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天网》

第08章 生死关头

作者:云中岳

相当大的石垒房屋,分三进,还真像一座兵垒,位于树林深处,本身就不怕野火烧,更在外围防火地带外,加种了防火林,柳树粗如牛腰。

火攻兵攻,这座石砌房舍皆禁受得起。

七个相貌狰狞,年纪皆在花甲左右的旅客,在三进石室的堂屋中,接受主人热烈的招待。

堂后,用木栅隔开一座丹房,左是鼎炉,右是葯室,堆放着动、植、矿等等葯材,一看便知主人如不是郎中,就是炼丹师。

主人年约花甲,红光满面,三角眼吊客眉,身材修长,留了略泛黄色的大八字胡,那一袭灰长衫大袖及膝,三角眼中不时突然焕发冷森的光芒。

葯室侧方有一间小房,杨家麒兄妹男女七个人,被背捆了双手,排列在石墙根下倚壁而坐,气色甚差。

显然身上的活动神经,被制经穴术或葯物制住了,即使不背捆双手,他们也无法活动自如。

七男女的目光,透过木栅,可以看清堂屋中的人,看衣着,便知道是歇息处那些旅客中的七个。

“你们顺利把人弄来了,很好。”主人脸上涌起怪异的阴笑:“老夫把这里暂借给你们藏匿人质,保证绝对安全。冷老九,你可以派人去云梦寄书留柬了,他们如果来三五十个高手名宿,老夫负责打发他们。”

“呵呵!我知道你靠得在,你夺命怪医在附近洒上一些葯,毒死三五百人轻而易举,熊黄老狗真要召集亲朋好友来硬的,真可以在短期内出动百人以上。所以,咱们才请你孙老哥相助呀。你放心,咱们一定可以勒索他五千两银子。有一半是你的,五五对分,公平吧?”

冷老九的老公鸭嗓子相当刺耳,脸上得意的神色,表示心中十分愉快,那是属于胜利者的笑。

冷老九,正是江湖朋友畏如蛇蝎的独角山魈冷彪,顶门光秃秃,顶骨前后成棱,正面看好像生了一双角。

是那种传说中,人类上古神话中的人,脑髓甚小,头呈尖形,半人半兽,还没进化成真正的人,难怪他的绰号叫独角山魈。

“你们来时,老夫就表示过,住处可以暂借给你们办事,让你们建立活动中心,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要你们的钱,你们没忘了吧?”

“哈哈!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另一位面目阴沉的人大笑:“老实说,咱们的目的不在钱,只要把飞熊黄老狗诱出来宰他。咱们借你这地方办事,已经住了近月,既然人财两得,分你老哥一半也是应该的。”

“我再重申,我不要你们的钱。”

“这……”

“我要人。”夺命怪医一字一吐,不容误解话意。

“等黄老狗来了,你高兴要就给你。”独角山魈说:“咱们只要他死,怎么死咱们不介意。”

“老夫不要黄老狗,老的人没有多少的用处,老夫用人来试葯,要年轻力壮的才有用途。”

“哦!你……”

“老夫要这几个人。”夺命怪医指指栅内的天马牧场七男女。

“这个……”独角山魈一楞。

“冷老九,你不会把人质活着交出去吧?”夺命怪医三角眼中冷电湛湛:“你们自始就不打算把人质交给黄老狗,而且有宰掉黄老狗的打算,是吗?”

“五个男的可以交给你。”面目阴沉的人大声说:“两个母的,我们已分配妥当,我们要享用。而且那个小母货是我的,享用过了再轮交其他的人。”

“哼!你不肯?”夺命怪医狠盯着对方。

“我当然不肯。”这人大声抗议:“我江左妖巫的役魂散,价值比黄金贵十倍,这次我一囊十两役魂散,全部用光才能把人擒来,不给我享用,免谈。”

“老夫要定了。”夺命怪医一掌拍在案桌上:“你不肯也得肯,把这里暂借给你们办事,老夫冒了极大的风险,如果黄老狗带来的人甚多,走脱了一个,日后他们大撒侠义柬,我这地方恐怕难以保全。话说得不错,皇帝不差饿兵,如果没有任何代价,老夫会助你们?我又没有发疯,道义毕竟值不了多少钱。”

“你……”

“老夫说话算数,”夺命怪医厉声说:“魏一元,你最好识相些。”

“孙不灵,你不要嗓门大乱唬人。”江左妖巫也拍案而起:“大不了咱们带了人离开,另找地方藏匿,没有你相助,咱们仍有打发黄老狗的能耐,用不着你插手。我江左妖巫好色,男人谁不好色?已经费尽心把人弄到手,决不拱手让人。”

