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6节

作者:云中岳

“公孙老狗父子,近期间是不易找到他们的。”黑煞女魅加以解释:“而绝剑那些人,很快就会离开,以后就难追踪他们了。”

“九天魔鹰对你十分重要吗?”张允中问。

“是的。”

“比公孙老狗父子所加之于你的羞辱更重要?”

“是的。”

“好的!歇息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到他们的泊舟处等候机会。”

“谢谢你,允中。”黑煞女魅向他含笑道谢。

“不必谢我,其实我也要找他们。”张允中笑笑说。

“对,他们还欠你九万九千两银子的债。”黑煞女魅半开玩笑半认真:“不能便宜他们,从现在起,要加利息,就算月息一厘五好了。要是算印子钱的话……”

“废话!你以为我开当铺吗?”张允中大声说,开始埋头进食。

同一期间,小书生张三与那双老夫妇,站在三山别庄东南三里余的一座土坡上,远眺余烬袅袅的火场。

“奇怪!什么人有如许强大的实力,半个更次就毁了几乎是金城汤池的三山别庄?”小张三惑然自语:“沈爷爷,你老人家总听到一点风声吧?”

“我得回城去讨消息。”老人摇头苦笑:“南京以下,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也懒得过问,所以消息不够灵通。这样吧!我们先弄到一两个丧家之犬,问一问就知道了。唔!左前方那家农舍,好像有不寻常的人走动,咱们下去看看。”

“走啊!沈爷爷沈奶奶。”小张三欣然抢先向下急奔。

农舍的人,看到三人突然出现在屋前,吃了一惊。

一位老农和一位虬髯大汉,火速抄起草锄和刈刀,两面一分,摆出虎拒柴门的态势戒备。

“好哇!果然不错。”沈爷爷撚须大笑:“哈哈!这位扮农夫的虬髯大汉,是莽张飞张合,公孙龙的一个小爪牙。他从前曾经在江西南昌混口食。找他讨消息,错不了,他昨天一定在庄中,应该知道详情。”

“老不死,你认识我?”莽张飞扬着草锄讶然问。

“你否认吗?”

“我……”

“贵庄昨晚是怎么一回事?莫不是见了鬼吧?”

“确是见了鬼,一大群鬼。”莽张飞不假思索地说。

“真有一大群鬼?”

“石门山桃花坞的女匪,戴了鬼面具,不是鬼又是什么?”莽张飞咬牙说:“当初庄主从他们手中,把她们黑吃黑得来的皇贡夺获,应该千万当心留神防备他们的,没想到最后仍然栽在她们手中,真是冤哉!”

“哦?桃花坞的女匪!难怪!”沈爷爷恍然:“原来潜伏在藏春坞的那群神秘女人就是她们。当年老女匪绛仙庄嬛,姘上了玉面神魔,神魔在天下各地建了五处秘窟,中设无数机关埋伏。江西的大风山庄,就比三山别庄坚强百倍。她们攻破你这小庄,乃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全是张允中张小狗的罪过。”莽张飞毫无顾忌地大喊大叫。

“你胡说些什么?”小张三也大叫:“你这家伙混球,怎么扯上了张允中?”

“在下亲眼看见他和黑煞女魅走在一起的,虽则他用黑巾蒙了脸。”莽张飞大声说:“那群女匪在他的指挥下,阵法变化万千,灵活万分,咱们的人一上去就陷入刀山剑海中,眨眼间就送了命。”

“你……你胡说八道……”小张三尖叫。

“在下从不胡说。”莽张飞拍着胸膛说:“大少庄主已经带了人去找他。庄中亲自目击的人不只我一个莽张飞,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其他的人。”

“我们走。”沈爷爷沉声说:“我们先去找。这位莽张飞的话可信,这家伙坏虽坏,但从不胡说八道。”

“快走,糟!”小张三再次领先飞奔:“老天爷!与黑煞女魅走在一起已经够糟了,现在又和女匪混在一起,怎么得了?老天!”几乎所有的人,皆在寻找张允中。三山别庄的毁灭,像一声春雷震撼江湖,张允中的名字和声威,以惊人的奇速向江湖轰传。甚至,有人把他列为这一代风云榜上的最有资格的候选人。显然,这一代的风云十杰人选中,张允中的名号扶摇直上,呼声之高,甚至窜升到前三名左右了。

而上一届的武林十杰,已经日渐凋零。

无极天君贺云鹏,就是十杰之一,目下已沦入二流人物之林,浮沉之间,可看出武林大势变迁。

江湖没有长青树,自古英雄出少年。

说巧真巧,第一个找到张允中的人,就是无极天君。

这一位上一届的武林十杰之一,已经年届花甲,仍在江湖现世,武功甚至远落在黑煞女魅之下。

而黑煞女魅虽则这几年声威颇显,名气窜升,但还不够提名角逐这一代风云榜的份量呢!

