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10章 荒坟鬼影

作者:云中岳

柏青山伸手扶住罗牧,替罗牧接上了肩关节,笑问:“兄台贵姓?这是怎么回事?”

罗牧屈身下拜,惨然地道:“恩公,一言难尽……”

“请起,慢慢说。此非说话之所,咱们先将人带走。我叫柏青山。”

“小的叫罗牧,家住瑞峰山罗家村。”

“咱们一面走一面谈。”柏青山说,一起拖起周宏,在对方肩上拍了一掌:“姓周的,也许你并不姓周。你给我乖乖地在前领路,不然在下要用你裤带,拴着你的脖子拖着走。”

周宏怎敢不走?心惊胆跳地道:“你不要得意,我劝你不要淌入这一窝子浑水。”

柏青山冷冷一笑,向罗牧道:“你拾起他的刀,先敲下他几颗狗牙来,看他还敢不敢逞口舌之快?”

罗牧刚拾起刀,周宏便狂叫道:“我……我不说了,听……听候吩咐。”

“这还差不多。罗兄,往何处走?”

“往南。”罗牧说。

“好,往南,姓周的,听见没有。”

周宏打了一个冷战,赶忙答道:“是,往南,往南。”

“到铁狮山弥陀岩。”罗牧大声说。

“到弥陀岩,到弥陀岩。”周宏战栗着接口。

铁狮山,在大溪的东岸,诸山势如猛虎出林,而溪西诸山像一群羊。因此,便在这座山铸一座铁狮以镇猛虎,称为铁狮山,俗称镇山,是本城的名胜区,有弥陀岩,定光岩,石龟池,宾月井诸胜。春秋之际,游客甚多。这时已是晚秋,不再有游山的人了,府城八奇游客稀少。

沿山麓小径疾趋开元寺,这座古寺位于茂林之中,红墙映掩,松柏森森,从江边向上走,便可看到一览亭。

距宏伟的寺门尚有百十步,迎面来了两个中年人,瞥了周宏一眼,看到了周宏愁眉苦脸的神情,脚下一慢,但并未多加注视,随即匆匆走了。

柏青山并未在意,向罗牧问道:“罗兄,到弥陀岩有何贵干?”

罗牧将有人强买祖茔的事一一说了,最后道:“目下寒舍已被孤立,外援已绝,唯一可以相助的人,只有家父的师叔成君豪,或可解此倒悬之急。”

“令尊的师叔是否已经出家了?如果出家,你恐怕请他不动,出家人斩情灭性,不可靠。”柏青山忧形于色地在说。

“师祖叔并未出家,他住在弥陀岩附近的一栋小茅屋中修心养性。”罗牧说,语气中有一丝不安的感觉流露。

周宏冷冷一笑接口道:“八臂金刚成君豪已经是个入土大半的老废物,快三十年不曾在江湖上走动,武林中人早已将这人忘怀,一个老废物,何苦拉下水送死?即使他年轻三十岁,老实说,同样会送命。”

柏青山淡淡一笑道:“你们又请来些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

“在下不知道,只知周某只算是供奔走的小跑腿而已。”

“呵呵!你老兄倒是自甘菲薄的人哩!”

“这是事实!”

“阁下的主子是谁?”

“恕难奉告。”

“如果在下迫供,阁下是否肯说?”

“阁下永无机会了。”周宏说,突然向寺门飞奔。

柏青山不急于追赶,笑道:“阁下慢走,你已被制了经脉,半个时辰之后,便会手脚僵死。如果不想死,等会儿在弥陀岩下来找我,再见,不送了。”

周宏不听,发狂般奔入了寺门。

罗牧向柏青山苦笑道:“柏兄,我们该先向他迫供的。”

柏青山摇摇头,泰然地说:“他一个小跑腿,能招出多少供?何况他敢不敢招,仍在未知之数。再说,他们今后绝不至于罢手,还怕找不出他们的主子来?”

