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7节

作者:云中岳

张允中废了生死二门的消息,像一声春雷震撼江湖。上一届武林十杰之一的无极天君被追缴械,这消息也令人吃惊。

平地一声雷,他的声威身价,突然又高了三倍,向最新一届武林十杰风云榜昂首迈进。

情势已逐渐开始改观,从每个人都在找他,转变为有一部分人在逃避他了。

追逐众多的人,不能一开始就失去主要目标,如果失去,结果可能大鱼没捞到,小鱼也没着落,最后到手的,将只是最不想要的小虾或小虫。

他一开始就失去主要目标公孙英,一阵追逐,追一阵不久又丢一个,认为前面必定可以追到另一个有价值的人,一面追一面放弃。

最后的结果是,在一座小池塘边,追及一个叫追风客金盛的人,一个投入三山别庄混口食不足一月的混混,其失望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更糟糕的是,他反而被追踪他的人追上了。

他找到一条小径,从一位村农口中,问清了到江边的去向,动身去找绝剑那群家伙的泊舟处。

走了三四里,这才找到他熟悉的地带。

正走间,后面突然传来衣袂飘风声。

他心中一动,倏然止步转身。

廿余步后,三名青袍飘飘,脸色如古铜的中年儒士,腰间佩了长剑,以颇为轻灵快速的脚程,沿小径急掠而来,片刻间便来至切近。

“果然是你。”领先的中年书生用沙哑的嗓音说,徐徐止步。

“你们总算追来了。”他淡淡一笑,虎目炯炯打量这三个有点不正常的儒士。

他说不出真正不正常的理由,反正在感觉上就是不正常,感觉是无法作为具体解释分析的。

“你知道我们追你?”儒士似感意外:“我们从京口来,循线找来的。”

“哦!是你。”他恍然大悟,儒士无意中变了语腔,暴露了身分。

“春熙,你不该来找我。”

三位假儒生:春熙姑娘,和小一辈的丹华、丹薇。她们的化装易容术相当高明,比戴假面具虽然麻烦些,但却是最佳的变形好办法。

“我找得你好苦。”春熙的凤目中有泪光:“允中,你为何半途舍我而去?”

“我一直等到你们克奏全功才撤走的。”他叹口气说。

“为什么呢?你……”

“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只因为你知道我的底细。”

“是的,我很抱歉。”

“就因为我是女匪,你寸断情绝义?”

“你利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也尽了本分替你完成了,与断情绝义无关。”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人尽可夫的女匪?”春熙爆发似的尖叫:“允中,我对天发誓,我对你的爱与情完全发自真心,我把你看成值得我耗以终身的伴侣,我……”

“别说了!”他不胜烦恼地挥手:“一开始你就没安好心,我受不了别人的欺骗。春熙,好来好去,不好吗?希望你能谅解。”

“一点也不好。”春熙大发娇嗔:“你不是江湖的风流浪子,我也不是荡妇,我要你和我同返桃花坞……”

“我什么地方都不去,我有我的道路。”

“你……”

“我是当真的。”

“我也是当真的。允中,你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抛弃我一定另有原因。”

“你不要胡思乱想……”

“是黑煞女魅吗?哼!那贱人……”

“她不在我身边。而且,你没有责怪她的任何理由,事实上她在我身边比你早。”

“一定是她,我不甘心。”春熙凶狠地说:“我会好好对付她的,你走着瞧好了,除非你跟着我走,不然……”

“我决不会跟你走,我决不会做土匪强盗。”

“你……”

“你自己走,我也走。”

“允中……”

他一跃三丈余,落荒而遁。

三女全力狂追,三追二追便失去他的踪迹。

半个时辰后,他出现在江滨。

江滨的帐幕已经撤除,八艘船只剩下三艘。正是江船主乘载接引人魔一群人的三艘船,距岸五六十步下,用小舟往来。

岸上不见有人,三艘船的舱面,只看到一名警哨,人也许全躲在舱内睡大头觉。

“天杀的!这些怕死鬼都溜了。”他站在江边向船上天叫:“你们告诉秦吉光那小杂种,他跑不掉的,除非他变成虫豕锁土入泥。”

不远处的嫩芦苇中,传出一声信号。

他先向相反方向退,再悄然绕至。

是黑煞女魅,伸手指指三艘船。

“船只有几个小人物。”黑煞女魅低声说:“人都没有回来。”

“人到何处去了?”他问。

“彭婆婆和小梅小菊,正在各处踩探打听。”

“其他的人呢?”

