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炼狱》

第06章 云雨兰舟

作者:云中岳

醒来时,浑身仍感脱力,双手被牛筋索捆得结结实实。湿衣远传来阵阵凉气,他神智倏清。

床前,坐着一位白衣丽人。看年岁,约在双十大好年华,梳得是代表高贵少妇的盘龙髻,珠翠满头。粉脸桃腮,不施脂粉天然国色,有一双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凤目,琼鼻樱chún眉目如画。罗衣胜雪,白统劲装将她那发育丰满的胴体,衬得曲线玲珑,像一团烈火般令人心动神摇。背系长剑,红色的剑穗有一颗大红宝石闪闪生光。白绸剑带在胸前系了一个蝴蝶结,衬得饱满的酥胸更为动人,更为出色。

白衣少女正用水汪汪会说话的媚目注视着他,明媚地微笑,笑得极为诱人。

他勉强挺起上身,讶然问道:“是你用迷香汗巾暗算在下么?”

白衣女郎“噗嗤”一笑,说:“我看你戏弄那群莽夫,身手确是了得。论真才实学,我认为你比我高明些,所以不得已用迷香下手。”

“你是他们的人?”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你是那位姓柏的人么?”

“不错,姑娘贵姓?芳名能否见告?”

“嘻嘻!你听说过云裳姥女么?”

“咦!你……你是云裳姥女公良芳信夜姑娘?”

“你看我像不像?”

“怪!你怎么做起女贼来了?姑娘出道不足三年,侠名四播,是大名鼎鼎的巾幅女英雄嘛!”

“嘻嘻!你的嘴很甜呢!为何不说我的坏处?”

“你要说么?”

“说说看。”云裳姥女含笑道。

“你为人任性,而且……而且大胆轻佻,因此毁多于誉。”

“是不是代表了你的看法?”

“这倒未必。在下出道为期甚暂,所知有限,岂敢妄论别人的是非?世间有些事,连目击也靠不住,何况耳闻?出外闯荡的人,以耳代目最为危险,因此在下不敢妄论。目下这件事,便是姑娘的为人试金石。n“此话怎讲?”

“姑娘将在下用迷香暗算擒来,如不是误信姦徒的话,便是不明大义而任性。当你知道错误后,而仍然不知改过,便不是任性两字可以解释的了。”

“你真会说话。”

“姑娘夸奖了。”

“我不管你与禹家的事,只问你十万金珠从何而来。”

“十万金珠是假,在下所带的约值万余。你想要?”

“那些人皆为了十万金珠而来。”

“你呢?”

“你如果是抢来偷来的,我当然却之不恭。”

“那是在下从家中带出来做盘缠的。”

“那你是个富可敌国的纨绔子弟了。”

“就算是吧。”

“那……这些金珠我要。”云裳姹女脸不改色地说。

“你要来有何用处?”

“这你就别管了。”

“你是个女贼么?”

“就算是吧。”云裳姹女学他的口吻说,表情与口音惟妙惟肖。

他笑笑,说:“那……我不能给你,以免有沾你的清誉。”

“你已知道我这人是不在乎清誉虚名的。”

“君子爱人以德,你不在乎我在乎。”

“你给不给?”云裳姹女微温地问。

他冷冷一笑,一字一吐地说:“不给,在下已说得十分清楚了。”:云裳姹女粉脸一沉,哼了一声道:“你一个外地人,管了太:极门的家务事,而太极门是东南三省的地头龙,目下你已是太极;门逐鹿的对象。再加上谣传你携有十万金珠,黑道朋友与绿林巨擘谁不眼红?金珠我要,等于是替你消灾,你如不领情,本姑娘:只好硬要。”

“你如何要法?”

“你已是俎上之肉,不怕你不给。”

“我当然不给。”

“本姑娘只有一个办法便是上船自取。”

“你知道在下肯是不肯?”

“由你不得……”

“在下不会让你如意。。

“你?哼!你连自己都保不住。”

“你不要把柏某小看了……”

“本姑娘不和你磨牙,这里是村旁的一座农舍,主人不在家,你可以呆上两天,等主人返家时便可放你自由。那时,本姑娘已带了金珠远走高飞,用那些金珠济贫,替你花掉造孽钱积些阴德。”

“呵呵2你自命为劫富济贫的侠女么?”

