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游骑》

第11章 千难万险

作者:云中岳

柴哲并未发出暗器,刚才仅是虚着。他等对方闪避右手身形移动的刹那间,左手第二次挥动,向前一伸。玉狻猊双手封住胸腹要害,向下挫身以减少挨暗器的面积,同时身躯半旋,以左侧面对着柴哲。这一来,柴哲可袭击的部位益形减少了。柴哲的左手第二次出手,势止仍不见有暗器射来,同时,柴哲的手掌中似乎没有暗器。玉狻猊心中一定,以为柴哲仍用的是虚着。他心中刚定,突看到柴哲的掌尖出现了寒星。寒星入目,他想躲已来不及了。

“吠!”他沉叱,一掌向已到了眼前的寒星,用上了劈空掌力。寒星突然一分为二,一闪即逝。一支属于自己的白羽箭被掌风震得向侧飞,一掠而逝。另一颗寒星,却“刷”一声掠顶门而过。他骇然大惊,侧跃八尺,伸手在头上一摸,摸了一手血也沾了不少乱发。铁翎箭贴他的头皮掠过,射断了不少头发,也划破了头皮,几乎把发结射散。

“权算两箭好了,还有一箭。”柴哲冷冷地说。

玉狻猊心胆俱寒。他做梦也没料到柴哲的暗器如此可怕,手法如此高明、居然能指明目标,神乎其神,简直惊破了他这位暗器大行家的胆。假使柴哲存心要他的命,其结果不问可知。因此,他顾命要紧。向侧方跃开拉远至两丈外,不敢再站在原地等死了。旁观的人莫不大惊失色,有人惊叫出声。双脚落地,他火速脱下外衣;准备用来打暗器,脸色速变。

柴哲并不向前逼近,仅冷冷地问:“是会主擒了柴某的女伴吗?”

玉狻猊嘴chún动了动,但并未发话回答。

“金坛主,过去黑鹰会干职业杀手的勾当,已是丢尽了武林人的脸面。替严贼屠杀忠臣孝子,已为世人所不齿,目下更公然投身姦贼门第做走狗,你们心目中哪还有廉耻二字在?念在往昔的情义,柴某不为已甚,你们走吧。”柴哲一字一吐地怒声说。

玉狻猊手按剑柄,逼进一步。

“你还要和我动手?你不怕世人骂你助纣为虐,丧心病狂?”柴哲厉喝。

玉狻猊不再退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金坛主,你也是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了,何苦甘心事贼呢?当年古堂主带人追杀沈公子,你们知道沈公子是谁吗?沈公子的尊亲沈炼屈死严贼之手,天下冤之。你们竟忍心……”

玉狻猊发出一声叱喝,举手一挥。

所有的蒙面人急急后退。柴哲大喝道:“站住!金坛主不愿你们听柴某揭开贵会的罪恶勾当,你们如果是英雄好汉的话,就该听个一清二楚,以便参详是非黑白,分辨自己是热血奇男子,抑或是毫无人性的冷血禽兽。”蒙面人迟疑的止步,似要等待下文。

玉狻猊向后直退,脸色灰败,手不住颤抖,历叫道:“不要说了,你这……”

“你不敢听是吗?这证明了阁下人性仍在,心目中仍存有是非之念,并未丧尽天良。可借你仍然贪图富贵,舍不得唾弃甘心做好贼走狗的念头……”

“住口!”玉狻猊大叫,站住吁出一口长气,颓丧地说:“你赢了。老弟,不要入村。”说完,扭头便走。

“金坛主,小可的女伴可在村中?”柴哲问。

“在。”玉狻猊头也不回地答。

“为何小可不要入村?”

“村中已布下天罗地网。”玉狻猊止步答,并未转过身来。

“但小可非去不可。”

“把你的性命也饶上,是否值得?”

“不是值不值得,而是该不该去。”

“那位女郎值得你冒万险?”

