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29章 关中三豪

作者:云中岳

霍山县城并不小,算是山产输出的大埠,城有五座城门,两座水门,有数千户人丁,混世的龙蛇并不少,打听消息并不难。果然不铬,伏魔剑客四男一女,确是向棋盘岭走的,那是穿越山区至英山县的要道。那时英山县属庐州府六安州,不属于湖广,是南京最偏远的一座小山城,户不满千。姑娘已经恢复元气,不再需要他背着走,两人立即裹粮入山,奋勇趱赶,急如星火。

丛山峻岭中林深草茂,古道沿化龙河河谷蜿蜒而上,眼看将夕阳西下,道上已罕见有人行走。潜山山区迂回千里,地跨三省,名之为潜,可知山势极为荫蔽。平时走这条路的旅客就不多,不但有虎豹出没,而且有小毛贼生息其间,因此旅客需成群结队而行,按站赶宿头不敢大意。申牌左右,道上便旅客绝迹,往来的都是附近山村的乡民。黄昏前后,连乡民也不再往来走动了。他俩是申牌动身就道的,不理会山区赶路的禁忌,埋头急赶,急如星火。

双方相距仅半个时辰,必须在天黑之前赶上伏魔剑客那些人。路径仅有一条,沿途也找不到村落打听那些人的消息。人生地不熟,唯一可做的事是尽快赶上去,反正天一黑,对方必定找地方投宿,只要沿途留心可以往宿的地方,必定可以找到对方的落脚处。除非对方知道有人追赶,不会另找小径回避。

伏魔剑客怎料到有人追来?但脚程仍然加快,希望赶快返回江天庄,以便有充裕的时间应变。想像中,铁笔神判既允相助,出动大批人手阻挡追兵,实力非常雄厚,绝对可以把追赶的人缠住,甚至可以把追的人除掉。在淮南别庄,他花重金收买强盗阻止追兵。

在九州天魔的酆都会山门,重施故技,唆使九州天魔向杨姑娘行凶。结果,全部失败了。

他与铁笔神判的关系不同,没用利诱而用道义激铁笔神判出面,不是利害的结合,应该不会失败。那位神判名义上是侠义道前辈名宿,骨子里却是武断是非的豪霸型人物,一旦认为伸手管定了某件事,就会全力以赴,不将对方整死是不会罢手的,认为自己是主宰是非的神。跟随在他身边的人,已损失了三分之二,必须利用一切外力,帮助他度过难关,强盗恶魔也可以利用,利用侠义道有交情的名宿理所当然。事实证明三种人皆发挥了作用,再三助他脱离凶险度过难关。

他总算摸清了天魁的底细,那是一个武功已臻不可测境界的可怕高手,难怪天魁在天网的地位极高,三年来出动从未失败过。以他的能耐,根本不配与天魁动手脚,唯一可做的事,是离开这个人远一点。

青龙庄七星殒灭,如果真的天魁参予了,结果将完全不同,也许真是天意所安排吧!

至英山将近三百里,这三百里的山径真可以称古道,有些地段砌有石级,有些地段鸟道羊肠。在山与水之间的山腰盘旋,林深草茂村落稀少,走上二三十里不见人烟平常得很。

五人中谁也不曾走过这条路,还真怕误入岔路迷失在山区里。

在葯材的地位中,淮葯仅比川葯差一级,淮葯大部份葯材,产自潜山山区。可知道这一带山深林密,交通不便,农产有限,养活不了多少人。如想在这里生活过得愉快,决不可能倚靠附近的物产致富,必须另有生活的财源,养得起供应享受的人手。一个时辰走了将近四十里,速度已经非常可观了,比一般旅客快了一倍以上。

小径已经离开伏龙河河谷,绕人丛山穿林越岭,已难分辨走向,幸好沿途并没发现岔路。

眼看日影西沉,黄昏将临,仍然没发现村落。

满山蝉鸣,兽吼四起,倦鸟归林,必须找村落投宿歇息了,夜间赶路十分危险,迷路乃是危险因数之一。“谁知道前面何处有村落投宿?”

