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3节

作者:云中岳

三天,足以发生许多许多事。最大的一件事,发生在最后一天:绝剑秦国良带了大批高手,因谈判破裂而进攻三山别庄。

谈判破裂的原因,是三山别庄拒绝接引人魔所提皇贡珍珠的事,坚称不曾见过皇贡。第二个原因,是三山别庄拒绝交出杀句曲炼气士、血手灵官、飞天豹的凶手。

三山别庄采守势,一击即走退守庄院。

绝剑的人不敢深入,击毁了三山别庄的外庄门。

双方都有人受伤,但没有死尸。

庄内庄外形成对峙的局面,密云不雨。

绝剑等于是封锁了三山别庄。三山别庄存粮足,根本就不在乎封锁,地头蛇不怕外地的强龙,外地的强龙能逗留多久?

外围各地,有不少闻风赶来看热闹的人,也有些意图不明,似想混水摸鱼的江湖朋友出没。百了谷的人也隐身在外围,并未正式表明帮助三山别庄的态度。

双方的人,都忘了张允中。

第四天清晨,庄口小径兴大道啣接的三叉路口,突然出现张允中的身影。

两个伏路的伏哨不认识他,看到他从路旁的灌木丛中踱出三叉口。人不从路上走而从路旁出现,那会有好路数?

两人立即从潜伏的草丛中掠出,劈面拦住了。

“相好的,从何处来?”一名大汉沉声问。

“从庄上来。”他指指远处的三山别庄:“要往府城走走。”

“你一个人进城?胡说八道。”

“咦!你这人真奇怪,一个人就不能进城?喂,有件事想劳驾你一下。”

“你是说……”

“劳驾你老兄传个口信给秦吉光。”

“我们少公子?”

“是啊!叫他把那天的几个人带出来,一共六个。那位天下三天暗器名家之一的夺魄童七郎,他一定要来。”

“咦!你是……”

“我叫张允中。”

大汉大吃一惊,猛地伸手拔刀。

噗一声响,张允中一掌劈中大汉的面门,大汉摔出丈外,起不来了,应掌昏厥。

“你也听到了。”张允中指着另一名发抖的大汉说:“你的同伴昏迷不醒,只好劳驾你去传口信啦!”

“你……你还……还没死……”大汉惊怖地往后退,手已经将刀拔出半尺,但不敢出鞘。

“青天白日,你老兄怎么语无伦次?”张允中含笑逐步逼进:“我可以给你保证,站在你面前的张允中决不是鬼。告诉你们的少公子,一个时辰后,我在前面镇尾的大树将军庙等他,他如果不来,那就表示他是个胆小鬼。叫他回家去抱老婆哄小孩,规规矩矩地过日子,不要在江湖上丢人现眼。喂!记住了没有?”

“我……我我……”

“你还不走?”

大汉打一冷战,扭头撒腿狂奔。

“好走,别摔倒了。”张允中高叫。

他解下大汉的单刀,连鞘插在腰带上。“从现在起。”他拍拍刀喃喃自语:“我要用刀,用刀来建立我的声威。”

小镇地当至府城的大道中段,有三四十户人家。镇尾西端半里左右,有一株有数百年树龄的老槐树,真的干大十臂围。

树下,建了一座比土地庙大不了多少的大树将军庙,附近寸草不生,皆被顽童和进香的人踩平了。

张允中坐在庙口的石阶上,一旁搁了荷叶包,一些下酒菜,手中有一葫芦酒。

他选择这里约会,可知他已下定决心要出人头地了。大道上行人往来不绝,这样可以吸引行人围观,那就有了传播消息的目击者。

这里已远离三山别庄,不会受到三山别庄黑道群雄的干扰,避免重犯两面树敌的错误。

他以自己英雄主义的看法来看秦吉光,却不知秦吉光对英雄的看法与他大不相同。因此他约会就犯了错误。

英雄是捧出来的,英雄必须拥有一群捧英雄的忠实爪牙,和一群有制造英雄才干的智囊团。

秦吉光身边,就有这种人。

他老爹绝剑秦国良,就是幕后的主事人,有计划地要将自己的儿子捧上英雄的宝座,怎肯让自己的未来英雄儿子,去和具有危险性的人物赴约打交道?

