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03章 邪剑孤星

作者:云中岳

嘉鱼县,大江边的一座小小城池,西北俯大江,南面临大湖,城周仅四里地,居民不足两万,说小还真小。

只有码头区有一条城外商业街,全靠大江往来的客货船光顾这座城,带来一些财源,本身仅生产鱼米,小工业的基础薄弱,毫无竞争力。

小城民风纯朴,往来江上的旅客也甚少逗留,因此这座城的人,没引起外界的注意,也没产生惊世的风云人物,可说是江湖朋友心目毫无价值的一座小城,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

在县的等级区分上,它是古往今来,再三废而又复的城镇,聊可列名三等县而已。

西门近码头区的小街尾,有一座制琴的乐器店。

街东北,衔接北门码头大街。

在武昌府城,提起嘉鱼的大吕琴社,还真有不小的名气,当然知道的人以伶人或会玩琴的儒士为主。

该社所制的琴最为精致,二胡与三弦也颇为有名,另有寄售管乐器萧、笛,也有托售的渔鼓简板。

该社的七名制琴师,名气都不小,可惜产量有限,下江慕名而至订制的人,经常一等就是一年半载也取不到琴,必须提前一年半载下订金。

制琴师生活最自由,可以经常至各地选购或亲自采伐琴材,可以领取路引穿州过县,一年半载返乡不受管制,很少常年呆在店中工作。

尤其是那位年轻的制琴师文斌文老三,根本不在店中的作坊工作,从店东手中接到订单的规格,便准备出门至外地购材,说定了半年交货,一定会准时交出。

他有独到的手艺,在店中的作坊他不能工作,以免绝艺被人偷学;他有自己的家,家在对面的鱼岳山下。

那时,鱼岳山还不曾与陆地衔接,位于江中心,北面是扬子洲,山西削壁高耸,有许多岩穴。

往返须乘坐小船或竹排,所以真正到过他那间上瓦屋的人并不多。

这天午后,他正好在店堂和伙计聊天,也在等候店东主将订单交给他。

上次他交琴是在十天前,休息了一旬,应该继续工作了,人必须有一份正当职业辛勤工作。

店堂不大,后面是三进的作坊。

店面有两间,左一间是试乐室。

他身材修长,猿背鸢肩,人才一表,剑眉虎日眸正神清,为人随和。

店中的人都喜欢他,二十三、四岁正壮年,在店中干活已有五年资历,迄今仍不想成家,经常在外地奔波,深入丛山寻找古老的桐木,天知道哪一天会膏了虎狼之吻?不成家理直气壮。

正倚在长柜上,与兼调音师的伙计丁大山穷聊,店门人影入目,首先便嗅到品流极高的醉人幽香。

那是大户人家爱美小姐们的专利品,来人也的确是高贵的大户人家淑女,有一位侍女一位中年仆妇随行,一看便知是外地的旅客。

说是高贵淑女并非夸张,至少所穿的碎花绸质连身长裙,外加小坎肩的淑女装,除了儒士世家或官宦世家的千金之外,其他的人穿了就成了违禁品。

农户世家的女流也够资格穿,但哪一家农户的妇女能穿?

穿这种衣裙,绝对不可能操待家务或下田。

女郎不但年轻,而且眉目如画,三个髻不加珠翠装饰,天然国色美得令人目眩。

美丽的少女很难看出真实的年龄,十囚五合苞待放,与双十花样年华,只要在穿着打扮上稍加点缀,看上去都差不多。

所谓高贵,必定有高贵的条件,不仅指衣饰,虽则高贵的穿着也是条件之一,只重衣冠不重人是世俗的通病。

最重要的是气质,穿得再高贵无气质陪衬,只能算是暴发户,会被行家耻笑。

富贵三代,才知道衣食住行的礼仪气质如何表现。

但俗语说:富贵不出三代。

这位女郎脸上所流露的英气,正是高贵所必备的条件之一,让男人们一见心动,却不敢亵渎,即使这个男人一见便联想到床,也不敢表现在神色上。

“我们从下江来。”颇为秀气的中年仆妇向掌柜的说,态度倒还和蔼:“要在贵店买一张琴,我们是慕名而至的,请把最好的琴让我家小姐看看。”

店门外,又踱入两名顾客,是两位挂剑游学的年轻儒生,青衫飘飘神采飞扬。

女郎任由仆妇打交道,凤目扫过店堂所有的伙计,在文斌的脸上略一停顿,目光转投入隔邻的试乐室。

试琴的矮案上,放置着一具古色古香的七弦琴。

室内无人,那具琴想必是等候订琴人前来试音的。

女郎感觉出另有顾客入店,本能地扭头回顾。

“咦!”了一声,眼神一变。

“哦!真巧。”那位佩剑把缠有龙纹的书生笑吟吟颔首为礼:“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年初扬州琼花观一别,居然在这小地方相遇,确是难得。柏小姐要买琴?”

