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28章 八方风雨

作者:云中岳

纪少堡主收了剑,阴森森地说:“老家伙,咱们话讲在前面,先小人后君子,如果你治不好舍妹的病,你陈州的家小也得垫棺材背,所以你千万别马虎。”

霍三爷已吓软了,成了个半死人。

纪少堡主解了两名仆妇,大喝道:“别装死,起来,将病人抬入书房,好好伺候。”

两仆妇掩面放声大哭,无法动弹。

纪少堡主拔剑,吼道:“哭,哭什么?再装死,太爷一剑宰了你。”

剑气森森,“铮”一声拍在椅背上,两仆妇顾不了上体精赤,顾不了rǔ伤,一蹦而起狂叫道:“大爷饶……饶命……”

就这样,纪少堡主与杨彩鸾,控制了双槐树霍家,鸠占鹊巢反客为主。

霍三爷毫无抉择,心惊胆跳地替心兰诊治。

一天,两天,心兰的病渐有起色,霍三爷的医道果然高明,家中的葯材也多,不敢不尽心医治。

两天中,前来求见霍三爷的人,先后共有十二名之多,皆被纪少堡主与杨彩鸾所杀,尸体丢入一座枯井中,彻底断绝霍家与外界的联系,邻近的村镇议论纷纷,皆说霍家出了可怕的怪事。

第三天一早,两名中年人到了院门外,粗暴地上前拍门,并沉声大叫:“开门!开门!”

一名仆妇拉开了院门,探头问:“怎么啦?两位……”

两人不客气地抢入,领先的中年人一把揪住了仆妇的衣领,厉声问:“霍三爷在不在?我们要见他。”

仆妇吓了个胆裂魂飞,惊惶地叫:“放手,放……手,三爷在……在家。”

“带我们见他。”中年人冷笑着说,将仆妇向前一推。

仆妇仰面跌倒,骇然叫:“三爷在……在堂屋里……”

“领路。”

仆妇狼狈地爬起,踉跄向里去。

一丛树后突闪出凤目带煞的杨彩鸾,冷然问:“你两人找霍三爷有何贵干?”

中年人一怔,打量片刻,说:“咦!咱们好像有点面熟。”

“面熟你就该死。”她一面说,一面疾冲而上。

中年人向侧急闪,叫道:“且慢动手i你是不是痴鸾杨姑娘?”

她一声娇叱,跟踪扑到。

中年人向上风方向闪避,大叫道:“在下勾魂一剑孟启明,是纪家堡的人。”

她一怔,收招问:“你怎么找来的?”

勾魂一剑苦笑道:“你们果然躲在此地,霍家是这一带的名医,在下猜想少堡主可能受了伤在此地医治,因此前来碰碰运气,杨姑娘,少堡主在么?”

“在后堂,你们来得好。”

“来得好?”

“此地乏人照顾,正缺人手,我领你们去见少堡主,走。”

后堂中,纪少堡主与霍三爷谈论心兰的病势,他火气甚大,拍案厉声叫:“你说三五天便可复原,但人今天仍离不了床,怎么回事?再给我敷衍,看我不活剥了你才怪。”

霍三爷这几天人整个变了形,瘦得颊上无肉,双目发青,有气无力地说:“纪少爷,老朽该用的葯已经用了,令妹也大有起色,老朽确已尽了心力。”

“放屁!”

“老朽不是神仙……”

“啪!”纪少堡主抽了对方一耳光,把霍三爷击倒在地,戟指怒吼道:“明天人离不了床,太爷就剐了你,明知太爷急于上路,你却存心拖延。”

霍三爷口角流血,吃力地站起说:“纪少爷既然迫老朽走险,好吧,明天令妹便可离床,绝不误事。”

“怎么个走险法?”

“老朽用虎狼之葯。”

“你这老狗!”纪少堡主咒骂,又将霍三爷击倒,接着吼道:“你敢用虎狼之葯?你想死快些么?”

霍三爷哀叫道:“请多给老朽几天工夫,不是老朽的葯不灵,而是令妹不想早日痊愈……”

“你这是什么话?”

“令妹不肯合作,熬好的葯吃一半丢一半……”

“有这种事?”

