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20章 揭姦大计

作者:云中岳

文斌一脚踢开神箭柳光华,从怀中掏出天魁星面具戴上,恐怖的天魁星外貌,真有如妖魔白昼现形。“天网执行制裁,不可能派外人参与。制裁自己弟兄,更不可能请外人相助。”他高举血迹斑斑的长剑,狰狞的天魁星面孔环顾对方的阵势,剑随目光移动:“除了神箭柳光华之外,其他十一个人,十之八九是天网的弟兄,你们这些人……”他的嗓音提高了一倍:“是干什么的?谁派你们来对付我天魁的?招出你们的主谋,说!”“天魁。别废话了!”冒充天魁的第二游神怒吼:“活捉几个人严刑逼供,哪怕他们不招?杀!”首领一声长啸,所有的人同时发射暗器,同时转身如飞而遁,像漏网之鱼。

二十三个高手中的高手,居然被八位天网的弟兄吓破了胆,失去拼的勇气,逃走第一。

先前七十余名高手,在短暂的片刻便死了三分之二,这三分之一早已胆落,谁还敢有勇气做送命英雄?天网制裁巨豪大霸,皆以个人面对大群爪牙,对以寡击众的强攻联手战法学有专精。对方人多,死得也多,再不见机逃命,能活的人恐怕就没有几个了。八个人真不敢向暗器群中冲,冲出的人及时止步暴退,失去追的先机。

“不能追!”文斌大叫:“他们不会再和咱们拼命,会用暗器埋伏偷袭,实力仍在,不可枉送性命。”“天魁的话有道理。”将霸王鞭拭净放入鞭囊的人说:“如果不是他和游神制造混乱,让咱们突然锲入行雷霆攻击,决难获得胜算。冲阵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呢!不急,把受伤的人拖走,不怕他们不招。”“我拖这个神箭手。”文斌揪住神箭柳光华的领口:“弟兄们,集思广益,综合诸位所获的消息,一定要把天网的内姦揪出来。也许受伤的人中,有人知道堂主的底细,能找得到堂主,必能把内姦揪出来的。”共找到七个受伤不算严重的人,包括神箭在内。

先将尸体拖入树林,以免惊世骇俗。

天网的弟兄如被生擒活捉,决不会贪生怕死招供,因为知道招与不招都会死,死也要死得英雄些,而且招也招不出多少秘密,因为他们对秘密所知有限。文斌连上一级的联络人也毫无所知,落在对头手中,能招出什么来?

神箭柳光华是天网的弟兄,文斌不可能用严刑逼供。

其他六个人中只知道天网的组织,怎知道天网的座主堂主是何方神圣?而且这六个人都是自命不凡的亡命,拒绝招出重要的问题。弄死了三个人,所得的全是与天网无关的供词,连真正的身分也难以确定。

当然也获得不少资料,供作参考以策划揭姦大计。

揭姦行动并非文斌独自进行的,在武昌夜探碰上游神之后,便着手进行了,他这一组的功曹和游神,分别追查线索。在离开武昌追踪江湖双娇时,便分头进行策定行动大计。另一部份人,已远赴各地追踪可疑目标,目标锁定最近几次制裁行动后,随后进行杀人灭口抢劫的可疑人物。其中最值得注意的目标,是七星殒灭青龙庄时,里应外合杀入青龙庄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江湖双娇是最可靠证据确凿的人证,这根主线由文斌负责追查,其他的人避免出面,秘密在他附近留意一切动静,时机成熟,才发生这次毁灭性的雷霆攻击。双方皆在用尽心机布局,胜利属于文斌这些天网弟兄。但功亏一篑,被那位蒙面首脑逃掉了。局势仍然扑朔迷离,揭姦大计并没成功,口供没有多少帮助,仍然无法掌握涉嫌内姦的确凿线索。伏魔剑客与内姦勾结已无疑问,可惜被这位大剑客逃掉了。

月华曹娇失了踪,又得设法找到这个浪女。利用浪女行刺王吏目的人,是不会轻易放过浪女的,必须杀之灭口,以免秘密外泄。利用浪女引诱天魁现身的妙计功败垂成,浪女已完全失去再利用的价值,杀之灭口必须及早行动,浪女的处境极为凶险。文斌另有烦恼,杨琼瑶已悄然走掉了。杨琼瑶的处境,可知比浪女更为恶劣,浪女可以躲藏,她不能躲也不想躲,等于是站在明处,须面对许多高手在暗中下毒手的凶险局面。八人经过一番计议,决定分工合作的行动纲领,分手化装易容各奔前程,已经是午后时光了。他有点迟疑,甚至感到进退两难。

