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5节

作者:云中岳

藏春坞依然呈现荒僻的风貌,一而再在附近寻踪、觅迹、潜伏、侦查的人,皆已纷纷失望的撤走了。

没有人曾经发现陌生的女人出没,也没有人看到狐仙,没有留下来进一步追查的必要。

张允中偕同黑煞女魅,突然出现在藏春坞中的一座破败废楼中。

三个村姑打扮的人,席地坐在破楼的一角,大概事先经过巧手名匠的精巧易容,所以看不出丝毫破绽,确是三个中年的朴实平凡的村姑。

张允中与黑煞女魅坐在她们对面。

黑煞女魅自以为是老江湖,但也看不出这三个村姑外貌有可疑的地方,更无法看出她们的本来面目。

“你们都熟练了吗?”张允中问。

“张爷,一切如计训练,已可纯熟变化,尚请放心。”为首的村姑恭敬的答。

“阵势九变,你们的人手够吗?”

“数分五九,还有中枢一组多出三个人。张爷主持中枢,保证有充裕的人手。”

“我准备带黑煞姑娘加入,中枢方面实力已足。多出的三个人,最好归春月姑娘率领。”

“这……黑煞姑娘懂得阵势变化吗?”村姑不转瞬地注视着黑煞女魅,可明显地看出不信任与警戒的神情。

“她随我行动,决无问题。这么说来,一切都准备停当了。”

“张爷请放心,天下间能查出我们踪迹的人,屈指可数。迄今为止,这些浪得虚名的黑白道群豪,没得到丝毫风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小心些总是好的。”张允中整衣而起:“三更正,准时会合。”

“是的,张爷。春熙大姐想知道,何时可以发动,请张爷明示。”

“今晚。”张允中斩钉截铁表示。

“今晚?”

“来不及吗?”

“启禀张爷,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等候这一天的到来。”村姑兴奋的说:“请张爷这就进城与春熙大姐……”

“我不能进城,出了意外,绝剑那些人广派眼线,可能已经跟到府城穷找了。请转告春熙姑娘,三更正,庄东荒坡下见面。”

“是的,张爷,今晚三更正,庄东坡下见面。”村姑重述一遍。

“我走了,诸位的行动,千万小心。天一黑,大道上决不能行走,要早早到达预定藏身的地方。”

“恭送张爷。”三村姑俯伏相送。

出了藏春坞北郊,在杂林乱草间北行。

“张兄,你好神气哦!”黑煞女魅话中有醋意:“那三个扮村姑的女人,比女奴还要恭顺。喂!她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反正她们有二三十人之多,我只认识其中的几个主脑人物。”张允中据实说:“她们都经过名师化装易容,第一次见面与第二次见面都不一样。”

“你说过二个人,春熙姑娘、春月姑娘。”

“是的,她两人好像是她们的主人。”

“很美吗?”

“这……在我来说,当然很美。”

“我想,一定比我美得多。”黑煞女魅笑笑:“我在你身边,你一直就忽略了我的存在,而在这几天中,你竟然成了她们的指挥领导人。我问你,她们的武功,真的可派用场吗?”

“今晚就可以给你明确的答覆。”

“我现在就要知道。”黑煞女魅白了他一眼。

“至少,在我知道的几个人中,容或轻功比你差二三分,但基本内功拳剑,并不比你逊色。”

“真有这么高明?唔!奇怪。”

“有何可怪?”

“我怎么没听到丝毫风声,江湖上有这么一大群高手女人?张兄,那春熙、春月姓什么?”

“她们没说,不肯说。”

“唔!有问题,你是怎样和她们搭上线的?”

“不要追根究底好不好?”张允中心烦地说:“她们有需要,我有所求,彼此利害一致,结合在一起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各取所求各取所需,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的天!你像是走火入魔了。”黑煞女魅苦笑。

“走火入魔?你是说……”

“这不像你的为人。”黑煞女魅郑重地说:“虽然我对你了解不多,毕竟你我曾经共过患难。凭我女人的直觉,我觉得你是一个算得上光明磊落的人。但现在,你却为达目的,而跟一群来历不明、身分如谜、目的暧昧的女人联手,未免……”

“住口!不要多说了。”张允中显得有点暴躁:“我空有一双手,却连一个愿意帮助我的断肠箫也被他们杀死了。而他们却人数众多,高手如云,每个人都是阴险诡计卑鄙无耻的混帐。我受过迫害,一而再的在生死边缘徘徊,既然,能有强大实力的人帮助我,我为何不接受?”