“去你的!大胆。”夺命怪医怒叱,隔案一袖抖出。

罡风乍起,劲气如潮,江左妖巫骤不及防,防也抗拒不了如此猛烈的袖风,厉叫一声,身形暴退丈余,砰然一声大震,背部凶猛地撞在石墙上,似乎房舍摇摇,反弹出四五尺,几乎摔倒。

江左妖巫脸色大变,愤怒地在大革囊掏法宝。

“你再撒野试试看,不把你整得半死,算我夺命怪医栽了!”夺命怪医的右手伸出袖口,那泛青的掌指呈现抽动的线条,手与脸的颜色完全相反,不像一个健康的人的手,倒有点像是传说中的僵尸,难怪衣袖又长又大,用途是掩盖住怪异的手。

他的脸,却是健康的赤红色,内火太旺,像年轻人的脸,皱纹甚少,油光锃亮。

轻描淡写的一拂,威力惊人,虚空将江左妖巫震飞,可把其他的人吓了一跳。

“放弃吧!魏老哥。”那位左颊有一块青黑色三指宽胎记的人,伸手拦住了江左妖巫:“你江左妖巫是大名鼎鼎的采花蜂,享受过无数女人,何必为了这个不算绝色的毛丫头,伤了朋友的和气呢?”

“呵呵呵呵!那位花脸狼说错了话。”大开的堂门口传出大笑声,踱入一团和气的文斌,背着手泰然自若,像是:自己人:“蜂采花酿蜜当然不假,但采花的都是雌蜂,用采花蜂来形容采女色的人,不伦不类。雄蜂是不采花的,与女皇蜂交配即死,一生中只交配一次,江左妖巫采了无数的花,他有几条命呀?”

“咦!是你的人?”江左妖巫向夺命怪医问。

“不是你们的人吗?”夺命怪医反问。

“不必多问,我是来作客的。”文斌笑吟吟拨开一个留山羊胡的人,取代那人的位置:“呵呵!怎么啦,你们像是意见不合发生争吵,是不是分赃不均。别生气,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说来听听,我替你们排解,保证你们大家满意,皆大欢喜不伤和气。”

“该死的混蛋胡说八道。”留山羊胡的人怒叫,被拨开时已经冒火了,叫声中五指如钩,猛然抓向文斌的胸口,食中两指扣咽喉。

文斌反手一抄,反而扣住了对方的脉门反扭,扭身右手一挥,一耳光把对方的左脸打歪了,鲜血迸流,大牙可能断了七八颗。

手一松,这人仰面便倒,不但脸歪牙掉,右手的脉门软绵绵,可能腕骨已碎成碎片,砰然仰面摔倒,立即失去知觉。

“按规矩,我这排解人也该有一份。”文斌笑吟吟地继续说,似乎刚才并没发生任何事:“听说猫分鱼水獭作中的故事吗?如果你们认为分不匀,那就妙极了,我名正言顺独吞。喂!你说,你们分什么脏?”

