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23节

作者:云中岳

河湾中修船的地方,六个舟子在沉船主青蛟的督促下,加紧抢修底舱。

追一个还不配名列第一流高手的黑煞女魅,用不着这些船伙计参予。

公孙英一群人,不知追到何处去了。

青蛟几个人忙着修船,无暇理会旁的事,眼看即将完工,这才想起公孙英那些人怎么还没转回?

青蛟是个很负责的人,他亲自钻入舱底,仔细检查每一处修补口,觉得相当满意,到府城不过二十多里,航程途中保证不会沉没了。

他钻出舱,跳下泥泞的地面,往岸边晒满衣物的河岸走,一面整衣拍掉身上的木屑污尘。

“很好,一定可以安全到达府城,即使漏一些水,也无关紧要。”他向跟在后面两位伙计说:“除非有人在水底下搞鬼,不然……”

晒衣物的地方,出现黑天鹰和黑煞女魅,两人并肩携手而立,状极悠闲。但黑天鹰戴了鹰头罩的形众,可就够令人吃惊了。

青蛟大吃一惊,只感到脊梁发冷。

“你……你们……”青蛟抓住了分水刀的刀靶,却没有勇气拔出,骇然的一步步的向后退。

“我给你们片刻工夫。”黑天鹰一面举步一面逼进一面说:“决定你们的生死去留。”

已经无路可退,再退只有下河。

六个船伙计以青蛟为中心,取出了刀剑,在船边列阵戒备,胆气渐壮,但外表并不真的坚强勇敢,惊惧的眼神和失措的举动,都表示出心中的恐惧正与时俱增。

“你的意……意思……”青蛟硬着头皮问:“生死,去留,怎……怎么决……决定?”

“生与去,死与留,简单明瞭。”

“这……”

“生,你们拾起刀斧工具,尽快拆毁这艘船,然后带了自己的行囊,从岸上走或泅水走悉从尊便,走得远远地,去了就不要回来。死,那就挺刀剑和我拼命,把命留下。你们的尸体一定会留下来的,我跟你们包打保票。”

“黑天鹰的保票,比南京四大钱庄的庄票更保险。”黑煞女魅在一旁助声威:“十足兑现,不抽厘金;凭票即付,七省通行。”

“你们只是三山别庄的小人物,在下不愿迁怒你们,因此放你们一条生路,留一分日后好相见的情义。”黑天鹰语气转厉:“但你们如果认为值得为三山别庄拼死顾全道义,在下只好成全你们了。人想活相当艰难,想死却容易得很。说吧!在下等你们选。”

“你……你是不是张……张允中?”青蛟总算仍然沉得住气。

“不错,我,张允中,黑天鹰张允中,天下第八支鹰。”

“罢了!你……你有充分的理由,向三山别庄的人采取报复的行动。”

“所以我和黑煞女魅追踪前来,与公孙英澈底了断。你们如果与公孙英有过命的交情,那就留在此地好了。”

黑天鹰的手,按上了刀靶。

“去他娘的过命交情。”一名船伙大声说:“咱们只是投奔三山别庄的道上朋友,去留有权自主。虽说道义上这样走不够光彩,但咱们并没有必须为三山别庄付出性命的义务。好,我走。”

船伙在船右舷用斧头砍了两斧,砍断了一段舷板,空着双手,沿河湾向古渎集大踏步走了。

青蛟一咬牙,也用分水刀砍毁了后舱。片刻间,船成了破船。

天下每一处村镇,每一座城市,都有好人,坏人,与时好时坏的人。

要想每一个人都成为好人,也许需要十万年,或者一百万年,甚至更久些。

而这些好人与坏人之间,通常会产生几个代表性的权威领袖人物,或者自以为是领袖人物的人。

淮安府,黄河南岸的关键性城市(那时的黄河从淮安府入海),毫不例外地也有这些可敬的人物。

城内旧州桥西面的镇淮楼,是府城最老、最大、最有名气的酒楼。

这座大酒楼后来改朝换代之后,被官府没收充公,作为满人军政府的官营酒楼。

镇淮楼的大掌柜闹海金鳌杨波,就是可敬的领袖人物之一。

至于他为人是好是坏,就得看阁下从那一方角度去看。

好坏有时候不是绝对性的,这是从利害关系下结论,所以世间永远有纷争。

张允中和黑煞女魅到了淮安府,但他俩不进府城投宿,在城南里余的南镇关福祥老店落脚。

这里地属山阳县管辖,位于城外,活动要自由得多。

南镇关虽名之为关,但淮安卫并不派官兵驻守,也没有驻守的必要。

镇淮楼照例申牌以前,不招待食客,因此闹海金鳌申牌以前经常到各地和友好们连络感情,处理一些私务。

府城的人,不称他大掌柜,称为杨大爷。

要是有一个冒失鬼猪头三,胆敢当他的面呼名道姓,保证会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严重些可能从此失踪。

