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04章 追魂狂客

作者:云中岳

水阁距岸约有二十五丈左右,近阁的两曲桥以内不长莲叶。也就是说,在五丈内,即使有登萍渡水的轻功,也难利用荷叶脱身。即使轻功练至登峰造极的境界,也难一跃五丈,落在荷叶上再次跃起,那是不可能的事。

玄狐周豪认为被困水阁的人,绝难利用登萍渡水术脱身,所以极为放心,拉毁了九曲桥,将对方困在水阁,便放心地等候对方饿死再收拾残局,只派人在湖畔守候,任由阁内的人自生灭了。他相信浮泥是天险,只有插翅方能飞渡。

厨中的食物不多,但十二个人只持一两天尚无困难。

由于柏青山需要养息,厅内的人失去了主宰,只好由戚武师派人轮流把守,谨防贼人偷袭,其他的人分配在三间厢房内住宿,等候天明计议如何脱困。

柏青山独自登楼歇息,心潮起伏辗转不能成寝。三月来沿途打听灰衣使者的消息,总算找到知道灰衣使者的人了。可是,这消息却令他震惊,唯一的希望已绝,怎不令他烦躁?

久久,他终于平静了下来,既然已知希望渺茫,早已将生死置于度外,为何仍然放不开?可知他活下去的慾望仍在。目下已知希望已绝,何必再虐待自己?

他心中一定,不再多想,精神一振,立即开始下楼,动手拆除厅壁的木板。

拆板声惊动了戚武师父子,三人立即动手造了一张前端翘起的丈余见方的滑板,两支板桨来。

“小兄弟,咱们过湖。”他佩上分水刀欣然地叫。

“我也要去。”戚姑娘抢着说。

“不行,你要助令尊照料这里的人,令尊左手不便,一切全仗你,你怎可离开?”他断然拒绝。

滑板放下,四平八稳,他向小戚蛟说:“咱们往相反的方向走,避免被把守桥头的贼人发现了。记住,不动则已,动则不能停下,停可能要往下沉,虽无大碍,到底讨厌。走!”

许大人父女一直在旁观看,许姑娘突然说:“柏恩公,何不将人偷偷渡过彼岸,岂不稳妥些吗?”

一名船夫也恐惧地说:“公子爷,你丢下我们走了?”

他摇摇头,苦笑道:“好吧,你们都不放心,那就过去好了。其实,在此地比在岸上安全得多,贼人未赶散之前,这里可说是唯一安全的地方。戚老伯父女与许夫人母女带了许小弟上来,先渡你们过去。”

分两次将人渡至对岸的果林内,果然不见有人。有老少妇孺需要照顾,不宜再入村内冒险。柏青山改变计划,匆匆领了众人出村南里余,找到了至奔牛镇的小径,略一打量四周,停下说:“诸位已经脱险,在下有事在身,只能送你们到此为止,此至奔牛镇只有三里路,你们可在四更末五更初赶到。许大人可带了李忠赶回常州府,他便是奔牛五丑为非作歹的证人,立即雇船下航明早便可派人前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逮捕五丑法办,替地方除害,告辞了。”

小戚蛟噘起小嘴,不满地说道:“柏叔,怎么不去杀贼了?”

他呵呵笑道:“有老少需要保护,脱险最为迫切,你怎么小小年纪便嗜杀成性?要不得。”

许大人与戚武师感激万分地向他道谢,他客气一番,带了三名船夫匆匆走了。

回到藏舟处,他带了辟邪剑,嘱船夫将船驶至奔牛镇码头相候,没说出自己的行踪,悄然走了。

周家悄然无声,真的拼命三郎与八水寇已经送走,金牛台两丑也离开了,仅镇东郑乾郑坤兄弟仍留在村中住宿,全村静悄悄,似乎鬼影俱无。

一条黑影出现在先前宴客的大厅,厅中两盏长明灯发出黯淡的光芒。

这人是去而复返的柏青山,推开西厢门踏入院子,看到廊下站着一个黑影,正讶然向他这位不速之客注视。

“什么人?”黑影问。

他向前接近,信口答:“是我,追魂客芮嵩,是不是安顿在西厢?”

