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23章 千里赴约

作者:云中岳

柏青山沉吟片刻,说:“晚辈认为,可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既然这样,贫道便可以不管了。”大风道人说完,整衣而起。

“请问仙长,晚辈还能依限赶回山东吗?”

“呵呵!你认为能吗?”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与朋友交,岂能无信?晚辈将全力以赴。”

“那就好。”

“晚辈请仙长指示迷津。”

“呵呵!天机不可泄漏,点穿了,你岂不成了个废人信差?你只需问问自己是否已尽了心力不问其他。”

“这个……”

“记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古训,呵呵!后会有期,贫道走了,有人来了,呵呵……”

笑声摇曳,老道冉冉而去,眨眼间便失了踪。

“好一个神奇人物,费解,费解!”他苦笑着自语。

他听到了脚步声,转头一看,心兰正如飞而来,兴奋地大叫:“青山哥,怎样了?”

两侍女小剑小琴上前含笑行礼,退至一旁。

“心兰,等会儿告诉你。”他答着,目光落在急步而来的中州双奇身上。

大悲佛先到,合掌行礼道:“我佛慈悲贫僧与无尘居士,特来向施主领罪的。”

无尘居士也行礼道:“老弟台以德报怨,老朽无地自容,特来……”

他整衣而起,笑道:“两位前辈不必自责,那晚一时误会,说开了就算啦!哦!炼狱寨的事怎样了?”

大悲佛一阵惨然道:“如不是施主相助,恐怕我们将全军覆没,即使如此,咱们的人也死伤惨重,风尘四杰只救出一位穷神,华山二老亦受重伤,唉!真是天意。”

无尘居士则优形于色地说:“逃脱了主凶无盐魔女,日后江湖仍不得太平,不归谷派在各地的爪牙,实力依然雄厚,等魔女出山时登高一呼,江湖上将重新掀起血雨腥风,冤冤相报永无尽期后果委实令人不寒而栗。”

“诸位又如何打算?”

“魔女可能仍留在谷中,云中鹰王已派金鹰监视谷口四周,至今迄无讯息,因此咱们仍在探索中,任何代价在所不惜。”

柏青山沉吟片刻,问道:“如果魔女不能出山,不归谷的爪牙,是否便群龙无首,不能为祸江湖?”

“是的,炼狱寨中的首脑人物,已经全部伏法,各地的爪牙失去统驭人物,蛇无头不行,不得不各自为计销声匿迹。”

“难道他们在外面没有主脑人物起而代之?”

“不会的,这件事,咱们早在两月前,便已放出风声,让他们的主脑人物能及时赶回,以便一网打尽,这次袭击如不是估错了对方的实力,本来是成功的。”

“原来如此。”柏青山若有所悟地说,他想起大风老道的话,有感而发。

“老弟曾否发现魔女的下落?”无尘居士问。

“不错。”

“那……”

“在下希望诸位高抬贵手,饶了魔女。”

大悲僧抽口冷气,悚然地说:“施主,这件事……施主知道饶了她的后果么?”

“知道。”

“那可能日后将有千百条性命,因此而断送掉,不知将有多少孤儿寡妇,因此而……”

“大师不要说了。”他胸有成竹地说。

大悲僧长叹一声,无可奈何地说:“既然施主坚持,老衲立即前往知会众人一声,就此撤走不再追索魔女了。”

柏青山淡淡一笑,说:“在下保证她今后永不会为害江湖,她将成为废人,大师满意了么?”

“真的?”

“真的。她一个丑女人,心性易变情有可原,大师能作得了主么?”

“不但老衲能作得了主,这些参与袭击的人中,只要是施主交代的事,任何人也可以作主,只消将话传出,保证没有人有丝毫怨言,他们不是不知感恩的人,施主便请放心。”大悲僧神色肃穆地说。

柏青山将琴交到心兰手中,向众人说:“好,请诸位退在一旁。”

心兰不假思索地在一旁坐下,备琴以待防范意外。

柏青山向崖下走近,招手叫:“程寨主,你已经听了许久了何不出来谈谈?”

无盐魔女知道躲不住了,吸口气功行百脉,突然飞跃而出,七星剑似长虹经天,猛扑而上。

柏青山向侧一闪,喝道:“住手,你不愿听在下的忠告么?”