无极天君好可怜,成了探听消息的跑腿。

他领了两名大汉,穿了一袭青袍佩了剑,奔向府城找地头蛇,打听张允中与桃花坞那群女匪的去向和下落。

三山别庄的人,已将昨晚袭击别庄的详情,通知了绝剑秦国良一群人,所以他们派人四处追查张允中与女匪们的下落。

似乎,黑、白道这次结算,已因三山别庄黑道司令中枢的毁灭而告终,目标已转于张允中身上了。

张允中已成了黑、白道双方的狩猎目标。

刚到达小村镇的前面大树将军庙前,庙角突然踱出单刀插在腰带上的张允中。

“老相好,你才来呀?”张允中的话带有浓浓的江湖味,踱至路中劈面拦住去路:“在下久候多时,希望候到一二个说话有分量的人。我想,你在绝剑秦国良面前,说话多少有些分量,毕竟你曾经是武林十杰之一,人的名,树的影哪!”

无极天君大吃一惊,心中一凉。

“你……你还没走?”无极天君心虚地问:“有……有人看……看到桃花坞女匪,已…已经离镇江走……走了,你……你没跟她们走?”

“在下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吗?”张允中嘲弄地说:“你看,我站在大太阳下,影子清晰明确,保证不是鬼,鬼是没有影子的。”

“你……想怎么样?”无极天君沉声问,色厉内荏。

“想要你带口信给秦吉光。”

“什么口信?”

“要他赶快来找我,还我公道。上次我找了一位仁兄带口信,那位仁兄可能记性太差,或者口齿不清辞不达意。在下不该信任他,在这里像呆瓜般傻傻地等,没等到秦吉光五个我要等的人,却来了大力鬼王几个混帐东西,串通了公孙英那杂种,用诡计打了在下一枚生死针。借你的口传话,这次大概不会弄错了。”

“你……好,我替你把口信传到,决不会误事。”无极天君赶忙应允,急于脱身,心怯的表情相当明显。

“那就谢啦!且慢转身。”

“你……”无极天君果然不敢转身撤走。

“把你们三个人的兵刃留下,就不会把口信忘了。”

“什么?你要贫道缴械?”无极天君羞愤地问。

“一点也不错。”张允中的语气斩钉截铁。

“小辈,不要欺人太甚。”无极天君咬牙说:“你知道你这样做……”

“我这样做,合情合理合法。”张允中沉声说:“而且,已经是太过仁慈了。阁下,你不打算留下兵刃吗?”

“只要我无极天君有一口气在,你小辈休想如意。”无极天君厉声说,真有宁可丢掉性命,也不肯认栽屈服,颜面与尊严比生命重要得多。

“看来,在下只有强制你们留下了。”张允中冷笑着说,举步向前接近:“在强制之下,生死由命,各负其责,这可是你自找的。”

无极天君知道张允中厉害,但受盛名之累,名列武林十杰的人,怎能受辱,任人摆布?情势所迫,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挑衅,说话期间,早已神功默运,随时准备出手,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与声誉,全力以赴。

