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1节

作者:云中岳

不远处,出现三山别庄的副庄主,笑阎罗熊成伦,满脸笑容,腰间破例地没佩有他的成名兵刃阎王令。

四海功曹也没佩带兵刃,这位绝剑秦国良的军师夫子,平时就很少佩带兵刃,他的天雷掌是武林一绝,与人交手拼搏,已经用不着兵刃了。

笑阎罗缓步而来,终于看到四海功曹了。

“曹兄应约光临,在下深感荣幸。”笑阎罗在丈外抱拳施礼:“在下代表三山别庄,致上万分敬意。”

“好说好说。”四海功曹站起同礼,笑容可掬:“贵庄主既然传下口信,敝长上岂敢不遵?”

“呵呵!曹兄客气了。”

“在下奉敝长上令谕,前来听取贵庄的意见,有何见示,熊副庄主请示下,在下洗耳恭听,当转禀敝长上定夺。话讲在前面,在下只是奉命前来恭听教示,不能提出任何承诺。”

“那是当然,在下也不会提出承诺。总之,第一次晤谈,不管结果如何,但相信对双方都有好处。”

“可能的,熊副庄主。”

“敝庄主认为,彼此如此相持下去,终非江湖之福。贵长上一口认定接引人魔嫁祸的事是真的,却又提不出真凭实据,自然难以令人心服,兴师问罪,实在无此必要,曹兄以为然否?”

“熊副庄主的意思,是敝长上不该来了?”四海功曹脸色一冷。

“诸位已经来了,这时说谁该不该来,已无争议的必要。”

“那贵庄的意思……”

“敝庄主的确不曾从桃花坞女匪手中夺获皇宝,希望彼此能消除误会,彼此信任。所以,希望赠送一笔金珠,向诸位致意,彼此化敌为友,实为江湖之福。”

“贵庄主突然采取这种息事宁人的低姿势,委实令人莫测高深。”四海功曹冷冷地说:“希望不是玩弄阴谋诡计。熊副庄主,我们也会玩。”

“曹兄,咱们都是光棍,都是有身分有地位的亡命豪霸,已经不需玩弄阴谋诡计成名立万,那是初闯道的人所玩弄的把戏。”

笑阎罗诚恳地接着说:“三山别庄名列天下三庄之一,已经誉满江湖,必需维持天下三庄的威信与尊严,决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明时势,知利害,这是称霸江湖的英雄豪杰,必须了解的金科玉律。”

“熊副庄主之意……”

“早先,敝庄压根儿不知道接引人魔是绝剑秦国良的人,所以不理睬他那一套示威的手法,而至小有冲突。贵长上绝剑秦大侠,乃是北地排名第二,声誉与权势仅次于京师良乡岳家的白道名人。而敝庄主公孙龙,是江南黑道第一霸。双方如果发生誓不两立的冲突,将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大灾祸,引起江湖大风暴,后果极为严重,恐将发生廿年前因拘魂白无常艾文慈事件,黑白道大屠杀江湖元气丧尽的惨剧重演。依常情论,贵长上必定是负有秘令,追回皇贡,将劫贡匪徒置之于法。敝庄如果与贵长上对抗,恐怕将遭到廿年前赣南大风山庄覆没的噩运。”

“这点熊副庄主恐怕料错了,敝长上已经摆脱官家的约束,与追回皇贡的事无关。”

“不管怎样,双方冲突将两败俱伤,乃是无可避免的事实,智者不为。不瞒曹兄说,目下图谋敝庄的人已闻风陆续赶到,这也是敝庄主愿与贵长上,化干戈为玉帛的原因之一。”

“敝长上确也得到一些风声,百了谷的妖女已经在附近现踪,另一批妖女也在府城出没,意图不明,恐将不利于贵庄。贵庄主愿与敝长上化干戈为玉帛,确是明智之举。”

“曹兄是同意了?”

“在下当将贵庄主的意思转达。不过……”

“不过什么?”

“有先决条件。”

“什么先决条件?”

“皇贡的事。敝长上的意思,是以往不论,希望能交换与合作。”

“在下不懂曹兄的意思。”

“四川的一批皇贡,约于下月初启程运送京师。这批皇贡内有自南越与西疆搜罗而来的各种宝石奇珍,作为当今皇上祭天的祭物,价值连城。”

笑阎罗脸色一变,目不转瞬地注视着阴笑的四海功曹,眼神百变。

“护送的人,皆是厂、卫中高手中的高手。”四海功曹阴笑着往下说:“这是交换的条件:那一批四川皇贡。”

“哦!有意思。”笑阎罗也阴笑。

“事成,二一添作五,这就是合作的条件。”

“吃得下吗?”

