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19章 不归炼狱

作者:云中岳

柏青山一听对方的名号,便猜出他们是侠义道英雄,是风尘四杰的人,怎肯留下歇脚?赶忙告辞上路。

但关中双侠却不让他走,两人互相打眼色,龙剑易山淡淡一笑,伸手虚拦道:“老弟请留步,在下有事请教。”

“岂敢岂敢?不敢当请教二字,有何要事,前辈但请吩咐。”他客气地说。

“请问老弟与无盐魔女有何过节?”

他沉思片刻,审慎地笑道:“万分抱歉,这是晚辈的私事,不足为外人道,幸谅幸谅。”

“柏老弟一个人,便想进入不归谷寻仇?”老二虎剑易水以不寻常的语气问。

“在下必须进入,龙潭虎穴也得闯上一闯,任何代价在所不惜。”他用坚定的语气答。

龙剑易山淡淡一笑,摇头道:“老弟,你恐怕难以如愿以偿了。”

“哦!前辈话中之意……”

“目下不归谷已被封锁。”

“晚辈无所畏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然不畏虎,封锁不住晚辈的。”

“老弟如果决意要向魔女寻仇……”

“当然。”他抢着接口。

“咱们有志一同。”龙剑一字一吐地说。

“咦!两位……”

“咱们也是前往寻仇,找魔女算帐的,这样吧!咱们结伴同行,如何?”

“这……”

“老弟,你一个人势孤力单,成不了事的。”

他怎肯与关中双侠同行?万一碰上了风尘四杰,岂不糟透?摇头拒绝道:“不!好汉做事好汉当,自己的事岂可假手他人?个人恩怨自行了断,不能连累旁人,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告辞。”

他向两位美丽的村姑示意,含笑说声谢谢,迳自走了,步履从容不迫。

龙剑易山冲他的背影含笑摇头,向乃弟说,“二弟,你看这就是年轻人最大的缺点,不知天高地厚,行事鲁莽冲动,他居然敢独自往不归谷闯,简直不要命了,大概想一去不归啦!要不要阻止他?”

“前面自然有人接待他,我们不必管,走吧。”

两人缓步而行,逐渐去远。

两村姑向两人的背影冷冷一笑,其中一人向同伴低声道:“人愈来愈多,哼!保证他们不入谷便罢,入则不归,哼!这些浪得虚名的匹夫,可恶!”

另一名村姑脸上的神色反而沉重,说:“这些老江湖并不足虑,我认为那年轻人反而可怕,恐怕他将是本谷一大劲敌呢?”

“别开玩笑。”

“真的,年轻人敢作敢为,所以很难对付,况且他独自一人便敢前来寻仇,必有所恃,咱们快将信息传出,让寨主早作准备。”

从大洋阪向北走,山深林密,奇峰壁立,渺无人迹,从山峡中进入,附近峡谷参差,远古森林中不见天日,奇禽异兽结队,见人不惊。

只有一羊肠小径,在峡谷中蜿蜒二十余里,是进入炼狱寨的唯一通道。

柏青山急急趱赶,心中暗暗叫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天下白道群雄至不归谷问罪的时候到达,糟得不可再糟,不但可能被程寨主误会他是入侵的人,更可能被天下群雄把他看成不归谷的程家子弟,而且在这种双方即将生死决斗,风雨飘摇事关生死存亡之际,无盐魔女怎肯将护身至宝灵犀甲给他?他来得不是时候。

转过一座山脚,前面一株大树后,闪出一名中年和尚,拦住去路合掌叫:“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

那是一个宝相庄严,红光满面,佩了戒刀的中年和尚,一双虎目神光炯炯,两太阳穴高高鼓起,一双大手指粗掌厚,一看便知是个修为精纯的内家高手。

他在丈外止步,沉静地流目四顾,方镇静地说:“大师父,请问有何见教?”

“打扰施主了,贫僧有事与施主情商。”

“不敢当,大师请明示。”

“贫僧远山,请教施主。”

“在下柏青山。”

“柏施主至此有何贵干?”

“至不归谷炼狱寨。”

“哦!施主与炼狱寨有交情?”

“没有。”

“真的?”