“你要找追魂客?他住在西首第一座客室内。”

“谢谢。”他沿走廊向客室走。

黑影在他行将错而过的瞬间,突然伸手点向他的章门穴,出手迅疾绝伦,不是庸手。

他早有提防,反手一拨,扭身就是一腿疾飞,“噗”一声响,踢中黑影的左胯。

“哎……”黑影惊叫一声,倒退八尺。

他如影附形地跟进,一掌劈出。

黑影仰面便倒,向侧急滚狂叫道:“有贼!”

他跟到一脚踏住黑影的小腹,抓住对方的脉门一扭,冷笑道:“你叫吧,在下正要找人问话呢。说!姓芮的到底在何处住宿?”

“哎唷!他……他在内……间二进院的……的秘室中安歇。”

“你是谁?”

“在……在下姓辛,在……在此地作……作客。”

这时,后侧门大开,刀光闪闪,抢人四名庄丁拔刀一拥而上,有人大叫道:“贼在此地,快来。”

他已经恢复本来面目,谁也不知道他是先前冒充拼命三郎的人。四名庄丁涌到,两把单刀到得最快,一上一下凶猛地劈来。

“铮铮”两声暴响,两把单刀飞出三丈开外,人影一闪,他身形似电,出廊升上瓦面,像轻烟般消失在夜空中。

“贼到二进院去了。”姓辛的躺在地下狂叫。

院子宽广约十余丈,铺以大方砖,摆设了一些花盆,他毫无顾忌地向下跳,黑影中闪出三名黑衣人,劈面拦住,迎面的黑影一抖手中的红缨枪,大喝道:“什么人大胆,竟敢到周家来撒野呢?我神枪周孝德等着你。”

“我,山东柏青山。叫追魂客出来说话,有事商量。”

“你与芮兄有何过节?”

“并无过节!”

“呸!你夤夜入侵,还说并无过节,拿下你再说,看枪!”

枪花一涌,劈胸点到,先一招“灵蛇出洞”,第二枪便是狠招“猛虎摇头”,枪法凶狠硬朗赫然名家身手。

青山不理会第一枪,枪怕摇头棍怕点,第二招方是狠着,他看准枪势,剑闪电似的轻轻一搭枪尖,人亦快速绝伦地抢入,顺势推剑,抢得了中宫。

“老二退!危险!”另一名黑衣人看出危机,大叫着急冲而上。

可是已晚了一步,“唰”一声响,老二持枪的左手断了四个指头,拖枪暴退丈外,危极险极了。

接着是一声暴响,抢救的单刀脱手而飞,人影倏止,喝声似沉雷:“谁敢上?叫主人出来答话。”

他的剑尖点在对方的胸口,那位仁兄吓僵了。

院门悄悄然而开,一名黑影悄然从后面扑上,剑出“白虹经天”,偷袭他的脑后玉枕要害。

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猛地在剑尖及体前一刹那,向侧一闪。

剑止不住势,向前刺出,人亦来不及止步,仍向前挺进。

他的剑影一闪,风雷声乍起,扭身拂剑,喝道:“姓周的,你找死?”

从背后偷袭的人是玄狐周豪,一剑转向几乎刺中同伴,只感到鼻尖一凉,有液体流下,剑气扑面生寒,骇然止步伸手一摸,糟了!鼻尖不见啦。

“哎……”玄狐狂叫,扭头便跑。

人影乍现,柏青山拦住了他,喝道:“姓周的,站住!叫追魂客出来,万事皆休。”

玄狐心胆俱寒,剑尖就抵在咽喉上,令浑身的肌肉皆在发僵,不站住不行,双手张开,无助地站在原地,用近乎窒息的声音问:“咱们无……无冤无仇……”

“就因为咱们无冤无仇,所以在下不曾要你的命。”他冷然答。

四周到了不少庄丁,火把通明。

玄狐周豪脸无人色,恐惧地说:“柏兄,有话好说……”

“在下不找你,找追魂客。”

“他……他不在……”

“啪啪!”剑芒疾闪,青山用剑在对方颊上拍了两个耳光,冷笑道:“他在你的秘室中安顿你敢睁着眼睛说谎?”

“这……”

“你说不说?”

一位少女排众而出,粉面铁青奔近说:“放了家父,贱妾有话说。”

青山撤回剑,笑道:“不必,没有什么可说的,柏某只希望与追魂客当面谈谈,与你们无干,你玄狐周豪显然也不是什么讲义气够朋友的人,居然替追魂客挡灾,岂不可怪?”

少女突然挡在玄狐身前,急叫道:“爹,快退!”

