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26章 破壁出困

作者:云中岳

“你竟敢杀了老夫的人!”这人的嗓音,也冷厉阴森慑人心魄,不像人声。

她心中有数,九州天魔现身了。

她不知道九州天魔的底细,心目中也不在乎什么魔,生死早就置于度外,真正的魔鬼也撼动不了她。心不惧则胆气壮,谁也吓不倒她。九州天魔出现的诡异气势,既收不到令她恐惧的效果,也没把她吓得魂飞战栗,她一点也不在乎对方慑人的魔鬼形象。“我已经先行警告,你不制止你的人行凶,他们被杀死了,你须负全责。”她所站的姿势和流露的阴森气势,也具有魔鬼形象:“把那些无耻畜牲叫出来,你犯不着替他们挡灾。”她简直就在托大,教训这个老前辈。对方即使不是魔,也会气得暴跳如雷。

“我要你生死两难!”老魔果然激怒得怒火冲天,黑影迎面压到,剑像一道电光猛然迸射,强烈的剑气像山岳般涌发,灵蛇吐信无所顾忌地从中宫强压。灯笼突然飞出,在剑尖前崩散,火星跳跃,火焰一闪即消,散飞的竹骨与纸屑,在劲风中向四面八方飞舞散落,声势惊人。一时大意,老魔上了大当。

“铮铮铮……”响起一连串金铁交鸣,火星飞迸,剑光闪烁满天雷电,人影疯狂地闪动纠缠。老魔失去先机,狂乱地躲闪封架,险象横生,总算经验老到,采用自保性的缩小防卫圈手段,十分危险地阻挡了十几剑迫攻,游走闪避的范围逐渐扩大。最后一声狂震传出,老魔侧冲两丈余,再急旋斜掠丈外,险之又险地脱出纠缠,摆脱潜劲彻骨的剑光追逐,惊出一身冷汗。被灯笼愚弄失去先机,固然是无法反击的主要原因,但在以后双剑一连串接触的缠斗中,双方剑上的劲道,却是拼搏的优胜劣败关键,老魔四十载修为的强劲内力,居然反震不了她剑上若有若无的韧劲。“你怎么可能抗拒老夫的剑气?”老魔心中发虚,似乎仍难相信刚才几乎失手的事实,一面争取空门一面发问,似想问出失手的症结。“我有和你决死的坚强信心和勇气,杀人的技巧和经验,也日渐增加。”她徐徐逼进,剑上的光芒似乎正在变幻:“叫他们出来和我了断,不关你的事,犯不着替他们挡灾偿债,不值得。”“举目江湖,没有人敢对我九州天魔,说这种该死的大话……”

一声娇叱,声到剑没,她豪勇地扑上了,剑发狠招乱洒星罗,真像洒出满天流星。

双方都快,剑无可避免地接触,攻得猛守得密,关键在于内力修为深浅,御剑的劲道强弱,弱的一方震不开攻来的剑,注定了是输家。好一场疯狂的缠斗,剑光飞腾,人影依稀,一连串震耳的金鸣,像是连珠花炮爆炸,劲气直迸丈外,火星一阵阵迸爆像烟火,两侧壁悬的灯笼,像在狂风中摇晃。有人出来了,他们关切主人的安危。

伏魔剑客十二个人,也出现在另一端。

这是长方形的天井式广场,两侧是高墙,两端一堵,有如收起拦江网,鱼无处可逃。

“老前辈,不要和她硬拼硬接。”伏魔剑客大叫道:“她练的像是九阴真气,阴柔强韧可引散老前辈的劲道,避免快攻,用技巧杀她!”老魔心中叫苦,哪能快攻?

该称收接,因为杨琼瑶攻得快,移动更快,不接不行,反击的机会很难抓住,纠缠中哪有工夫用神奥的技巧发招?比方说拼拳脚,功力相当的人,如果谁也不想示弱,都有一鼓作气把对方击倒的念头,拖上百十招,便会忘了招式,拳打脚踢形同斗牛,怎么看也不像高手名家了。一记重拳黑虎偷心,很可能变成乱锤脑袋,拳招走样,手眼心法步全乱了,管他娘的什么攻招拆招,能击中一下就立即乱打。拼兵刃也是一样,功力悉敌也会演变成你砍一刀,我回一剑,招式的形态全不存在了。

所谓露一手绝招,必具的条件是:对方的武功弱了好几倍,才能予取予求。

铮一声暴震,老魔斜冲出丈外。

“你这混蛋鬼叫什么?”老魔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剑光如经天长虹,杨琼瑶人剑俱至。

