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12章 江湖风云

作者:云中岳

这一带客院设有膳堂,但有家眷的旅客们仅在客房内用膳,所以很少有女旅客光临这里。

因为女人的活动范围限制甚多,在公众场所出现,会引起注意和非议。

江湖男女却不受世俗所限制,也不怕引起非议。

一早旅客大多数已经饱餐之后离店就道。在本城仍需逗留的旅客,通常等离店的旅客膳罢离店,这才好整以暇施施然前往膳堂就膳。

此刻就膳的人不多,可以清清静静地慢慢享用。

文斌出现在膳堂,还没吩咐店伙准备菜肴,堂口丽影现处,香风先已入鼻。

“你大概得在寿州逗留一些时日,我也是。”月华曹娇嫣然微笑主动打招呼,她本来就是大方的女浪人:“我已经来了两天,店里的早膳不错。”

“呵呵!我比你更早来一天。”他爽朗地伸手虚引:“请坐,我作东。早膳的点心有江南风味,真不错,大概距凤阳南京很近,对吃的风味颇为讲究,千层油饼就比我家乡的大烙饼可口。”

“哦!你是北方人?难怪官话北方味很浓。”月华曹娇拖条凳落坐:“我姓曹,曹娇。贵姓呀!”

江湖男女中,女人胆大的并不乏人,言谈举止甚至比男人开朗,如果再年长些,更为胆大豪放。

北方,并非指河南山西,而是京师一带,这是以南京或江南人的眼光分类的。

本朝京师北迁仅四五十年,从南京迁至燕京。江南人朱家的皇族北迁,带走了好几十万江南人落藉京师,心目中便分为南北两地了。

凤阳腔混合了幽燕的语系,加上中原母语,便成了通行的官话,目前推行得相当顺利,而且逐渐向边疆推广,颇具成效。

“我姓于,凤凰于飞的于,于虹。”他示意店伙先替对方斟茶,表示是东道主:“来这里访友,来得不巧,朋友已到南京去了,好在有的是闲暇,顺便寻访古寿州的名胜,今天打算去游八公山,看淮南王庙、廉颇墓、谢公祠、作一日游……”

“你对看这些死人东西兴趣浓厚呢!”月华曹娇打断他的话:“陪我出正阳门游南湖好不好?”

“南湖太小,何不雇船游对面的放马湖?”他并非真的有意去游八公山,往八公山游览的人,十之七八是多走几里到四顶奶奶庙烧香,专程去看淮南王刘安庙、廉颇墓、谢公祠的游客少之又少。

每年的三月十五,是四顶奶奶生日,远从千里外前来上香的信徒,挤满寿州城,吃水饭的人,把四顶奶奶尊为保护神。

这位水神的金身,与瑶池金母十分酷似,至于是不是王母娘娘的化身,或者海神妈祖的转藉,就不得而知了。

海神妈祖的庙,已由三宝太监在南京建了山门,那就是位于仪凤门的天后宫,全名是护国庇民普济天后。

四顶奶奶是河神,两者的金身塑像也相差不远,两者之间,似有渊源。

白天看八公山,与夜间看八公山是两码子事,尤其是夜间在山中看山,林深草茂,连山的轮廓也看不到,什么也看不见。

他必须在昼间,看清八公山的形势,以便争取地利,进退有据活动就方便多了,而游放马湖,不在他的计划中。

但为了灵活应付情势的变化,必须应乎需要而调整行动计划,不能操之过急,反正情势的大局并没有剧烈的改变。

街西不远处便是放马湖,也称西湖,比南湖大得多,设有几处小码头泊舟。湖中荷菱夏季一片青绿,万朵盛荷蔚为奇观,在街上也可以嗅到荷香。

但现在,荷菱都枯萎了。

“好哇!那就一言为定了。”月华曹娇显得兴奋雀跃:“秋风一起,今年就不能再游湖了。”

“所以秋高气爽,是游山登高的季节呀!”

两人有谈有笑,喜悦地进膳。

两人愈谈愈投契,神情逐渐显得亲昵。

郎有心,妾有意,自然一拍即合。

假使曹娇知道他的打算,恐怕会一回气逃至天尽头。

从膳堂返回客厢,须经过前面的小院子,院的两侧有廊,旅客往来不至于受到日晒雨淋。

月华曹娇挽着文斌的右臂弯,相偎相倚沿走廊步向前面的客房,亲昵的景象,连店伙也为之侧目。

女人,是不该和男人如此亲密地出现在大庭广众间的,风尘女人是例外。

走廊的前端折向处,突然出现两个人影。

两人转脸相向低语,没留意前面有人突然转出,本来有店伙行走,即使知道有人,也不介意。

“我先去雇船。”文斌在月华曹娇的耳畔低语:“那种仅可乘坐三四个人的彩棚游湖船,不用船夫,我划船的技巧相当熟练呢!”