“不信可问问令妹。”

“哼!下次我亲自看她服葯。”

“因此老朽要将葯量加重……”

“不必了,一切有我。”

院子里突传来杨彩鸾的叫声:“志刚,孟启明与马雄飞两位找来了。”

纪少堡主一怔,向霍三爷挥手:“滚进去!快!”

勾魂一剑孟启明抢入堂中,抱拳行礼苦笑道:“少堡主果然在此,委实令属下失望。”

纪少堡主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沉下脸道:“孟启明,你说什么?”

勾魂一剑叹息道:“少堡主大概还不知外面的事呢。”

“怎么了?”

“属下首先请问,少堡主为何悄然离开了集益牧场,沿途为何不留信记,又为何走时不留信记,又为何不招呼一声?”

“走得太匆忙,来不及招呼你们……”

“少堡主,这不是……”

“你在责难我么?”

“属下不敢。”

“哼!你还说不敢?听你的口气,倒像是问罪来了,岂有此理。”

勾魂一剑摇摇头,不满地问:“少堡主可知其他弟兄们的消息么?”

“快说!”

“集益牧场的王场主,向入侵的中州群雄投降,王绿凤姑娘招出少堡主的一切。”

“哦!这贱女人可恶!”

“咱们的人几乎全军覆没,死伤极惨。”

“什么?就凭他们那几个人……”

“来人中除了中州群雄之外,有一位姓柏的中年人,与一双少年男女,加上星河庄的独眼灵官,把咱们的人杀得落花流水,咱们以为少堡主仍在牧场内,因此拼死抵挡,最后……少堡主,好惨。”

“你们……”

“阴山人魅尸分三段,无凶地煞被剑穿心……少堡主,咱们三十八名好汉,只逃出四个人。”

“哎呀!”

“不但中州双奇一群人赶向天马集,连集益牧场的高手也一同前往了,柏青山曾经在集益牧场现身,已经独自追踪少堡主来了。”

“真的?”

“他已传下江湖口信,要少堡主速将费姑娘送出,不然将血洗纪家堡……”

“哼!他的口气可不小。”

“属下与马兄逃得性命,躲躲藏藏,沿途打听少堡主的下落,天可怜见,总算被属下找到了。”

“其他的人呢?”

“不知道。”

“你们打算……”

“少堡主,为保全纪家堡,必须将费姑娘送出,姓柏的便不会前往本堡……”

“不行!”纪少堡主断然地说。

勾魂一剑长叹一声道:“女人祸水,半点不假,既然少堡主不愿将费姑娘送出,那就赶快回堡应变……”

“我不能赶回去。”

“那……”

“你们别管我的事。”

“这……好吧,属下告辞。”

“你不能走,我这里需要人手,你两人都留下。”

勾魂一剑摇头道:“属下共有四个半人逃出集益牧场,在虞城又失败了,李超与花芳两位老弟自保不易,赵诚兄断了一手只算半个人,恐怕凶多吉少,目下,属下必须赶回堡中报信去,让堡主及早准备应变……”

“放心啦!天下第一堡不论何时,皆可应付千百人马入侵,不要多说了,你们留下。”

杨彩鸾在一旁冷冷笑道:“你们已经听清少堡主的话了,要不要说第二遍?”

马雄飞拉拉孟启明的衣角,笑道:“启明兄,少堡主叫咱们留下,你已经听得够明白了,咱们就照办吧。”

孟启明突然向门外一窜,好快。

纪少堡主哼了一声,右手疾扬,电虹破空而飞,在门口贯入孟启明的背心。

“砰!”孟启明摔倒在院子里,仍伏地向外爬。

几乎在同一瞬间,杨彩鸾袖底喷出的彩雾,薰翻了正慾穿窗逃走的马雄飞。

纪少堡主一脚踏住了马雄飞的咽喉,劲道骤发。

杨彩鸾一惊,叫道:“纪郎,你……你要杀他?”

“不错。”纪少堡主沉声答。

“天!他……他们是你的下属……”

“他们是家父的忠实弟兄,如果让他们活着回堡,我怎受得了?非灭口不可。”

杨彩鸾只感到心中生寒,机怜怜打一冷战,用奇异的目光向他注意,呼吸像是停住了。

纪少堡主察觉到了,问道:“亲亲,你为何用这种目光看我?”

杨彩鸾突向后退,退至门旁摇头道:“纪志刚,我总算梦醒了。”

“你说什么?”