已牌初正之间,福祥老店来了一大批粗胳臂大拳头,佩刀带剑的人。

福祥老店的伙计们,像是知道大祸临头,一个个躲得远远地。

邻居们心中明白,有人要遭殃了,大概是那一位仁兄活腻了,所以不长眼招惹了府城一霸杨大爷。

这些人,就是杨大爷的兄弟、朋友、亲戚、狐群狗党。

一切停当,已可保证全店不会发生意外,门外才施施然来了七个人。

六位高高矮矮保镖型的人物,拥簇着闹海金鳌杨大爷,前呼后拥进了福祥老店的店门,店东与伙计少不了在店堂列队恭迎。

张允中和黑煞女魅,住在东跨院第二进的相邻两间上房,隔邻有一座让旅客活动与接待朋友的小客厅。

这时,他俩正在客厅中品茗,亲昵地低声交谈。

当然,他俩早就嗅出了危机,看到了凶兆。

但艺高人胆大,江湖闯道者如果事事害怕,还有什么好闯的?他俩沉着观变,心理上早有准备,外表镇静从容。

厅门口,突然出现四个凶神恶煞似的大汉,两个把守门外两侧,两个入厅两面一分,双手叉腰站在门内左右,狼似的凶狠目光,却死盯着倚桌倾谈的一双黑衣男女,像是盯上了迷途的羔羊。

不久,脚步声渐来渐近。

张允中懒得理会四个把门的人,替黑煞女魅斟茶。

“能猜出来历吗?”他向黑煞女魅低声问。

“还用得着猜?”黑煞女魅笑笑:“淮安论人物,有如此气势的人只有一个。”

“谁?”

“闹海金鳌杨波,淮安第一霸。在江湖道上,他的名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像接引人魔这些魔头,在声威声望上虽略高一筹;但论实力,闹海金鳌却雄厚得多。从这些爪牙的气势与排场看来,委实令人羡慕。”

“唔!是很神气。”

“要不了多少时日,你一定可以拥有这些。”。

“哦!我不想拥有这些,那太苦。”

“太苦?”

“是呀,统率一百个人,你必须照料这一百个人,每一个人都必有所求,真不好受。”

“原来如此,这不是问题。”

七个人神气地人厅,气氛一紧。

张允中两人连头都不抬,不加理睬。

摆足威风的人,对这种受人冷落的情景最感愤恨,不但脸上无光,而且极为难堪。

身材高大,满腮黄须的闹海金鳌,登时脸色一变,难看已极。六位从人更是怒容满脸,即将发作。

闹海金鳌强忍怒火,用眼色阻止随从发作,整了整衣袖,轻咳了一声。

张允中不是一个真正傲慢的人,只好闻声抬头,虎目炯炯,注视着脸色不豫的来客。

“在下淮安杨波。”闹海金鳌居然忍下一口恶气,主动打招呼:“老弟可是张允中?”

“不错,在下张允中,江湖匪号叫黑天鹰。诸位请坐,但不知有何指教?”

闹海金鳌在对面落坐,六位随从在后面雁翅排开,抱肘而立,怒目而视。

“老弟与黑煞姑娘途经敝地,杨某未能亲迎,十分抱歉。”

“好说好说。在下出道甚晚,对各地同道前辈均感陌生,不敢冒昧投帖拜会,杨爷恕罪。”

“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老弟这么说,岂不见外?俗语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老弟在江湖闯道,结交一些朋友是十分重要的事。”

“在下在这么做。”

“杨某在淮安,颇有一些局面。老弟与黑煞姑娘,可肯交杨某这位朋友?”