柏小姐淡淡一笑,凤目中有怪怪的表情。

“你四海游龙龙天奇出现在这小地方,决不是冒充斯文风雅,来买箫购笛的。如果我所以不差,你跟踪我的船,已有一段时日了。”

“厉害。”四海游龙笑容更爽朗了:“我这点伎俩,哪逃得过柏小姐的法眼?无双灵凤柏无双名列武林三凤之首,名不虚传。不瞒你说,途经黄州,受朋友所托,朋友说柏小姐在各地寻踪觅迹,需有人暗中策应协助。在下与柏小姐也算是有一面之缘的朋友,所以慨然答应了,在下替两位引见。无双灵凤柏无双柏小姐。这位是五湖狂生余士雄,天下七书生之一。”

都是江湖名人,当代的风云人物,一提名道姓,便产生亲切感。

这一代年轻的后起之秀中,成为风云人物的高手名家并不多。

武林三凤与天下七书生,以及四海游龙,都是其中佼佼出群,幸运地闯出一片天的风云人物。

绝大多数的雄心万丈年轻俊彦,混了十年八年,依然在二三流混世者丛中浮沉;有些不幸的倒霉鬼,出道混不了几天,便被人打入地狱送掉性命,雄心委地壮志成空。

“呵呵!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在柏小姐面前更不宜说谎。”五湖狂生大笑着说:“在下途经武昌碰上天奇兄,便自告奋勇愿为柏小姐效劳,多一把剑在旁替小姐助威驱策,多一个人办事也方便些,是吗?”

“两位热心相助,我很感激。”无双灵凤对五湖狂生的话颇感受用,凤目中的疑惑神情消失了:“追查线索不易,真需要两位拔剑相助呢!”

“咱们俩义不容辞,打听消息咱们的门路广。”四海游龙欣然道:“咱们在旁留意,有事情柏小姐招呼一声。哦!柏小姐要买琴?”

“是的,这家乐器店颇为有名,所制的琴誉满南都,所以顺便前来选购。”

三人寒暄打招呼,打断了仆妇与掌柜的打交道。

“诸位客官明鉴。”掌柜的终于有机会表达意见了:“敝店的琴,都是预行订制的,供不应求,交货通常须在半年以后,没有现成的货品出售,请原谅!”

“什么?你敢不卖?”四海游龙大为光火,气大声粗:“把财神爷往外撵,你这家店是这样开的?该死的东西!你再说一声试试?”

“龙兄,犯不着生气。”无双灵凤倒还冷静,目光落在邻室案上琴台,举步向邻室走:“那边有一具琴,我先看看,看是否名不虚传,值不值得买。”

掌柜的招子雪亮,这些人惹不得,尤其不能得罪佩有杀人剑的英雄好汉,赶忙用手式制止店伙阻挡。

一旁的文斌,却沉静地跟入。

确是琴中精品,古色古香,琴长是标准的尺寸,三尺六寸六分,十三徽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看纹路,的确是古桐木的精制品。

所有的目光,全聚集在琴上。

无双灵凤的凤目中,涌现惊喜的神情,第一眼便被琴的古朴外型所震撼,便已看出是一具琴中精品。

她略整衣裙,有风度地盘膝坐下,伸纤纤玉指,逐弦轻扣,室中传出悦耳的音符,令人八耳便戾气全消。

“音调得正好。”她抬头注视在对面坐下的文斌:“是贵店哪一位大师的杰作?”

“我。”文斌泰然自若:“这段桐材,足足陈放五年之久。制作时间,也花去一年另两月。”

“第一弦像是天蚕丝所制呢!”无双灵凤轻扣文弦,雄浑、悲壮的音符充满全室。

“不是,只是曾经加工精制而已,一百零八股丝,每一股皆经精密测定。”

“倍羽是标准的九十六股丝?”无双灵凤轻扣第二弦,慷慨激昂的音符令人精神一振。

“一点不错。倍羽也叫变羽,也有人叫武弦。这根弦决不可有丝毫差错,稍有差错就七音难全。据我所知,古人就曾经弄错了这两根弦。”

“哦!古人弄错了?”