“两方高手精锐齐出,一口吞下绰绰有余。如果单独进行独吞,毫无希望。”

“可是……风险太大,敝庄的基业……”

“根本扯不上贵庄。”四海功曹冷笑:“你我黑白道双方,在这里不断打打杀杀。而皇页在四川与湖广交界的千里外被劫,与你我何关?”

“哦!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熊副庄主,有意思吗?”

“这……岂只有意思,简直求之不得呢!哈哈哈哈……高明,高明!”笑阎罗乐极大笑。

“那么,今晚咱们在贵庄小聚一番,如何?”

“无任欢迎!”笑阎罗雀跃地叫:“来,有志一同,值得庆贺。咱们来商量秘密迎接贵方代表光临敝庄的办法,以免走漏消息。”

震惊天下的阴谋正在进行。

为追逐名利而不惜丧心病狂的人,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死仇大敌可以成为利害相共的朋友;执法的人也不妨与犯法的人合作。是与非黑与白,其实不必分得那么清楚明白,太认真是会短命的。

而在三山别庄外围,另一项血腥的计划也在进行。

黑煞女魅又出现在溪旁的小茅屋,站在门外神色泰然地四面张望。

她曾经和张允中躲在这里住宿,第一次发现居然有男人可以抗拒她的诱惑。

在这里,她第一次看到鬼怪,也第一次莫名其妙被人擒住。

在这里,她碰上了王屋山百了谷的妖女,她的武功在百了谷妖女的面前,简直无用武之地。而张允中在她心目中,武功并不比她高明,可是,张允中却把老少四妖女捉弄得灰头土脸。她曾经吃尽苦头,被百了谷的妖女凌辱,这时却独自前来公然现身,而且是在大白天隐身不易的时辰,这种举动委实令人莫测高深。

藏身在屋后树丛内监视的水月仙姑,就感到莫测高深,起初以为张允中一定隐身在附近策应,所以不愿现身暴露自己的行藏。

但等了许久一无动静,似乎张允中并没在附近潜藏,这才决定出面,看看黑煞女魅到底在搞什么玄虚,前来有何图谋?

黑煞女魅本来已经等得不耐烦,正准备离开,水月仙姑却像鬼魂显现般出现在屋侧。

黑煞女魅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仍然心中暗惊,好高明的接近身法,似乎是平空幻现出来的。

“你好大的胆子。”水月仙姑阴森森地说:“你还敢来?姓张的小畜生呢?”

“我不是来了吗?”黑煞女魅淡淡一笑:“姓张的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有许多人正在找他。”

“你改变主意了?”

“改变什么主意?”

“投效百了谷。”

“正相反,我受人之托,来找你们商谈合作事宜。”

“该死的!合作?”水月仙姑凶狠地说:“没有人配谈与百了谷合作,只能向百了谷投效。啐!你在玩什么把戏?”

“三山别庄公孙家的人,也不配谈与贵谷合作?”黑煞女魅阴笑着问。

“三山别庄?哼!他们还不够分量。”水月仙姑傲然地说:“狂彪公孙龙,只是一方之霸,在武林,他的地位只配名列第二流。”

“真的?”黑煞女魅冷笑:“好,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本姑娘口信已经带到,这就回去把你的意思向公孙庄主回话。”

“你告诉他,少来招惹我们,知道吗?”水月仙姑冷冷地说:“百了谷与三山别庄不相往来,最好各守本分,井水不犯河水。”

“水月仙姑,你不觉得,双方合作对你们很有利吗?”

“有什么利?”

“比方说,抓住张允中出口怨气;或者,多几个人来对付断肠箫。你们到现在还没走,可知定然无奈断肠萧何。不走,对付不了断肠箫;走了,面子上难看。有三山别庄的人相助一臂之力,成功的希望增加十倍,没错吧?”

黑煞女魅的口才不错,具有作说客的条件。

水月仙姑果然心动,神色稍霁。

“你不是与张允中是同伴吗?亲密得像是夫妇。”水月仙姑提出疑问:“你在搞什么鬼?”

