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02章 天网惩恶

作者:云中岳

赛完龙舟,天气正式进入炎夏季节,该曝晒寒衣,正式将寒衣收入箱柜了。

距十二名巡捕夫役神秘失踪事故发生,已有一月零十天。人都是健忘的,这件事已经逐渐被人淡忘了。

刘大爷的大宅,一切已恢复正常,但外地的船只已不再前来拜望,往来的全是刘家的自用船只。刘大爷返回大宅的次数则增多了,府城的人很少看到他露面。

结盟的大计,暗中进行得更积极。

这天,刘家的船载来七位贵宾,刘大爷亲自到码头迎接,可知贵宾必定是重量级的人物。

罗家五虎不再是招待人员,事故发生的第三天,他们便匆匆返回镇江,回老巢发展良己的基业,接待的人,换了一批新面孔。

盛筵席终,送七位佳宾口宾馆安顿歇息,已经是三更将尽。

主人依然和几位心腹,在宏丽的大厅品茗,余兴未尽酒意上涌,少不了意气风发高谈阔论一番。

“长上,请这些前辈前往上江立威网罗盟友,恐怕会把事情闹大,对日后提前开结盟大会不利呢!”

那位高身材的心腹,酒酣耳热兴高采烈中,居然提出不愉快的问题,可知定是一个会用冷静心计,精明地分析情势的好人才,运筹帷幄的好军师。

提前开结盟大会,表示这期间网罗羽翼的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成功,主事人信心十足,决定提前结盟,提前建立星宿盟山门。

上江,指荆州以上包括三峡的四川地境。

下江,指九江以下一段江面。

九江俗称吴头楚尾第一埠。大江以下一段江面,涵盖了南京江淮,是当时的真正精华区,生活程度高低的分水地段,谁能控制上江下江两段江面的生财行业,谁就是财源滚滚的大赢家。

“姜三爷要拿下这条江水,对我们的生存发展也大为有利呀!没有这些威震天下的邪魔外道高手名宿,哪能压得住上江那划地为王的各门各道好汉。”

“其实整条江水,都是姜三爷那些人的势力范围,实在不宜假我们之手,把我们推上风险颠峰的。”

“呵呵,沈夫子,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另一个豹头环眼中年人乐观地大笑:“姜三爷那些人,能控制江湖的牛鬼蛇神吗?连几个毛贼他也控制不住,所以才需要把咱们推出来撑大旗。这是各蒙其利的最佳合作妙计,沈夫子应该全力支持才是,没有说泄气话的必要哪!”

“我……我只担心吃得太饱会撑死!”沈夫子悻悻地说:“咱们控制的地区,目下已经大得不容易控制了,各地牛鬼蛇神一旦有了依恃,做事愈来愈胆大妄为,一旦失控成了暴民,将是可怕的大灾祸。”

“夫子是不是多虑了?”

“是吗?”

“以目下的情势来说,可说情势大好。大爷在江湖闯荡十年,乾坤绝刀的名头,一直就在一二流之间升沉打转,始终无法跻身风云人物超等高手之林,所以改明为暗,作扎根基稳当的打算,在安庆有了可观的局面,但依然无法将声威提升。而进行筹组垦宿盟大计不足两年,大爷已赫然跃登风云人物之林,江湖盟主的宝座,将唾手可得。不必担心情势失控,星宿二十八坛一建立,号令便会统一,如臂使指控制自如,反正官方有姜三爷一手撑天,一江两湖的牛鬼蛇神谁敢不尊咱们的旗号?”

“我能不担心?”沈夫子忧形于色接道:“外表看情势的确大好,至少各方的常例钱数额增加三倍。可是,问题也愈来愈多,内外事务问题丛生,纷争不断。以内部名位问题来说,二十八星宿坛坛址所在,以及坛主的人选,就吵得脸红脖子粗无法摆平……”

“啪啪啪啪……”厅角突然传出清脆的鼓掌声。

大厅宽广,分堂上堂下,柱和壁都有悬灯。

全厅灯光明亮,一目了然。

刘大爷与五位心腹,高坐堂上品茗,堂下全厅每一角落有何动静,皆难逃六双鹰目监视。

厅门三座皆是闭拢的,仆人在厅外走动,须等叫唤才能入厅,所以宽广的大厅,应该只有他们六人。

居然有人鼓掌,岂有此理。六个人的目光全向掌声传来处集中,惊怒的神情一一写在脸上。

厅角踱出一个人来,一面走一面继续鼓掌。

“沈夫子高论,颇为切中时弊。”这人停止鼓掌,到了堂下背手而立,向上泰然发话:“吃得太饱会撑死的,人多势众,一旦失控便会成为暴民。无所不为与妄为的结果,便会制造大灾祸大流毒,后果严重啊!”

