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22节

作者:云中岳

黑天鹰是有备而来,当然知道恨天无把的底细,右掌发如电闪,力道万钧,噗一声格住了抓上盘的右爪,左手疾插恨天无把的右肋。

恨天无把反应十分惊人,左手收招上抄,急抓插向胁肋的手。

糟了,攻下盘的手被引上,下体也因此而失去防卫力,招一变便暴露空门。

“噗噗!”黑天鹰右脚,吻上了恨天无把的右膝和右肋,力道可怕极了,而膝盖又是禁不起重击的脆弱部位,挨了一脚膝盖便疼痛慾裂,几乎骨裂筋松。

后续的打击更快速,更凶猛,拳脚交加,记记着肉中骨,眨眼间,便挨了七八下重击,最后心窝挨了一记霸王肘,打得恨天无把气散功消,重重地向后摔倒。

其他五个人根本看不清双方是如何交手的,也插不上手,室门仅容得下两个人拼搏,等发现挨揍的是恨天无把,恶斗已经结束。

“大哥……”虬须大汉总算是反应最快的一个,及时冲出扶住了昏天倒地,即将倒地的恨天无把。

“不要枉……枉送性……命,退……”恨天无把嗄声叫,口角流血,双目难睁,浑身的骨头好像都散了,完全失去动弹的能力。

抢出的四位同伴应声止步,悚然后退。

黑天鹰仍然堵在门口,双手叉腰恍若天神当关。

“没有正确的消息,黑天鹰是不会走的。”黑天鹰语气强硬,声调阴森:“恨天无把,你那七成火候的混元气功,即将达到崩溃的边缘,再也挨不起多少下了。你很聪明,及时阻止你的爪牙冲上来,替他们免去头破血流,骨绽肉裂的灾祸。”

“你……你要……要怎么样?”虬须壮汉扶恨天无把在椅上坐下来,跳至右壁摘下挂着大刽刀。

“要无情剑的下落。”

“胜得了在下的刀……”

“你绝对禁不起黑天鹰一刀,所以最好不要动刀。”黑天鹰的口气,具有震撼人心的威力。

壮汉不信邪,一声虎吼,扑上就是一刀力劈华山,刀沉力猛气势迫人。

黑天鹰单刀出鞘,恰好用刀背硬架沉落的沉重刽刀,招用得极为冒险,显然意在示威,以轻灵的单刀接刽刀,力道即使够份量,单刀也会折断。

“铮!”刽刀反向上震起,刀缺了口。

“去你的!”黑天鹰冷叱,起右脚挑出,快逾电光石火,靴尖吻上了壮汉的下颚。

“砰!当……”壮汉仰面摔倒,刽刀在青花砖地面发出暴响,溅出一串火花。

黑天鹰收刀入鞘,举步逼近,露出头罩外的双目冷电四射,令人不敢逆视。

“我要消息。”黑天鹰语气坚决。

“我……我告诉你。”椅中的恨天无把软弱地说。

“你知道后果吗?”

“什么后……后果?”

“我是说,你并不打算实话实说。”

“你……”

“我已经从你机诈的眼神中,看出你正准备撒谎,用假消息来搪塞。”

“你……”

“你给我记住,我黑天鹰会飞回来。”

“你……你要飞……飞回来?”

“如果你的消息有半星虚假,黑天鹰一定会飞回来的。那时,淮南第一家将步三山别庄的后尘。”

“这……”

“三山别庄公孙英的船现在东码头停泊,他会告诉你三山别庄遭遇到了些什么变故。”

“你是……”

“黑天鹰。”

“好吧!你赢了。”恨天无把虚脱地吸入一口长气,以纾解胸间的压力:“他带了八名女伴,到淮安雇舟,折往泗州找他的故交天王甄海。”

“他走了多久了?”

