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18章 摆脱袭击

作者:云中岳

左侧传出声响,有不少人正快速地散成一列,向这一带搜进,留意树上草下是否有人隐藏,发现了的声响,百步内亦可听得到。“来了。”文斌首先站起,嗓门不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娇娇,我们到疏林内等他们,在疏林动手,至少可以看到暗器。那些混蛋一点也没有武林人的气概,明的暗的一有动静就暗器满天飞,一照面就男女老少一起上,打埋伏设陷阱不以为耻。今天,得好好教训他们,别让他们把你我看成可以任意宰杀的羔羊。来吧!他们这些可耻的没种英雄!”他俩到了疏林,人群也一涌而至。

十个人,伏魔剑客在内。

那位方脸的田前辈,是真正的首脑主事人。

人有脸,树有皮;文斌话说得难听,这些人毕竟是江湖之雄,脸色不大好看,不便扮没种的英雄一拥而上,何况文斌只有两个人,实在没有一拥而上的必要。文斌不拨剑,双子叉腰屹立如山,哪象胆怯逃命的人?简直就象面对一群小鬼的金刚。

“真壮观。”文斌任由对方雁翅排开列阵,说话流里流气:“他娘的,伏魔剑客你这混蛋,你是输不起的烂货,你哪有脸面在江湖称剑客?去你娘的!你该去做花子帮的乞食团头,或者做下九流的鼠辈。”一连串的你你你,你得伏魔剑客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一个成名的风云人物,挨骂而不以为意的人并不多,修养不够的人。可能会气炸!

“月华曹娇,滚到一边去,咱们不要你死!”伏魔剑客修养到家,脸上虽难看却不曾暴跳如雷:“这狗东西保护不了你,他必须死。赶快避开他,以免殃及池鱼,快滚到一边去,听候处置。”“你这狗娘养的杂种,你露出狐狸尾巴了,你的话有问题,口气不对。”文斌沉下脸破口大骂:“我以为你只是一个浪得虚名,患了躁狂自大症的无聊剑客,原来却是一群疯狗的领头人,有多种面目的野心勃勃阴谋家。袭击桑家大院杀人抢劫的那群凶手,是你的爪牙。我要踩住你的狐狸尾巴,挖出你追逐月华曹娇所包藏的祸心来。”“这混蛋才真的息了躁狂疯颠症。”一个粗壮如熊金刚似的巨人,用不屑的口吻说,大踏步欺近:“太爷要把你打成一堆烂肉,说一不二。”声落掌出,马步一拉右掌同吐,相距不足八尺,进马步手伸出,巨掌便到了文斌的胸前。

文斌眼神一动,居然忍住本能的出手接招的冲动,向下一挫,斜移一大步。

避招的速度变化之快,有如电火流光,连站在一旁的月华曹娇,也没看清移动的真实形象,只看到巨人的掌一伸,文斌便幻现在侧方了。蓬然一声气爆,象是平空吃起一声爆竹的爆炸,激荡的气流形成气旋,呼啸声余音袅袅。

文斌衣袂飞扬,猎猎有声,马步一震,斜退两步,所受的震力余波,可知必定相当猛烈。

远在丈外的月华曹娇,也急退三四步几乎摔倒。

“天雷掌!”文斌脸色一变,斜走逼向空门争取反击机会:“他娘的!知道我的阳罡掌力厉害,所以派一个练了至阳至罡的混球,出其不意用绝学行致命一击,难怪敢吹牛要把我打成一堆烂肉,天雷掌的确可以在丈外把我一身骨肉虚空震碎。他娘的!你们居然有这种可怕的人才!”一面说一面游走逼进,绕走了一圈半。

巨人一面聚劲行动,一面在原地移转防守。

全力一击,可能已耗掉五成精力,无法在短期间再发天雷掌连续攻击,神功火候还没修至收发由心连续发功境界。文斌应该抓住机会立加反击的,但他放弃,反而游走移动,让对方有充裕的机会再聚真力。在对方神功继续交接的空隙中,行猛烈的反击必可得手,这短暂的机会,一个高手应该可能把握住。在旁观的高手眼中,以为文斌已经胆怯了,不但没能抓住机会反击,而且不敢采取反击的行动,在气势上,已经输了大半壁江山。只有田前辈看出危机,可知必定是高手中的高手。

“双卫上!”田前辈急叫,同时举手一挥。

两名骠悍大汉,猛然冲出一面拔兵刃。

晚了一刹那,剧变同时发生。

文斌像一头扑向猎物的金钱大豹,速度真可以快逾电闪来形容,旁观的人,只看到人影依稀暴起,便从巨人的正面扑下,高度恰好在巨人双手所布的盘手防卫网上方,贴上巨人的头部。这只是一瞥之下的印象,看不出其中的变化。