玄狐似乎不在意爱女的死活,应声飞退丈外,脱出了危境。

柏青山以为玄狐父女连心,岂会自行脱身置爱女于不顾?因此未免大意了些,被玄狐摆脱了控制。他刚举步垂剑追出,少女已迎面截住,酥胸恰好挡在剑尖前,高耸的酥胸无畏地面对剑尖叫道:“上门欺人,你算什么英雄人物?如果你够英雄,杀我好了。”

青山的剑徐徐撤回,笑道:“玄狐居然有一个好女儿,难得,快叫追魂客出来,在下不为己甚。”

“你如果真无恶意,当然可以见他请教,你找他有何要事?”

“向他打听消息,问一个人的下落。”

“不是找他寻仇报复?”

“不是。”

“好,柏爷请至大厅小坐,家父即派人去请芮爷来,芮爷在敝村作客,他是家父的贵宾,目下确在贵宾室安顿。”

“请带在下至贵宾室走走。”

少女沉吟难决,远处的玄狐高叫道:“丫头,贵宾室岂是外人可以乱闯的?叫他到大厅等候吧。”

青山大怒,踏进一步左手一伸,便扣住了少女的的右肩井。

“哎……”少女惊叫,身形一软,便屈膝跪倒。

庄丁们大骇,呐喊一声,四面齐出。

郑乾兄弟在西南角,急叫道:“快退,投鼠忌器。”

玄狐却冷哼一声,喝道:“上!乱刀分了这小子的尸。”

青山怒激如焚,怒吼道:“虎毒不食几,你这厮真是狼心狗肺,你的女儿救了你,你却忍心将你的女儿置之死地,哼!今天在下必定杀你。”

说完,一把挟起少女,大踏步向玄狐走去。

两名庄丁劈面拦住,两把单刀一左一右,狂风似的卷到,刀光乍闪。

剑影倏张,“铮铮”两声暴响,两庄丁的胸前,各挨了不轻不重的剑,刀也飞走了,骇然飞退丈外,有一个失足倒地狂叫出声。

凶猛霸道的雷霆一击,把所有的人皆镇住了。

玄狐大骇,扭头便跑。

青山从侧方超越,一闪而过,拦住去路大喝道:“老狐狸,接着!”

人影压到,“嘭”一声闷响,少女被青山抛出,撞中刹不住脚的玄狐,两人倒地跌成一团,狼狈万分。

青山不等玄狐爬起,一脚踏住对方的小腹,剑尖点在对方的咽喉上缓缓下迫,切齿厉声道:“你这可恶的地痞恶棍,不杀你此恨难消。”

“饶命……”玄狐狂叫,脸无人色。

少女不等身躯站直,膝行而前,一手抓住剑身,叩首尖叫道:“柏爷,饶……饶命,饶了我爹爹,求求你,求……”

她哭叫着,声泪俱下。青山颓然长叹,自语道:“江南的灵气,皆钟灵于姑娘们身上了,先后三位姑娘,皆不让须眉。”

“起来。”他向少女叫,缓缓撤剑。

“柏爷大恩。”少女再叩首叫。

“去叫追魂客前来。”

“芮爷已经走了。”一名庄丁高叫。

“谁知道他的去向?”他问。

“他曾经表示要去投奔太湖的五湖之蛟冷文蛟。”

“走了多久?”

“不久之前,他看风色不对便走了。”

青山一脚将玄狐踢得滚了两匝,冷笑道:“在下本该宰了你这无情无义的猪狗,念在你的女儿一番孝心,饶你的狗命,哼!多行不义,你的报应快临头了。”

说完,他向东西的院墙举步,庄丁们纷纷让路,不敢阻拦,他到了墙下扭头道:“大姑娘,你过来。”

少女应声走近,欠身问:“请问柏爷有何吩咐?”

“令尊多行不义,眼看要大祸临头,能走,你就快走吧!以免玉石俱焚,愿上苍保佑你。”他神色肃穆地说完,突然凌空上升,飘出墙外一闪不见。

奔牛镇码头静悄悄,他找到了自己的船,船夫正等得心焦。上得船来,他急问:“看到许大人他们么?”

“他们弄到一艘快船,已走了半个时辰了。”船夫答。

“公子爷是否打算马上就走?”另一名船夫惶然地问,口气仍有余悸,希望早些离开这是非之地。

“等天亮再走。”他卸下剑泰然地说。

“这……”

“怕什么?一切有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追魂狂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