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24章 淮南别庄

作者:云中岳

淮南老店门前人群拥挤,旅客们纷纷结帐离店,水陆分途各奔前程,街上也行人攘攘熙熙。对面食店生意兴隆,早膳的食客你来我往,能占到一处座位,已经不错了。

不男不女的杨琼瑶大踏步进入店堂,浑身汗水脸色红润。

恰好食桌口有三位食客,另一位大汉也恰好到了桌旁,刚想落坐,砰一声响,一把连鞘剑丢在桌上。大汉一怔,扭头一看,突然打寒噤,乖乖地转身慌张地让座。

她用脚将长凳拨开,拾回剑插在腰带上,大马金刀坐下,一旁的店伙赶忙过来张罗。

这一带的旅店食店,店东店伙对她都不陌生。

店伙认识她,惶诚惶恐听候吩咐。

对面淮南老店的店伙,当她出现在街上时,便已发现她了。

赶了五十里路,心中虽然焦急,但淮南老店正届忙碌时刻,她不便闯进店闹事。

饱餐一顿恢复精力,大汗也消了。

对面淮南老店旅客不再出入,几个店伙的在店外向这边张望,一个个显得神色不安。

“她真来了。”一名店伙抽口凉气叫。

她大踏步到了店门口,突然伸手抓住了一名店伙的手。

“江湖客顾大同,是不是仍然住在这里?”她话问得字字震耳,神色不友好。

“杨……爷,他……他在……他在。”店伙魂不附体,吓得说话的嗓门走了样。

“带我会见他。”

“好的,好……的,请跟我来,小的领路……”

江湖客几个受伤不宜乘坐骑逃走的人,已不住在以前的客房,换至最后一进偏僻的客院,以免受到旅客的打扰,这一进旅客不多。踏入颇为宽广的院子,店伙不走了。

“那边第……第五间,洪字第六号客房。”店伙指指右侧的走廊:“绕过去就是了,小……小的不便带……带杨爷前往……”她上次落店,是以男旅客身分投宿的,店伙称她杨爷,不敢称女客官。

“谢谢你,你走。”

店伙仓皇而走,与走廊另一端几名店伙,畏畏缩缩注视情势的发展,不敢上前劝解。

她与伏魔剑客那些人反脸成仇,全城的人都知道了。

走廊转角处,冲出两名大汉,拔剑出鞘跳入院子,劈面拦住了。

“杨姑娘,你来找养伤的人,太不上道了吧?”三角脸大汉拉开马步,扬剑却不敢上去。

她并没拔剑,两大汉居然不敢冲上攻其不备。

“伏魔剑客逃回来了,不知躲在何处,消息从你们回中说出,我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哼!”她双手叉腰像男人,在两支遥指的剑所指下泰然自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的行踪,他昨晚动身到凤阳去了,怎么可能转回来?”

“是吗?”

“千真万确。”

“我要向江湖客证实。”

“他牙掉头肿……”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非找他不可。他是伏魔剑客的死党,伏魔剑客回来,必定向他交代一些事,他一定知道那个烂剑客在何处。让路,我不想在客店大开杀戒。”“不要欺人太甚……”

光芒一闪,她的剑以令人目眩的奇速出鞘,铮一声暴响,先下手为强的大汉手中剑,突然脱手飞起,急旋着飞落三丈外的院角。光芒再闪,仅退了一步的大汉狂叫一声,仰面便倒,右腿齐膝而折。

另一大汉刚冲出发剑,大吃一惊,骇然撤招扭身斜冲,间不容发地脱出她的剑尖控制点。

她不再追击,大踏步上了走廊。

砰一大震,她踢倒了房门,向里面瞥了一眼,里面鬼影俱无,床上没有人,桌上茶水尚温,后窗是大开的。江湖客头部受伤,手脚是完整的,生死关头性命要紧,忍痛爬窗决无问题。

连破五间房门,里面各有一个受伤的人,其中没有江湖客。

回到院子,两大汉不见了,留下一双断脚,断脚的人被同伴背走了。

重新回到一间门已被踢倒的客房,床上那位右肋挨了一剑,伤势颇重,包札得像粽子的中年人,倚靠在床栏喘息,用绝望的眼神迎接她闯入。“不招出伏魔剑客的藏匿处,我要割你百十剑,说一不二。”她站在床口,轻拂着剑,像天神俯视着小鬼,剑随时皆可遁出。

“杨姑娘,我……我怎么可能知……知道少庄主在……在何处?”中年人惊恐地想挺身坐起,却力不从心,反而牵动伤口,痛得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少庄主?”她一愣。

“这……”

“什么少庄主?哪一座庄?”

