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8节

作者:云中岳

不论何种冲突纷争,最后或者某一阶段,必定有胜利的一方,也有失败的一方。

在这次镇江的冲突来说,黑煞女魅是失败得最惨的一方。

对于受到公孙英和无情剑的凌辱,在她来说,还不算是失败,只能算是挫折。床头增加一两个男人,丝毫不损她的名节和肉体。

受到挫折的是,这两个男人是用卑鄙的手段逼迫她的。以往她所要的男人,都是大权操在她自己手中,取舍有绝对的主权。

失败的是,在最后阶段,她失去了两个人:彭婆婆、小菊,损失惨重。

在甘露寺替彭婆婆和小菊做了三天法事,请和尚们念经超渡亡魂聊表心意。这是最后一天,法事告峻已经是二更尽三更初。

三个女人夜间不能在寺中逗留,因此她们都是白天来,晚上走,住处在山西南凤凰池畔的一座民宅内。

自山巅的甘露寺,有一条小径绕向凤凰池,夜间行走十分不便,必须用灯笼照路。

她们不需要灯笼,练武人夜间走路,没有使用灯笼的习惯。

离开至城北关的大道,岔入小径约两里地,走在前面的蓝四婶突然向侧一闪,隐身在一株大树下。

后面的黑煞女魅与侍女小梅,反应极为迅疾,身形下挫,瞬即消失在两侧的树林茂草中。

久久,声息俱无。

久久,城中谯楼传来三更两点的钟鼓声。

四野虫声唧唧,听不到任何异晌。

终于,前面路旁的一排小树下,冉冉出现一个矇眬的人影,像个白色的幽灵,而且是个女幽灵。

长裙迤地,移动时毫无声息发出。

“黑煞女魅名不虚传。”白衣女幽灵说话了:“不但警觉心超人一等,耐心也超人一等。出来吧!你我应该当面谈个一清二楚。”

黑煞女魅的耐心的确超人一等,潜伏不动毫无反应。

“黑煞姑娘,我知道你们并没有离开。”白衣女幽灵又说:“你知道迄今为止,我对你尚无恶意。冲你协助我们毁灭三山别庄的情谊,我不会为难你,希望能和你说明白,为敌为友,决定权在你。”

有物晃动,黑煞女魅突然出现在两丈外。

“你一定是叫春熙的姑娘了。”黑煞女魅沉静地说:“你们居然还留镇江不走,本姑娘委实大感意外,这与你们作案之后,尽速脱离现场的作风不同。我要知道你们在这里设伏,真是冲本姑娘协助你们的情谊而来的吗?似乎有点令人难以置信呢。”

“事实如此,姑娘必须相信。”春熙姑娘说:“本姑娘绝对无意设伏,只是为了怕暴露行藏。你知道,目前本坞的姐妹,必须隐起行踪,以免众矢之的。”

“有道理,请教,有什么需要谈的?”

“是你劝张允中离开我的?”

“春熙姑娘,张允中会听我的话吗?我和他,只是凑巧走在一起,同患难的同伴而已。”

“你这些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哼!”

“那你相信什么呢?”

“看来,这样谈不出什么结果来。”

“可能的。”

“好,那就不必谈了,本姑娘坦率的向你提出要求。”

“要求?唔!这才是你的目的。说吧!我在听。”

“请你立即离开镇江,离开张允中。”

“咦!这算是威胁吗?”

“就算是吧!”

“春熙姑娘,我黑煞女魅对威胁是不怎么在意的。请教,如果我不理会你的威胁呢?”

“很简单,不是你,就是我。现在,我等候你明确的答覆。”春熙姑娘的语气并不凌厉,但却充满爆炸性的危险气息。

“我的答覆是:‘你无权干涉本姑娘的行事,我不怕你的威胁。’这答覆够明确吗?”黑煞女魅的答覆是肯定的,气势也表明她不为威武所屈的决心。”

“好,你已经关闭了谈判之门。”

“根本无所谓谈判,你这是胁迫。”

“从现在起,你我已经是势不两立的生死对头。”

“本姑娘也有同感。”