“张兄,你……”

“我要培植我的实力,作为争霸江湖的本钱。”张允中的嗓门提高了一倍:“我要用我的刀,建立我的江湖声威和根基。他们的武功,不客气的说,算不了什么,他们之所以能称雄道霸,凭的只是爪牙众多蓄养死士而已。他们能,我为何不能?”

“张兄,你冷静些,听我说。”黑煞女魅诚恳地说:“你初入江湖,阅历有限。你的性格,既缺乏阴狠诡诈,又缺乏狠辣凶残的枭雄才干。等到你拥有一些爪牙,一大堆名利权力的琐碎而又严重的事务,将会让你晕头转向食寝不安……”

“人不是天生就会的,我在用心学习,我在……”

“你根本就不配作一个江湖枭雄。”黑煞女魅大声说:“像公孙英,就是天生的枭雄,他能毫不留情地将我踩在脚底下,你能吗?”

“你……”

“你能吗?”黑煞女魅咄咄逼人:“我敢武断地说,你的家教,你的师门戒律,都没有将你培养成枭雄的谋略传授给你,性格已经定型,后天的改变是有限的。像我,家教与师门教训,皆以人心险恶,必须不择手段争取生存为主,所以我……”

“不要说了,烦死了。”张允中烦恼地叫:“我问你,你要不找公孙英报仇雪恨?”

“要,那怕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这不就完了?你还想什么?”

“我……我是为你。”

“为我?为什么?”

“我喜欢你。”黑煞女魅毫不脸红直瞪着他:“我是当真的。”

“算了,我的烦恼已经够多了。”他脚下一紧。

是的,他的烦恼已经够多了,春熙姑娘就是烦恼之一。自从他发现自己与赤躶的春熙睡在同一张床上,他就感到烦恼了。第二次仍然在同一张床上,怀里有同一个令他心荡神摇的胴体,烦恼就愈来愈多啦!

他何尝不明白春熙是在利用他?

但在世俗上,认为男女在一起,女人是吃亏的、受害的人;在心里上他觉得对春熙有所亏欠,必须有所补偿。因此,他像是马行狭道,船到江心,已经没有回旋回头的余地了。

申牌末,公孙英欢天喜地踏入小茅屋。

水月姑娘将他迎入内堂,已发觉他的兴奋神情。

“唷!看你喜气洋洋的。”水月仙姑也沾染了他的喜悦,玉臂挽住了他的肩颈,扭身坐在他膝上,嫣然一笑,媚态横生:“告诉我,有什么事值得这么高兴。”

“宝贝儿,天大的好消息。”公孙英在那温润的粉颈上,檄情地重重亲吻:“断肠箫死了。”

“他……那老魔死了?”水月仙姑大感意外。

“对,他死了,他永远不会再麻烦你们了,他永远不会威胁三山别庄了。”

“真的,他是怎么死的?”

“绝剑的儿女秦吉光秦灵羽,带了六个高手中的高手,设下圈套计算了他,把他杀死了。哈哈!秦老兄真的替你我做了一件好事。”

“什么时候发生的?”水月仙姑似乎仍有点难以相信。

“午前的事,千真万确。现在,剩下一个张允中了,那狗养的混帐东西!我非要弄到他剥皮抽筋不可,他把黑煞女魅硬从我身边夺走了。”公孙英咬牙切齿地说,眼中有怨毒的火花。

水月仙姑对张允中其实没有多少恨意,对这位张允中没有多大兴趣。

“黑煞女魅算得了什么呢?哟!好人,你像支騒公鸡,母鸡愈多愈好,任何一支母鸡你都不放过。”水月仙姑的纤纤玉指点在他的额上:“好像你对黑煞女魅还有情呢,难道我不如他?”

“小心肝……”公孙英婬笑着上下其手,怪手直往道袍内探索。

“不要叫得那么难听,拿肉麻当有趣吗?”水月仙姑媚笑着,象征性的打探在怀内的怪手:“我告诉你,你在转非常非常不好的念头?”