“我……我我……”

“庄在何处?”她厉声追问。

“我不能……”

剑光一闪,割开了中年人的右手膀。

“忍着点,我知道你是条硬汉,看你在第几剑才叫痛。我对硬汉怀有崇高的敬意,但不会因敬意而手软。那畜牲要我死,你们也得死!”“你……你不能虐待受伤的人……”

“是吗?就你们有权要我的命?招不招?”

“万……万松庄,在……在八公山……”

“八公山哪一角落?”

“距……距桑家大院不……不远……”

房门口出现五爪蛟,六名保镖堵住了房门。

“神刀太保吴浩,你也算是江湖名号响亮的人物,怎么胡说八道骗杨姑娘?八公山哪有什么万松庄?”五爪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你说距我桑家大院不远有何用意?想要我替你们挑冤担债?去你们的混帐!”“五爪蛟,八公山没有万松庄,何处有?”杨琼瑶沉声问,一点也不介意房门被堵住了。

“杨姑娘,你不知道这混蛋在用缓兵之计吗?”五爪蛟急得一头汗:“只要你眼巴巴奔向八公山,他就可以从容溜之大吉了。你找不到万松庄,铁定会找到我的桑家大院逼迫我的人。我的人肯定会遭殃,你甚至会来找我。”“我不会找你,我的事与你无关!”

“这混蛋内伤沉重,不要再逼他了。”

她哼了一声,收剑伸手。

“我另找他的同伴问。”

她的手掌落在神刀太保的天灵盖上,一按一抹掉头出房。

神刀太保嗯了一声,眼神便出现茫然的神情。

五爪蛟赶忙让至一旁,向房外的保镖打手式。

她昂然出房,不理会怒目相向的六保镖。

“姑娘请随我来,有消息奉告。”一名保镖在她经过身旁时,突然低声说:“有关伏魔剑客的去向。”“好,谢谢。”

她跟在保镖身后,折入一条短走廊。

她不是江湖人,一切举动、谈话、迫供方法……毫无经验破绽百出。

如果这样能获得正确消息,很可能是老天爷特别眷顾她。

第三者反而帮她的忙,笨人有笨福。

五爪蛟是被压得受不了,冒火地玩手法报复。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五爪蛟虽则掉了爪,但仍然是一条蛟,仍然是寿州举足轻重的大爷。他在强大的外力压迫下,明里不敢公然反抗,玩阴的他有充中的本钱,一旦面临生死关头,他也豁出去的豪情勇气。官道天魁出现毁灭性的恶斗瞒不了他,淮河这条水所发生的状况瞒不了他。

洛河镇所发生的事,他也知道一些风声,只不过消息传得慢,伏魔剑客的行动快得不可思议,因此消息传递慢了许多。但目标在州城附近所发生的动静,他知道得最快。

天魁出现,已表示出桑家大院的遭劫,不是天网所为了。

文斌已对他有所暗示,而文斌就是天网的天魁。

那么,谁能出动如此庞大的人手,毁他的桑家大院,一举铲除了幽冥教?

不但行凶的人呼之慾出,而且每一征候皆指向伏魔剑客这些人。另一批神秘人物,也显示与伏魔剑客有关。他把伏魔剑客恨入骨髓,但对方实力惊人,不是强龙不过江,他还不想作两败俱伤破釜沉舟的打算。伏魔剑客留了一些人在寿州,他如坐针毡寝食难安,这灾祸何时了?

两方人马在他这里龙争虎斗,他这个地主必定被波及。桑家大院死伤惨重,就是被波及的证明。两条强龙作生死斗,他希望其中一条死亡,即使不同归于尽,剩下的一条势将遍体鳞伤,断角缺爪折牙,对他这条蛟将毫无威胁,甚至可以落井下石永除后患,打落水狗的能力他仍然十足。两害相权取其轻,天魁这条龙如果是胜家,对他的威胁微乎其微,天魁不会向他这种小豪小霸大张挞伐,事实上也确是对他无害。处理了杨姑娘的事,他带了四名心腹保镖,疾起东行官道的十里亭。

