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19节

作者:云中岳

中堂敞开的厅门内,掠出公孙英五个人,老道婆则挟持着黑煞女魅走在最后。

前进厅的后门,涌出九名黑道的知名高手。

他陷入重围,似乎还有人继续涌入。

“他来得比你们想像中快。”黑煞女魅娇叫:“公孙英,你枉费心机。”

张允中一咬牙,接着心情开始放松。

情势不利,他必须先稳定下来,冷静地应付逆境。

“你们都在,很好。”他瞥了对方一眼,让对方列阵:“公孙英,你这狗养的杂种,可一不可再,你已经接二连三逼在下向你讨公道,今天,是总结算的时候了。”

“你既然提早来了,在下同样可以毙了你这狗王八。”公孙英咬牙切齿地咒骂:“你伙同桃花坞妖女,毁了我的三山别庄,我与你不共戴天,我要用尽所有的手段,擒住你剥皮抽筋。”

“不要光说不练,你出来。”他轻蔑地点手叫:“凭你这第九流的卑鄙恶棍,说这些话未免大言不惭。”

“狗东西!你知道你的处境吗?”公孙英向四周一指,却没有拔剑上的勇气。

“哈哈!一群土鸡瓦狗,你想凭这群废物来吓唬我?”他大笑:“再多十倍,在下也杀你个落花流水。”

“你好狂!”老道婆大师姨沉声接口。

“你,百了谷的无耻贱妇。”他沉下脸:“在下不追究你们无端袭击的过节,忍耐已到了极限。你们应该见好即收,远远离开我张允中的。断肠箫已经升天了,你们已早该动身返回百了谷的。可是,你们仍留下来,妄想联合三山别庄的蟊贼,继续计算在下。我告诉你,一个人的容忍耐性是有限的。把黑煞女魅释放,在下与你们百了谷的仇怨一笔勾消。”

“你要黑煞女魅活吗?”老道婆阴笑着问。

“这就是在下寻来的理由。”

“很好,你与黑煞女魅和百了谷合作,不但她能活,你也将在本谷门人的帮助下,在江湖领袖群伦。”

“哈哈!我相信你对公孙小狗,说过同样的话,用脱罗裙陪他上床做合作的条件。”

“住口!”

“在下说错了吗?公孙英,你说说看,陪你上床的是那一个仙姑?你不希望我脱同一条罗裙吧?赶快声明,你有优先权。”

他说得轻薄,神情轻松愉快,根本没把这些人看在眼下。这时,包围他的高手,已经增至卅人以上了。

公孙英又冒火了,伸手拔剑。

这家伙虽则心中害怕,但被人当着这么多人面前侮辱,羞愤冲淡了害怕的心情,要拔剑拼命了。

水月仙姑一把拉住了公孙英,用眼色示意不可激动。

“张允中,你是有意合作了?”镜花仙姑笑着说“抑或是贪生怕死,倚仗人多势众一拥而上?来吧!船到江心,马行狭道,除了生死一决之外,已没有什么好说了。那一位先上来祭刀?上啦!”

公孙英是吃足了苦头的人,怎敢独自上前送死?发出一声怪啸,情势迫人,只好把老本掏出来了。

随着怪啸声,西院的院口踱出三个年届花甲,像貌威严的老人,所佩的兵刃是剑,短鸠首杖,九节软鞭。

“不要将百了谷与三山别庄扯在一起好不好?双方只是主客的交情,双方的行事各不相涉,至于你……”

“我,我已经领教过你们的手段。”他抢着说:“你说的话十分可笑,言不由衷。不管你们与三山别庄的交情如何,我可以断言的是,公孙英这小狗王八与我不共戴天是事实,他决不会容忍在下与你们合作。如果他竟然愿意,那就表示他猪狗不如,他在黑道朋友面前能有脸抬起头来吗?公孙英,你这小狗王八蛋说话呀!说给你老爹这些朋友和爪牙听听,让他们知道你是否愿意和不共戴天的死仇大敌,脱同一个女人的罗裙一同混帐呀!”

四周所有的目光,皆向公孙英集中。

情势逆转,镜花仙姑暗惊,弄巧成拙啦!

“张允中,你不要满口胡说八道。”镜花仙姑沉声说:“你必须明白,你的腻友黑煞女魅已落在我手中,你合作是有条件的。”

“去你娘的条件!”张允中骂得更粗野了:“我的条件是尽快地杀掉你们这些不知羞耻,人尽可夫的武林贱妇。黑煞女魅不是在下的腻友,也不是在下的伴当,你们挟持她来威胁我,你是打错主意了。在下给你们一次机会,释放黑煞女魅,在下拍拍手走路。不然……”

“不然怎么样?”