“前天一早走的,这时恐怕已经在途中了。假使他在府城逗留,在下就无法告知。”

“好,黑天鹰姑且相信你的话。如果你撒谎,黑天鹰会回来找你。再见,但你们最好希望不要再见到黑天鹰。”

黑影一闪,便消失在室门外,但觉微风飒然,灯火暗而复明,似乎眨眼之间,人便走了。

“咱们到盐城喝海风去。”恨天无把挣扎着站起:“不管谁回来,咱们都受不了。”

船解了缆北航,航向五十里外的淮安府城。

公孙英深感不快,原以为恨天无把早上会按江湖礼数,带人前来回拜,便可探询一些江湖变化,甚至可以找藉口留下来,多结交一些本地的、或者途经此地的成名江湖人物。

岂知恨天无把派人送来拜帖,附口信说接到外地传来的不好消息,不得不十万火急连夜离家走了,措词相当客气。

不管是不是真有十万火急的事,以三山别庄的声望来说,比淮南第一家高得多重得多,恨天无把决不可以用任何藉口,来逃避礼貌上的回拜。

这举动不啻明白地表示,淮南第一家并不重视与三山别庄的友谊。

船超越了两艘客船,公孙英倚在舱窗旁,信目眺望河中往来的船支。摄魂妙剑几个人,则坐在矮案旁品茗。

“大少庄主,恐怕咱们引敌远走的计谋要落空了。”绰号叫袖里乾坤的古建阳说,眉心紧锁,显得有点心神不宁。

“古叔,怎见得?”公孙英转首问。

“迄今为止,还没发现可疑的船支跟来。”

“也许在远处跟踪吧!在河上航行,不怕把船跟丢,用不着跟得太近。”

“大少庄主,如果有人跟来,恐怕早几天就迫不及待现身动手了,犯得着跟这么远?”

“这……”

“桃花坞女匪是不会久等的,她们讲究的是兵贵神速,攻势如雷霆,决不可能跟得这么远。至于那些想取三山别庄而代之的镇江那群混混,也不可能跟到此地来。百了谷的仙姑们假使仍然喜欢你,也该早就现身了。”

“没有人跟来也好,反正我们的目的,并不专为了引敌远走。”

公孙英显得满不在乎:“只要让江湖朋友知道,知道公孙家的人已离开镇江,北上而非西上,这就成功了。等我们到了京师,绕河南而回,家父该已经重建山庄,重壮声威了,谁会想到家父暗中西上的秘密?”

“那可不一定哦!”摄魂妙剑苦笑:“大少庄主,纸是包不住火的。”

“凌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公孙英大为不悦,语气中毫无尊敬的意思。

“我只耽心别庄被毁那天晚间,庄主与少庄主都不在的事,必定引起有心人的猜疑。”

“猜疑什么?”

“猜疑庄主的去向呀!那天晚上,少庄主真不该在百了谷门人的住处缠绵的。”

“你少管我的事。”公孙英冒火了。

其实,他正因那天晚上不在庄中而庆贺呢!

假使那天晚上他在庄中,说不定小命休矣!凭他,还能挡得住张允中和大群桃花坞女匪?

这段河面,恰好与东岸的大官道会合、并行。

“咦!看那边。”东面舱的一位中年人惊呼。

众人皆拥向东舱窗,定神往两里外的官道上察看。两里外,两个黑衣人分乘两头健驴,一男一女,驴背后捆着行囊。

相距过远,看不清面目相貌。

两人都戴了遮阳帽,帽檐压得低低地,想看也看不见。

女的身材窈窕,看不出异状。

男的由于身材高大,而健驴又太矮小了,双脚好像没地方放,张得开开的。健驴似乎不胜负荷,走起来摇摇摆摆,似乎随时都可能累得倒下去。

远远看去,一人一驴状极可笑。

“那边两个人吗?”公孙英问。

“是呀!”

“那又怎么样?只是两个黑衣男女而已。”

“见你的鬼!黑煞女魅已经死在褚家的陷坑内了,还有那姓张的小杂种,都死了。”公孙英嗤之以鼻:“你总是疑神疑鬼,吃多了,撑着了是不是?”

由于他这么一说,其他的人也就不再理会,各回原位,喝自己的茶。

健驴与船速差不多,不久,官道被一长堤隔开了,再也看不到骑驴的男女,众人也把这件事置于脑后,船上人何必管道上人的事?

距府城廿余里的古渎集,集期是二五八,小市集即便是集期,也没有多少赶集的人,市集太小了,而且距城太近。

集在运河东岸,河水从南面汹涌北注,在集南形成一处河湾,经常有人在河湾一带游泳,也是集中小孩玩水的地方。

两头小驴系在岸旁的树林内,一位赤躶上身的大汉,正在河湾内浮沉。

河中船支上下不绝,由于这段河面形成湾流,似乎宽了一倍,足有廿七八丈。近午时分,往来的船支稍少些,河面一宽,显得更稀少了。

当公孙英的快船,顺水顺流驶入河湾前,在水中浮沉的大汉失了踪,似乎不小心没顶了!船扬帆急驶,轻快的冲入河湾。

“糟糕!”后舱的舵工突然惊叫:“老大,快出来看看,怎么船好像要往水底下钻了?”船上一阵乱,公孙英一群人也钻出舱面察看。

“你他娘的死人!”从后舱钻出的船老大跳脚大骂:“怎不早说?船漏啦!而且漏得很严重。天杀的!这怎么可能呢?”

