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04章 水怪幻影

作者:云中岳

龙王庙,在码头北端下游里余,也是江边小街的末端,那只是一座小小的庙宇。

平时香火不多,仅在大旱或大水成灾期间。才有地方有头有脸人士,以及官方的致祭官员光临,平时上香的人,都是升斗小民。

再就是天黑之前,是顽童们游乐的地方。

天一黑,连大人也很少在这里逗留,附近林深草茂,据说经常有水鬼水妖祟人。

龙王爷掌管水族,对鬼怪的管辖权有限。

武朋友们打交道,选择偏僻处所,以免惊世骇俗,刀出剑发出了人命,也不会惊动官府。

龙王庙正是理想的好地方,双方都摆明了会无好会。

会无好会,就是全力以赴。

邪剑孤星不是善男信女,知道要对付的人不简单,当然全力以赴,共带了七个人与会,实力极为雄厚。

近江一面,是树龄古老的柳林。

庙前的广场相当广阔,白天里蝉声震耳,鸣禽飞翔,是歇凉憩息的好地方,小孩们的游乐场。

但天一黑,可就显得阴森诡异了,虽则距街不足百步,却人人回避不敢接近。

踏入庙前的广场,八个人两面一分严阵以待。

庙规模不大,有两进殿堂,有一名破了右脚的庙祝照料,偶或有一两个乞丐在庙内栖止。

事先已打听清楚庙的景况,不可能潜伏有来历不明的强敌,不需入庙打交道,进入黑暗的小庙相当危险。

“阴司秀才,你如果龟缩不出,老夫保证用一把火烧你成烤猪。你休想躲在里面玩阴的。”

邪剑孤星向庙门大开,里面漆黑的殿堂高叫。

约地会面,主人应该先走一步等候的,岂能在赴约人到达之后,仍然避不见面,且不先现身?

一声长笑发自身后,阴司秀才反而在近江一面现身了。

天太黑,已难分辨面目了,一同现身的五个人影,也难以看清面貌,很难看出是否有四海游龙在内。

人数相当,双方都有拼的准备。

“包老邪,为了区区一具琴,值得大动干戈吗?”

阴司秀才声如洪钟,这次所发的笑声,并无慑人的威力,大概知道笑声对付不了邪剑孤星的人,不如藏拙。

“换了你阴司秀才钟灵,你肯善了吗?”邪剑孤星沉声反问:“易地而处,嘉鱼码头早已成为流血五步的场所了。你是四海游龙的党羽?他娘的!你是愈混愈回去了,替一个江湖招摇撞骗、勒索敲诈的小辈摇旗呐喊,你真混得光彩呢!”

“老夫不是他的人。”

“哦!看不顺眼打抱不平?可敬,他娘的!”邪剑孤星嘲弄意味十足:“你我是同类,不是锄强扶弱的材料。老来变性,不是好兆头,叫那小混蛋站出来,老夫要听听,他怎么说。”

“包老邪,你该听我的。”阴司秀才提高嗓门。

“为何该听你的?你混蛋!”邪剑孤星火气旺得很。

“不听我的,你将后悔莫及。”

“有这么严重?”

“也许比你所想像的严重。”

“那就说来听听吧!老夫不是听不进逆耳忠言的人。”

“他是因公办案,途经此地的人。”

“因公办案?他娘的,他像吗?”邪剑孤星破口大骂:“那狗养的摆出强盗面孔,会是因公办案的人?他的所作所为,却需要执法的人抓他法办呢!”

“我仍是一句话:他是办案的。离开他远一点,不要为了一具琴而惹火烧身。包老邪,放明白些,你包老邪为人邪恶,但并不愚蠢,是吗?”

“他娘的!就让老夫愚蠢一次好了,叫他站出来,或者你拔你的生死妙笔上。”

“去你娘的!你以为老夫是省油灯?”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混蛋!”