他的手指向江左妖巫,意思是要江左妖巫提出说明。

留山羊胡的人被轻描淡写打伤打昏,所有的人还没从震惊中醒来,变化发生得快,结束更快,看清变化的人真没有几个。

江左妖巫活该倒楣,忘了用巫术制敌,本能地伸手急扣指向鼻尖的大手,要把伸来的大手捏碎。

一抓落空,文斌的手指似乎并没闪避,不但不回收,反而向前伸长,食中两指点在璇玑穴上,胸骨裂开下陷。

不是制穴,而是当枪用,不但胸骨折裂内陷,气管和食道也破裂,仰面便倒,发出可怕的嗄叫。

一击致命,一代妖巫不明不白死得真冤,一时大意,付出可怕的代价。

“最好让主人说,谁是主人?”文斌重新背起双手,仿佛江左妖巫的死与他无关。

终于引发了强烈的反应,在场的都是威震江湖的魔道高手,堂屋不大,在有限的空间中,几个人同时出手行雷霆攻击,其猛烈的程度可想而知。

罡风乍起,劲气迸爆。

六个魔道名宿几乎同时发起攻击,十二条手臂向一点集中,拳掌指爪各展绝学,近搏远攻风雷俱发,用的全是内家真力,皆可虚空伤人。

人影倏然隐没,聚力点发生惊心动魄的气爆,案桌与凳椅受到波及,轰然爆裂崩散,连屋上的积尘,也被气旋震得下坠如雾。

一声惨叫,位于文斌身后双爪凌空急抓的人,双手掩住下阴,飞退丈外摔倒滚动,嘶吼叫号。

下阴挨了一记虎尾脚,连耻骨也崩裂了。

同一瞬时,入口侧方也倒了一个人,双腿齐膝而折,像被利斧所砍,是被脚扫断的,折断的创口惨不忍睹,没有被利器所砍那么整齐。

出其不意攻下盘反击,予取予求,高手名家不屑使用伏地或滚动的招式,因此地趟刀法被认为不登大雅之堂。

这些魔道高手情急怒地抢攻,没有人会注意到下盘,攻击余势尚未止,胜负便已决定了。

同一刹那,左侧方那人吐出的一记劈空掌仍未收回,却被从身侧地面升起的文斌用左臂勾住脖子勒紧,冲倒出丈外,两次猛烈翻腾,脖子已被扭转大半圈,颈骨硬被扭折,脸转向后方。

脖子这么一扭一断,一切免谈了。

放手一跃而起,堵住了堂口。

雷霆一击立即结束,地下共摆平了五个人。

文斌的手中,有夺自脖子被扭断,立即气绝那人的单刀,刀在他手中,幻发出异样的光华。

主人夺命怪医僵在破案桌旁,惊怖的神色令人同情。

独角山魈张口结舌,像是见了鬼。

“他娘的!你们就是不愿意公平均分。”文斌堵在堂口,笑容消失了,换上了猖狂泼野相,拂着单刀狂态毕露:“大爷就让你们如意一口吞。你们是一个一个上前挨刀呢?抑或是死剩的三个人一起上?来吧!快伸长脖子,大爷一刀一个送你们上路,保证不痛不痒。”

“你……你是谁?”独角山魈的老公鸭沙哑嗓音更难听了,咬字不清:“你……你好狠……”

“我狠?八打一,你他娘的怪我狠?放屁!”

“你是……是天马牧场的人?”

“不是。”

“你撒谎,你是他们……孙老哥,快控制往人质……”独角山魈急叫。

“谁也无法破栅而入。”文斌冷冷一笑:“夺命怪医,你最好不要妄动,我保证你一近木栅,一定死。你也休想等你的爪牙来替你卖命,大爷已经把你的六个爪牙摆平了,用暗器袭击,五丈内像迅雷般追魂夺命。你一近栅门,只能活这么一把岁数了。”

“你是冲……来找老夫的?”夺命怪医真不敢妄动,弄不清他的威胁是真是假。

已经有五个人被摆平,绝非威胁恫吓,被摆平的五个人,全是威震江湖的魔道名宿,被他轻易地举手投足摆平了,每一击皆是致命的雷电。

“我不认识你,我找他们。”文试用刀向独角山魈一指:“但显然找错了人,你才是主谋。”

“你这混蛋为何找我们?”独角山魈咬牙切齿,拔出佩囊中的铁虎爪。

“俗语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与飞熊有过节,胆怯怕死不敢去找飞熊,却坑害不相关的人。主人更可恶,利用他们掳来的人质试葯。你们主客双方,都有志一同要置人质于死地,把飞熊诱来后也一并戕害,天饶你们,我却不饶。”

“你到底是何来路?”

“不必问,我来了,表示……”

“拼死你这小狗王八!”独角山魈怒吼,挥爪狂野地独自冲进。

铮一声大震,单刀与爪接触,专克刀剑的铁虎爪,扣不住单刀。爆出一串火星,虎爪突然激烈地翻腾,发生慑人的破风厉啸飞起,当一声击中石墙反弹坠地。

文斌丢掉刀,闪电似的抢入对方怀中,掌劈拳攻急如雨,在独角山魈的胸腹头面痛击,掌如斧拳如锥,每一记皆力撼内腑。

打击之快无以伦比,最后一掌劈在对方的尖脑袋上,反手一记阴掌反抽脸颊。

独角山魈狂叫了几声,倒摔出丈外,五官溢血,在地上挣扎难起。

疯狂的打击似在一照面便结束了,旁人来不及插手,地下,共摆平了六个人,死的有一半,重伤的三个有一个断了双脚,真够狠的。

六个人没有全力发挥武功绝学的机会,三下两下便被摆平了,毫无精彩可言。

小窗被撞毁了,有一个人抓住机会破窗而遁。

夺命怪医竟然失去撞毁木栅,抢入控制人质的勇气,也没抓住机会逃走,总算取得放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生死关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霹雳天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