所掌握的线索不能轻易放弃,不能另起炉灶进行追查其他线索。

伏魔剑客一群漏网之鱼,是奔向寿州的。月华曹娇则是向东奔,这时可能已逃出五十里外了。浪女看到天魁现身,已吓得胆裂魂飞,必定有多快就走多快,追上去不是易事了。月华曹娇不认识天魁的真面目,对天网的任何人皆怀有强烈的恐惧,必定拼命向凤阳逃,从此不敢再以本来面目在外公然走动,追查将十分困难。他向寿州动身,决定从伏魔剑客这些人着手跟踪,有机会就把这位大剑客弄到手,也许能追出那位蒙面首脑的根底。刚绕上官道,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在西面的官道右侧,手中有一根木杖,步履蹒跚向寿州走。

“唔!盯牢这个混蛋,必可找到伏魔剑客。”他欣然自语,重新隐身在路左的树林里。

是江湖客顾大同,头部包了伤巾,右脸肿起老高,可能右耳已聋,右眼也出现黑眼圈,眼球充血视线大受影响!由于头部受到重击,走路歪歪倒倒脚下不稳,用木杖支撑也举步艰难。

他并不知道江湖客是被杨琼瑶用石块击中的,训为这家伙在恶斗中负伤,找地方躲起来,这时才起程返回寿州归队,盯牢了这位江湖风云人物,找伏魔剑客应该不会有困难。不需用紧蹑盯梢,这家伙走得太慢。

距城不足二十里发生惊人的搏杀事故,性质比强盗劫路的规模更大,不但有旅客目击,更有在田间工作的乡民看到,瞒不了人。五爪蛟桑大爷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人,他本来就心怀鬼胎,想起八公山大院的死人,他简直有点接近精神崩溃境界,对一切引起心惊肉跳的消息,特别敏感。当他发现伏魔剑客逃回城,仍住在淮南老店,便如坐针毡六神无主,知道灾祸仍在大事不妙!这些混蛋真是岂有此理,不知死活。

他们都有坐骑,为何不快马加鞭远走高飞?仍然留在这里不走,出了事铁定会累及他的,说不定还会发生更大的灾祸,他这条地头龙哪能脱身事外?不论莅境的是哪一种强龙,以他目下的实力,的确无法与任何强龙抗衡,不管用何种手段相抗,他都注定了是大输家。幽冥教的毁灭阴影,仍然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桑家大院的惨重损失,已经让他心胆俱裂,精神快要濒临崩溃边缘,但也逐渐引发他的反抗意识,产生不顾一切的亡命气质,滋生玉石俱焚的念头。白天没有威胁,全城的治安人员皆出动戒备,一有风吹草动,他的爪牙也会配合治安人员蜂拥而至,为保护权益而群起而攻。晚上,可就长夜漫漫噩梦连连了,来找他的人决不会暴露本来面目,谁能指认向他行凶的凶手。所有的蛇鼠皆派出走动,眼线遍布,宅内外不分昼夜,戒备森严闭门谢客。

幸好他不知道恶斗的经过,不知道事故牵涉到天网,一直就认为近来的风波,起因在于伏魔剑客一些江湖英雄,与江湖浪女月华曹娇之间的恩怨是非。桑家大院遭劫,原因出于他一时昏了头,不但介入纠纷,而且打月华曹娇的主意,招来惨重的损失。如果他知道是天网在这里进行摘姦内斗,便丢下这里的事逃之夭夭,躲到安全区避风头了。在淮河每一角落他都可以藏身,整条淮河都是他的地盘,安全庇护藏匿的地方多得很。迄今为止,他对袭击桑家大院的人存疑。幽冥教,早晚会被人揭发罪行,虽然不在天网的控制区内,不至于受到天网的注意。

但天网远至南京安庆制裁星宿盟,已是轰动江湖的大事,已表示天网正扩大活动控制范围,谁敢说天网决不会光临寿州?在淮南老店附近,他派了几名得力的爪牙做眼线,留意伏魔剑客几个人的一举一动,消息不断传回,当他发现逃回的江湖客头青面肿时,便知道这些英雄好汉们是大输家啦!最好不要去招惹大输家,以免彼迁怒招惹无妄之灾,因此他派眼线暗中留意动静,不敢落井下石打落水狗。其实他把伏魔剑客恨入骨髓,如有可能,他会把这位大剑客捉来食肉寝皮化骨扬灰。