白影急掠而至,剑芒破空射到。黑影移位,快逾鬼魅幻形,身动剑出鞘,移位剑发反击偏门。

“铮!”双剑相交,火星四溅,白影侧旋;黑影斜逸,然后再次发起猛烈的攻击,一沾即走。十招之后,黑影如电火流光,突然消失在树影中。

论真才实学,显然黑煞女魅棋差一着。

春熙姑娘也没有入林追袭的胆气,天太黑了。黑暗中,暗器的威力可增十倍,挨一下可不是玩的。白影一闪即没,隐入另一面的树林。暗号传出了先前春熙姑娘埋伏的地方,掠出几个黑影,四面一分。

“你一点也不聪明。”黑暗中传出春熙姑娘的语音:“我有能力毁灭势力强大的三山别庄,毁灭你一个小有名气的女光棍,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你何必愚蠢得用鸡卵碰石头?”

“没有张允中和我的协助,你连三山别庄的边也沾不上,你吹什么牛?”另一面传出黑煞女魅的反嘲:“我本来与张允中并没有多少牵连,经你这一次可恶的胁迫,我对张允中反而生出好感啦!”

“你永远没有机会了。”

“真的?”

“你已经在本坞的人有效的包围下,你只有一条死路好走。”

“这里不是三山别庄,你吓不了我的。我黑煞女魅在这种地方,就算贵坞主绛仙庄嬛的姘头玉面神魔在此,也无奈我何。”

“你尽管说大话吧!反正你已经没有多少时辰可活了。你在甘露寺做法事超渡你的同伴,第二天,我就查出你的下落了,算定在这里可以等到你,已作了周详的准备,你们三个人插翅难飞。虽然你的警觉心很高,早一步发现了警兆,但发现仍然嫌晚了些。桃花坞的姐妹,发动袭击有如雷霆,你绝对禁受不起的。”

一声暴叱,两个戴着鬼面具的女郎,剑化长虹,猛扑黑煞女魅发话的地方。

可是,黑煞女魅已早一步离开了,伏身在三丈外的草丛中,悄然的发射两枚银针。

“呃……”两女郎同时右胁中钉,砰然大震中,冲上两株大树,枝叶摇摇,随即反弹倒地。

“暗器……”一名女郎挺起上身大叫。

黑煞女魅这三天来忙于做法事,因而消息欠灵通。估计中,桃花坞女匪必定已经远走高飞,即使有人留下来看风色,也为数有限。估计错误,附近埋伏的人超出她的估计以外。

春熙姑娘说得不错,发起攻击有如雷霆,这就是匪与黑道人士不同的地方。

用暗器击倒了两个人,立即引发一阵狂野的攻击,众女匪同时发动,刀剑与暗器齐飞。黑煞女魅身形虽快,但女匪中也不乏目力超人的高手,一被缠住,便脱不了身。片刻的狂野攻击,双方不死亦伤。附近的树林并不茂密,但对身法迅疾的人来说,仍可藉以隐身逃窜。

十余名女匪,开始有计划的搜索。由几名目力特佳的人潜伏监视,其他的人分为三组,分区逐段搜寻。

先包围某一区,然后三面并进,澈底穷搜每一处可以藏人的所在,狐犬也无所遁形。

已经搜完第三区,在一声信号之下,三组人移至第四区外围。

一名负责在树后监视的人,听到信号立即现身。

“这附近可有动静?”问话的人是春月姑娘,穿的也是月白衣裙。

“回二师父的话,毫无声息。”监视的人恭敬的说。

“对面呢?”春月追问。

“对面是丹薇师姐,监视着一具尸体,没有信号传来,可知她那边也没有动静。”

“小心了。那贱女人虽则将近脱力境界,但仍有余勇,拦截时须小心注意。”

“弟子知道。”春月举手一挥,跟在身后的三名同伴,立即两面一分,开始相互掩护向内搜进。

监视的人,立即隐起身形。

所有的人,一举一动,皆表现出训练有素的气质,不同凡响,难怪无往不利。

五六十步外,山崖旁的一处草坡内,黑煞女魅藏身在短草丛中,身躯尽量缩小至最极限。

如不接近至八尺内,便很难发现猬缩在内的人体。

她用生命作一场豪赌,赌对方忽略这一片短草区,赌对方不会搜至八尺内,只要天一亮,附近就有人走动。

这些女匪必定不敢逗留了,她就必定有救了,这里,距城不足三里,女匪们怎敢逗留不走?