阴司秀才口不择言,愤怒之下破口大驾,骂声出口才知道上当,更为愤怒。

人影乍动,号称生死妙笔的尺八铁笔挟风雷而至,速度惊人,笔排空而至,攻势极为猛烈。

突起发难,相距不足两丈,可说一闪即至。

邪剑孤星可说连拔剑的机会也没有,而且两侧有七位同伴,他不能闪避或后退,以免受到波及同伴的戕害,他必须面对这凌厉无比的骤然突袭。

剑光一闪,他根本不可能拔出的剑,居然化不可能为可能,不但出鞘,而且神乎其神地反击。

阴司秀才一声惊呼,后空翻飞退两丈,在如此猛烈的冲势中,反而后空翻以鱼龙反跃身法撤退,那也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绝技。

双方的反应与功力,可知皆已臻功参造化境界。

阴司秀才身形飘落,突然屈左膝着地,几乎翻倒,恰好及时被同伴抢出扶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阴司秀才的声音饱含惊悸,天色黑暗,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想必吓白了脸,或者脸色发青。

左大腿近膝处外侧,被划开了一条不算浅的裂缝,袍与裤的裂缝皆清晰可辨。

邪剑孤星在措手不及的危境中,居然能一剑几乎将阴司秀才的腿卸下来,这一剑委实邪得不可思议。因为决不可能在瞬息间反击,即使是白天,也没有人能看清交手中的急剧变化。

“你这混蛋阴毒险诈,果然名不虚传。”邪剑孤星脚下的马步也略乱,稳下马步剑向前一伸:“狗东西!冲上来。下一剑毙不了你,我邪剑孤星不再在江湖现世,冲上来!”

“包老邪,你不要猖狂。”阴司秀才冲的胆气消失,反而徐徐向后退:“你看看你身后。”

邪剑孤星八个人,注意力全放在堵在退路上的阴司秀才,暂时忽略了龙王庙的动静,庙内本来没有人迹,黑沉沉鬼影俱无。

警觉地转身,八人悚然而惊。

鬼火出现,四盏发出绿光的灯笼,悠悠荡荡飘出,持灯龙的四名绿衣女郎长裙迤地,也像幽灵般飘荡,鱼贯飘出庙门。

接着出门的,是一个身材特别雄伟,脸上绘有红白二色大花斑,面目难辨极为恐怖吓人的黑袍怪物。

另外,有几位年轻男女跟出,其中一双男女更是英俊美丽,男的英伟魁梧,女的风华绝代。

“撤!”看到怪异的人群出现,邪剑孤星急叫,语气饱含恐怖,下令同伴撤走。

一声狂笑,绿光旋舞,人影飘摇,十余名男女左右一分列阵。

“砰!”退得最快的霸剑书生包志刚,突然无缘无故失足摔倒,滚了两滚便寂然不动了。

“砰砰……”八个人先后摔倒,倒了便失去知觉。

邪剑孤星是最后倒的,左手掌跌出一枚当十文的中型制钱。

那是他的活招牌,刻了星形信记的中型制钱,份量颇重,比一般的一文制钱重一倍以上,是他称霸武林的暗器,半开锋可以切割。

这是说,他没有机会发射百发百中的孤星飞钱。

人影一合,他已完全失去知觉。

广场四周的树丛,早就弥漫着一种可令人神智昏迷的气体。

他们在打交道期间,已受到这种气体的侵袭,但他们毫无所知,气体无色无味,葯性一发作,神智一乱便大事去矣!

龙王庙的殿堂,比土地庙大得多,殿庙排放的龙头就有三具之多,那是端阳节闹龙舟才抬出,放置在龙舟前的龙头,可知殿堂有颇为宽广的空间。

绿色的灯笼,绿焰闪烁的火把,把殿堂变幻为可怖的鬼域。狰狞的龙王塑像,衬上可怖的虾兵蟹将木雕,胆小朋友一头闯进来,很可能被吓破胆。

红白大花脸的人,高坐在神案上,两侧共有十余名男女拱卫,神气地扮坐堂的大老爷。

邪剑孤星八男女,身上的兵刃暗器,皆缴出丢落在堂下,十二枚孤星制钱,则放置在大花脸的手边神案旁,铜色泛青光芒隐现。

八男女皆被捆了双手双脚,站在几条长凳与堆高的青砖上,一条套萦绕过横梁,活套圈住了脖子,如果踢倒长凳或砖堆,必定有一个人被吊死。

八人人皆已恢复神智,眼睁睁等死。

“哈哈哈哈……”大花脸的狂笑声刺耳,令人入耳心惊,此时此地,倍增恐怖:“包老邪,你知道老夫的底细,是吗?”