“值得的。”

“但那是刀山剑海,死亡之村。”

“小可义无反顾。”

“我希望你三思,祝你平安。”

“谢谢你。”

“金某不能助你,但黑鹰会今后不再会有我这个人。”

“小可为前辈庆幸。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玉狻猊悲凉地说,大踏步向东走了。

蒙面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议,不久,一哄而散。

绿飞鸿走在最后,将一个小玉瓶抛给柴哲说:“这是解葯,兄弟,真的,不要入村。听说你的女伴并不在村内。当然我不知消息是否可靠,会主做事极为机密,谁也不知他的居心。见到令师兄时请告诉他,我在江湖相候,但从此要做一个干净的人,一个像你一样无愧无怍的人。再见,祝福你。”

她闭上凤目,吁出一口长气,转身便走。

“吴姑娘,在下的女伴到底在何处?”柴哲焦急地问。

“会中只有少数人知道贵女伴的下落,连金坛主也不知其详。再说,一夜奔波,所有的人皆奔东逐西,谁知道贵女伴被囚在何处呢?”绿飞鸿苦笑着答。

“狂鹰到底是何许人?”

“就是会主本人。会主自从西番失败回来后,会务极为混乱,有不少人脱离本会一走了之,几乎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幸而会主的师叔灵狐冯喜娘及时赶到总坛,方将会务稳定下来。但会主认为总坛的风声外露,必将引起江湖人的注意,因此一怒之下迁入严府,一不做二不休,改绰号为狂鹰,对内对外不通名道姓。这次鄱阳劫宝,灵狐未能及时赶来,以致一败涂地,有你介入,也是这次失败的主因,因此会主恨你入骨,必慾置你于死地而后甘心。兄弟,村中已设下重重埋伏,而且灵狐也可能从湖上乘船赶来。村内是否有贵女伴无人知悉,你何必前往冒险?还是走吧。言尽于此,再会了,珍重。”

“会主在不在村中?”柴哲追问。

“他近来行踪如迷,我们只知听命行事,至于他到底在何处,知者不多。”绿飞鸿表示爱莫能助,急急地走了。

柴哲也知绿飞鸿有所顾忌,怕村中有人出来碰上,那还得了?所以急急离开。他目送绿飞鸿去远后,方将解葯未撤一些在昏迷的人鼻中,一面在旁等候变化,一面暗自思索对付目前困境的良策。

他不能堂而皇之地闯入村中,怕黑鹰会主对云笙姑娘不利。然而不管云笙姑娘在不在村中,他必须冒险深入一探。

“看来,我必须找到端木会主,方能知道云笙妹的消息,找其他的人必定枉费工夫。”他已中在想。

第一个醒来的是九幽鬼王,挺身坐起怪叫道:“是啥玩意?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你又被幻影神香弄翻了,是不是做了一场恶梦?”柴哲赶忙回答。

“那贼女人呢?”九幽鬼王跳起来凶狠地叫。

“小可打发她走了,共有二十余人在此地埋伏,小可击毙了一个。”柴哲指着蓝奇的尸体说。

“惭愧!惭愧,想不到老夫竟一而再地栽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手中。我想,我确是老了。瓦罐不离并上破,恐怕老夫的老命……”

“老爷子,俗语说:明抢容易躲,暗箭实难防,他们在此地埋伏,敌暗我明,预先泄放迷香,自然着了道儿。”

“那些人是何来路?”

“是……严小姦的爪牙。”

“为何不除恶务尽?放走了真可惜。”

第二个醒来的是岷江墨蛟,苦笑着大叫:“厉害。”

等众人全部醒来,柴哲已拟就入村的妙策,将刚才中伏的经过低略地说了,但却不提绿飞鸿和玉狻猊的名号,只说对方全是蒙面人,见诡计落空便急急撤走,追之不及。

他将蓝奇的尸体拖至一旁,搁在隐蔽处,向岷江墨蛟神色凝重地说:“恶贼们在村中设伏,要利用小可的女伴为饵,诱咱们前去送死,咱们岂可睁着眼睛往火坑里跳?不久湖中将有船来,载着一个艺业奇高的人物,罗叔余叔能不能负责水路,不许任何船只靠岸?”

岷江墨蛟哈哈狂笑,拍着胸膛说:“如果有一艘船靠拢,唯我是问,我与化龙老弟,足以同时对付一二十条船。哈哈!交给我两人好啦!”

柴哲讲毕,转向九幽鬼王道:“老爷子和闵兄,能不能在这一带吸引村内的注意?”