“玉石俱焚。”

“哼!你……”

“我说话算数。黑煞姑娘,不要怨我。”他高叫。

“我从来就没怨过你。”黑煞女魅大声说:“杀掉他们,我九泉瞑目。”

“那是一定的,今天我要大开杀戒。”他的刀向上一拂,刀光似电,刀身突发龙吟虎啸似的雷鸣:“三山别庄是江南黑道朋友的号令山门,百了谷是魔道人物的代表,双方联手,足以令江湖人士丧胆。我张允中今天如更能把你们澈底解决,刀刀杀绝,就可以取代你们两方的地位与声威,正是百年难逢的大好机会。你们是自命不凡,与张某公平决斗呢!”

软骨鞭每节长半尺,老人手指尖长,收在一起刚好一把抓,全部抖出,全长可及四尺半,加上手臂的长度,真可杀人于丈外,委实惊人。

同时,老人的左手,搓着两枚光亮浑圆的铁胆,一大一小,俗称鸳鸯胆,功用与变化与两枚大小相等的铁胆要多些。

“这小辈已经狂得不像话了。”佩刀老人阴森森地说,独自向前接近:“像这样急于成名的年轻人,是死得很快的。”

“老家伙,像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而不死,大概年轻时闯道,一定是兢兢业业,连放个屁都小心谨慎的人,所以才能活这么大的岁数。”张允中语利如刀,对这位语气充满凶兆的老人大为反感。

佩剑老人果然被激怒得像被踩中尾巴的猫,脸色陡变。

“该死的小狗无礼已极!”佩剑老人狂怒地拔剑,剑向前一伸,光芒陡盛,剑隐发异鸣,森森剑气袭人。

似乎温暖的阳光,在这刹那间失去热力,代之而起的是寒气涌发,冷焰澈骨。

张允中眼神一动,接着深深吸入一口长气,左掌向前一引一收,他的脸色本来健康红润,突然色泽闪动,交互隐现,渐渐变成玉白色。

他的手,也渐渐变色。

“玄天剑气。”他冷冷地说:“你已经具有六成火候,剑气已可反震内家气功,老前辈,老不以筋骨为能。你帮助公孙小蓄生多行不义,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走吧,还来得及!”

佩剑老人吃了一惊,脸色大变。

“不能的!”老人语气骤变:“没有人能一眼就看出老夫以玄天剑气催剑。你……你知道老夫是谁?”

“在下不认识你。”张允中说:“对玄天剑气,在下却不算陌生。普通的刀剑,距剑体尺外,便会断裂震飞。内功火候到家的人,一触之下亦被反震招解。我告诉你,你反震不了在下的刀。”

“你少夸海口……”

“灵不灵当堂见效,信不信立可分晓。那时,一切都嫌太晚了。在下行事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谁想用绝学置我于死,我用同样的手段回报。老前辈,我的话每一个字都不容置疑的,赶快消去你心头的杀机,这是你自救的唯一良方。”

一声怒叱,老人疾进发剑,飞星逐月攻上盘,深秋萧杀的异啸乍起,像是万顷波涛连绵涌发。

刀光霍霍闪动,龙吟虎啸与铿锵的震耳金鸣相应和,闪动之快,令人目眩神移。

他的刀不但没被玄天剑气震裂,也不受反震,在三尺方圆的地面挪动,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封开了对方绵绵不绝,力道万钧狂野迫攻的十七剑之多,只守不攻,守得有如铜墙铁壁。

老人虽则心惊,但不死心,大喝一声,用上了大风起石绝招,挫身攻下盘,由下向上连环发剑攻击。

张允中身材高,保护下盘应该不太灵活。

第一剑,第二剑……

刀旋剑飞中,突然响起张允中一声沉叱:“泰山斩!”