他淡淡一笑,点头道:“在大师面前,在下说的是字字皆真,请教,大师问这些话,有何用意?”

“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是至炼狱寨讨公道的人,施主既与炼狱寨并无交情,尚请回转。”

“回转?大师差矣!在下有事前来……”

“但不知有何要事?”

“去找炼狱寨寨主有事相商。”

远山大师虎目生光,冷冷地说:“贫僧不信任施主的话。”

“信不信由你。”他微愠地说。

“那么,贫僧得罪。”

“大师之意……”

“请施主随贫僧一走。”

“到何处去?”

“去见贫僧的同伴,他们之中,也许有人知道施主的底细,因此委屈施主去走一趟。”

“对不起,在下有要事待办,不克分身,恕难应命,告辞。”

远山嘿嘿笑,一字一吐地说:“施主请放明白些,不去不行。”

他心中不悦,说:”大师未免强人所难。”

“事非得已,施主请谅。”

“如果在下不答应随大师前往呢?”

“恐怕由不得施主了。”

“真的?”

“真的。”远山大师语气肯定地说,用手向左右一指,又道:“施主看看就明白了。”

和尚手指处,人影纷现,四周共现了九名劲装高手,虎视眈眈,气氛一紧。

他有点不安,问道:“大师为何在此设伏,何以教我?”

远山大师冷冷一笑道:“这几位都是秦晋两地的白道英雄,施主应该知道他们的来意了。”

“哦!你们都是白道英雄吗?”

“不错。”和尚傲然地说。

“不是拦路行动的人?”他冷冷地追问,嘴边泛现一丝挪揄的笑容。

远山大师对这种嘲弄性的话毫不欣赏,脸色一沉,不悦地说:“施主说话小心了,俗语说:祸从口出。”

他也脸色一沉,冷笑道:“你们这些人,就听不得老实话,在下一个过路的人与诸位素昧平生,无亲无故,无恩无怨,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们的独木桥,彼此毫不相关,对不对?”

“不错,但……”

“白道英雄四字,得来非易,像你们这种强人所难,拦路示威挟持的行径,难道也算得是白道英雄?与拦路打劫强行胁迫有何不同?”

“哼!施主请不必逞口舌之能,天下白道英雄齐聚怀玉山,向炼狱谷讨公道,已经封锁不归谷三天之久,绝不许有人出入,老实说,除非咱们能证实你的身分底细,不然你想退出山区也势不可能。”

“大师的意思是……”

“贫僧怀疑施主是到炼狱寨助拳的人。”

他不愿多费口舌,也不愿多耽搁,在他来说,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时间宝贵,任何无谓的逗留,皆可影响他到济南赴约的行程。

他一咬牙,说:“在下不是炼狱寨助学的人,也不认识炼狱寨任何人。在下有十万火急的事待办,幸勿耽搁在下的大事,在下已经表明身分了,让路。”

远山大师粗眉一挑,沉声问:“施主拒绝贫僧的请求了。”

“正是。”他斩钉截铁地答。

“阿弥陀佛!贫僧只好得罪了。”

“大师如果要强行留客,必须考虑后果。”

“贫僧不才,总算担待得起。”

他举步向前闯,沉声道:“你会后悔的,但愿你知道你做错了。”

远山大师拉开门户,立掌待发,厉声道:“旋主止步,不然贫僧只好被迫出手了。”

他徐徐迫进,一字一吐地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和尚,你如果出手:在下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一切后果,皆由你负责,让路!”

远山大师自然不肯让路,冷哼一声,踏出一步,右掌吐出,拍向他的胸口叫:“阿弥陀佛!退回去。”

一股暗劲袭到,力道不轻不重,要将他的身躯向后迫退,掌随劲道近身了。

他左手一抬,斜拨来掌冷笑道:“和尚,你动手了。”

远山大师被他一拨之下,马步虚浮,身躯右移,被带动了马步,要不是收招快,能被他的掌拂中脉门哩!

