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18章 闯寨借胄

作者:云中岳

他酒意上涌,脸上可看到显明的酒晕。紫云庄主终于胆怯了,对一个已有六七分醉意的醉汉江湖规矩失去了效用,任何意外事情皆可发生,嘴硬必定倒霉,不由凶焰尽消,道:“在下如果知道那小畜生的下落,早已派人找他算帐了。”

“你找他算帐?胡说八道。”

“那天在了了庵,在下被你的诡异掌力震伤,阴风反走,内腑受伤不轻,因此狼狈而走。却不料那小畜生带人赶来,杀了在下六名弟兄,如无本庄主的子侄舍命掩护,在下已丧身于纪家堡的王八蛋狐群狗党手中了。”

“哼!鬼才相信你的话。”

“信不信由你,在下在此地养伤,准备找那小畜生算帐,乃是千真万确的事。”

“好,姑且信你,可是你知道他们的下落,也报仇无望。”

“哼!在下的庄中高手,目下住在对岸的懒石庵,本意是吸引那小畜生的注意,不然你阁下也近不了在下的身。”

“你认命吧!”

“你……”

柏青山心中一动,冷笑道:“你别慌,柏某还不至于向一个失去了抵抗力的人下手。”

“你想……”

“你想找纪少堡主算帐,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

“那么,你死定了。”

“你的是意思是……”

“今晚入暮时分,在下与纪少堡主在南湖对岸江家约会,你如果前往,凭你这副德行,不死何待?”

“你阁下与纪少堡主有约会,却又向在下打听他的下落,你骗谁?”

“在下为何要骗你一个垂死的人?”

“你为何要告诉我?”

“因为咱们有志一同。”

“哼!他绝不是你的敌手,你……”

“在下另有困难。”

“哼!你的神色,已表明你另有阴谋。”

“不是另有阴谋,而是需要阁下相助。”

“见鬼,你……”

“只要你肯相助,你我的仇恨一笔勾销,如何?”

“这……”

“不然,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挺身而斗。”

“在下得考虑考虑。”

“在下并不想勉强。”

“你说说看,范某是成名人物,不能轻于言语,岂能随随便便答应你?”

“好吧,我告诉你,你只要……”他将所要求的事一一说了。

紫云庄主静静地听完,伸出右手道:“一句话,在下答应了。”

“谢谢。”

“一言为定,日后你可不能向本庄的人报复寻仇。”

“贵庄的人只要不找柏某的麻烦,在下当然,不再寻仇报复。”

紫云庄主呵呵大笑,道:“当然当然,在下希望咱们成为朋友。”

“是敌是友,完全看你范庄主的了,再见。”柏青山也欣然地说。

“再见,恕在下不送了。”紫云庄主抱拳道。

离开报本寺下院,他在西北一带走了一圈,方在申牌左右返回心园,将遇见紫云庄主的事向小剑说了。

小剑秀眉紧锁,不胜忧虑地道:“他们其实是一丘之貉,都不是好东西,你信任他?”

“不信也得信哪!”他无可奈何地说。

“一个纪少堡主已难对付,你再将一个紫云庄主找来,恐怕会弄巧成拙,事情更棘手呢?”

“这叫做急病乱投医,我必须冒这个险。”

“好吧,一切由你做主。”

“咱们养养神,时光不早了。”

“要不要先前往布置一番?”

“不必了,去了反而打草惊蛇。”

两人静静地养神,半个时辰后,由小剑下厨弄些食物果腹,草草结扎上路,踏着落日余晖奔向南湖江家。

两人各怀心事,生死关头,少不了有点忧心忡忡,患得患失,他们并不为自己的安全担心,而是为了费心兰而焦虑不安。

江家的广场在望,夜幕方张,但仍可看清景物,晚霞满天,广场上人影幢幢。

湖畔泊了两艘快船,船夫们已准备停当架桨待发。

左面一艘快船的舱面,安坐着纪少堡主与八名爪牙。

一看清纪少堡主坐在舱上,柏青山喜上眉梢,向小剑低声道:“妙极了,这恶贼占不了上风吧。”

“柏爷的意思是……”小剑不解地问。

“他在船上,无路可逃啊!”

