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4节

作者:云中岳

黑煞女魅能在江湖闯出名号,能名列年轻后起之秀中的佼佼出群名人,必定比其他的人聪明。

从所见所闻中,她盘算着应该如何自救,如何达到她的目的。

在三山别庄的地牢刑室中,她受到公孙英百般凌辱,但她咬紧牙关,死不改变口供。

最后一次上刑,她被捆在比长凳稍宽大的刑凳上。这种凳,中间可以安装压脚架当作老虎凳用。

她被剥光了捆在凳上,两个健壮的中年女人负责上刑。胸腋有皮套带勒住,双脚的捆绳连着凳尾的绞架。

公孙英站在一旁,轻拂着手中的皮鞭不住狞笑。

“顽强对你毫无好处。”公孙英的皮鞭在她赤躶的胸膛上拂动:“说吧!你用什么记号与那些人连络,那些人到底是何来路?”

“我已经再三告诉你,我黑煞女魅从不与人结伴。”她吃力地说,口角仍有血液沁出:“与张允中联手,那是临时的凑和,除此之外,我黑煞女魅只有敌人没有朋友。你把我化骨扬灰,我也招不出什么来。”

“唔!你是生得贱。”公孙英抽了她一皮鞭,在她的洁白大腿上留下一条鞭痕:“上刑!”

中年妇人开始绞动绞盘,绳索逐分收紧。

黑煞女魅的双脚开始被拉长,脊椎也被拉长。她无法动弹,骨骼开始发响,肌肉开始抽搐,脸庞失去血色,冷汗开始冒出……

但她哼也不哼一声,眼中有怨毒的光芒。

绞盘在转,绳索一分分收紧。

“呃……”她终于昏过去了。

“松!”公孙英叫:“这贱人真能熬刑,哼!准备大刑,我不信她是铁打的人,铁打的我也要熔化了她。”

脚步声入耳,外面有人叫唤:“大少庄主,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公孙英不耐地大声说。

室门推开,进来了无情剑单定远。

“大少庄主,可问出什么没有?”无情剑抱拳施礼。

“没有,这贱女人相当顽强,熬刑的能耐很不错,我正要用火刑。”

“大少庄主,这会毁了她的。”无情剑不以为然。

“她已经失去利用价值,毁了岂不正好?”

“不然,她还有利用的价值,至少她可以壮大少庄主的声威。况且,她是引诱张允中的诱饵。”

“张允中已经死了。”

“大少庄主,生见人,死见尸,在没有证实……”

“你不信任我杀人的绝技。”公孙英不悦地说。

“在下岂敢?但问题仍然存在,在下只是就事论事。在下认为,毁去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不如好好运用这个人。黑煞女魅留在大少庄主身旁毫无威胁,反而可以慑服许多江湖人士,何乐而不为?”

“这……依你之见……”

“何不将她交与在下,费些工夫劝解,也许可以得到一些内情呢。”

“哦!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公孙英笑问,笑得邪邪地,目光瞥过那赤躶的动人胴体。

“在下……”无情剑脸一红。

“想旧欢重拾?”

“大少庄主明察。”无情剑也邪邪地笑。

“好,交给你。”公孙英大方地说。

“谢谢大少庄主。”无情剑大感兴奋,赶忙行礼道谢。

“不过,白天她必须跟着我做随从。”

“那是当然。”

“等我找到新的随从之后,她就完全属于你的了。”

“谢谢大少庄主。”

这时,黑煞女魅早已被冷水泼醒。

“无耻!”她怨毒地咒骂。

公孙英哼了一声,皮鞭举起了。

“大少庄主,皮鞭会损坏皮肉的。”无情剑急急发话。

“喝!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怜香惜玉的?”公孙英丢下皮鞭往外走:“你绰号叫无情剑,人也无情。呵呵!小心,恐怕得换绰号呢。”

一早,接引人魔带了两名随从,进入三山别庄投书。这位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老魔,居然充任传书的人。

巳牌正,江滨的芦棚内,公孙英偕同四位随从,其中有神色委顿的黑煞女魅,会见了夫子四海功曹曹四海。

棚中有十余位绝剑秦国良的爪牙,但主人绝剑秦国良却不在场。除了四海功曹之外,所有的人皆怒目而视,气氛相当紧张。

公孙英已看出情势不对,似乎颇感意外。

“曹前辈传柬相召,车前辈以道义保证在下的代表身分不受危害。”公孙英冷冷地说:“似乎诸位怒目相向,是不是打算将代表留下?”