“你弃绿凤妹,是无情,杀忠心耿耿的下属,是无义,你不肯放弃费心兰,任何代价在所不惜,一个无情无义的人,绝对不知道爱为何物,谁知道在你得到费心兰之后,将置我于何地?”

“彩鸾妹……”

“我走了,慧剑斩情丝……”

“你不能走!”

“我再不走,等你不需要利用我时,我恐怕比这两个人的下场更惨。”她惨然地说。

“好亲亲,你别胡思乱想,我俩曾有合体之缘,曾经海誓山盟……”

“绿凤妹同样与你……”

“亲亲,你我的交情不同,你怎能舍我而去?我答应你把费心兰丢弃,如有贰心,神灵殛之,请相信我。”纪少堡主恳求着说,一面向她走近。

她向后退,退出门外,退至院子,叫道:“你不要靠近我,我已从你眼中看到了杀机,我不愿与你翻脸,毕竟你我曾经相爱过,少堡主,目下你已到了众叛亲离困境,须好知为之。”

“彩鸾……”

“我走了,不要迫我。”她一面说,一面退入前面的后堂门。

纪少堡主猛地飞射而出,迅捷无比。

彩雾一涌,杨彩鸾人已失踪。

纪少堡主对彩雾怀有戒心,火速侧闪,跃上瓦面大叫道:“彩鸾妹,请听我解释。”

彩鸾已穿出厅门,向外飞掠。

他展开轻功狂追,颤声叫:“彩鸾,你忍心丢下我一个人,无助地听任敌我双方的人宰割?千不念万不念,念在我对你的一片真心,请让我表明心迹,让我把话说明,我死也心甘。”

杨彩鸾芳心一软,止步转身苦笑道:“纪郎,事到如今,你还想说些什么?”

他心中狂喜,但脸色却流露出痛苦、哀伤,千般委屈万般无奈的神情,几乎流出了眼泪,满怀颓丧地说:“彩鸾,你怎能怪我无情无义,目下我的处境,可说杀机四伏,内外交煎,稍一大意,即将死无葬身之地,为了保全自己,我不得不硬起心肠,锄除异己以苟全性命,这是万不得已……”

“但你太过份太狠了,我……我确是心寒,我害怕,等到你不需要我时……”

“彩鸾,你至今仍然不能了解我对你的感情,我……我感到心中好痛苦。”他声泪俱下地说。

“志刚……”杨彩鸾颤声叫。

“在世间,你是我唯一深爱,唯一不愿伤害的爱侣,我可以无畏地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但却不愿你受到任何伤害,我可以杀尽天下人,但绝不肯伤你一毫一发。”

“纪郎……”

“我话已说得够明白了,希望你不要误解我,目下我处境险恶,留你在身边,反而害了你,我说过你是我唯一深爱的人,君子爱人以德,因此你还是早些离开,我可以专心对付即将到来的逆境,无惧地放手一拼。”

“志刚,但愿我能信任你……”

“彩鸾,你信任与否,已经不重要了,我还能有多少时辰证明给你看?没有了,我已是时日无多的人了,好在我对你所说的话,字字出自肺腑,爱你出自真诚,昭昭此心,天日共鉴,彩鸾你快走吧,让我叫你一声,亲亲,我们来生相见,缘断今生

“纪郎……”杨彩鸾哭泣着叫,张开双臂,投入他怀中,痴迷地亲吻着他。

久久,就在她意乱情迷,不知人间何世的痴迷幻境中,祸起萧墙,变生肘腋。

捧着她粉颊亲吻的手,变成了索命的魔爪,两个指头深陷入她的耳后根部藏血穴,不但血脉断裂,头骨也变了形。

不等她有何反应,“嘭”一声大震,她飞跌丈外,五岳朝天四仰八叉。

她灵智仍在,眼前朦朦胧胧地看到纪少堡主狞恶的脸容时隐时现,耳中却听到陌生冷厉的语声:“贱婆娘,你认为纪某拿你这败柳残花做活宝上供么?你是昏了头,瞎了眼,死有余辜,你死吧!”

她渐入弥留境界,耳中仍不住响起这陌生而又万分熟悉的声音:“你死吧!你死吧!你……死……吧……”

她在想:“我要死了,我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八方风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