伏魔剑客是领队,心中难免有点焦急不安。

“少庄主,别说笑话了。”那位生了一双大牛眼的中年人说:“谁也没走过这条路,怎么可能知道有没有村落?咱们这些在江湖行道猎食的人,十之八九在大城大埠往来,哪有闲工夫在荒山僻野的城镇走动喝西北风?这种地方能行什么道猎什么食?”“天杀的狗王八天魁,把咱们逼上这条乌龟也不生蛋的绝路上逃命,想起来就窝囊透顶,霉运何时方尽。”中年女人也乘机大发牢騒:“但愿铁笔神判能把他毙了,被他追上来谁也休想安逸。看来,今晚得赶奔夜路了,在山林里露宿,实在不是惬意的事,奔逃了一天浑身臭,肚子饿得快受不了啦!谁带有糕饼?”走得匆忙,并没经过县城,也没有人想到买些糕饼,在路上果腹,她白问了。

想像中,沿途应该有村落,他们都是携刀带剑的强者,还怕缺少食物?

“注意右面,前面那丛大树。”走在前面的人,突然用手向前一指,语气兴奋:“我看到有人走动,没错,是人,向右面走了。”天快黑了,前不沾村后不见店,古道夜间不可能有人行走,决不可能是赶不上宿头的旅客。发现有人,而且人是向右走而不走古径,表示是山居的居民,也表示右面林木深处有人家。右面有一条小溪向左流,那是两山夹峙的一座山谷,很可能有人在谷内居住,谷内小溪一带必定有可耕的田地,所以有人居住。众人脚下一紧,到了树丛下,果然看到一条小径,沿溪岸向谷内伸展。

“有歇宿的地方了。”有人欢呼。

伏魔剑客也累得精力不堪,亟需好好休息。

这段期间拼命逃,实在令人受不了,再不找地方好好歇息以恢复精力,以后就无法应付意外了,不等同伴是否愿意,领先进入小径急奔。树林下野草丛生,视野有限,急追百十步,果然看到一个高身材的村夫背影,正点着手杖向里走。“喂!请等一等,老乡。”他兴奋地大叫。

村夫闻声转身,盯着急步而来的五个人,眼中有疑云,但却没有惊讶的神色。

“哦!你们是旅客。”

中年村夫生了一双鹰目,有不是一般村夫所能具备凌厉目光,行家一眼便可感觉出,这不是普通的村夫。“我们赶路错过了宿头,第一次走这条路出了差错。”他感觉出村夫的不凡气势,有点不安:“大叔可否方便一二,留我们借宿一宵?”“山居房舍简陋,没有侍客的处所,也从未没招待过客人,十分抱歉。”村夫一口拒绝。

“我们睡柴房,可以吧?”

“柴房满积柴草……”

“到了你家再说好不好?”伏魔剑客大感不悦:“你不断拒绝的态度很不好,不是做主人的态度。在外行走的人,谁也不会把家背着走,得需你们有家的人方便一二,不要推三阻四好不好?”太过疲惫,心情难免焦躁,心中不悦,便把村夫不凡的气势置于脑后。

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本身就是强者,不在乎对方气势不凡,要求受到拒绝,心中不快,强者的面孔便暴露无遗。“我不能领你们前往,家主人会怪罪我的。”

村夫仍然拒绝,面对五个佩刀带剑态度不佳的恶客,似乎并不介意,没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哦!另有主人?”

“是的,我只是仆从中的一个。”

“等你的主人下决定好不好?”

“不好,我不想受到责罚。”

“带路。”他火爆地沉叱:“见了你的主人再说,不然我要你爬着走。”

“你们……”

“你再敢说一个不字,我要你永远后悔。”

村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目光扫过其他脸有怒容的三男一女。

“我领路。”村夫缓缓转身举步:“人想活得幸福快乐并不容易,因此一辈子都在后悔,甚至后悔生到世间来,我后悔并不是第一遭。”“快走快走,谁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他跟在后面催促,确也没听清村夫这几句含有玄理的话,只希望早些获得歇息。

走了三五十步,便看到朦胧的屋影,甚至可看到灯光,居然像是门灯。

黄昏将逝,夜幕低垂,山居而不在路旁的房舍,悬门灯十分罕见。

九州天魔的酆都会山门,夜间就悬灯作信号用。

小径衔接古道,相距仅一里左右。

所以走在古道上,偶或可从枝叶的缝隙中,看到明灭不定的灯光,如不留意当然难以发现。这是一座三合院式的高大房舍,在山区中可说极为罕见的建筑,前面是整齐的院墙,一进院门便是中院,与四合院的格局不同。广阔的中院铺设了花砖,不种花木,显得宽广而毫无用处,几乎可以称之为广场而非院子,可知另有用途,倒有点像操兵的演武场。院门是虚掩的,两侧没有门房,推开门便是广场,没有人把门。