“曹某的保证一言九鼎,大少庄主大可放心。”四海功曹微笑着说:“今天请大少庄主前来,用意是希望澄清一些疑窦,务请据实相告。”

“有何疑窦,曹前辈尚请明示。”

“咱们这次黑白道公然了断,早已取得谅解,双方按江湖规矩明里结算,光明正大决一胜负,没错吧?”

“不错。”

“双方因此不作偷袭、暗算的卑劣行动?”

“不错。”

“但昨晚咱们这里受到偷袭,有九位弟兄被废。偷袭的人轻功出神入化,几臻化形移影境界。据曹某所知,贵庄主的好友夜游神尹飞,是三天前午夜抵达贵庄助拳的,可有此事?”

“前辈所说的此事,是指……”

“夜游神在贵庄的事。”

“不错,贵长上消息果然灵通。”

“那么,昨晚袭击的事,是否与夜游神有关?”

“曹前辈,在下郑重宣告。”公孙英正色说:“本庄夜间决不会派人外出,更不会违反协议偷袭。如果昨晚贵方的人受到偷袭而有所损折,在下除了深感意外与遗憾之外,可以绝对保证不是敝庄的人所为。曹前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大少庄主,在下相信台端的保证,但为贵庄助拳的朋友,正不分昼夜陆续赶来,会不会是那些为贵庄助拳的朋友,在入庄之前逞英雄先行前来示威呢?”

“昨晚本庄没有任何朋友到达。”

“今晨呢?”

“绝对没有,在下敢以三山别庄的信誉保证。”

“唔!这就奇怪了,那会是什么人所为?会不会是百了谷的妖女?百了谷的妖女不是已经与大少庄主攀上交情了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百了谷的仙姑们与诸位……”

“我知道,她们与在下的人无仇无怨。”四海功曹抢着说:“她们是冲断肠箫而来的。想当年,百了谷主人无常散仙的师妹清玄仙姑,行道江湖时与断肠箫结下不解情缘,山盟海誓愿作仙侣。清玄仙姑不该将断肠箫带入百了谷之后,违反谷规纵走了断肠箫,因而被师姐请出师门符合清理门户,清玄仙姑被迫自戕含恨九泉。为了此事,断肠箫恨透了百了谷的人,却又爱屋及乌,不愿向该谷的人痛下杀手,而相当的矛盾。镜花仙姑与水月仙姑在贵庄附近,已经纠缠了半月以上,要说她们偷袭,确也有点不合常情。但如果是出于大少庄主的授意或暗示,那就……”

“曹前辈,百了谷的人决不会与诸位为敌,这点在下可以拍胸膛保证。”公孙英果然拍胸膛,语气诚恳:“她们志在断肠箫和张允中小狗,诸位请不要怀疑。”

“那……在下希望大少庄主的保证毫无虚假……”

“在下一言一字,皆出于肺腑。”公孙英郑重地说:“咱们一白一黑,实力相当,争的是名利。名利的获得必须从光明正大中取得,日后在江湖道上,才能挺起胸膛发施号令。曹前辈,你们可以进一步追查,至于与敝庄的过节,还是依议作计划性的了断,不要节外生枝好不好?”

“大少庄主说的极是。”

“在下深感荣幸。”

“大少庄主,依你看来,会不会是张允中在搞鬼?”

“张允中已经死了。”公孙英傲然说。

“死了?昨天他……”

“昨天他与贵方的大力鬼王打交道,被在下给了他致命一击。”

“咦!据大力鬼王平兄说,他根本不曾与阁下接斗,他只是……”

“在下用生死针击中他的上臂。”

“生死针?”四海功曹一惊:“令师百毒阴婆将生死针绝技传给你了?这绝技传女不传男……”

“信不信由你。时候不早,告辞!”

张允中如果死了,就不会出现在三山别庄前面的大道旁树林内啦!