“他人多……”

“人再多也没用,在水中他难逃厄运。”

岸上,广场中,共有六个青衣人相候。柏青山从容步入广场,向左面的船头走去。

六个青衣人劈面拦住,为首的人叫道:“柏兄留步,右面那艘快船,方是两位的座舟。”

“在下有事向纪少堡主请教。”他沉着地说。

“少堡主不需与柏兄打交道……”

“有关费二小姐的事……”远处的纪少堡主向江家的宅院一指,亮声叫道:“柏兄,你要见的人就在那边。”

江家的大门倏开,四名青衣劲装大汉,押着费心兰踏出大门。

柏青山哼了一声,叫道:“费姑娘的侍女小琴呢?”

门内人影再现,又是四名青衣大汉押着小琴奔出。

纪少堡主哈哈大笑道:“在下是守信的人,费姑娘主婢毛发未损,本少堡主一言九鼎,绝不食言。”

柏青山凝视着花容惨淡的费心兰,一步步接近。

一名大汉一声沉喝,叫道:“不许走近,以免误事。”

他只好站在远处问道:“费姑娘,他们虐待了你吗?”

费心兰长吁一口气,恨声道:“他们将我主婢两人,囚禁在江家的地窟中不见天日,总算未曾受到虐待。”

“目下你感到怎样了?”

“气血二门皆被制住,浑身脱力,感到无比软弱。不要管我们,快毙了那卑鄙无耻的畜生。”

纪少堡主桀桀大笑道:“柏兄舍不得你哪!费姑娘,你何必自寻烦恼?等柏兄事成之后,本少堡主保证恢复你们的自由,绝不食言,你可在此安心地等候好消息,在下与柏兄需立即动身了,柏兄,请上船,哈哈哈……”

柏青山向费心兰踏出一步,一名大汉突然拔出一把短刀,飞快地抵在费心兰的咽喉下,冷哼一声,不言不动,一双怪眼阴森森注视着柏青山。

他只好止步,心中暗暗焦急,看光景,他没有任何机会接近纪少堡主或费心兰,纪少堡主太精明太机警了。

“柏兄,请上船,咱们要启碇了。”纪少堡主叫。

一名青衣大汉也冷冷地说:“柏兄,不必枉费心机妄想救人了,千万不要误了费姑娘的性命,为了大家好,阁下还是全心意为明天的事多用些心机吧。”

费心兰心中焦躁,大叫道:“柏大哥,千万不要为了我而受他们胁迫,我死事小,而你是万金之躯……”

柏青山沉静地一笑,一字一吐地说:“费姑娘,请勿为我担心,我会将你平安地救出,不许任何人伤害你的,万一你有了三长两短,我会将纪家堡杀个鸡犬不留,在下要前往办事,你两人可安心等候消息,再见。”

说完,带了小剑向左面的船举步。

纪少堡主却向左面六七丈外的船伸手,笑道:“柏兄,那艘船是你的座舟。”

“你不去?”他硬着头皮问。

“哈哈!蛇无头不行,在下岂能不去?”

“那你……”

“你先走,本少堡主还得去接几位朋友。”

说话间,柏青山已走近自己的船头,无法再拖延了,心中暗骂紫云庄主混蛋!怎么这时还不见赶来?

他仍然不放弃希望,停下身问道:“是请一些海盗助你吗?”

“咦!你怎么知道?”纪少堡主讶然问。

其实柏青山并不知纪少堡主与海盗有勾结,信口胡猜而已,纪少堡主也不知他曾经看到那位海盗的事,因此颇表惊讶。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沉着地说。

“你既然知道,也好,免得在下费chún舌解释,请上船,天色不早了。”纪少堡主说,举手一挥。

押解着费心兰主婢的八名大汉,退向大门。

柏青山心中叫苦,不得不踏上跳板,心中咒骂道:“阴风除非你死了,不然我会找你算帐的,你这混蛋!”