看看一个时辰已届,大道两端仍不见秦吉光的人出现。

张允中喝光了葫芦中的酒,将荷叶和剩菜丢入泥洞中,用腰巾擦净手,站起挪好腰刀,转头瞥了庙内的神像一眼。

神像是一个戴盔穿战甲的黑脸将军,威猛而狰狞,似乎对那些膜拜祂的凡夫俗子相当不满意,随时随地都可能大发脾气大显神威,似乎凡夫俗子欠了祂的香火,该罚。

“你别瞪着我。”他向神像做鬼脸:“你做你的将军,我做我的江湖闯道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欠谁的。要怪我冒犯了你吗?你瞧着办好了。”

他踱下台阶,准备离开。

路东,出现了三个人,脚下不徐不疾,甚有气派。

那位大力鬼王平吉,真有一位将军的威风,身材够壮,拳头也够大,腰间那柄牛耳刀也够重,手中整天玩弄的那根两尺长风磨铜短棒,长仅尺八但粗如鸭卵,一击之下,磨盘大的巨石也将碎如齑粉。

另两位是中年人,长像狰狞阴森,虽在近午的阳光下,给人的感觉仍然带有鬼气。

该来的人都没有来,连地位最差的无极天君也不露面。

但以张允中的身分地位来说,按理连三流人物也排不上,出道几天工夫,既不是赫赫名门大派出身,又没有足以震撼江湖的亲友撑腰,派一个名列江湖一流高手名宿大力鬼王前来与他见面,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啦!

“果然是你。”接近至十余步外的大力鬼王阴笑着说:“看来,江湖道上,似乎又多了一个新秀,一个以为可以翻云覆雨的未来霸主了。”

“对,每个人都有希望,都有抱负。希望和抱负,决不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必须努力去争取。”张允中心平气和地说,抱肘而立站得笔直有如巨人:“你们也是人,我也是人,我不能让你们任意毫无理性地宰割。我有权努力去争取霸主的成就。姓平的,在下所要约的六个人,大概没将在下当作人看,所以一个都没有来。”

“小老弟,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随便便,让你轻轻易易叫来见面的。”大力鬼王冷冷一笑:“比方说,你的身分、地位,你能把镇江知府大人叫来吗?你为什么不撤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嘴脸,看你配不配要别人听你的?平某前来见你,本来就有损声誉有失身分。不过,你是个叛逃的人,平某不得不来抓你回去处治。”

“唔!你说得很有道理。”张允中毫不激动:“人贵自知,以目下张某的身分地位来说,指名叫某个人来,的确不够分量。”

“你知道就好。”大力鬼王神气地说:“现在,你愿意随在下回去,向长上请罪吗?”

“哦!飞天豹不是失踪了吗?”

“飞天豹只是一个小有地位的人,长上是绝剑秦国良。长上的老太爷,是天下闻名的神剑秦泰,北地白道英雄中排名第二,仅次于京都良乡的金翅大鹏岳云鹏。”

“哦!绝剑秦国良目下的江湖地位,风云榜中可以名列第几?”

“老一辈的不算,这一代的武林高手中,武功约可排名坐六望五,剑术坐三望二。”

“哇!那可真了不起呢!”

“是的。所以,谁要是嫌命长活腻了,与敝长上为敌,尤其是反叛,一定会死得很快。”

“我相信,他不但了不起,而且有一大群狐群狗党替他跑腿挡灾。喂!如果在下能宰了绝剑秦国良,是不是可以取代他的江湖声望武林地位?”

说了老半天,大力鬼王这才明白被张允中将了一军。

“这小王八可恶!”一名佩了狭锋单刀的中年人,首先冒火地咒骂。

“你将要为你所说的这些话,付出惨痛的代价。”大力鬼王切齿说:“我要将你大卸八块,以杀鸡儆猴,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晚辈,知道该怎样尊敬位高辈尊的江湖名流。”

“凭你?套用阁下的话。”张允中嘲弄地说:“你为什么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嘴脸,看你配不配在张某面前说这种狠话?”

大力鬼王发出一声兽性的低吼,肺都快气炸了。

“平兄,用不着生气。”佩狭锋刀的人沉声说:“兄弟代劳,擒下他任由平兄处理,生前熟炒红烧清炖,消消这口怨气。”

不等大力鬼王是否答应,这位仁兄已阴森森地向前走,手抓住了刀靶,鬼眼中闪烁着要吃人的阴厉光芒。

张允中屹立如山,在对方阴厉慑人的凌厉目光注视下毫无惧意,直待对方逼近至一丈以内,抱肘而立的双手仍然不放下来预作准备。

“唔!你这鬼样子像要吃人,还真有几分震慑人心的威势。”张允中挪揄地笑着说:“想必在江湖道上,有你应有的地位威望,要不要通名先吓唬吓唬我?”