“不许笑!我走了之后,你就笑不出来了,两天无水无食还能笑?万一主人两天不返家,你更笑不出来了。”

“哈哈哈……”

云裳姹女向外走,笑道:“你笑吧,最后笑的人才是胜利者。”

说完吹熄了灯,带上门扬长而去。

门外有一名青衣侍女把风,她向侍女低声道:“小青,过江,咱们必须先找一条船。”

“小姐请在江边等,小婢去找船。”侍女欠身答。

“好,快些,要赶在水贼们之前过去。”

小青的身影消失,云裳姹女不久便到了江边。不久,下游撑来一艘小舟,小青在前舱面撑篙后艄另有一名撑夫。

船靠岸,江岸出现一身白裳的云裳姹女。

“小姐,不但弄到了船,还抓来一个撑夫。”小青欣然地低p4。

云裳姹女一跃上船,颇表嘉许地说:“小青,你很能干。那船夫靠得住么?”

“当然靠得住,是村里的渔夫,丝毫末加反抗便答应帮忙。”

“那就好。过去。”

小青向后艄低叫道:“撑过江去。江流湍急,小心了。”

船斜放而下,不久便过了江对岸,徐徐向禹嫂的船靠去了。

禹嫂的船静静地泊在江湾旁,灯火全无,一无动静。

双方相距尚有三二十丈,云裳姹女的船开始打旋,突然猛烈地摇晃,险象横生,两舷在摇晃中有水灌入。

“哎呀!不好,此地有暗流。”船舶的船夫惊叫,船篙狂乱地左右乱点。

前舱面的小青也管不住篙,突然惊叫一声,“扑通”两声水响,失足掉下滚滚江流,浮出水面向岸旁游,一面叫:“小姐,快下来,上岸,船靠不住。”

云裳姹女尚来不及回答,船突然左侧,“哗啦啦”一阵水响,左舷入水。

“哎呀!”她惊叫,人向右摆。

妙极了,船猛地离水右侧,掀力奇猛。”

“扑通!”她终于被抛落水中。

水中流速正常,哪有什么鬼暗流?她向江岸游去,扭头一;看,船不是好好地么?正平稳地向下漂,后艄的船夫不见了,大概已跌下了水去。

“有鬼!”她心中在墒咕。

说有鬼就有鬼,只觉双脚一紧,双膝被物扣住,膝弯的大筋恰被擒实,想用力蹬脱也力不从心,叫不出声,人向下猛沉。

她水性不弱,但今晚英雄无用武之地,遇上了鬼,鬼是不能抗拒的。但她心中明白,鬼怎会扣住自己大筋要害?

她挣扎、抗拒,但一切徒劳,屈身想用手解脱双膝的束缚,但下沉的沉势极猛,毫无用处。

终于,据不住呼吸了,呛入第一口水,她便无法拒绝第二口水啦!

终于,她昏过去了。

是否喝饱了水,她自己也无法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她悠然醒来,灯光耀目。

“咦!这不是船舱么?”她脱口叫,挺身坐起。

看格局当然是船,又窄又矮,两端有舱门,两侧有舱窗。令她悚然的事发生了,她身上的衣裙不再是白,而是黑衣黑扎脚裤,完全是个村妇打扮。

剑不见了,百宝囊也失了踪。

她记起自己是落水的人,是被水鬼拉下江底的人。摸摸头,不错,三丫髻已散,一头美发披散在肩背上,仍有一股水气。

舱中不见有人,只有她所盖的一条薄被。

“谁救了我?”她脱口叫。

舱门叩三下,“进来!”她叫。:舱门拉开,她大吃一惊。

高大英俊的柏青山,在舱板上向她在微笑。

“咳!你……”她骇然叫。:“你用迷香暗算我,还要我受两天饥渴,对不对?”

“你……”

“还要抢我的十万金珠。”

“你……你是怎样……”

“所以,我要惩戒你,你总不能做了坏事而不受罚。”

她奔向舱宙,想跳窗逃走。

柏青山摇摇手,笑道:“外面是水,你的水性差劲透了。如果我是你,便不会出乖露丑。”

她的手从宙门收回,脸红耳赤地问:“你……你换了我的衣……衣裙……”

“白,是纯洁。而你是贼,不配穿白衣。”

“你……你……”

“不必害羞,那是禹大嫂替你换的。”

“你……你是怎样脱身的?”