无盐魔女一扑落空,扭身叫:“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你该反省反省了,程寨主。”

无盐魔女眼都红了,一声怒叱,再次冲进,剑出“白虹经天”,凶狠地进击。

柏青山再次闪避,不敢用赤手空拳硬接。

他经过金针刺穴的劫难,重生后感到真气出现了异象,似乎平空精纯了许多,两仪神功的威力,大得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安。

因此,他对这种特殊的进境抱着怀疑的态度,深恐这种异象会突然消失,那时岂不糟了?况且魔女的七星宝剑可破内家气功,用掌相搏凶多吉少,所以必须巧。

他斜身贴上魔女的右侧,伸手擒找对方的脉门。

魔女反应奇快,扭身招变“回风拂柳”,快极,光华一闪,剑光及体。

“哎呀!”大悲僧惊叫。

柏青山更快,虎腰一扭,鬼魅似的反而闪至魔女的身后,贴身而转如影附形。

“噗!”一声响,魔女的左膝弯挨了一踹。魔女向前一仆,一声怒啸,扭身反扑,剑出“回龙引凤”,剑气迸发如潮。

柏青山向下一挫,从剑下向侧逸走,“噗”一声响,一脚扫在魔女的右胫骨上。

魔女存心拼命,马步一乱,扭身一剑下劈,人剑同向下落。

柏青山却突然反退,“噗噗”两声,两脚飞踢,全踢在魔女的胁背上。

这次魔女浑如未觉,剑光一闪,“嗤”地一声,扫过他的左靴底,靴后跟脱落,危机间不容发。

这瞬间,柏青山的掌已拍出,如山潜劲骤发,掌风击中魔女的面部,势如疾风迅雷。

魔女已来不及用剑震散掌劲,灵犀甲也护不住五官,“哎”一声惊叫,掩面后退,一面舞剑自卫,在身四周布下了重重剑网,犹作困兽之斗。

柏青山摇摇头,退至心兰身旁说:“她已存心拼命,交手她必定毙命,请把雷琴给我,只有用雷琴制她就范了。”

琴音乍起,像是山雨光临。

无盐魔女一手掩住双目,一手疯狂地挥剑,形如疯狂八方冲突,厉叫声刺耳。

琴声渐紧,魔女剑舞得更急。

但见光华飞旋腾舞,附近飞沙走石,草叶纷飞。

终于,魔女慢下来了,满头大汗,脚下踉跄,气喘如牛,手虽不曾掩住双目,但目光已呈现疲态的散光。

“砰!”

她终于力尽倒地。

柏青山放下琴,一跃而上,一手抓剑,一手扣住双耳后的藏血穴。

魔女略加挣扎,终于昏厥了。

柏青山放手,取下了七星剑回到心兰身旁,低声说:“心兰,你将魔女抱到僻静处,脱下她身上穿的灵犀甲给我,破她的气门,用金钗刺她的手脚大筋,刺穿一孔便可,从附骨处轻轻下手,不可毁了,拜托拜托。”

“我听你的吩咐,青山哥,放心好了。”心兰柔声地说,她这时已经没有恨了,反而有点怜惜。

不久,她抱着魔女重回原处,将折好的灵犀甲递给柏青山,将魔女放下说:“难怪这魔女不怕刀砍剑劈,原来如此。”

柏青山在魔女的气门旁点了两指,方向大悲僧说:“目下她气门已毁,上下经脉亦经在下半闭,即使有艺臻化境的回春妙手郎中,也不能令她的气门复原了。人交给你们带走,切记不能杀她,找地方把她幽禁起来,让她终养余年,如果你们食言,休怪柏某翻脸不认人。”

大悲僧念了一声佛号,沉声道:“老衲将带她至桃林渡清净庵,交给菩提自在圣尼度化,如有恶意损伤她的情事,老衲愿粉身碎骨以谢天下,施主唯老衲是问。”

“好,两位可将她带走了。”

“谢谢老弟成全。”

无尘居士欠身称谢,抱起昏迷不醒的无盐魔女,偕大悲僧告辞走了。

柏青山目送两人去远,长叹一声,坐下说:“等他们撤走后,我们再出去,心兰,西玄妖道怎么说?”