“看来,他们人多势众……”

“尊府位于城郊,他们难道明火执仗打不成?慢慢来,在下愿助令尊一臂之力。”柏青山慨然地说。

罗牧大喜,欣然地道:“能获恩公援手,罗家存殁均感……”

“不要说这种话,兄弟既然碰上了,自然不能袖手。对方既然处心积虑要谋夺墓地,能孤立尊府截击外援,必定早有准备,人手众多。咱们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快走吧,但愿令师祖叔能出来主持公道,八臂金刚的名号应该还有份量。你们这件事已闹了许久,何以八臂金刚不敢出面?怪事。”

罗牧眉心深锁地道:“他老人家在弥陀岩隐修,不问外事,不许人前来打扰他的安静,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这种祸事呢。家父不许我前来,我还不知道这次前来是否错了。”

“既然来了,且看情形再决走好了。”

“是的,我会留意的。”

谈说间,领先的罗牧岔入了一条小径,道:“右面是弥陀岩,左面隐可见的山坡梅林,便是敝师祖叔的隐居之所。”

“唔!住处倒还脱俗,但愿他在家。”

“他老人家一定会在家的。”

“谁伺候他的起居?”

“一名老仆,我称他为吴伯。”

“他两人有多大年纪了?”

“都是古稀高龄了。”

“还有没有亲人?”

“从没听说过他老人家有亲人。据我所知,我共来了五次,从不见有别人在内。”

进入梅林深处,茅屋在望,周围静悄悄,好一处幽僻的处所。

柴门虚掩,柏青山低声道:“有外人在旁,反而不便。你进去求他,我在外面等候。”

罗牧点头同意,独自上前叩门。不久,里面有人问:“谁呀?门没上闩。”

“徒侄孙罗牧。”

“吱呀”两声,柴门徐开,一名仆人打扮的古稀老人当门而立,老态龙钟,手点山藤杖,眯着昏花老眼打量着罗牧,微笑道:“原来是罗小少爷,请进。”

罗牧长揖为礼道:“吴伯你好,小侄已两年没向你老人家问好了。师祖叔他老人家在家么?”

堂上的竹椅上,端坐着一个白发苍苍,但依然老眼明亮的人,但坐在那儿像是一堆骨架,手脚老皮包着一把骨头,瘦得不成人形。一双老眼茫然注视着门外,不知是否能看得见景物?眼球虽明亮,但与常人不同,像是患了青光眼。身材高,因此显得更瘦,更像一匹瘦马。

吴伯闪在一旁,说道:“瞧,堂上坐着的就是他老人家。”

罗牧急步而入,跪倒行礼叩拜,拜罢说道:“徒侄孙罗牧,叩请师祖叔金安。”

八臂金刚的目光仍然落在门外,颊肉略为牵动,久久方冷冷地道:“起来,你来做什么?”

罗牧再拜而起,肃立一旁欠身道:“侄孙家中出了横祸,特来请师祖叔作主。”

“你父亲不知老夫多久不问外事了?”

“侄孙知道……”

“你走吧。”

“师祖叔……”

“我已经告诉你快走了。”

“侄孙是走投无路……”

“那是你们的事。”

“上月……”

“老夫不听俗务,天掉下来也与我无关。吴方,叫他走。”

罗牧只觉悲从中来,跪下泣拜道:“师祖叔,请听徒侄孙……”

“你还不走?”

老仆吴方上前相扶,低声道:“少爷,你走吧,他老人家已近八十高龄,你还忍心将一些俗务来打扰他?”

门外突出现柏青山高大飘逸的身影,微笑着道:“罗兄,老人有的话确是在情在理,让成老前辈在此安度余年吧。其实,这些动刀动枪的事,是不宜让老一辈的人逞筋骨之能的。”

八臂金刚须眉俱动,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在下姓柏,刚才在路上碰见罗牧兄被人擒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罗兄,陪同他前来打扰的。”

“你走吧。”

“是的,本来在下有话要说,只是不好启齿。”

“老夫生于斯,将死于斯,数十年不问世事,你说了也等于白说。”

“在下所以不说。与一个斩情灭性的人说情义,白费辱舌。”

罗牧仍不死心,洒泪道:“师祖叔,千不念,万不念,念在师祖爷临终托……”

“住口!当年如不是我那师兄弟不念兄弟情义,临危弃我而去,我何至于有今日?你父亲也明白,你师祖爷并未死,他假死逃下大藏峰,目下仍在江湖上逍遥自在。你们目下有困难,为何不去找他?”

“这……”

“快走!不要在此打扰我的清净了。”

罗牧仍不肯走,柏青山说:“罗兄,走吧,亲友无情,要亲友何用?你就断了这条心吧,哭死了也是枉然,他连听都不想听,你哀求有何用处?”