“已经走了两个时辰,向上游走的。”

“哦!难怪,无极天君没能把我的口信传到,那时他们的船已经走了。”

“你要无极天君传什么口信?”

他将经过一一说了,包括废了生死二门的事,但却隐下与春熙姑娘见面的经过。

这件事确也难以启齿,随随便便把床头人抛弃,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尤其不宜在女性面前提起。

黑煞女魅听得万分高兴,对他的信心更为坚定。

昨夜袭击三山别庄,不走庄门,主要就是要避开把守庄门的生死二门,没想到他能轻而易举地把两个凶魔解决了。

“奇怪!”张允中提出疑问:“公孙老狗不在庄中,迄今仍然不见他露面。而绝剑秦国良这群小丑,没弄清结果,便留下一些人匆匆走了,是不是很反常?”

“不但反常,而且不合情理。”黑煞女魅说:“我早看出其中有不可告人的诡秘,可惜猜不出头绪。允中,我们今后的打算……”

“先澈底解决公孙老狗父子的事,再追踪绝剑那些人,务必把秦吉光那些杀断肠箫的人弄到手。”

“还有活的九天魔鹰。”

“对,还有九万九千两银子的债要讨。”

“现在……”

“现在去寻找三山别庄的外围下庄,不废了这些混帐东西,委实于心不甘。”

“走啊!我也去。”黑煞女魅雀跃地说。

“你……”他想起桃花坞的女匪。

“我一定要去,我跟定你了,我是你的影子。”黑煞女魅抱住了他的手臂媚笑。

他想到春熙姑娘的警告,甚感不安。

“你……你不要我了……”黑煞女魅脸上的媚笑消失了,凤目有泪光。

“走!”他咬牙说。

阴司恶客长孙宏达的长像本来就难看,死像更难看。他是公孙庄主的朋友,赶来助拳,却不幸在此次送掉性命。

他是从府城返回,要赶到下庄与大少庄主会合,没想到路旁的草丛中潜伏着四个女人,背部先中了几枚针形暗器,拚余力反抗时,终于被刺了几剑丢了命。

暗算的人是彭婆婆、蓝四婶、侍女小梅、小菊。

小菊将尸体吊在路旁,四人立即隐起身形。

尸体是饵,要钓经过此地的大鱼。

大鱼指两方面的人:三山别庄与绝剑秦国良的人。

别看他们是女人,女人有时候心肠比较硬,所用的手段也够狠,所以女人的寿命普遍比男人长。

贪多必失,人不可能永久幸运。

因此,江湖朋友将“见好即收”奉之为金科玉律。聪明的强盗,永不会在同一地点连续作案。

彭婆婆四个女人太贪,犯了违反见好即收的错误。

在同一地点设伏,自食其果。

三山别庄到底有几个下庄?