船真的漏水十分严重,说话间,船已下沉五寸以上,两侧的舷板走道,快接近水面了。

“好像是从前面漏的。”舵工大叫:“你看,船头拼命要往下钻……”

“看你娘的宝!”船老大粗野的大骂:“降帆,往岸边靠,快!”

几位船伙计忙碌地降帆、架桨,船首稍转,向东岸靠去。

漏水的程度,出乎意料的严重,船冲上河岸,水已浸上舱面了,一群人像乱鸭,纷纷飞跃登岸,一个个跳入长满水草的烂泥里,狼狈不堪。

公孙英的双脚,自膝以下全是污泥,奔上高处的河岸,气得直跺脚咒骂。

十余名雄壮的舟子,齐心协力将舶拖上岸。

但只拖了一半,再也无能为力了,可能是烂泥堵住了漏口,船内的水排不出去,重量何止数十万斤,怎能拖得上?

“去你娘的!我真不该用你做船主。”公孙英向在一旁大叫大嚷指挥舟子的沈五湖大骂。

沈五湖绰号叫青蛟,脸色泛青,身上也有刺青的蛟龙图案,年已半百,吃了一辈子水上口食,见过大风大浪,却没想到在平静的运河里几乎沉船,这笑话闹大了。

本来就一肚子气恼、难过,再经公孙英一骂,懊丧就不用说啦!急得快要吐血。

“船漏了也不能全怪我呀?”青蛟羞愤地叫:“船是新船,河下是泥底不会撞礁,天知道怎会来次大漏?怎能怪我?”

“你姓得不对。”公孙英存心呕人。

“我姓又姓错了?”

“姓沈的就不该吃水饭。”

“什么?少庄主……”

“沈又读沉,沉没的沉,你懂不懂?你姓沈的驾船,不沉船才有鬼。”

青蛟简直哭笑不得,青脸膛变成了紫青脸。

“算了算了。”摄魂妙剑出面打圆场:“沈兄,到底该怎么办?”

“等水泄尽,再补漏应急,到淮安府再进厂大修。”青蛟气得直跳脚:“他娘的!看来我真该改行了,沈五湖,真真可能沈入五湖死翘翘。”

“舱里的行李完蛋了。”一名舟子摇头苦笑。

“先搬出来再说呀!混球!”青蛟可找到出气的对象了,向众舟子大叫大嚷:“快搬,清舱,站在一旁光瞪眼干什么?你们这些混球,白痴!”

“咱们先找地方休息,总不能在这里等这些饭桶修船。”公孙英指指前面的市集:“那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古渎集。”一名大汉说:“这地方我好像走过,是一处小市集,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没有地方休息,市集太小,没有旅舍供旅客歇息。”

“小食店总该有吧?没有的话,找一家像样的宅子借地方歇息。”

搬舱、补漏,可不是一两个时辰所能办妥的。除了十四个船上的伙计之外,廿二个高手进了市集,果然找不到旅舍。

最后,在集南近河处,找到了一家有两进院的大宅安顿,不管宅主人肯是不肯,摆出霸王面孔,毫不客气的占住了中院的正房。

主人是一双姓陈的老夫妇,子女皆在府城开店,留下一双年老花甲开外的老夫妻看家,怎奈何得了这群凶神恶煞?

干脆闭上后院的厅门,不再理会住在前面的人。

安顿毕,在河湾修船的沉船主,派人前来禀报结果,令众人大吃一惊。

船是被人用铁器凿开船底,撬坏了五块底壳板,五个大洞分布整个船底,难怪进水的速度惊人。

修,必须更换整个船底,等于重造了一艘船。

是什么人凿船?何时凿的?怎么查?

公孙英愤怒如狂,立即派人北上府城,南返平桥镇找恨天无把,调查古渎集附近的可疑人物。

他自己坐镇陈宅,静观其变。

府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