剑鸣倏绝,刀啸顿止。

四周围观鸦雀无声的高手们,正提心吊胆聚精会神,观看老人将张允中圈入剑网中,突然看到刀光锲人电耀似的剑网内,势如破竹排空直入,猛地光芒一闪,血光崩现,如此而已,谁也没能看出刀招的路数。

张允中滑退三丈,横刀冷然屹立,躯体毫无耗力的现象,冷然静止,虎目的眼神也毫无异状。

什么是泰山斩?好怪的刀招名称。

老人身形后退,摇摇慾倒,手中剑拖垂着,最后站稳了。

众人终于看清了,惊恐地呼叫出声。

老人的脑袋中分,被从中斩裂了一半,直裂至鼻尖下,红的是血,白的是脑浆,从裂口分两面往下流。

“砰!”老人最后总算倒下了。

手持尺八鸠首杖的老人,发出一声悲极愤极的怪叫,发狂似的冲上,鸠苜杖全力疾劈。

张允中向侧一闪,刀光可怖地闪动了一下。

人快,刀更快,快得不可思议,已到了不可能的体力极限境界。

“嗯……”老人向前冲,挥舞着鸠首杖,收不住势,直冲出三丈外。

对面,两名大汉吃了一惊,两面一分,让开去路。

“老前辈,你……”一名大汉大叫。

不用再叫了,大汉闭上了嘴。

老人的左颈裂了一半,鲜血泉涌而出。

脖子断了一半的人,叫又有什么用呢?

这瞬间,两枚鸳鸯铁胆,已挟风雷光临张允中的胸口,一前一后一闪即至。

“啪”一声怪响,鸳胆撞中了鸯胆,稍小的鸯胆速度突然增加三倍,而从直飞改为稍向下的小角度飞射,恰好射向小腹稍上方丹田穴的上部要害。

慢了一刹那,鸯胆落空。

张允中的身形,已在前一刹那飞升,左手不可思议地抓住了后到的鸳胆。

飞腾速度快,下扑更快。

人如怒鹰下搏,刀光先电射而下,猛扑发射铁胆偷袭的老人。

向下扑击,属于自杀性的攻击,也是两败俱伤的最愚蠢攻击术。

老人哼了一声,扭身大手一振,九节骨软鞭发出怪响,抖得笔直向扑下的人影吐出。

软兵刃向上攻击,威力有限得很。

但老人这根九节骨鞭运用得出神入化,威力反而大增。

刀光一沾鞭尖,张允中的身形立即翻腾上升,鞭则克拉拉怪响,向下急落。

老人斜滑丈外,大喝一声,鞭再次上卷,是风似殷雷,威力惊人。

翻腾之势未终,张允中已半途抖臂扭腰,折向反扑而下,不可思议地跟随老人闪动的方向升腾下扑。

这种空中搏击术,令四面的人大吃一惊,心胆俱寒,这不可能是人,人那能没有重量的?

只有鸟才能办得到,人不可能变成鸟。

“铮!”鞭再次接触刀光。

一道光影一闪而下,一声击中老人的顶门。

是老人自己的鸳鸯胆,磨得又光又亮,十分沉重的铁胆,足有两寸直径,向下一击之力,沉重可知,决非骨肉之躯所能禁受得起的。

老人的头颅似乎已经爆炸,惨不忍睹,尸体砰然摔倒,手脚仍在抽搐。

张允中飘然着地,钢刀向前一引。

“今天不屠光你们,决不罢手。”他冷然向对面三丈外的公孙英五个人说:“避免你们像冤魂不散似的死缠不休,唯一的办法,是斩尽屠光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杂种。你们,上……”

外面,潮水似的冲入神手李与十八名同伴。

“张兄,见者有份!”神手李厉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三山别庄的狗东西,我神手李要向你们索回七位好兄弟的血债。”

四周的三山别庄卅余名爪牙,早已被张允中的神勇吓了个胆裂魂飞,再一看风色不对,聪明的人立即向宅内四散逃命。

张允中知道大援到了,扭头一看。

“你们截杀逃走的人。”他向冲来的神手李叫:“这里的人我负责!”

这一叫叫坏了,叫完转头一看,公孙英的身影,刚好消失在厅门内。

镜花仙姑是最先发现公孙英逃走的人,但已来不及阻止了。

“这贪生怕死的狗东西!”镜花仙姑破口大骂。

张允中已到了丈二左右,刀势待发。

“你们还来得及摆炼魂阵。”张允中冷冷地说:“今天,我一定可以杀死你们,因为我已经有了杀你们的充分理由。而且已下决心要杀你们,我一定可以办得到。我给你们摆阵的机会,我是很慷慨的人。”“你不要黑煞女魅活了。”水月仙姑抢过黑煞女魅,剑架上了脖子。“哈哈哈……”张允中大笑:“她活不活与在下毫无关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