恐怕真正知道详情的人为数不甚多。

所谓下庄,在一般有钱、有广大农地的大户来说,就是建在正庄之外,而又位于自己农田范围内的小庄。

通常作为安顿佃户、长工的地方,既便于工作,也免得正庄内有太多的人走动。大地主田地广大,拥有三四座下庄的人并不稀奇。

而在公孙庄主这种黑道大豪来说,下庄就是接待普通朋友的招待站、收容黑道小人物避祸躲炎的下处,布置眼线的秘窟,支撑正庄的据点。

下庄有明的和暗的,还有只有庄中主要人物才知道的秘窟,平时可以秘密往来,作为与知交会晤的地方,玩乐的游乐场所。

危急时,就是避祸、逃生的地方,作用与狡兔三窟一样。

这条路,通向已知的一处下庄。

已知,是指已经被人发现不再秘密,也就是公孙英受到小书生张三袭击的地方,八指仙婆惨死的所在。

这处下庄被挑,但并未废弃。

阴司恶客走上这条路,受到四女伏击偷袭,可知这处下庄,目下正用作安顿劫后余生众爪牙的收容所。

在这条路上往来的人,几乎可以肯定是与三山别庄有关的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

不久,脚步声入耳。

四个女人分为四方埋伏,彼此之间的默契相当周全,任何一方向敌,另一方即可从后面倏然袭击。

吊在横枝上的尸体,不时因绳索的晃动而轻轻转动,平空增加三分恐怖的气氛。

脚步声急促,三个人出现在路西。

一个中年佩刀人走在最前面,后两人作庄汉打扮。

三人鱼贯而行,行色匆匆似有急事。

“咦……”十余步外的中年人惊呼,脚下一慢,原来已看到吊着的尸体。

“哎呀!是长孙老前辈。”走在中间的庄汉惊叫:“不会是自己上吊吧!”

“胡说八道!”中年人信口说,一纵而上。

一个在江湖甚有声威的武林高手,怎会活腻了自己上吊?

走近一看,便可发现死因。

至少,生前上吊与死后被吊,行家一看便知。

“是被人杀死之后吊上去的。”中年人说:“快!先解下来再说,也许从尸体上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两个庄汉七手八脚上前解吊索,一个抱住尸体,一个解尸体颈上的绳套。

“尸体还是软的,胸腹创口的鲜血色泽尚鲜。”抱着尸体的庄汉说:“死了片刻而已。”

“小心……”中年人急叫,身形急闪,佩刀就在这快速的闪动中出鞘,反应十分迅疾。

两个庄汉嗯了一声,突然发僵。

四女同时现身,同时发射致命的暗器。

中年人闪动的身形,并非想找地方隐身,而是作躲避暗器的反应,果然避过从背后射向脊心的一枚银钗,钗贴右臂外侧一掠而过,相当危险。

一声怪啸发自中年人口中,随着啸声向前飞跃,凌空猛扑前面出现的小梅,从尸体旁掠过,也掠过正向下仆倒的两位庄汉顶门。

发声警告、闪避暗器、拔刀前跃、凌空扑击,一连串的行动,在极短暂时间一气呵成,中年人反应之快,无与伦比。

从中年人身后发射银钗的人是蓝四婶,扑上时,中年人已经向前飞跃,失去攻击与再发暗器的机会了。

小梅用暗器击毙了一名庄汉,看到中年人跃来,扑下,一声娇叱,闪开正面扭身一剑挥出,反击的身法已臻上乘。

黑煞女魅在两个侍女身上花了不少心血。

中年人落势加快,刀光斜掠,铮一声暴响,震偏了挥来的一剑,同时右手悄然向侧后方挥出。

脚一沾地,第二刀光临小梅的右腿。

淡淡的电芒一闪即没,贯入从侧后方扑上的小菊右小腹的胯骨前。

“呃……”小菊止步闷声叫,身形仍向前冲。

“哎呀……”跟踪扑上的蓝四婶惊叫,一把挟住了小菊:“你怎么了?”

小梅封住了中年人的一刀,彭婆婆到了,左手扣指疾弹,一缕指风破空锐啸,射向中年人的右臂。

中年人高明极了,顺手扭身护体,叮一声响,指风被刀挡个正着,刀身突然折断。这瞬间,他的左手发出了第二枚暗器柳叶小飞刀。

彭婆婆毕竟是老人,发出弹指制穴绝技,还来不及发第二指,柳叶刀已闪电似的没入左胸。

这瞬间,小梅的剑已乘机排空直入,贯入中年人的左胁。

远处回啸声传到,人影飞掠而来。

“快撤,小菊不妙!”蓝四婶急叫。

“彭婆婆……”小梅扶住了彭婆婆尖叫。

二换三,四个女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扛她走。”蓝四婶急叫,自己先用肩扛起小菊。

柳叶刀入腹四寸以上,大肠小肠一团糟,如果不及时抢救,死定了。及时抢救也限于就地处理。

扛在肩上奔逃,能支持得了多久?

彭婆婆更糟,飞刀贯胸,更不可颠动,一动就胸膛内大量出血。

但不走不行,群敌将至,岂能留下等死?

死一双总比死四个人好。

结果是,荒野里多了两座无主孤坟,黑煞女魅失去了两个人。想杀死别人的人,同样要冒被别人杀死的危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