两个朦胧的人影,站在远处大厅的门廊外石阶下,背手而立目迎进入的人。

相距远在百步左右,可知广场之大。

两侧的房舍门窗紧闭,有灯光透窗而出。

但不鬼有人,真不知道偌大的三合院,住的到底是些什么人,连小孩也不见在外面活动。

伏魔剑客五个人疑云大起,脚下有点迟疑。

“喂!”他拉住中年人的右手肘:“你说山居房舍简陋,没有侍客的处所,你这座巨宅算简陋吗?”“是否简陋,各人的看法不同。”中年村失冷冷地说:“在家主人眼中,这座宅院确是简陋,你的看法,我就无法知道了。你强迫我带你们来,我不得不屈从,你们的刀剑,我是有点害怕。你们可以上前求见家主人,没有我的事了。”“屋前那两个,是你的主人?”

“他们是家主人的仆从。左面那位姓周,右面那人姓吴,是本宅的管事,一管内一管外。

“哦!房舍太大,田地大概也不少,有管事理所当然,我猜,这座小山谷全是贵主人的。”谈说间,已接近宅前。

两位管事一直不曾移动,举动可说极为反常,既无意迎客,也无意移动。

“不错,叫伏龙谷。”中年村夫突然提高嗓音:“山神山灵,该你们管事了。”

伏魔剑客心中一震,山神山灵是何用意?

手上一震,扣在中年村夫手肘的手五指反弹发麻,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中年村夫已经远出两丈外脱出控制,发出刺耳的阴笑。“我才是管事。”中年村夫笑完说:“鼠辈斗胆,活得不耐烦了,居然到伏龙谷上门欺人。快拔刀剑,看你们能不能保住性命?”山神山灵两个人动了,背着的手移到身前。

一个手上有一根霸王鞭,一个手上有一根华佗降魔杵,全是八九斤重的重家伙,需双手挥舞的重兵刃。“我,山神周。”斜伸出霸王鞭的人声如洪钟,似乎伸出的鞭毫无重量:“很久很久没有打上门的人了,正好活动筋骨,你们谁先上?”“我山灵吴好久没舞弄降魔杵了,哪一位来陪我玩玩?”降魔杵一抡,发出虎虎啸风声。

“且慢!”伏魔剑客总算想起心中一震的原因了,山神山灵是两个威震江湖二十载的名人:“咱们是错过宿头,冒昧前来投宿的。”“你们胁迫关管事,不会是假的吧?”山神周喝问:“不要说些无聊的藉口预留退步,你就开章明义把前来寻仇的目的说出来,在下好光明正大打发你们去见阎王,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你们关中三豪是白道风云人物,我伏魔剑客也是侠义道英雄,怎么可能向你们寻仇?算起来该是同道。而且,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你们远从关中迁来此地生根落脚?的确是错过宿头,误打误撞惊扰尊府,情有可原。”伏魔剑客表现得颇具豪气,转首注视着那位中年村夫,抱拳施礼:“在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前辈定然是山君关,得罪得罪,前辈海涵。”关中三豪只能聊算白道人士,声誉并不佳,专门替一些大豪大霸保镖与寻仇报复,办事的价码相当高,唯利是图近乎勒索。成名二十余年来,始终无法成为风云人物,因为他们心狠手辣,而且与人相搏通常三人联手攻击。在江湖朋友心目中,他们缺乏个人英雄形象。

一些高手名宿,还真怕受到他们的三才阵攻击。提起山君山神山灵的名号,江湖人士认为不敢领教,口碑相当差。大厅出来了五个骠悍大汉,有人越前奉上山君的兵刃虎头双钩,也是重家伙,可知三人皆以神力称雄。那些自以为不了起的高手名宿,真禁不起三种兵刃围攻。

“哦!你就是颇有名气的伏魔剑客?”山君关颇感意外,敌意消失了:“咱们一南一北不会碰头,今晚居然碰上了,应该不是前来向老夫寻仇的人。”“在下被仇家赶得披星戴月奔逃,自顾不暇,哪敢奢谈向人寻仇?”

“咱们关中三豪三年前买了这座伏龙谷,打算在此地落叶生根,难免顾虑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关中三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