心兰将迫问的口供一一说了,反问道:“青山哥,这些口供到底有何用意?到底谁需要万里孤鸿的解毒葯?”

青山后悔不迭,唉声叹气地说:“真糟!我该早些去找灰衣使者的,天哪!只差两天工夫,从嘉兴到太湖两天便够了,这……鬼使神差,偏偏碰上这档子事,命也。”

心兰紧偎着他坐下,握住他的大手,关心地问:“哥,你到底说些什么?”

柏青山浑身一震,他第一次听到心兰如此亲密地称呼他,如在平时,他求之不得,高兴还来不及呢!

但他已是个将死的人,他已经下决心挥慧剑斩情丝,这亲密的叫声反而令他悚然而惊,这说明了姑娘并不因为他的有意疏远而知难而退,反而进一步表露自己的爱意。

他并不糊涂,心兰对他的痴情,他怎能不知道?数千里随后跟踪,舍死忘生入谷相救,如不真是……

“哥,不要怪我啊!你……你生气了?”心兰凤目含着泪水,幽幽地说着,似有无穷幽怨在心头。

“唉!我不生气,而且得谢谢你,现在,你赶快回嘉兴。”

“哥,你……你又赶我走?”

“你得回家,在江湖流浪,我一万个不放心。”

“我……”

小剑哼了一声,大声说:“小姐,请回避,小婢要问问他。”

“小剑,不许放肆!”心兰微愠地叫。

小剑不怕,气呼呼地说:“鼓不打不响,钟不敲不鸣,小婢得把话说得明白。”

“小剑你……”

小琴更放肆,一把挽起心兰,笑道:“小姐,小婢陪你到处走走,走啊!”

不管心兰肯不肯,连拖带拉,将心兰拉走了。

青山注视着鼓着香腮的小剑,困惑地问:“小剑,你要说些什么?”

小剑重重一哼了一声,恨恨地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痴心女子负心汉,半点不假,你知道我说谁?”

“你……”

“柏爷,你对我家小姐,真如此绝情么?”

“你胡说!”

“我不胡说,也不相信你是个木石人……”

“小剑,求你别说了。”他焦躁地叫。

“我要说,我要说个明明白白。请教,我家小姐的才貌与她对你的痴情,你到底有哪一点不满?”

“老天!你……”

“是不是柏爷家中已有妻室,所以如此决绝,大丈夫平生不二色是美德,我不怪你,只怪小姐命薄。”

“小剑,你……”

小剑毫不放松地说:“事实柏爷家中并无妻室,却一而再向我家小姐表示亲近,最后来个绝情绝义,将一颗痴爱你的心踩在脚下,这并不能表示你……”

“住口!”他尖叫。

小剑接口叫:“柏爷,到底为什么你这样残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青山被迫急了,一把抓住她沉声问:“你真要知道为什么?”

“小婢正在洗耳恭听柏爷的解释。”

“因为我曾被万里孤鸿的毒雾喷中,恐怕只有二三十天的寿命。我这次到江南,就是要找解葯。目下,我为朋友两肋插刀,为道义将自己的生死置于度外,马上就得万里奔波赶至山东济南府。期限只有十余天,一天要赶七八百里,否则便误了朋友的性命。你说,我能带着你家小姐走么?”

“天哪!”小剑骇然叫。

“你家小姐一片痴心,我不是木石人,我也深深地爱她,但我不能自私,我是个将死的人,我激斗后为何昏厥?这就是原因。我要走了,请转告你家小姐,柏青山今生与她无缘,愿结来生缘,请她忘了我……”

英雄有泪不轻弹,他虎目中有了泪光。

他正想走,林影中闪出泪下如雨的心兰与小琴。心兰脸色苍白,一字一吐地说:“哥,你不能如此残忍地要求我忘了你,那是不可能的。今生缘未了,来生事渺茫。有了你这些话,费心兰死亦心甜。”

“心兰……”他掩面叫。

心兰沉静地走近,任着珠泪大串地碎在胸襟,幽幽地说:“他生未卜此生休,我要把握住你在世的美满时光,地老天荒……”

“心兰,我……”

“哥,我不追问你的事,我只知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千里赴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