两个中年人早就在一旁戒备,替主人掠阵,不约而同双剑齐出,一左一右从中切入。

她倏然止步收招,身形斜转反旋,剑光流泻如虚似幻,击破护体内功声如裂帛。

“呃……”两个中年人向下一挫,踉跄退了两步,扭曲着摔倒。

她退出丈外,剑上血光映目。

连声怒吼,人群暴怒地一拥而上。

变化太快太突然,这些人被激怒得快疯了。

“不……许……”老魔厉叫,可是压不下呐喊声。

“铮铮铮……”冲得最快的几个人,就在混乱中与杨琼瑶发生接触。

有人倒下,有人加入……

暴乱中,杨琼瑶的左背腰和左胯出现血迹,她陷入人海中,已失去纵横游走的机会,挡不住蜂拥而至的人潮,眼看要死在刀剑聚合下。一声长啸发自屋顶,危急中人影从天而降。

“璇玑逆转,阴阳合仪!”震耳的嗓音,压下了一切暴乱的声浪。

刀光雷电下劈,劈入人丛立即八方分张,风雷声大作,溅起漫天血雨。

刀,才是决死的利器,尤其在人群混战中,刀就有荡决的功能,可以迅速从人体中滑脱,可以把人砍飞,左荡右决杀出一条生路来。直锋的剑,砍在人体内想拔出还真不是易事。

在绝望的生死关头中,这两句话有如春雷惊蛰。

天罡七星前璇玑后玉衡,在天体的运行中,以紫微星为轴心,永远是自左至右前后相随旋转。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要她采用反旋逆转的方式跟随,由她主宰动向,前后相随变为前锋转任后卫,正变为反,再猛然聚合形成反轴心运动遂行攻击。这就变成柔劲打前锋,不需强攻,仅需将挡路的兵刃引偏,后面强猛的钢刀超越切入,行雷霆一击。她如获神助,从狂泻的刀光中抢出,伸剑轻搭劈来的一刀,后面的刀光已一掠而过,前面用刀攻击她的人,脑袋突然向下掉落。风卷残云,眨眼间断头折足的人撒了一地。

一刀一剑所经处轰雷掣电,波开浪裂,向老魔和伏魔剑客一群人冲去,真像猛虎扑向群羊。惨烈的搏杀为期甚暂,老魔竟没能及时参予,突如其来的眩目暴乱,震惊中胆气沉落。

第一个转身逃命的人是伏魔剑客,看清从天而降的人是文斌,一个杨琼瑶已经令人战栗,再加上一个更强悍的天魁,再不走可就走不了啦!后面那栋房舍的门是大开的,逃的人一涌而入。

老魔怎敢再逞强?三两闪便消失在屋角。

“不可穷追!”文斌急叫。

“我非捉住他不可……”杨琼瑶尖叫着飞跃而进,毫无顾忌地冲入黑暗的大门内。

文斌怎能不跟入?一把没拉住姑娘的肩膀,只好顺势跟入,身后砰然一声大震,大门闭上了。屋外灯火明亮,全院通明,屋内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门户重叠不辨东南西北。

窗都是双层的,外面的雨帘放下,外面的灯火透不进来。

杨琼瑶追得太急,砰一声撞在一面墙壁上,撞得眼冒金星,几乎反弹倒地。

脚步声传自黑暗的角落,随即死一般的静。

她扭头摸索,绕出壁角总算看到了门,门外火光透入,原来是文斌转身把闭上的门打破了,引入光线,才能看清门内的景况。“你干什么?”文斌拉住了她。

“出去取灯笼。”她仍要向外冲。

“也好。”文斌放了她,抢先出门。

稍一耽误,屋内的声息完全消失了。

房舍甚多,重门叠户,没有灯火在内走动,肯定会找不到门户,甚至会碰破头,或者陷入机关。她就是追得太急,撞上壁吃足了苦头。

两个各提了一盏灯笼,快速地搜寻人踪。

可是,不但没有人踪,连一只小猫也没有,房舍小厅家具摆设甚多,但不可能有人藏匿。

两人重新外出,到了另一座更宽些的院子,四周毫无声息,鬼影俱无,所有的灯笼仍然明亮,整座大院一览无遗,连狗也不见了,成了光亮耀目的废墟。“不可能没有人。”她感到极度不安,失去伏魔剑客的踪迹,绝望的感觉爬上心头:“我要放火,他一定躲在某一栋房舍的密室里。”“放火没有用,我们也不能放火。”文斌急急阻止:“人一定躲在地窟里,火对地窟无效,也许有地道通向院外,他们从地道逃走了。”“我一定要找到那畜牲。”她咬牙切齿,重新进屋寻找地窟或地道秘门。