“你尽量说俏皮话好了。”那人阴森森地说:“一个将死的人,说俏皮话是回光返照的本能,毫不足怪。”

“是吗?”

“是的,有许多初出道,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可以气吞河岳,有力量横行天下的年轻人,就是这样死掉的。你,就是其中之一。”

“也有许多人成功了,是不是?”

“你已经没有成功的希望了,十分不幸,因为你碰上了我欧阳一刀。”

“真的呀?你的一刀……”

“我欧阳天杀死强劲的对手,只要一刀就够了。”

“真的?”

一声刀啸,狭锋刀出鞘,不等刀伸出,慑人的强大气势已汹涌而出,劲烈的刀气已将对手笼罩住。

“立可分晓。”欧阳一刀沉声说,刀向前一引,刀势已将张允中置于控制下,随时皆可能爆发雷轰电击的致命一击。

张允中的双手,缓缓地松肘,缓缓地拉开马步,完成了双盘手的严密防卫门户。

“拔刀!”欧阳一刀沉叱。

张允中心中明白,在这种对方的刀势已完全控制住他的恶劣情势下,他的刀是不可能拔出的,可能仅来得及拔出三寸,甚至一寸,对方便会用闪电似的奇速行致命一击,一刀就够了。

他不再愚蠢了,这些人决不会讲武林规矩,决不会给对手公平决斗的机会。这些人的中心信条是:只要能杀死对手,任何卑劣的手段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在这些人的心目中,个人的英雄气概是不必要的。

只要他一动,刀便会及体。

“你不退后些?”他宁可相信这位欧阳一刀,是具有英雄气概的人,沉着地出言试探。

“拔刀!”欧阳一刀再次沉叱,毫无退后一步让他拔刀的意思。

完全了解对方的用意,他已经知道正确的对策。

对方在等他动,动就可以找到空隙攻击,因此凌厉的眼神似乎要洞察他的躯体,心念与行动皆置于眼神的有效控制下,已获武学的神髓:控制对方的神意。

他的双脚微动,右手也搭向刀靶。

刀光似电,刀气似怒涛,排山倒海而至。

人影不向左右闪,也不向后退,突然以令人目眩的奇速,从可怖的刀光上空飞腾而起。

刀光上升,但已晚一刹那。

靴尖先一刹那点在欧阳一刀的右肩上,淡淡的人影凌空倒翻腾。

欧阳一刀向前冲,当一声狭锋刀坠地,人向前冲出丈外,砰一声摔倒挣扎。

人影重现,张允中仍站在原地。

“咦!”大树将军庙的庙侧,传出惊噫声。

欧阳一刀挣扎着站起,面向着张允中的背影,右手像死蛇般悬垂在身侧晃摆,骇怖的眼神与发青的面孔更为狰狞可怖,如见鬼魅般向后退。

右肩骨碎了,奇痛澈骨。

这一辈子,这位以一刀威震江湖的高手,再也无法操刀杀人了。

对面,大力鬼王与另一位中年人,还没从震惊中清醒,目定口呆,似乎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

“你两位那一位先上?”张允中抱肘屹立冷冷地问:“那位欧阳一刀老兄,的确只出了一刀。”

大力鬼王清醒了,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你是怎样办到的?”大力鬼王蠢蠢地、悚然地问。

“在下给了他一脚,就这样办到了。”张允中说:“他不但右肩骨碎,肺脏可能也受损不轻,很难治得好,除非他在一刻时辰之内,能得到少林的八宝紫金夺命丹,或者获得武当的龙虎金丹。”

庙侧,踱出三个人:公孙英、八指仙婆杭姥姥、黑煞女魅。

“秦国良手下有位轻功盖世的高手,九天魔鹰季天翔。”公孙英一面走一面说:“但看了这小辈的轻功身法,似乎比你们的九天魔鹰高明多多。平前辈,这小辈是个祸胎,何不你我暂时联手,趁早埋葬了这小子永除后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