和尚脸色一变,退了一步说:“施主真人不露相,贫僧几乎走眼,再接我一掌。”声落掌出,来一记“小鬼拍门”,真力倏吐,这次用了八成劲,仍在试探对方的实力。

柏青山却不再留情,扭身出掌斜对,连消带打无畏地切入,“噗”一声响,一脚扫在远山大师的小腹上,快得令人目眩恍若电光一闪。

远山大师竟然没有丝毫闪避的机会,更不用说反击了,嗯了一声,连退三四步,几乎摔倒,脸色骤变。

八名高手全部吃了一惊,有人脱口叫:“好快的手脚,利害。”

青影一闪,一名中年人掠出,从中插入,立下门户迎面一拦,阻止柏青山追袭。

柏青山并未追袭,站稳冷冷地说:“诸位让路,以免在下失手伤人。”

中年人哼了一声,冷冷道:“要让路可以,阁下必须将咱们八人一一击败。”

“你这是什么话?”他怒声问。

“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无论如何,咱们不能让炼狱寨获得外援,必须阻止任何人入谷,因此不能按规矩与你公平决斗。”中年人讪讪地说。

“那么,你们为何不一拥而上,倚众群殴?”

“这……这可是你说的。”

“不错,是我说的。”

“那么,恭敬不如从命。”中年人硬着头皮说。

“你阁下真会利用机会。”他冷然地说。

八人正待合围,在一旁调息的远山大师急叫道:“不可,我辈岂可倚众群殴?”

“大师之意……”中年人迟疑地问。

“挡他两阵,他如果胜了,让他通过。”

“这……”

“如果咱们也效江湖歹徒所为,岂不被天下所耻笑。”

“好,谨遵大师吩咐。”中年人欠身说。

柏青山冷冷一笑道:“猫哭老鼠假慈悲,和尚真会打算。”

中年人勃然大怒,厉声道:“小辈你倒会损人,接招!”

声落扑到,右掌来一招“吴刚伐桂”,左手同时扣指疾弹,一缕指风破空射向柏青山的七坎要害,进击的身法极为迅捷,出招老练霸道,虚实难测,搏斗的经验十分丰富。

柏青山早怀戒心,身形一扭,不退反进,以手架住了劈来的一掌,指风贴胸掠过,毛发未伤分毫。

中年人的右掌被架住,只感到右臂慾折,痛彻骨髓,“哎”一声惊叫,急急收招后撤。

柏青山进步切入,反手就是一掌劈出,“噗”一声正中对方的右耳门,得手了。

中年人左冲三四步,砰然倒地昏厥。

一名虬须大汉虎跳而出,一面伸手拔虎头钩,一面大吼:“咱们拼兵刃……”

话未完,柏青山已一闪即至,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飞身前踹,恍若迅雷疾风。

“噗噗!”双脚全踹在大汉的胸口上。

大汉的虎头钩仅拔出一半,虽已闪身躲避,但并未躲开可怕的一击,“啊”一声狂叫,“嘭”一声仰面便倒,像是倒了一座山。

柏青山向前飞跃,扑进夺路。

对面当路的是个干瘦汉子,快速地拔剑挥出叫:“此路不通。”

“铮!”剑鸣震耳,火星飞溅。

柏青山的辟邪剑,取得中宫排空直入。

干瘦汉子剑被震偏,便知大势已去,不假思索地扭身便倒,奋身一滚,让开去路逃脱一剑之危。

但仍然慢了些,辟邪剑仍然在干瘦汉子的左耳轮刺过,把耳轮刺裂了一条大缝,耳轮成了两片啦!

柏青山一掠而过,去势如电射星飞。

远山和尚发出一声警啸,方向众人叫:“追!接应前面的人。”

柏青山夺路而走,心中不住思量,忖道:“不归谷已被封锁,进去不易,难在我不能杀这些白道人物,如何是好?”

最后,他决定离开入谷小径,从西侧的山峰攀越,多辛苦些免得与群雄冲突。

同时,他也动了与主脑人物磋商的念头,除非能劝告这些人离开,不然,无盐魔女不可能将灵犀甲借给他的。

他向右首的山峰攀爬,不久,便登上了山脊,登高四望,群峰四合,看不见不归谷,下面的山谷小径绕过峰北,折入另一座山脚去了,看峰东的山脚,有一条溪流从北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不归炼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