“那还不容易?牛筋索如能将我捆住,我还敢与三省的黑白道群豪作对?你那位侍女小青在村岸码头偷船,把我当村夫一起偷来了,你看可笑不可笑?当然我是故意让她偷来的。”

“你打算怎样?”

“你准备如何受罚?”

“我……”

“你认为私了好呢,抑或是官了?”

“官了如何?私了又如何?”

“官了,把你捆上,到严州之后,解交官府法办,砍你的美丽的小脑袋。私了,你给我乖乖听话,赶走山君水鬼那些贪心贼,并传语江湖群豪,少打禹嫂的主意,避得远远些。”

“没有第三条路好走吗?”

“第三条路?有。呵呵!路途寂寞,正要找一个女人伺候我呢。在江湖上,你以轻挑大胆着名,呵呵!我倒要看你是否真的大胆……”

他怪笑着说,举步入舱。

云裳姹女向窗闩伸手,羞怒地叫:“闭嘴!该死的你……你柏青山一声怪笑,急步枪近伸手便抓。

自命不凡,存心游戏风尘的女人,口说大胆,但真到了困境时,胆便大不起来啦!云裳姹女成了笼中鸟,她怎能大胆?眼看要受辱,她本能地反抗,伸手急拨,同时欺近一掌向柏青山有胁肋劈去。

糟了,两只手都被柏青山捉住,扣住了脉门。

她自卫出乎本能,抬膝疾攻下档。

枉劳心力,膝拾不起来。柏青山将她向下一压,她连腰都无法挺直。接着向上疾提,面对面胸贴胸,抱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这叫做暖玉温香抱满怀,你认命罢。”柏青山笑道。

她双脚离地,柏青山一只左手,连腰带双手全部抱了个结结实实,她除了用口咬之外,可说毫无反抗之力。

“放开我!我……”她羞急地尖叫,不住扭动挣扎。

柏青山伸右手拧了她的粉颊一把,怪笑道:“你是自作自受。

今晚是舟中银烛高烧,四下无人,你是罗襟儿解,罗带儿松,管教你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他的手,抓住了她的领襟,作势下拉。

云裳姥女终于崩溃了,珠泪双流,颤声叫:“不……不要羞辱我,不……不要……”

他将她凶狠地一丢,“嘭”一声掷倒在舱底下,沉下脸说:“你明白一个大闺女,游戏风尘放浪形骸的滋味了吧?你已出道三载,声誉不见佳。论真才实学,你并不能自保,至今仍能一帆风顺得意江湖,那是你走运。人不会永远得意永远走运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一辈子。今天晚上你仍算是走运,碰上我这个不好女色的人。你,丽质天生,明艳动人,本身就极具诱惑,极具危险。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慾存焉,你利用天生丽质诱人犯罪,用迷香助虐更不可原恕。我原谅你,希望你永远得意,永远走运。你走吧!船头放有你的衣物,你的侍女小青也被绑在衣物旁,今后好自为之。”

她缓缓站起,缓缓整衣,以难以言宣的目光向他注视,慾言之止。终于,她拉开舱门,默默地出舱而去。

次日一早,船发严州。

他对江湖动静一知半解,对云裳姹女所知有限,事情过去了,他也就将这个事淡忘啦!

此后沿途平安无事,昼夜不见有人前来打扰。

过了严州,江流逐渐平缓,江面也渐宽。

秋间水枯,往来的船只不多。

这天傍晚时分,到了金华府的兰溪,当时是一座小得可怜的城镇,城周不足两里半,四座城门只有两条稍像样的大街,背山面水,市面因地当衡江懋江的会合处而颇为繁荣,两江的山货木材,皆以此地为集中地。

城外江边也有半条街,南北纵长三里余,比县城要长得多。

其实不算是街,而是零星所建的场房,真正的店屋在南北城根以外的地方。城墙临水,除了码头有宫营的平塌房外,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云雨兰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天炼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