“不错。”邪剑孤星咬牙答。

“所以你一看不对,就想溜之大吉。”

“给我一把剑。”邪剑孤星厉声说:“你黄泉鬼魔罗列,是一代魔中之魔,不是懦夫胆小鬼。你有你的声威和地位,胜得了包某手中剑,你才算威震江湖的一代奇魔,用下三滥的迷魂葯物计算包某,你未免太瞧不起你自己了,给我一把剑公平生死一决,你该有这份霸气豪情。”

“哈哈!包老邪,别再嘴硬说大话,和我决斗,你一定死。”黄泉鬼魔得意地狂笑:“所以你见了我鬼魔,就企图逃走。老实说,你还不配和我鬼魔决斗。”

“给我一把剑,公平地凭真才实学决生死。”

“你不配。而且,老夫有大事待办,正感到人手不足,所以我不能要你死,要你替我卖命。”

“你混蛋!你……”

“阴司秀才那些人,实力仍嫌薄弱了些,有你包家的子弟参与,胜算可增三成。老夫郑重地问你,你愿意替老夫效命吗?”

“你少做清秋大梦……”

黄泉鬼魔哼了一声,举手一挥。

一名女郎一脚扫出,踢倒了一张长凳。

一阵挣扎,邪剑孤星的一名同伴,身躯悬空开始摆动,舌头开始外伸,颈套逐渐地收紧。

“我再问你一次。”黄泉鬼魔厉声问。

“姓罗的,你不能如此对我,你……”邪剑孤星厉声抢着叫吼。

“我黄泉鬼魔是魔中之魔,任何事也可以做,如此对待你,已经算是客气的了,因为我需要你这种高手中的高手替我办事,才会对你如此客气。”

“天杀的混蛋!你要我替你办什么事?”

“届时自知。”

“我……”

“你不要妄想乱打主意敷衍,更别想心怀鬼胎用计谋脱身。”黄泉鬼魔伸手向少女包琴韵一指:“你这个女儿真不错,国色天香含苞待放,我替你挑一个女婿,或者干脆留给我自己享用。她就是人质,你明白处境了吧?老夫身边有许多美女,似乎你这个女儿更出色。包老邪,认命吧!你包老邪名之为邪,也不是好路数,应该知道我魔中之魔处事的态度和手段,是不怕受世俗谴责的。现在,我再问你一次……”

庙门口本来有两个人把守的,突然多出一个人,一声闷叫,把门的两个人同时飞起、抛入、摔倒,再哀叫一声,手脚一伸像是死了。

相距最近的一名举绿灯笼女郎,反应最快,灯笼脱手掷向不速之客,同时扑上双手齐出,指点掌劈取穴攻颈,身形一动便扑上攻击。

劈啪两声暴响,女郎挨了两耳光,嗯了一声,仰面倒地,立即失去知觉。

所有的人大惊失色,一拥而上。

“不许动!”黄泉鬼魔沉喝,跳下神案。

众男女两面一分,刀剑出鞘列阵以待。

在绿色的光芒映照下,可清晰看清一个浑身黑色的人,双手插腰当门屹立,堵住了庙门。

真妙,黄泉鬼魔用红白两色绘大花脸,这人则用黑白两色,绘出可怕的鬼脸,一双怪眼在绿色光芒映照下,似乎放射出闪烁的幽光,真像传说中的鬼火。

“什么人?干什么的?亮你的名号。”

黄泉鬼魔双袖无风自摇,狞恶的神情像要吃人,一步步向前接近,每走一步,神奥的内功便提升一成。

“水怪巫支祈。”

这人用怪怪的京腔,发出怪怪的声浪,而且手脚齐动,身形缩小,活像一头大马猴,脸上的黑白粉绘也抽搐而动,既可怕又可笑。

“你……”

“龙王爷也不敢招惹我,任由我在这条江上猎食,算起来我们一龙一怪之间,多少保持几分礼貌上的友谊,你这老狗杂种占据我这位龙朋友的血食庙杀人行凶,我水怪岂能袖手旁观?我要惩罚你。”

黄泉鬼魔不可能相信世间有妖有怪,更不信有神有鬼,因此以鬼魔做绰号讽世,凶残恶毒不怕鬼神报应,当然不相信有水怪巫支祈荒谬传说,一眼便看出是人扮的水怪,像他一样扮鬼魔唬人。

“你死吧!”黄泉鬼魔怒吼,欺上一袖抖出。

风雷乍起,潜劲爆发形成劲烈的气旋,向水怪凶猛地涌去。

水怪向下一缩,像是突然幻化了,袖劲一涌而过毫无阻滞,像一阵狂风刮出门外,风雷声仍然在耳,劲道真可伤人于丈五六外。

一袖攻出,黄泉鬼魔志在必得,以为这一袖的突袭十拿九稳,必可将水怪震得身躯爆裂。

还来不及另有行动,消失了的水怪身影,突然从他腹部向上挺升,贴身上升像是合而为一了。

众人眼一花,这才发现大事不妙。

水怪的双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水怪幻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