“大胆,你是什么人?你是如何混进来的?”刘大爷声色俱厉,一跃下堂:“你不可能是本宅的宾客,必定是有意前来示威以要求加盟的人。”

六个人已半弧形把不速之客堵住,形成有效的攻击威力圈。

灯光明亮,面貌宛然。

这人穿灰色有斑夜行衣,腰间的皮护腰有特制的斜形刀插,有一把狭锋黑鞘单刀,一个中型腰系式百宝囊。

身材修长,五官出色但并不特殊,脸色健康红润,留了小八字胡,一看便知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小八字胡也许该说是由rǔ毛形成的。

“你不必急于知道我的来历,我这身夜行衣,便已明白表示我的来意,不会是和平而来。你可以叫我夜行人,我的工作本来就大多数时间在夜间进行。”

“你的来意……”

“我来了好几天啦!贵宾宅每一角落我都走遍了。”夜行人的锐利如刀目光,紧吸住刘大爷的眼神:“你是乾坤绝刀刘四海,也是安庆府城的富豪刘宏盛,未来星宿盟的盟主,没错吧?我没找错人。”

“你的来意就是要找我?好吧,你找到了。午夜潜入犯了大忌,可知必定来意不善。阁下的胆气委实令人佩服,能登堂入室而我的人毫无所知,江湖上有你的地位,竟不敢露名号,未免令人失望。说吧,你为何找我?”

“上月,四月初一,距今仅四十天,所发生的事你没忘记吧?”

“四月初一?”乾坤绝刀心中一跳。

“对,四月初一。要不要在下提醒你的记忆?”

“你……”

“那天晚上,快刀神手两位老兄,曾经潜入贵宅查探,曾经发现不少牛鬼蛇神,在贵宅筹帮组盟,然后打打杀杀利害摆不平。那些人。好像是下江的罗家五虎,黄州的山海夜叉,云梦的冷面飞卫。结果,府与县的十二名巡捕夫役,全被你们杀了灭口,以免消息外泄。阁下,你不会否认吧?”

“去你娘的,关你什么事?”乾坤绝刀厉声问。

“快刀神手两位巡捕,是在下的朋友。”

“混蛋,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上月初一,我在府城内宴客,我这里的大宅,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你跑来胡说八道,到底想证明什么?”

“要证明你是谋杀犯,证明你正在有计划地组织暴民制造灾祸。”

“拿证据来,你……”

“不要说你不认识快刀关勇关巡捕吧?你那一刀只把他震入河中。”夜行人向出现门外的人伸手说。

三个同是夜行人打扮,年岁稍长些的骠悍大汉,拥簇着神色冷然的快刀关勇。四人迎门一站,在门外用冷厉的眼神,狠盯着厅内的人不言不动,也没有入厅的意思,像四个幽灵似的。

厅内灯光明亮,厅外的大院子则暗沉沉的,这一明一暗背景强烈,四个人便显得特别突出,真像幻现的幽灵,不言不动更增三分阴森恐怖感。

乾坤绝刀当然认识府城的名捕快关勇,突然出现难免受到震撼,因为府衙已经传出两位名捕失踪,在他却知道快刀关勇落水,其他十一个人都死了。

府衙宣布失踪,死亡的怃恤金已发给家属,已明白表示快刀落水之后,可能已经淹死了。

相距远在二十步外,快刀不言不动,灯光虽然明亮,事实上不可能分辨真假。

但在乾坤绝刀来说,所呈现的惊恐神情,已说明心中害怕得胆寒了。

“关巡捕凭什么指证?”震惊过后,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地叫嚷:“他应该向李推官告发我。他是执法人,应该依法行事,不该私底下找朋友肆行违法报复,夜间私闯民宅有如强盗,知法却又犯法……”

夜行人冷哼一声,举手一挥,门外四人身形一闪即没,形影俱消。

“在府衙来说,关巡捕已经失踪,已经因公殉职,安庆府已经没有这个人了,”夜行人的手,徐徐落在刀靶上:“他知道他这个小鬼,奈何不了你这个大菩萨,因此采用私了,请朋友替他讨公道。”

“你们……”

“你是否认罪无关宏旨,咱们只相信调查的真象与结果。你最好像个未来星宿盟的盟主,像个人样,有英雄好汉的打天下豪气,和我轰轰烈烈刀下决生死。”

“该死的混蛋!你来了多少人?”