距天亮还有大半个时辰,好漫长的大半个时辰。

她心中焦灼,暗暗叫苦。

透过草梢的空隙,她已看到左右两方廿步左右,有人影倏现倏隐,大事不妙,女匪们不久便会搜到她这里了。

她并不是一个十分勇敢的女人,对死的恐惧与常人同样的强烈。这次追踪寻仇,她带了四位同伴:三明两暗。

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蓝四婶与小梅,尸骨已寒了吧?她也感到寒冷,冷气发自心底。

“我不能死!”她心中狂叫:“至少现在不能死!我还有大事未了,天佑我!”她抓牢了藏在草中的剑,发觉手心全是冷汗。左方传出一声惚哨,右方立即传出同样的惚哨声。

左方人影乍起乍隐,有人窜进了五六步。

“天佑我!”她心底再次狂叫。

码头最南端一艘快船的中舱内,张允中盘膝坐在洁净的蒲团上。

中间是方型矮案,江湖秀士与小张三左右相陪,有一位乖巧的小俊生在一旁张罗,三人一面小饮,一面细谈。

“张兄,你为何不与桃花坞的女匪在一起?”江湖秀士笑问。

“她们走了。”张允中说:“她们的规矩是尽速远离作案的现场,愈快愈好。”

“你怎么会和她们走在一起的?”小张三语气有点愤愤地,面具有些颤动:“难道说,你要……”

“老三,你不要先下断论好不好?”他不胜烦恼地放下小酒杯:“事先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的底细,直至杀入三山别庄之前,黑煞女魅才告诉找她们是桃花坞的女匪。那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老实说,那时,我不否认我怀有私心。”

“什么私心?”小张三追问,语气仍然汹汹然。

“你不知道我在三山别庄的地牢,所受的痛苦是如何的惨酷,死去活来,刻骨铭心。所以,我绝不放过复仇的机会。我策划、训练、指导桃花坞的女匪攻庄,花费了许多心血,岂能在发动的顷刻,而因为那些人是桃花坞女匪便撒手不管前功尽弃?等到她们能完全控制全局,我才和黑煞女魅悄悄溜走的。你们要骂,就骂我好了,我不怪你们,我也不后悔。”

“哦!看来,不是黑煞女魅拖你下水的。”江湖秀士如释重负地说:“反而是她拉了你一把的。”

“是的。其实,黑煞女魅所受的痛苦,此我要沉痛百倍,她复仇之念比找更为强烈,但她却要我置身事外,我十分感谢她。”

“张兄,桃花坞女匪,只有一半的人离开。”江湖秀士正色说:“离开的是她们的坞主桃花坞三妖。三妖是死了的坞主绛仙庄嬛亲传三弟子。这次他们三代门人倾巢而至,三妖是隐身暗处的司令人。她们进了三别山庄,你一定不曾见过她们。”

“我只见过春熙、春月,和少数几个少女。”

“春字辈的弟子,是三妖的亲传门徒。下一代,辈名是丹。”

“咦!欧阳兄,你都知道?”

“知道。春字辈的门人,共有九名之多。目下春字辈的人有两个留在镇江,可能就是你所知道的春熙、春月。”

“咦!她们留下来做什么?我已经告诉她们我的立场,拒绝了她们的要求……”

“她们正在伺机对付黑煞女魅。”

“哎呀……”张允中几乎要跳起来。

“不必焦急,黑煞女魅……”

“她在北固山甘露寺,替不幸被杀的……”

“做法事。”小张三抢着说:“桃花坞女匪,已钉上了她。”

“我得去助她一臂之力。”张允中跳了起来。

“你……你好像很急。”小张三说:“很关心她。你对她有很深的感情……”

“废话!这是道义,你懂不懂?”张允中说:“我和她共过患难,但从不涉及感情的事。我不否认她曾经诱惑过我,但她知道我是个不易受到诱惑的人。夜已深,谢谢两位盛情款待。”

“你要去助黑煞女魅?”

“是的。”

“该到何处去助?”江湖秀士笑问。

“这……上北固山甘露寺。”

“和尚们都睡啦!”

“这……”

“不急,张兄。喝完杯中酒,填饱肚子之后,我们带你去,比你一个人瞎马乱闯好得多,对不对?”

“坐下啦!”小张三叫:“你急,我们偏不急。没有我们带路,你连一条虫也找不到。”

张允中一怔,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