“天亮再找好不好?”文斌跟在她身后苦笑。

到底有多少间房舍,无法估计,两个人在夜间,那能搜遍每一角落?天亮之后找就容易多多,密门密室的痕迹夜间不易发现。如果设有机关削器,那就更为危险。“我……罢了!”她颓然叹息:“如果他们从地道逃出山林,恐怕永远追不上他的。”

如果那些人不走官道,没有既定的目标投奔,往山林僻野匿伏,怎么追?

“他逃不掉故,我会追他追到天尽头。我负责追踪他这条线索,他涉嫌最大。”

“哦!他涉什么嫌你并无确证,活剥了他他也不招,你怎能空口无凭说他与天网的内姦有关?”“我们先找地方歇息,明早再找线索。只要把他弄到手,一定可以逼出线索来。”文斌领先进入一座颇为宽厨的房间,有床有衾寝具俱全:“后面一定有内间,你先洗漱,我四处走走。”“不必了。”她显得心情沮丧:“在床角倚壁靠一靠,我还撑得住。”

“你需要充足的休息和睡眠,不然精力难复。听话,好好歇息,我得留意这附近的动静。”“不会有动静了,人都走光啦!”她将灯笼插在床头,瞥了大床一眼,摇摇头:“这房间好像不是内室,衾席都有霉味。”“甚至没有人味,不像有人居住。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主人与伏魔剑客有何关系?“主人自称是九州天魔。”

“哎呀!”文斌突然惊呼。

“怎么啦?”

“庄院小径三岔路口的灯柱。”

“好像是旗斗。”

“不,应该称为信号华表。要传达信号时,白昼用五色旗,夜间用五色灯。也称天灯台,必要时,可升上那种三尺径六尺长的天灯,普通庙宇用来敬神,秘会组合则用作紧急召集的信号。”“你是说……”

“这里是酆都会的山门,九州天魔可能是酆都会的会主。平时山门仅住了几个人,每年三月三秘密聚会。那根华表是传达信号的天灯柱,某种灯号旗号,召集某一堂的人。会设有十堂,影射地府十王。二十年来,江湖朋友仅知道有这么一个神秘的会名,而不知该会有些什么人,山门又在何外,虽然难免有些消息传出,但也仅限于风闻。”“那……那你怎么认为他可能是该会的会主?”

“是从这些人的行动猜测的,他是发令人,没错吧?天网曾经调查过这个会,没有结果,寿州的幽冥教,很可能与这个会有某些协议或默契,也可能是这个会的外围组织。可是……”“可是什么?”

“夜袭桑家大院,摧毁幽冥教劫掠五爪蛟库藏的人,可以认定是伏魔剑客的党羽所为,这混蛋又逃来这里安顿,那么,三者之间的关系真复杂得令人莫测高深。”“你无法证明这里是酆都会的山门,也无法证明老魔是该会的会主。正如你不能证明伏魔剑客,是劫掠桑家大院那些人的党羽,同样令人难以信服,他们却可以一口否认让你哑口无言。”“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无法求证。但如果猜对了,这里可能真的成了废墟,人都逃掉啦!这里只是象征式的山门所在地,实际上的密窟决不会在这附近,象征式的山门随时可以放弃,风声一松又可返回,屋内各处不可能遗留下证据,来查的人也会认为查错了地方。你歇息,我仍有点不放心,得四处看看。”她真感到疲累,心情也不佳,往床头一靠,深深叹息闭上眼养神。

她一定要在这五六天内,和伏魔剑客决定生死存亡。

她需要时间,要和生与死竞赛。

文斌的及时出现,她的心情更复杂了,也感到身心俱疲,亟需歇息,靠在床头胡思乱想,一阵倦意袭来,朦朦胧胧地睡着了。意识中,文斌在房外查看,必定就在附近走动,房舍中已经人去屋空,她已获安全保障。

她却没想到,如果真有危险,就算文斌站在她身边,也无法保证她是安全的。

她不可能睡熟,凌乱的片断梦境纠缠着她,突然一声暴响,她猛然惊醒跳起来。

本来已经打开的房门,外面多了一道铁栅。

是那种方格铸成的重栅,方格仅八寸见方,人是绝对不可能钻出的,格子粗如鸭卵,宝刀宝剑也不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破壁出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