“这是在下与黑煞姑娘的荣幸。”

“杨某开设了一家酒楼,称镇淮楼。老弟与黑煞姑娘既然认为杨某是朋友,请让杨某作东,在镇淮楼为两位设宴洗尘,尚请赏光。”

“杨爷,真抱歉。”张允中委婉地拒绝:“在下与黑煞姑娘,正准备雇船过大河北上,行期紧迫,错过旅程,要追寻的人可能溜之大吉,所以不敢稽延。杨爷的盛情,在下与黑煞姑娘心领了,日后再经贵地,一定具帖前往拜安。”

“哦!老弟要追寻的人是……”

“江南黑道第一霸,天下三庄之一,三山别庄的大少庄主公孙英。”

“唔!原来是公孙大少庄主公孙英贤侄。”

“原来杨爷与公孙家有交情。”

“呵呵!同道嘛!年前,杨某也曾仗一把盘龙护手钩,在江湖闯出一番事业,与狂彪公孙龙老哥颇有交情。住处相距非遥,迄今不时仍有音书往返问候。”

“呵呵……”张允中也笑:“那么三山别庄的事故,杨爷必定已经知道详情了。”

“这个……”

“如果在下所料不差,公孙英一群英雄好汉,必定在尊府,或者在镇淮楼作客了。”

“是的,他们昨晚光临寒舍。”

“那么,在下相信公孙英的说词,必定与在下的话不尽相同。”

“老弟又是那一种说法?”

“在下所要说的是事实。”张允中郑重地说:“事实是在下出道没几天功夫,对江湖人可说陌生得很。既不认识可敬的前辈名宿,也不知道谁是武林风云榜上的英雄是谁。与三山别庄公孙家的人,更是无仇无怨。可是,公孙英兄弟无缘无故,用消元散暗算在下,掳入三山别庄打入地牢,酷刑迫供要在下招出艺业师承。并且他三番五次用各种阴谋诡计要我的命,最后在下跌落八公巖褚家的佛堂陷阱,这狗东西不惜杀尽好友褚家满门,火焚褚家烧毁陷阱想要将我化成飞灰。光棍打光棍,一顿还一顿;在下与他公孙家誓不两立,不死不休。杨爷,当然,朋友的交情不能与陌生人比,该怎么办,你瞧着办好了。”

“老弟,你这是一面之词……”

“全镇江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是否一面之词杨爷你心中有数。”

“三山别庄被你纠合桃花坞所毁,没错吧?”

“公孙庄主从桃花坞女匪手中,谋夺了她们花了无穷心血夺获的广东皇贡,她们有权讨回公道,这与在下的仇恨风牛马不相及,岂能怪罪在我头上?哼!岂有此理。”

“老弟,俗语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是吗?”

“话是不错,杨爷是有意替双方和解?”

“杨某不才,自信还有几分担当。”

“好,冲杨爷的金面,在下答应和解。”

“杨某深感荣幸,老弟的条件是……”

“在下的条件很简单,可说是最低的条件。公孙英必须同在下返回镇江,由他父子在三山别庄废墟,当天下英雄之面,向在下公开道歉披红挂彩,要求不苛吧?”

“这……”

“易地而处,杨爷肯这样宽宏大量吗?”

条件真是太宽大了,闹海金鳌按理绝对没有反对的理由。但依情势论,公孙英根本就无法办到,怎能接受?

公孙英怎能劝使他老爹公开向仇家道歉?

即使三流人物,也不肯做这种声威扫地的事。

“老弟未免强人所难。”闹海金鳌不悦地说。

“依杨爷之见,又待如何?”

“由杨某治酒,替你双方和解,由公孙贤侄即席向老弟道歉,如何?”

“就这样简单?”

“就这样简单,大家都有面子。”

“办不到。”张允中说得斩钉截铁。

“这么说,老弟是不给杨某面子了。”闹海金鳌语气一冷。

“这是杨爷处事不公,错不在我黑天鹰。”张允中的态度也变得强硬了。

“什么?你……”闹海金鳌变色拂袖而起。

“你给我听清楚了。”张允中也倏然而起:“说句不中听的话,你根本就不配做调解人。你的声望地位,也不够充调人的份量,不要在我黑天鹰面前大呼小叫。告诉你,我不吃你那一套。”

“你……你你……”闹海金鳌快要气疯了。

“这小子不识抬举,我来教训他。”一名大汉怪叫,绕出,冲上,二龙争珠出手疾探张允中的双目。

毁双目,怎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