桑家大院死伤之惨空前绝后,财宝被劫一空,绝对与这位大剑客有关,大剑客与在郊区活动出没神秘的人有关,尽管他的朋友,认为可能是天网制裁幽冥教。断魂刀客古奇那几位朋友,指证天网的证据相当薄弱。文斌和月华曹娇,可能已踏入凤阳地境了,聊可告慰,一个手掌拍不响,伏魔剑客应该不会再兴风作浪,不会再举剑高喊伏魔啦!他必须预防伏魔剑客转移目标,把他当作魔举剑相向,因此已作了必要的打算,逼急了也会破釜沉舟拼个两败俱伤!所派出的狐鼠,都是第一流的眼线,武功也相当扎实,精明机警目光锐利,对在淮南老店附近出没的可疑人物,该怎办便会当机立断加以处理。所谓处理,表示不择手段把人弄走。最得力的眼线康七,绰号叫阴狼。

阴狼康七也是幽冥教的弟子,对一些小巫术运用自如。

刚从隔邻的小巷子折入,便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小流浪汉走在他前面,看背影年纪可能不大,如果大,必定是发育不良的矮子,挟了一根打狗棍,正在一面走一面剥食炒花生,花生壳不断向下掉。他一脚踩下去,踩碎花生壳的声音清晰可闻,他的行动,也就表露无遗。

他本能地觉得,这个矮子有问题。

他的身材粗壮,比矮子高出一个头,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人,对付一个瘦弱的矮子,有如金刚捉小鬼,对方的武功即使高明,也禁受不起他从后面偷袭的沉重打击,油然兴起把人弄到手的念头。脚下放轻紧走几步,像灵猫蹑鼠,可是脚下的花生壳,并不因为他脚下放轻而不会碎裂。

贴身了,巨灵之掌伸出想劈耳门。

矮子突然转身,咧嘴一笑,苍黄的面孔,却露出雪白的美好牙齿。

他一怔,猛然想起是伏魔剑客的同伴,曾经在客房中反目,把江湖客打得牙掉脸肿的小旅客杨钧。不由他多想,巨掌本能地挥出。

这是突然发生危险时的本能反应,事实上掌挥出时对方恰好转身,事出仓猝,想收掌也力不从心。掌被对方的小臂架住,砰一声肚腹同时挨了一拳!

拳头小,劲道却大得可怕,打击力直撼内腑,象是挨了一记千斤巨锤,打得他张口闭气,呃一声便叫不出声音,可怕的痛楚光临。挨了一拳,他便崩溃了,浑身力道尽失,痛得直不起腰来,想大叫救命也力不从心。

“是你找上我的。”杨琼瑶一抖手,他便被仰面摔翻手脚朝天,小鬼跌金刚干净俐落,曲一膝顶压住他的肚腹,一手将他的右手反扭,牢牢制住了。“呃……呃……我……饶命……”他居然能发声说话,真是奇迹。

“你是五爪蛟桑大爷的人?”

“是……是的……”

“监视我想活捉我?”

“不……不是的,监……监视伏……伏魔剑客那……那些人。”

“为何?”

“留意他……他们的举动,他与藏身在南乡的那些人有……有往来。那些人已经快马加鞭离……离开,向西走了,他为何留下,大爷想……想知道他留下的用意。”“那些人只遁走了一半,仍在暗中策应他。”杨琼瑶放手收脚站起:“我需要一些消息,用消息换你的命。你如果不合作,我就在你的脊心穴来上一指头,现在,我等你一句话。”脊心穴来上一指头,不论是制经或制穴,脊椎神经便被截断。与断了脊骨的症状差不多,下肢麻痹瘫痪,得一辈子缠绵床席。他有眼不识泰山动手在先,对方有胁迫他合作的充分理由,他如果想逞一时的英雄,肯定会做下一辈子的残疾,这些高手的武功非常可怕,他真挨不起对方的一指头。“我……我愿合……作……”他完全屈服了。

“好,起来,往巷底走,到僻静处好好谈谈,谈我所要知道的消息。”

“你……你要知道些什么消息?”

他爬起痛苦地揉动肚腹,那一拳让他吃足了苦头。

“那个狗屁剑客的消息,我自己留意。”杨琼瑶押着他往巷底走:“我要有关月华曹娇与于虹的消息,以及南乡潜伏不走的人中,你们认出哪些人物,知道他们的底细,便可严加提防。”“那些人出动时,都用青巾蒙面。借住的民宅附近不许其他乡民接近,无法认识出是哪些人物。”“回去告诉桑大爷,我会不时向你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揭姦大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