“不用船夫?”月华曹娇俏巧地伸出纤指,在他的额上轻点了一下,笑容媚态横生:“划入莲丛深处,你在打什么主意呀?”

挑逗性的暗示充满暧昧,已说明她是哪一种女人,也表示出她已经把情意完全投在文斌身上了。

“呵呵!只能意会不可言宣。”文斌放肆地捉住她的纤手,举至chún前轻咬掌背一口:“一双钟情的青春男女,情投意合在一起游乐,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呀!咦……”

猛抬头,便看到前面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

他愣住了,有点失惊!

高身材的是伏魔剑客,矮身材穿了男装的是杨琼瑶。

伏魔剑客的目光,居然不停留在娇艳的月华曹娇身上,反而目不转瞬狠盯着文斌,但眼神怪怪地,毫无嫉妒的成份。

杨琼瑶的眼神极为复杂,含有不以为然而且愠怒的神情。

“江湖双娇怎么变成一男一女了?”伏魔剑客不愧称江湖风云人物,见多识广,一眼便认出月华曹娇的身分:“也许她们是被追捕的凶手,风声不对只好分手各自逃命。杨老弟,你认识那位男的吗?”

杨琼瑶还来不及表示,月华曹娇却先爆发了。

“伏魔剑客,你不要胡说八道损人。”月华曹娇显然也认识伏魔剑客,或许往昔曾经打过交道:“如果你真配称侠义剑客,就该说些有凭有据负责任的话,不要像市井流氓一样散播谣言乱入人罪,实在是可耻。”

“泼妇你……”伏魔剑客怒气上冲,要发威了。

“这混蛋肯定是一个市井流氓。”文斌踏前一步,也满脸怒容:“你骂说泼妇?”

护花使者的嘴脸,就是这副德行。

“哼!你……”

“我姓于,于虹,是曹姑娘的朋友。”文斌不理会杨琼瑶惊讶的神情,向前逼进:“你这混蛋侮辱我的朋友,你必须郑重道歉。不然,我会把你的话打回肚子里去,说一不二。”

“于虹。”伏魔剑客脸上警戒的神情消失了,换上了一脸不屑:“江湖双娇的朋友,准不是好路数,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你又在胡说八道了,一定是冒充的侠义道剑客。”文斌摆出了强粱的面孔:“我是不是好路数,与你何干?除非我勾引你们家的闺女,不然你管得着我是不是好路数?去你娘的混蛋……”

伏魔剑客怎受得了?快要气炸啦!猛地踏前一步,一耳光掴出。

江湖双娇只能算一流人物,身边的男人最多也仅能是一流而已,月华曹娇是为非作歹的女浪人,身边的男人哪会是好货?

武功超绝的大剑客,狂妄地揍这种一流人物的耳光,名正言顺理所当然,这一耳光快逾电光石火,十拿九稳必可得手,保证可把对方的大牙打掉几颗。

文斌似乎也同时发动,对方的手一扬,他的上身恰好后仰,下面的右脚也同时挑出,靴尖吻上伏魔剑客的右膝,不但上面避过一掌,而下面一击中的。

仓猝间动手,双方并无仇恨可言,因此并没有用上真力。这一脚劲道有分寸。

伏魔剑客跳起来,急退两三步,脚下一乱,感到羞怒交加,一咬牙功行双臂,他要发威了。

文斌如影附形跟到,一脚没将对方踢倒,颇感意外,对方禁受得起猝然的打击,显然是顽强的对手,也打算用重手继续攻击。

巨掌刚伸手,杨琼瑶恰好从旁切入,出于本能的反应,伸手阻止他继续攻击。

“住手!”手一伸叫声同出。

三方面的反应都快,反应出乎本能,有如贴身相搏,任何人的手伸出,皆无法避免接触。

“走开!”文斌同时沉叱,掌顺势斜拨。

一声惊叫,杨琼瑶斜飞出丈外,飞落院中脚下大乱,几乎摔倒。

“你……”她变色大叫。

“叭叭”两声爆响,伏魔剑客封住了两掌,罡风乍起,身形不稳,也震飞出廊飘落院中。

“你这个大名鼎鼎的剑客,如此而已,浪得虚名,去你的!不要再撒野自讨没趣,好好记住了。”