“你打算如何?”九幽鬼王反问。

“小可认为潜入比明闯安全得多。”

“你要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够了,先探出小可的女伴是否在内,然后再决定如何救人。”

“但你……”

“小可有把握自保,老爷子如果能吸引村中人的注意,小可必定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村中。”

“大白天……你……”

“请不必为小可担心。”

“好吧!我答应引诱村中的人,但话可得先说清楚,你绝不能冒失地动手,独自冒险逞强硬闯,智者不为。”

“小可理会得,一个时辰之后,如无意外,大家在此地碰头。”柴哲匆匆说完急急走了。

岷江墨蛟与余老大也向北面绕出,冉冉远去。

九幽鬼王跃上一株老松,向远处的村落眺望。下面的闵子建却在收集枯枝,堆成两难。

“你干什么?”九幽鬼王在树上大声问。

“放火,以吸引村中人的注意。”

“见鬼,风高物燥,地下全是枯草松计,放起火来,一不小心便会势成燎原,烧向村中,断了村人的出路,村庄怎禁得起火?”

“呵呵!他们可由水中逃命,怕什么?”

“潜入的柴哥儿又待如何?他的女伴在里面……”

闵子建若无其事地抢着说:“柴老弟水性不差,他的女伴自会被贼人带走的。”

九幽鬼王勃然大怒,沉喝道:“不许放火!你这厮没安好心,你……”

喝声中,他一跃而下。

下面的闵子建一声长笑,倏地双手齐扬,一丛针雨向上飞射,迎向凌空跃下的九幽鬼王。

九幽鬼王做梦也没料到闵子建会突下毒手,凌空而降身在空中,针雨向上攒射,艺业再高明的人也无法躲避,大势去矣!他大喝一声,向下连劈两掌,想用内家劈空掌力,击散向上射来的细小芒影。同时运功护体,希望用不怕刀砍剑劈暗器不伤的气功,震落及身的细小飞针。

可是,细小的飞针居然不为劈空掌力所动,仍然向上飞射。

九幽鬼王大骇,知道这次是一种可破内家气功的歹毒暗器,临危自救,扭身下坠,避免下阴被袭。

他感到双腿一麻,接着“蓬”一声大震,脱力地侧身倒地,奋余力向侧急滚,伸手急拔腰上所插的五尺紫金三棱杖,滚动中一杖挥出。

“铮”一声暴响,架住了砍来的一剑,溜出一串火花。

他的双腿已无法动弹,至少也挨了三枚针形暗器,令他双腿发麻并失去知觉,但痛的感觉却更为强烈,一经震动,痛得他冷汗彻体。

滚势已止,他吃力地撑坐在地,鬼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说:“果然不出所料,你这无耻畜生!”

闵子建不住狞笑,抢上一剑点出。

九幽鬼王挥杖急架,“摔”一声架开了一剑,却被震得向后滚倒,但他仍能挣扎着坐起戒备。

闵子建不再逼进,桀桀大笑道:“你中了太爷的绝脉问心钉,不久之后,你便动不了啦!那时便任由太爷宰割了。太爷先放起烟火信号,通知村里的人准备换人,再等你力竭时好好整治你。”

“原来铁骨冰心是你的师父,难怪……”

“呸!胡说八道。”

“那么,你定是报应神端木鹰扬门人了。”

“老鬼,你套不出任何口风的。”

“老夫死了,铁骨冰心也是死路一条。哈哈!老夫一生中,血腥满手,临死还有人垫底,死而何憾?”

“老鬼,原来是你弄的手脚?你用什么手法制他的?”闵子建咬牙切齿地问,作势递剑。

“一命换一命,你休想老夫告诉你。”

“我不信你熬得住酷刑。”

“哈哈!等老夫感到不支时,便从容自尽,怎会有熬刑的机会?哈哈!你以为老夫是贪生怕死的人吗?见你的鬼!”

闵子建踏进出剑,指向九幽鬼王的胸口。

九幽鬼王坐在地上,脸色如厉鬼,冷汗如雨,但依然凶悍无比,双手运杖招架,居然封得紧守得密。身躯低易守难攻,因此闵子建并没有太多的进击机会。

“铮铮铮……”九幽鬼王连架五剑,双手已有点不灵活了。

闵子建却不再进迫,沉声道:“老鬼,咱们谈条件。”

“谈条件?老夫似乎占便宜哩!”九幽鬼王沉住气说。

“你发誓不再帮助柴小狗,然后说出解救铁骨冰心的手法,太爷饶你一命。”

“哈哈!你这畜生把我九幽鬼王看成什么人了?”

“怎么?你不愿意?”

“我九幽鬼王活腻了,一生中横行天下,唯我独尊,虽不是什么武林的顶尖儿高手,却也不自甘菲薄,虽不自命不凡,但也心高气傲。凭你这鸡鸣狗盗的卑鄙小辈,要挟迫老夫谈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千难万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游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