八臂金刚毫不动容,冷冷地说:“除了等你师祖返家了结这场三十年的恩怨之外,任何人出来也无能为力。”

“师祖叔,这事与祖师爷无关,而是一件极平常的……”

“表面上看来,任何事也看似平常。”

“这是……”

“这是夺墓平常事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罗牧吃了一惊,骇然问,“师祖叔已知道这件事了?”

“不久你也可知道这件事的底细了。”

“这是……”

“这是武夷山大藏峰旧事重演,但已没有我的事了……”

门外突飞人一把小飞剑,银虹破空射入,变生不测,谁也来不及应变,剑贯入八臂金刚的胸口,连人带椅向后栽。

老仆吴方一声悲啸,疯虎似的冲出门外。

罗牧大骇,也扭头向外冲。

柏青山眼明手快,猛地扑上,将罗牧扑倒在地叫道:“小心……”

两人同时滚倒,门外射入一丛灰蓝色的针雨,射在壁上像是雨打芭蕉。两人如果慢了一刹那,很可能被射成刺猬。

“啊……”门外传来吴方的惨叫声,显然已遭了毒手。

罗牧惊破了胆,爬起便向屋后逃。

“你怎么了?”柏青山再次将罗牧拖倒问。

“从屋后出去。”罗牧心惊胆跳地说。

“屋子已被包围,屋后最为危险。”

“那……”

“我冲出去。”柏青山说,随手抓起屋角的一座茶几,向外一抛。

针雨再现,柏青山贴地滚出门外去了。

一个灰影从右侧疾掠而来,像头大豹般扑上。

柏青山突然破空上升,上了屋顶。

灰影一扑落空,立以“一鹤冲天”身法扶摇上升,半空中左手一扬,又发出一丛针雨,洒向刚上了屋顶的柏青山。

他无名火起,也左手一扬,仰面躺倒,向屋右疾滑而下。

灰影的针雨落空,“满天花雨”手法居然失效,却碰上了柏青山也用“满天花雨”手法回敬的一把豆粒,打在身上势如暴雨,颗颗嵌入肉中。

“哎……”灰影猛叫,双脚一沾屋顶的茅草,突然滑倒,向下飞坠,“嘭”一声大震,起不来了。

柏青山落地便向壁角一贴,四周不见有人。他绕出屋前,只有老仆吴方的尸体,蜷缩成一团,已是死去。

灰影也寂然不动,面朝下仆倒在地,不知是否死了。

他一纵而上,伸手去拔灰影背上的长剑。

对面屋角人影乍现,来势如电。

他来不及拔剑,一声冷叱,一掌拍出。

“啪”一声暴响,掌风四散,人影乍分,两人接了一掌。

是个青衣中年人,被震退了八尺,手抬不起来了。

他掌力极为浑厚,占了优势,双脚未动分毫,立即伸手抓灰影的剑。

“放手!”身后暴叱震耳。

他向下一仆,抓住灰影急滚,只将灰影扳转在上,三把小飞剑已经到了,“嗤嗤嗤”三声轻响,三把小飞剑同时贯入上面灰影的身躯。

他拔出剑,将中剑的灰衣人一脚踹飞,砸向飞扑而来,发小飞剑袭击的蓝影。

扑来的蓝影百忙中向侧一闪,让过灰影。

他飞射而至,剑已先一步掷出,半分不差,计算得极为准确,剑虹一闪,便贯入蓝衣人的小腹。

“啊……”蓝衣人狂嚎,向下屈腰扭转着掼倒,手中跌出三把小飞剑,每把剑的剑尖皆泛着寸长的蓝芒,一看便知是淬毒的玩意。

柏青山本想取回剑,但临时折回,斜掠而去,窜出两丈外,闪在一株梅树后。

蓝衣人的怀中“嘭”一声闷响,爆起一阵蓝烟,袅袅飞散出两丈方圆,方徐徐飘散。

“好险!”他心中暗叫。

他警觉地打量四周,用目光搜寻敌踪。

梅林中野草蔓生,潜伏在内不易发现,但只要留心,仍可发觉五六丈以内的人,从草梢头便可发觉有异。

果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荒坟鬼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