文斌一面说,一面拉了月华曹娇的手举步离去。

月华曹娇得意极了,一脸媚笑,瞟了伏魔剑客一眼,并非在眉目传情,而是有意向他在示威。

“你不要参与,这是我的事。”伏魔剑客伸手挡住意慾上前的杨琼瑶,以为要上前发怒动手,并没留意她的脸上神色变化,冷电四射的目光狠盯着月华曹娇:“这妖女找到了武功惊世的撑腰人,不宜操之过急。”

文斌与月华曹娇,已经消失在走廊折向处。

文斌的注意力,皆在捕捉伏魔剑客的一切神态变化,故意忽略神色百变的杨琼瑶,也让所有人认为他没将杨琼瑶放在心上。

“那位大剑客的眼神十分可怕莫测,他为何对你产生如此强烈的憎恨?”他低声地向月华曹娇问:“以往你与他是否有过节牵缠?他没有理由仇视你呀!眼神中没有嫉炉成分,他对你的美貌并不在意,那不是为女人争风的表现,也不是侠义英雄鄙视异端的表现。曹姑娘,你必须特别提防这个人。”

“谈不上过节仇恨。”月华曹娇整个胴体,几乎挤入他怀中举步维艰,脸上狂喜的神情,表露出心情的愉快:“前些日子在九江,我和孔姐碰上另一位年轻英俊的大剑客。哦!你听说过四海游龙吧?”

“四海游龙龙天奇?当代侠义道风云人物之一,我知道这个人。”他心中一动,嘉鱼事故浮上心头:“你怎么老是和这些侠义道英雄有瓜葛?你们是正邪不两立的天生对头。”

“我就是对这些英雄有成见,不否认有意勾引他们堕落。”月华曹娇坦率得可爱,百无禁忌。

“勾引四海游龙?”

“那条龙本就是好色之徒,你不要被他的神圣外表所愚弄了。那次机会不好,他在跟踪一个比我们江湖双娇更美的女人。然后是这位伏魔剑客神秘兮兮地出现,警告我们离开四海游龙远一点,不许我们拖侠义道英雄下水做邪魔外道。”

“所以……”

“所以,我们不得不放弃,双娇并非真怕这位大剑客,反脸动手他并不见得可以稳占上风。我们不想和他反脸动手,挖苦他几句伤了他的自尊,所以他憎恨我由来有自,我并不介意。”

“你在九江发现四海游龙,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快三个月了,怎么啦?”

“四海游龙暗中跟踪的女人……”

“武林三凤的无双灵凤柏无双。”

“原来如此。”他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月华曹娇没听清他的话,拉着他进入自己的客房。

“没什么。”他在外间的桌旁落座:“江湖龙凤配,好事呀!他们是不是乘船上航?”

“各自雇了船上航,另有一群妖魔鬼怪,也私雇了船往湖广游荡。”月华曹娇傍着他坐下,丰盈的胴体向他靠。

“这个大剑客也在四海游龙的船上?”

“不在,他另乘一艘颇为华丽的快船。”

“你也跟在后面?”

“我哪敢?江湖双娇招惹不起这些天下闻名的高手名宿。我们在九江逗留,畅游庐山放舟鄱阳,打听到一些奇怪的消息,事不关己不劳心,也就不放在心上。”

“消息如何奇怪?”

“那一样邪魔,是被人收买,暗中跟在四海游龙后面的,好像是窥伺四海游龙的行动,却不许向四海游龙挑起冲突。后来,打听出那些邪魔,发了一笔横财,从此一哄而散销声匿迹。”

“你知道那些邪魔的来历吗?”

“江湖双娇有各式各样的朋友,消息灵通得很呢!”

“别卖关子,是些什么邪魔外道?”

“我知道其中几个,最具实力爪牙众多的人,是一代老恶魔黄泉鬼魔罗列。这老魔身边有不少高手男女,白天很少露面,夜间作案时绘红色大花脸,隐去本来面目,因此从没落过案。至于邪魔们为何跟踪四海游龙,为何能发横财,我就无法进一步打听了,所以只感到奇怪而已,毕竟这些事与我无关。”

“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江湖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