其实在这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变化万千令人目眩,生死就在一刹那间决定了。

扑落的瞬间,双掌打击如霍电,掌心在双太阳穴一合,随即左手挟住颈项,右手小臂横击在双目中的山根,下滑卡顶住咽喉。蜷缩的双脚,同时蹬出贴在巨人的胸膛上,左脚的力道减半,制造所蹬目标的扭力,也借力弓腰,引发真力驱动身躯扭转,上扭下蹬真力爆发。一声砰然大震,两人抱成一团,猛烈地扭转、摔倒、翻滚,最后巨人的身躯被蹬飞。

冲来的双卫,一刀一剑刚好脱鞘,冲势太快,无法应付骤变。

又是一声闷响,巨人庞大的被蹬飞身躯,把剑来不及挥出的双卫之一,撞得翻跌出丈外。

人影同时从地面蹬起,前扑。

手中的刀就在脱鞘的瞬间,文斌像大豹般扑上了,重施故技双手控制对方的头部,下面右膝狠狠地撞中下阴。双卫之一用刀的大汉,双目被指扣入、咽喉被扣裂,两人又抱成一团倒下了。

接触快,结束也快。

“毙了他……”田前辈厉叫,拔剑出鞘。

文斌一跃而起,拉住惊呆了的月华曹娇向后退,双手沾满鲜血,血在月华曹娇的白衣上,泛出怵目惊心的鲜红色彩。“你必须奋起自保,娇娇。”文斌沉喝。

她神智一清,拔剑闪在一株大树后戒备。

在田前辈的驱使下,八个人成弧形徐徐逼进,刀光剑气控制了三方,杀气森森,血腥味流动。不远处,四个人正飞掠而来。

文斌徐徐后退,冷然拔剑出鞘,虎目中神光炯炯,狠盯着咬牙切齿步步进逼的田前辈。

巨人仍在短草中挣扎、呻吟、滚动。

双卫之一使刀的大汉,在血泊中抽搐。

掠来的四个人如果加入,就会形成十二方合围,刀剑齐下,文斌决难兼顾最弱的月华曹娇。在众多高手围攻下,最弱的人必定首先遭殃,多一个人,反而成了累赘,等于是绑住了手脚与人搏斗,连移位也无法主动。一旁突然出现一个穿淡青紧身衣的人,手中剑闪烁着怪异的光芒,表示已经功行剑身,已完成行动御剑的准备,随时皆可行雷霆一击!紧身衣把玲珑的曲线,衬托得极为诱人,青帕包头像男人,曲线玲珑的胴体,分明是女儿身,苍色的面庞五官出奇灵秀,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中性人。“杨姑娘,助我阴阳合仪。”伏魔剑客兴奋地大叫:“我知道你会来找我的……”

“你真不要脸!”杨琼瑶嗓音十分悦耳,骂的话可就难听了:“而且无耻!不错,我是来找你的。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名动江湖的英雄,岂知却是一个寡廉鲜耻的下三滥杂碎,呸!”相距最近的一个中年人,一闪即至剑发白虹贯日,骤然突袭速度惊人,剑化长虹猛攻上盘。杨琼瑶冷冷一笑,剑光一闪,错搭住刺来的长剑,居然没发出金属接触声,也没出现震弹现象,双剑像是黏住了,刺出的凶猛冲力像是突然消失了。但中年人的身躯并没停住,马步仍然向前滑,不同的是,持剑的手向后移退。

杨琼瑶的剑,突然震开对方的剑,剑尖闪电似的下沉,奇准地贯入中年人冲来的胸膛。

“下一个来。”她冷冷地说。

中年人的身躯,突然脱剑斜掼出丈外,胸口鲜血狂溢,痛苦地叫号求救。

绝对的沉着,绝对的冷静,绝对的优美,毫无暴戾杀人的可怖现象流露。

可以说,这一剑绝对冷酷无情。而且,对方是撞向她的剑自杀的,与她无关。

这就是阳罡与阴柔的区别,阴柔杀人不带火气。

不但文斌吃惊,田前辈这些人更是骇然。

文斌吃惊的是,杨琼瑶本来与伏魔剑客并肩站的,怎么突然反脸成仇,自相残杀起来?