一声怒吼,大袖成了坚硬无比的打击武器,向直逼身前的张允中挥去,力道万钧的流云飞袖绝学,发出破风的厉啸,有如云天深处传来的隐隐殷雷,狂飙乍起。

张允中不闪不避,双手一挥,近身的罡风劲流向两侧斜逸。

袖就在这刹那间到了胸腹前,后劲更猛烈三倍。

张允中双手一合,将近身的大袖抓住了。

“滚!”他沉叱,左扭身借劲导力。

无极天君惊叫一声,飞起前冲。

这瞬间,张允中的左手闪电似的攫住了无极天君腰间的佩剑,皮佩套应手而断。

“你们两个,也打算动手拼搏吗?”张允中用夺来的连鞘长剑,向另两名大汉一指。

“咱们认……认栽。”两大汉惊恐地同声说,发抖的手开始解刀剑。

无极天君飞出两丈外,砰一声摔倒在地,摔劲太猛太急,半途想控制身形根本不可能,摔了个手脚朝天,背脊骨似乎每一节皆被掼松了。

正在昏天黑地想爬起,咽喉已被一只快靴踏住了,力道恰到好处,不挣扎则痛苦不大,稍一动即痛苦加剧,咽喉慾裂,呼吸将绝。

“你给我听清了,一个个字好好记牢。”张允中用夺来的剑压在无极天君的鼻尖上说:“目下是午牌末,半个时辰之后,未牌正,叫秦吉光带了那天偷袭在下的六个人,还有谋杀断肠箫的主凶九天魔鹰季天翔,前来与在下了断。过时不候。如果他们不来,在下对你们这群人,见一个废一个,决不宽贷。阁下,记清楚没有?”

无极天君的一双手,死扣住踏在喉上的脚,天罡掌力已贯于掌心,可是却撼动不了张允中的脚,最后只好放弃挣扎的念头。

“老……老夫记住了。”无极天君绝望地、羞愤地说:“只要老夫有一口气在,誓雪今日之耻,你……你不要太得意了。”

“只要你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与在下结算,在下必定按武林规矩和你了断。”张允中收回脚,将剑丢出三丈外:“假使你仍然不要脸,用秦吉光那杂种的卑鄙手段偷袭谋杀,我必定要你生死两难。爬起来,给我快滚!只有半个时辰,可别耽误了传口信的时间。”

无极天君狼狈的爬起,怨毒地死瞪了张允中一眼,这才愤恨地走了。

张允中开始等候,这次,他在心理上已有了准备。上一次当学一次乖,不会再上当了。

从现在开始,是堂堂正正站出来的时候了。半个时辰是很快的,按武林朋友的脚程,来回一二十里绰绰有余。可是,显然无极天君并没将口信传到。

要不,就是绝剑秦国良那些人不屑前来与他了断,或者是不敢前来了断,因为未牌正已过,还不见有人前来。

他正打算离开,相反方向的村口,出现了公孙英兄弟,与及三山别庄的爪牙。

百了谷百了双姝也在场,两位老道婆跟在双姝后面。足有二十人之多,实力空前雄厚。

张允中一挺胸膛,从大树将军庙的庙脚缓步而出,到达大道中心,迎面一站拦住去路。

公孙英一群人看到了他,不约而同发出恶毒的咒骂,一窝蜂急抢而来。

双方面面相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张小狗!你竟然还敢在此地耀武扬威。”公孙英切齿咒骂,逼近至丈五六怒目相向:“你这狗杂种,是你纠和桃花坞女匪,毁了我的三山别庄。是你……”

“你这狗养的卑鄙畜生!”张允中也无情地反击咒骂:“张某等你了断,已经等了太久的时日了,今天恰好狭路相逢,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是你我了断恩恩怨怨的时候了,你们来得好。”

“你说你如何勾结桃花坞女匪……”

“在下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只向你讨公道。”

“在下必须先弄明白……”

“闭上你的狗嘴!”

张允中沉叱:“我张允中初闯江湖没几天,与江湖各路无仇无怨,更不知道你三山别庄是啥玩意,更不知道你公孙家一群狗男女是什么东西,你竟然在见面时卑鄙地用淋元散暗算,将在下弄至地牢百般折磨凌辱。第二次见面,依然用诡计打了在下一枚生死针。你这卑鄙无耻恶毒的狗,今天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公孙英的手按上了剑靶,巧妙地旋开了剑靶的云头泄散小孔。

“你是绝剑那些人的爪牙,本庄的人有权向你采取行动。”公孙英咬牙切齿说:“没将你抽皮抽筋,已经便宜你了,这次你……”

“你有权采取卑鄙无耻的行动?”

张允中截断对方的话徐徐举步逼进:“你何必打出你老爹的旗号,在江湖丢脸现世?你丢尽了武林人的脸面,你没有一丝江湖人的豪气,你只是一个猪狗不如的杂种。”

公孙英怒不可遏,一声剑鸣,拔剑出鞘。

“大少庄主,不可被他的激将法激怒了。”生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