“对。”

“你是说……”

“古代只有五音:官商角征羽。琴原有五弦,周代尚征,以火德王,火在南方;征在音位上也在南方。文武二王加了两弦,把征弦加倍放在第一,原来的五音便往下推移两位,因此这根变征事实上成了第一弦宫弦;原来的征羽,成了少宫、少商。第二弦变羽,取代了商弦。荆坷刺秦王之前,所弹的琴发出变征之声,其声浑雄悲壮,行刺失败,据说变征不吉已有预兆。其实如果没有这两根变征变羽弦,由五音变七音,世间恐怕根本不会产生名家了,凭五音是弹不出什么好曲调的。所以,这两根弦最为重要,错不得,一切变化皆由这两根主导。”

“你奏一阕让我们开开眼界,名家高论,震耳起聩,我恭聆绝艺。”无双灵凤整衣而起。

“抱歉,我会制琴,不懂弹奏。”文斌一口拒绝:“如想领教名家抚琴,可到洞庭君山,去找当代名家琴痴杜如晦。他是谱曲的一代奇才,名曲洞庭烟雨就是他写的,他的指法号称天下无双。”

“小子,你不要推三阻四。”四海游龙又冒火了,讨好无双灵凤的意图明显:“那是看得起你,知道吗?坐下来,弹。”

“咦!你……”

“小子,你听清了。其一,我们要买这具琴;其二,为证实这具琴的品质,你必须弹奏一曲让我们品评。”四海游龙神气地大声说,威风凛凛气势慑人。

“公子爷,不要为难我这种微不足道的人。”文斌一脸苦相,无奈的神情表示出一个弱者的悲哀:“我只是一个会制琴的工匠,懂音而不懂律。郎中知医不知葯,制刀剑的工匠不会刀法剑法,这是无可奈何的规矩和事实。就算我想学音律抚琴,哪有钱和时间?每一个会抚琴的大师,写谱的记号每个人都不一样,外人绝难看得懂,想自学势不可能。所以,我根本不会抚琴。”

“真的吗?”无双灵凤笑问。

“每个人都想表现自己的才华,每个人都千方百计抬高自己的身价,我没有理由贬低自己,如果我会,我一定尽量卖弄钓名沽誉。哦!那具琴的订主,是来自河南的某一位豪门大爷,约定好了今天来取琴。”

“我来自南京。”无双灵凤显然不在乎河南来的豪门。

“那不关我的事。”

“卖不卖在你,是吗?”

“不,那是店东的事,我只是制琴的工匠伙计。店东也无权卖给你,生意人信誉第一,今天如果货物转卖,如何向买主交代?订主肯吗?他等了一年半载。”

“不肯也得肯,叫他到码头找我。”四海游龙声震店堂,扫了赶来的几名店伙一眼:“我叫龙天奇,船泊在码头上,明天启航。说,多少钱?”

“不关我的事。”文斌摇头苦笑,举步离去。

“你敢走?”四海游龙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厉声说。

五湖狂生冷笑了一声,堵住了要上前干预的四名伙计,手按上了剑把,要拔剑威吓了。

“公子爷,强买对谁都没有好处……”文斌的身分是工匠,怎敢和佩剑的公子爷反抗?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半点也不假。

耳光声暴起,四海游龙给了他两耳光,把他的话打断了,信手将他推倒出丈外,下手甚重。

“混蛋!你说我强买?”四海游龙从荷包中,掏出一锭十两的银锭往案上一丢,抓起琴虎目杀机怒涌:“再多说一个字,我要你后悔八辈子。”

“龙兄,不要做得过份了。”

无双灵凤总算有点过意不去,赶忙伸手相拦,阻止四海游龙再向文斌出手或出脚:“算了吧!他说的很可能是实情,会制琴的工匠,不会抚琴是正常的事;即使会,也奏不出什么名曲。”

“我非把这具琴买给你不可。”四海游龙乖戾地大吼大叫:“这家鬼店胆敢不卖,我就拆了这家鬼店。”

四位店伙本来已被五湖狂生吓坏了,再一触及四海游龙凶狠的目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邪剑孤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