杨琼瑶的惊世神功,与御剑杀人的技巧,他并没感到惊奇,他已经领教过了,心中有数。

在夺命怪医的石屋,杨琼瑶如果不是被诱擒的,那些妖魔鬼怪如想凭武功劫持,会有何种结果?根本用不着他跟去抢救,小姑娘一个人就可以把妖魔们送下地狱。

轻轻松松一剑致命,把田前辈一些人吓了一大跳。

等到中剑的人一倒,所有的人如受炸雷所击,惊魂一定怒火立即爆发,在连声怒吼咒骂中,七个人像疯子般猛扑而上,左手隐藏的暗器似飞蝗,以暗器开道,人随在暗器后刀挥剑舞,声势汹汹咬牙切齿要替同伴复仇。暗器袭击的目标,也把文斌计算在内。

由长脸中年人率领的四人小组,已飞掠而至。

文斌早知道这些人善用暗器,埋伏便是以暗器攻击为主。

对方左手一动,光芒乍现的同一刹那,他扭头向杨琼瑶瞥了一眼,身形向侧激射,脱出暗器的笼罩区。杨琼瑶同时向另一侧急闪,剑动处阴风似午夜寒涛。

暗器无功,而且暗器并非合围发射的,闪避容易。

“去你的!”文斌冷叱,剑架住一名大汉的剑压出偏门,左手突入,一耳光把大汉打得倒退出丈外,丢掉剑仰面便倒,满口流血有断牙掉出。剑光以匹练横空,猛扑奔来的四个人。

长脸中年人到得最快,双剑立即接触,铮一声狂震,风雷加剧,剑光如电,余震似龙吟。

长脸中年人斜震出丈外,屈一膝着地稳下身形,握剑的手发抖,怪眼中凶光尽敛。

剑光分张、回旋,金鸣震耳,人影急分。

三个人分三方跌出,两个人的剑脱手飞上最近的榆树,枝叶摇摇。

一接触恶斗就结束了,四个人幸好都是完整的。

收了剑,转身回望,月华曹娇恰好奔到,躲在他身后,脸上有兴奋的神情,有他在,这些人何足道哉?摧枯拉朽容易打发。杨琼瑶的左近,倒了三个人,蜷曲着在地上挣扎,压倒了大片野草。

仍有三个人缠住她,却不敢近身相搏。她轻灵地移位,避免陷入三面包围的中心点,轻拂着光芒眩目的长剑,脸上似乎罩了一层寒霜,星目盯牢了脸色泛青的伏魔剑客,剑也追逐着对方移动。田前辈盛怒的神情化为乌有,代之而起的是惶恐震惊,十四个人,只剩下三个了,怎能不惊?“我不想太快杀死你!”杨琼瑶盯牢伏魔剑客移动,剑发出隐隐龙吟:“过早杀死你未免便宜了你。我要剑剑诛绝你的爪牙党羽,最后一天再把你剁碎……杀……”欺近身后的江湖客,看到回旋而至的剑光,感受到奇寒彻骨的压力,惊得顶门上走了真魂,扭身仆倒奋身急滚,爬起一蹦两三丈,狂冲入林逃命,但听枝叶簌簌摇动,身影已消失在茂林深处。田前辈看破好机会,一纵三丈余。

伏魔剑客似乎更快些,向另一面如飞而遁。

四周散布着七具人体,有四具已经寂然不动了。

长脸中年人与三名同伴,连滚带爬从原路急遁。

文斌手下留情,四个人都是完整的。

杨琼瑶收了剑,瞥了文斌一眼,转身离去。

“你的神色不对。”身后的文斌说。

“你少管。”她一步步向茂林走。

“你听我说……”

一声娇叱,她扭身旋体一掌吐出,阴风乍起,气流激旋潜劲山涌。

文斌闪身避招,一跳八尺,阴风从体侧掠过,还真有彻骨生寒的感觉。

身形突然激射而出,像电射光逸消失在林中。

“就是跟踪我们的那个人。”奔近的月华曹娇满腔困惑:“她为何和那些人反脸成仇,冷酷无情地痛下毒手?窝里反不合情理,他们出了什么毛病?”“他们不是窝里反,这位掌功可怕的小姑娘,不是伏魔剑客的人。”文斌重回茂林,往回路走:“至于出了什么意外而反脸成仇,我就无法猜测了。”他不想说出杨姑娘的事,也从不提有关的恩怨。

心潮起伏,他感到极度不安。

“你在想些什么?”跟在他身后的月华曹娇,觉得他的沉默有异:“那怪女人是何来路?”“我感到奇怪。”他不理会月华曹娇所提的问题。

“有何可怪?”

“他们还有两个人,实力更为庞大,为何不见现身?更无联手的迹象。难道说,我料错了?”“你神机妙算,会料错什么?”

“我料定他们是同伙,所以等他们聚合,把疑云拨开,查个水落石出,才决定应采取的行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摆脱袭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