“我现在是公孙少庄主公孙英的人,三山别庄正全力捕拿张允中。”黑煞女魅觉得自己的心抽动了几下:“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事实如此。”

“唔!有此可能。”水月仙姑阴笑:“有关你黑煞女魅的为人,本仙姑多少了解一些,江湖的传闻有些是可靠的。你虽然不算是人尽可夫的荡妇,至少裙带松是事实。公孙庄主授权给你商谈吗?”

“我只负责传话,负责商谈的另有其人。你是说,你愿意商谈了?”

“本仙姑只对你说的两件事有兴趣。你回去吧!把负责商谈的人叫来好了。”

“我发出信号,就会有人来。”

“好,你发吧。”

黑煞女魅发出两短一长三声尖啸。不久,四个人影飞掠而来。

公孙英、公孙雄两兄弟并肩掠走,脚下轻灵飘逸显然意在卖弄。后跟的两个随从满头大汗,脚下巳显得沉重。兄弟俩在丈外止步。

公孙英虎目中突然涌现异彩。

水月仙姑穿了玉色道袍,袖内没穿内裳,露出颈下一块三角形玉肌,足以令男人望之怦然心动。

不论是面庞或身材,皆显然比黑煞女魅高出一品,在娇媚美艳之中,流露出另一种不沾人间烟火味的丰韵。不但公孙英眼中涌起邪光,公孙雄更是情慾上脸。

“姑娘有如莲池仙品,在下叹为观止矣!”公孙英魂不守舍地说,忘了相见行礼。

“你这双色眼好放肆,说的话也唐突。”水月仙姑似笑非笑地说,媚目不转瞬地打量公孙英。

公孙英人如其名,英俊潇洒极为出色。

百了谷以有风流美道姑扬名江湖,上一代的谷主无常散仙,风流艳姬天下知名。但百了谷却是男人的禁地,被带进去的人,就永远消失一了百了。

“这是在下由衷的机美,仙姑休怪放肆唐突。”公孙英定下心神抱拳施礼:“在下公孙英,那位是舍弟公孙雄,请仙姑多指教。”

“哟!原来是大少庄主与二少庄主,失敬啦!”水月仙姑的态度也急剧改变,媚笑如花,语调甜甜腻腻地、嗲嗲地,流露出无限风情。

所谓一见钟情,说穿了,还不是臭味相投?这两位男女,就是一见就彼此相吸引,就算是一见钟情吧!比较文雅些。

旁观者清,一旁的黑煞女魅感到不是滋味。

“请教仙姑仙号。”公孙英邪邪地笑:“不过,在下希望有幸得聆仙姑在家芳名。”

“方外人已忘在家姓氏。我叫水月仙姑。听黑煞女魅说……”

“在下命她说的,捕拿张允中与对付断肠箫的事。”

“你办得了?”

“呵呵!仙姑如果知道最近几天所发生的事,就知道在下是否能办得了啦!”

“本仙姑不屑打听于己无关的事。”

“张允中曾经是敝庄地牢待决之囚,是在下与舍弟,将他与黑煞女魅一并擒获的。”

“哦!本仙姑倒是轻估你们啦!”

“早些天,在下兄弟与断肠箫狭路相逢。”

“哦!结果如何?”

“小意思,十招之内,老魔亡命而逃。”

水月仙姑吃了一惊,眼神怪怪地。

“你是说,你的武功比本仙姑强十倍?”水月仙姑眼中有怒意。

“在下……在下并无此意……”

“本仙姑倒要领教你三山别庄的绝学,看你凭什么能在十招之内,把断肠箫打得亡命而逃。”

水月仙姑真的冒火了:“本仙姑师姐妹加上两位师姨,两次围攻依然奈何不了那老魔,而你……”

“仙姑务请相信在下说的是实情。”公孙英有点慌了手脚,却又不愿说出自己用卑鄙的放毒手段取胜内情。

“本仙姑要试过才能相信。”

“在下……”

啪一声响,水月仙姑出其不意给了公孙英一耳光。

公孙英根本没想到对方突然出手,毫无躲闪的机会,事出突然,没想到发作,反而楞住了。

“你连一耳光也没闪开。”水月仙姑冷笑。

“在下不是没能闪开,而是不想躲闪。”公孙英脸上的邪笑又现:“打是亲,骂是爱。不瞒仙姑说,在下说的字字皆真,在下的确在十招之内赶走了老魔。舍弟在旁只攻出一剑,那是老魔逃走时拦截的一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