昨晚,他废了绝剑秦国良的九个人。今天,他要对付三山别庄的人出口怨气了。

他藏身在树林的草丛内,监视三山别庄出入的道路,距庄门不足两里,像伺鼠的猫,极有耐心的等候肥鼠出穴,以便一扑而上。

白天,三山别庄很少有人出入,因此路上空荡荡,好半天不见有人走动。

他终于看到接引人魔带了人进庄,接着看到人魔偕同公孙英出庄。

妙极了,这卑劣的小畜生显然与绝剑秦国良的人会面,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五个人,决不是跟着接引人魔前往叫阵。

一阵好等,他是极有耐心的。

终于,看到了返庄的人影。

他将刀挪至趁手处,跃然慾动。

肥鼠已经出穴,机会来了。但他不打算像饿猫一样偷偷扑上去,要建立声威,他必须表现出英雄气概。

他看到精神萎靡的黑煞女魅,不由黯然叹息心中负疚。他对黑煞女魅甚有好感,也感到内疚!

毕竟黑煞女魅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被公孙英兄弟暗中施毒擒走的,他护花无力,难辞其咎。

来人渐来渐近,时候将到。

已经到了家门口,公孙英更为神气了,心中已无负担,事情办得非常完满,难免踌躇满志,领先大踏步而行,真像一位名满天下的英雄霸王。

廿步外,路旁踱出一个人影,一步一顿。阴冷、坚定、沉着、气势迫人。

“张允中!”五个人几乎众口同呼。

张允中当路屹立,手按在刀靶上,虎目炯炯,有如天神当关,目不转瞬地目迎五位高手接近。

公孙英吃惊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震惊中,脚下一慢。

“你这卑鄙无耻的贼王八!狗杂种!怕死鬼!”张允中几乎把所有的脏话都骂出来了:“赶快发信号求救兵,求你那老爹赶快出来救你这怕死鬼。像你这种混帐儿子,平时在家里作威作福,称雄道霸,一到了外面,就变成了龟儿子,一有困难就哭爷叫娘。叫,叫呀!”

公孙英再窝囊,也不好意思发讯求援啦!羞愤难当,也激怒得像疯子,咬牙切齿一步步向前接近。

“你骂得好毒好痛快。”公孙英从齿缝中迸出可怕的声音:“我要不将你碎尸剁浆……”

“你就不是人养的。”张允中恶毒的话接上了,要尽量激怒这位江湖未来的霸王:“你把你老爹的三山别庄辛苦经营,闯刀山剑海所挣来的声望,全部断送掉了,你根本就不是人养的混帐儿子。”

公孙英手搭上了剑靶,杀气涌腾。

三名随从立即超越,三面合围。

黑煞女魅向侧退,眼中怨毒的火花。

“俗语说,事不过三。”张允中缓缓拔刀,语气转厉:“你这小杂种身怀绝技,两次用诡计暗算在下,不会有第三次了,幸运之神不会永远跟着你,你必须为你自己的罪行负责,付出代价。”

四支长剑形成包围,无形的杀气像怒涛般向他集中,强大的逼人气势,一波一波向他涌去。

“我要刺你一千八百剑!”公孙英咬牙切齿拔剑叫吼。

这瞬间,四支剑同时发起攻击,剑气乍合。敌势强但力量分散,必须保持先制的好机,敌动我先发,全力突破一点。

刀气迸发,人影电闪。

鱼龙反跃奇快绝伦,淡淡的人影反飞、扭转,越过从后面冲上发剑攻击的人顶门上空,刀光可怖地疾落,有如雷电下击。

这位仁兄根本没看清变化,但觉剑锋指向处,人影突然在剑尖前消失,立即感到刀气临头压体,收不住脚步,直向对面挥剑上扑的公孙英冲去。

公孙英吃了一惊,百忙中收剑斜闪。

这瞬间,这位以江湖未来霸王自命的大少庄主,眼角瞥见前面惨剧发生与结束,只惊得心向下沉,浑身发冷,握剑的手突然出现颤抖现象。

他的三个随从,皆是身怀绝学的一等一高手,名义上是随从,其实是他的保镖,真才实学即便不比他高明,至少也和他不相伯仲。可是,一照面之间,三个人似乎并没抓住出招的机会,全完了。

事先,已从绝剑那些人口中得到消息,知道张允中的刀法神乎其神,与早期的刀神招路颇为近似。

因此两方的人,皆对张允中的刀法深怀戒心。

这也就是两方面的年轻英雄们宁可偷袭暗算,避免与张允中光明正大一决的原因所在,不愿冒生命之险与张允中拚命。

这位年轻气盛,自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