这条路所发生的血腥事故,他一清二楚,关键性的人物在这条是非路上来来往往,他的眼线把这条路,列为监视的重点。寿州地当交通中心,四条官道通向东南西北,以东行官道最为畅通,旅客也最多。

十里亭已经成为一座小市集,是州外围最有发展潜力的卫星市镇。

后来寿州人口渐增,将原来省掉的寿春县,析出一部份乡镇,增设为凤台县,十里亭这一带,成了凤台县的行政中心。虽则凤台县的县衙仍设在州城内。名义上是东行官道,其实是路向东北伸展,亭左右形成一条不规则的小街,是旅客入州城前,最后一处歇脚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供应附近村落的日常用品。

接官亭左右,更有宽大的歇息棚,可容来接送官员的仕绅歇息,平时供旅客歇脚。

五爪蛟不是仕绅,只是地方牛鬼蛇神的大爷,打扮得像普通旅客,遮阳帽掩住了本来面目,在棚内也不脱下。五个人扮旅客在棚内歇息,目灼灼留意东来的旅客。

“大爷,你真认为那个叫于虹,也称天魁的人,真会偕同月华曹娇,从这条路回来?”一名保镖低声问。“毫无疑问。”他信心十足:“这些人以寿州为兴风作浪的中心,翻云覆雨的主事人是伏魔剑客,在这一带打打杀杀你追我赶,此中缘帮我虽然无法深入了解,但捉摸出一些形影。伏魔剑客逃回来了,于虹和月华曹娇肯轻易罢手吗?连那个女扮男装的杨姑娘也循踪跟来了,于虹和妖女不跟来才是怪事。”“我们真没有用,伏魔剑客那些隐身暗处的人,咱们竟然查不出他们的来路,这些人真够厉害的。”另一名保镖承认失败,沮丧地长叹:“如果他们真要全力对付我们,真可能把咱们搞得烟消火灭。”“所以,他们最好先烟消火灭。恐怕只有姓于的有这种能耐,我必须帮他一把,促使那些混蛋早些烟消火灭,不但可以报大院遭劫之仇,也可以睡得安稳些。这几天噩梦做得太多了,他娘的真该死。”五爪蛟眼中放射着仇恨之火,咬牙切齿像要吃人。东面终于出现文斌的身形,打狗棍挑了两个包裹,健步如飞浑身汗水,腰间多了一把佩刀。佩刀是从夺魄天君处取来的,也是尸体所遗下的狭锋刀。

他回到夺魄天君茅屋,取了行囊和兵刃奔向寿州。平时他不携带兵刃,可知他已经知道此行需要兵刃与仇敌周旋。他善用刀,天魁执行任务时就使用刀。

天魁必须出现在阳光下,才能吸引出潜伏在暗中的天网真正叛徒。

他劝包琴韵回家,脱身事外以免日后受到报复牵连。

包姑娘供给他宝贵的确切消息,他不需包姑娘冒险挺身作证。

这种事不需公诸天下,纯粹是天网的内部问题,与外人无关,支持他的天网弟兄将愈来愈多,不需外人协助。由于需要处理夺魄天君的事,得取回行囊,所以动身晚了许多,而杨琼瑶已先走了半个更次,想追已来不及了,黑夜中也不易追踪。接近十里官亭,他脚下放慢,以免惊世骇俗,也可调和体力。

看到有人踱出歇息棚,看到有人用江湖朋友通用的手式向他示意。

他心中一动,向右钻入一座树林,放下包裹,整理身上的零碎,将刀挪至趁手处,一切停当,身后草声簌簌,五个人已分枝拨草而至。“唷!是你?”他盯着取下遮阳帽的五爪蛟怪腔怪调:“不会是为了桑家大院惨重损失的帐,算在我头上,在这里摆十面埋伏吧?他娘的!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你这条地头蛇真有两把刷子呢!”“于兄,我哪敢再班门弄斧?有眼不识泰山把你这瘟神弄进大院,结果我成了最大的输家。”五爪蛟一脸苦像,一肚子冤屈要找人投诉。“别向我诉苦,你不是挑不起放不下的人。”

“没错,大不了我再回淮河混世。”

“你上了年纪,再混也混不出什么局面了。说吧!你不是等在半途向我诉苦的,我也有一肚子苦水,有什么事,你就简单明了说出来好了。”“我知道你是天网的天魁星。”

“没错,那就是我。”

“我知道你是一言九鼎的大丈夫。”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用消息交换你千金一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淮南别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