成在鄱阳四条龙中,名义上号称第一龙,其实所控制的湖滨各地,却是最少的,实力坐三望二,你要控制南康以南,我哪有这份能耐?”

“刘兄的野心不小。”右首那位鹰目炯炯的中年人冷笑接口:“你知道后果吗?”

“什么后果?”刘大爷脸色不豫。

“一江两湖地广千里,人多势众良莠不齐,什么古怪的事都可能发生,什么灾祸都可能降临。”

“张老哥,你在杞人忧天。”刘大爷沉声说:“有良好的组织,有完善的规章盟律约束,人再多地再广,也可以控制自如。”

“人多势众,也就树大招风。刘兄,你似乎忽略了潜在威胁。”

“对。”

“张老哥指……”

“天网。”张老哥声震四座。

众人脸色一变,气氛突然像是紧张得凝结了。

最近十年,江西、湖广、河南三地区,出现一个极为神秘,却又不算真正秘密的组织,称为天网,据说是由官府支持的组织,专门制裁法所不及的巨豪大霸。

所谓法所不及,意思是说,皇法无法获得罪证,也就无法加以法办的大姦巨猾。大多数大姦巨猾交通官府,官府哪能轻易法办这种人?有些府州县的大官小官,本身就贪脏枉法,与大姦大猾狼狈为姦,想查这些人的罪证难似登天。

法所不及,所以有人组成天网,意思是天网恢恢,由天加以制裁。

天网组织似乎有地域性,活动地区在江西、湖广、河南,但天威远播,赫然成为天下级的神秘组织。

不但一般江湖龙蛇心中懔懔闻名变色,连广大的平民百姓,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令人心大快的组合。

天网真正的组织型态、背景、组成份子,十年来一直就是令人发掘的目标,令心怀鬼胎的人畏惧的对象。据说有人知道是某些官方人士所支持的组织,却又无法举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所谓官方人士,包括的范围甚广。军政民政衙门甚多,上起各地亲王,下迄巡检捕快,或者各地卫军,都可以算是官方人士,大大小小的执法单位多如牛毛,到底是哪些官方人士支持天网,人言人殊皆无法证实。

提起天网,所有的人皆神色一变。

入云龙呼出一口长气,用一声轻咳打破沉寂。

“刘兄,确是可虑。”入云龙不安的神色写在脸上:“安庆府属南京,你们在下游发展,不在天网所笼罩的范围,向上发展扩张,就进入天网内了。”

“许兄不必多虑……”

“我能不多虑吗?”入云龙苦笑着说:“人多地广,谁敢保证日后所有的盟友弟兄中,不会做出伤天害理聚众图谋的蠢事?那一定会让天网罩上头的。我在鄱阳称霸,就不敢做犯忌的勾当。

据我所知,这十年来,上江与两湖,没有人再敢组帮兴会聚众横行,只有零星的匪盗出没,一些凶魔妖邪高手名宿,皆迁地为良远离疆界以策安全。刘兄,星宿盟如果打出旗号,除非零星混世,不然铁定会引起天网的注意。”

“诸位似乎对天网怀有极深的恐惧。”刘大爷冷冷地说。

“我不否认。”入云龙坦然说。

“兄弟的地盘在黄州,我怕天网是正常的事。”张老哥摇头苦笑。

“我替诸位引见一位知道天网底细的人。”刘大爷鼓掌三下,举手一挥。

后堂口踱出一位身材修伟,剑眉虎目气概不凡的壮年人,年约四十上下,人才一表极为出色。

那股形之于外的慑人气势极为强烈,与刘大爷的和蔼笑容,形成强烈的对比,炯炯虎目所焕发的奇光有如利镞,真有透人肺腑的魔力,是那种具有天生威严的人。

“这位是……”刘大爷离座闪在一旁高声引介。

“我自己来说,”这人举手制止刘大爷引介,脸上略呈笑意:“姓姜,排行三。诸位不会知道我是谁,我却清楚诸位的来历,这就够了。我所要告诉诸位的是,我知道天网的底细。我知道诸位有许多疑问,但我不能作进一步的揭露。总之一句话,天网对星宿盟并无威胁。”

姜三,没有人知道他是老几。再加上他说的话带有浓浓的京腔,而且说得很快,大多数人都误听为张三。张三,一个最为普通含有嘲弄性的名字。

知道天网的底细,肯定对星宿盟没有威胁,口气相当托大,令人刮目相看。

绝大多数的江湖混世龙蛇,不知道天网的底细,对天网怀有强烈的敬畏,但并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混世龙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