“四个,快刀不算。”

“四个见不得人的无名小辈,你就敢闯入我这处虎穴龙潭,在气势上的确占了先,但结果是一样的,你们都得死。哼!你知道今晚我宅中住了些什么人物?”

“哦!宾馆中那七个尸居余气的老掉牙凶魔?”夜行人的话充满嘲弄味:“他们拍胸膛保证,替你未来的星宿收服四川的好汉加盟,不服老欺四川无人,真是可悲。发信号把他们叫出来吧!在下替他们在世间除名。”

“你口气好大,到底是何来路?我是未来星宿盟的盟主,位高辈尊一代之豪,我要知道对手是何来路,配不配和我……”

“你真要知道在下的来历?”

“我坚持要知道。”

夜行人左手一抬,一拂一挥,头脸突然变成一个鬼怪面孔,相貌狰狞,灯光下突然出现,真会把胆小的人,吓得魂飞天外。谁也没见过鬼怪,所以把任何不正常的面孔认定是鬼怪。

画家认为画鬼怪容易,画鸡犬困难,因为谁也没见过真的鬼怪,画得好不好像不像,谁也无法下定论。

但一般已在人们心目中,最普遍最常见已为人们接受的,传说中的鬼怪,有些人一看便知,但是真是假,谁也无法肯定。

这个鬼怪的头部外型,就是已被世俗认定接受的鬼怪。

“天魁星。”乾坤绝刀惊呼。

府城的魁星阁,就有那么一尊魁星塑像供人膜拜。

府学舍县学舍,甚至两京的国子监,都有供祭祀的魁星神像,保佑读书士子们大魁天下。

一些卖神器的店铺,也有供士子们买回家供奉的小型魁星像,所以,认识魁星的人可还真不少。

观音菩萨像不论摆在任何地方,至少有一大半凡夫俗子一看便知道是观音像。

读书人叫魁星,江湖朋友通常称天魁星。

天罡第一星:天枢。

天罡星,指北斗七星。第一星天枢,也就是天魁星,名列第一,所以称魁首。

北斗主死,星主是真武大帝;南斗称箕,星主是主生的南极仙翁。江湖朋友对这些传闻不陌生,这些神话故事深植人心。

“天网恢恢!”夜行人突然大喝,声震乍雷。

“老天爷!真的不幸而言中。”沈夫子骇然惊呼。

“我叫宇文天枢,你们记住了。”

夜行人单刀出鞘,森森刀气像寒涛:“我们会留下一些活口做见证,看谁是幸运的活口。杀!”

两个爪牙从两侧扑上,一刀一剑挟风雷而至,听到杀声,刀剑聚合的刹那间,却出现另一道炫光,迸发出凌厉无匹的刀气,聚合的刀剑猛然外张,方传出震耳的金鸣,炫光一闪即没。

人影乍分,宇文天枢已离开原地,炫光再闪,一刀砍断第三名爪牙的右大腿。

“呃……啊……”协同猝然攻击的两爪牙,向外冲出叫号,一个肚腹裂开,一个背肋被劈断三四根,厉叫着摔倒在血泊中挣扎。

聪明人知道何时该扮英雄,何时扮胆小鬼,保命第一,对手太强必须扮胆小鬼。

六个人刚发动攻击,一眨眼便死掉一半,那把眩目的狭锋单刀速度之快,已失去刀的形影,刀招之神奥猛烈,无与伦比。

刘大爷绰号称乾坤绝刀,刀法赫然有宗师级的气势,但看到宇文天枢的刀法,只感到心底生寒,知道双方的招术、技巧、劲道,相差太远了,不见机遁走必死无疑。

三人就在第二名爪牙中刀断腿的同时,全力向后堂飞遁,速度打破平生纪录。后堂黑暗,藏身容易,追的人不熟悉房屋的格局,绝对不敢追入黑暗中乱闯。

距后堂口约五六步,只要一跃便可冲入黑暗的后堂了。

一声冷笑,刀光霍霍,那位快刀关勇像平空幻现的鬼魂,横刀屹立挡住他的进路。

“是时候了。”快刀关勇冷叱。

已不容他多想,冲势也不容许他停步,反而加快冲进,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天网惩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