刚走了两步,广场左面,从屋角转出了一队威风凛凛的黑衣人,踏着整齐的步伐,一对一对并肩齐步而出。

右面的树林中,也出来了一队人,两队人共是三十六名,全都是刀剑系于背上的劲装高手。

“咦!”纪少堡主讶然叫。

两队人左右列阵,突然同声大叫:“潜山龙腾,紫云虎跃。”

最后有两人同声叫道:“恭请庄主示下。”东面的树林中,六名中年人拥簇着徐徐而行的紫云庄主,步出林外缓缓而来。一名中年人在前引路,踏入广场大叫道:“纪少堡主,将雷琴的主人交出,追杀本庄六名弟兄的仇恨,一笔勾销。”

纪少堡主哼了一声,举手一挥,两艘船上的人纷纷跃登湖岸,尚未进入大门的八大汉发出一声唿哨,宅中飞鸟似的陆续飞出十二条好汉,双方人数相当,实力相等。

纪少堡主咬牙切齿地抢出,尚未列阵,江宅突然冲出十余名大汉,把押解费心兰主婢的八个人围住了,其中一人大吼道:“紫云八太保在此,反抗者死!”

八大汉却不如理睬,不受恐吓,剑抵在费心兰的咽喉下,为首的人沉声道:“谁敢上,在下宰了这丫头,大家都不要,紫云八太保岂奈我何?”

纪少堡主仰天长啸,声震屋瓦。

湖湾深处突然射出二十余艘快船,每一艘船皆有七八名海贼,船以奇快的速度飞驶而至,有人大吼:“海上豪杰腾蛟先锋队在此,紫云山庄的人留下命来。”

阴风客吃了一惊,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对方人多势众,拼起来绝对占不了便宜。东海神蛟的盗群中,腾蛟先锋队是其中精锐中的精锐,攻城陷寨全靠这一队亡命,每一个队员皆是佼佼出群可独当一面的悍贼,东南海一带府州的人,提起该队悍贼,莫不心惊胆跳。

阴风客怎肯为柏青山拼命?一看风色不对,断然发出撤走的信号,向纪少堡主叫:“纪小狗你既然勾引海贼,与范某拼骨,范某目下人手不够,暂且放过你,但愿你从此入伙海贼,不然咱们江湖上见,除非你不再返回河南光州了。”

说撤便撤,众人纷纷向屋后飞退。

纪少堡主怎肯放手,大吼一声,衔尾狂追。

但紫云山庄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脚色,退时断后的人皆以暗器断路,追得最快的三名高手,皆被暗器所击中,天色将黑,暮色朦胧,不易闪避暗器,倒了三个人,谁还敢放胆追?

纪少堡主追过屋后,知道追不了,赶忙止步叫道:“不必追了,回去上船。”

声落,转身举步,突然怔住停顿了,喝道:“你想怎样?”

柏青山站在他身后,一转身便双方照面。

柏青山手中有一把短刀,刀尖恰好顶在他的咽喉下,冷冰冰的刀尖,令他感到头皮发麻,四肢发僵。

原来一庄一堡的人相见,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追逐之下,竟忘了柏青山与小剑,谁也没留意纪少堡主身后盯上的人是谁。

柏青山嘿嘿笑道:“阁下,叫你的人退出三丈外。”

四周共有三十余把刀剑遥指着他,但投鼠忌器谁也不敢上前。

纪少堡主哼了一声,顽强地道:“纪某从不在暴力下低头,你少打如意算盘。”

“真的?”柏青山冷笑着问。

“当然……哎……”

柏青山的刀尖,已刺破了喉皮,入肌分余力道渐增,纪少堡主的脑袋不敢再往上抬,死的恐怖神色涌现脸上,急叫道:“且慢!你不……不顾念费姑娘的生……生死吗?”

“你这条命换她的命,柏某并无损失。呵呵,再上升一寸,你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只好忍受刀尖贯喉的痛苦了,你要死了,一切也都完了……”

“住手……”

“噗噗!”柏青山两记劈掌,劈在他的双肩上,捷逾电闪,劈得他浑身麻木,痛彻心脾。

柏青山已智珠在握,人到手大事定矣!两劈掌将他劈软,飞快地将他反抱住,刀横在他的咽喉下,大笑道:“阁下,已轮不到你耀武扬威发令了。走!到屋前谈谈。”

海贼们的船刚靠岸,柏青山也恰好将纪少堡主押至广场中心,纪家堡的高手们将他围在中央谁也不敢接近。

小剑站在柏青山身后,背对背监视着后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闯寨借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