“什么?什么不好的念头?”公孙英不解的问。

“黑煞女魅丢了,你想将我取代黑煞女魅的地位。”水月仙姑阴笑,媚态消失得好快。

“天地良心!你怎么会有这种念头?你……”

“不是我会有这种念头,而是你正在转这种念头。”水月仙姑脸一沉:“你想要我到你的三山别庄安顿。”

“我决无此意……”

“我警告你。”水月仙姑又恢复了媚态,情意绵绵地轻抚他的面颊,毫无警告的意思:“不要转这种念头。同时,你那大男人唯我独尊的霸道想法,在我面前行不通,想把我和黑煞女魅一样踩在脚底下奴役,你算了转错了念头。同样的,我也不会带你入百了谷,以免蹈卅年前师姨清玄仙姑的覆辙。”

“四海功曹知道断肠箫与贵谷的秘密。”公孙英有点心动:“据说,令师姨是七月七日被令师逼令自裁的。”

“是的,师姨本来约定在那一天出谷与断肠箫私奔的。”水月仙姑幽幽一叹:“所以,百了谷的人,决不可步师姨的后尘。这里已经事了,我和师姐必须返回百了谷向师父禀告了。留不尽之欢,日后江湖上再见。”

“我等你,水月。”公孙英感情地亲吻水月仙姑的双颊。

“留下吧!明早在这里分手。”水月仙姑激情地回吻他,一拉道袍的丝条,袍襟一弛。

她里面什么都没穿,玉体躶陈,娇喘吁吁纵体入怀,*火在燃烧。

这一晚,公孙英没回三山别庄。

三山别庄像那些古老的名庄一样,盛极而衰,走上了覆没的道路。守成不易,子孙太懦弱或者太狂妄太有野心,早晚会覆灭的。

庄如此,江山也如此。

每一个朝代的覆灭更替,都是有原因的,而且原因不止一端。

庄东三四里,有一处荒僻的坡地,杂树丛生,满地荒草荆棘,近江一面原来是乱葬岗,三五荒冢东倒西歪,大多数坟墓已难分辨,都是些年代久远的无主荒坟,大白天也是鬼气森森。

据说:三山别庄的地基,数百年前是一座村庄,几经变乱,村庄的名称都已被世人遗忘了。狂彪公孙龙看上了这处地势在三十年前建了这座江湖朋友耳熟能详的三山别庄。

在庄中的望江楼上,可以看到上游的镇江三山:金山、焦山、北固山;名列天下三庄之一。他自己,也成为领导江南黑道群雄的司令人。

建庄初期,曾经发生多次火并、寻仇等等必然的重大事件,但公孙龙不但撑下来了,而且声势日壮,防险的设备日趋完备,百十个一流高手,也难越雷池一步,号称屹立如泰山的金城汤池。

张允中偕同黑煞女魅,三更正到达荒坡。

六位穿墨绿劲装,佩剑挂囊的女郎,已先一步到达等候了。

“我等恭迎张爷。”六位女郎同时抱拳行礼,莺声十分悦耳,六人举动如一,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纪律森严的女英雌。

“不敢当,诸位姑娘久等了。”张允中回礼相当客气,并不以身为司令人而沾沾自喜。

“我们也是刚到,不敢提前到达。”一位女郎欠身答。

“春月……”

“请张爷称呼贱妾的代号。”春月恭敬地说:“即将面对强敌,号令必森严,既然以代号以利呼应,还望张爷即时启用以明号令。”

“好的。”张允中立即成为威风八面的司令人:“青龙白虎,你们的人可曾准备停当?”

“青龙回话。”一位女郎欠身答:“六星已就定位。迄今为止,不曾发现有人巡逻。”

“白虎回话。”另一位女郎欠身说:“六星已在预定地点准备就绪,候令发动。本星主动身来的前片刻,曾看到庄中有三盏风灯出庄门里余,之后随即返庄,判断可能是迎客。可惜碍于规定,不能派人查证。”

“你做得对,派人极可能暴露形迹。此时此地,已没有侦查的必要了。真武!”

“真武在!”春月娇声答,欠身听命。

“你多了三颗星。”

“是的,并入中枢,已可运用自如。”

“时辰已到,诸位可以动身了。流星一起,不可迟延,走!”

“遵命!”六女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