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24节

作者:云中岳

两名大汉到码头雇船,要驶往清江埔,出运河过大河,到对岸的运口入童家营镇。

可是,这里雇不到这种可载廿余人的短程船支,过大河风险也太大。

连找多家船运店,最后碰上了一身黑的张允中和黑煞女魅,胆都快吓破了,鼠窜而走。

没有船过不了河,过不了河更到不了京师啦!

追逐的人,不时在附近现身,东道主人又催促离埠,真是走投无路,进退两难。

狗急跳墙,必须走出一条生路来。明知一离开城市闹区,就会受到张允中的无情袭击,留下来则夜间难逃大劫,必须三十六着走为上着。

申牌初,廿余人分为三拨,悄悄绕道北关,化整为零远走高飞。

在城北十里的淮北关,三拨人重新会合,雇小舟渡过运河,绕小道西行,走上了至桃源县的大道,急如丧家之犬,向西又向西,要到泗洲投奔朋友求援。

说快真快,入幕时分,他们便赶到清河县与桃源县交界处的平柳集。

要摆脱紧迫追踪的人,唯一的秘诀是尽快远走高飞,不走大路,最好是插翅飞出八千里,就可以安全了。

可惜他们不会飞,而追的人却比他们会飞,而追的人却比他们快得多。

桃源县,也就是现在的泗阳县,从前也称泗阳或者桃园,也就是现在的泗东距府城一百廿里,脚程正常,一天便可赶到。

往西南行,约九十里左右是凤阳府的泗州直隶州。

平柳集也是一个小集,百十户人家,设有旅舍,他们应该在此地投宿。

想像中,他们已摆脱了张允中和黑煞女魅的追踪了。

距集口还有两里地,已经可以看到暮色矇眬中的集口栅门,心神一懈肚中咕噜噜叫,饥火中烧,该找地方进食了。

后面的人,刚通过池塘边的一排大柳树,便听到身后传来怪叫声。

“哎呀!他们过去了呢。允中,快醒醒。”

是黑煞女魅娇娇甜甜的叫声。

众人大吃一惊,扭头一看,心中叫苦。

两个黑影正站起来,显然在树下睡了一大觉。

“哈哈!果然是他们。”是张允中的语音,错不了。

“咱们拼了!”有人怒吼。

“欺人太甚,拼了!”

有人附和。

摄魂妙剑是最冷静的人,立即急叫:“快走!到村里去,快!”一群人像是发了疯,撒腿狂奔。

丧了胆的人,就是如此德行。

其实,他们人多势众,大家同心协力,仍可全力一拼,不见得落在下风。

张允中与黑煞女魅并不追赶,避免对方作困兽之斗,反正两人的目的不在歼灭这些人,而志在利用这些人引出主要的人物公孙龙。

钉牢了小的,还怕找不到老的吗?

迄今为止,两人还不敢深信公孙龙仍在南京。

泗州,有黑煞女魅的死对头无情剑,正好乘机找这位仁兄算总账。

公孙英真成了惊弓之鸟,怎敢在市集逗留?急如漏网之鱼,星夜南下狂奔,奔向有朋友相助的泗州城。

午夜一到,他们看到了泗州城的灯火。

“谢谢天,泗州到了!”

有人打起精神欢呼。

泗州有他们的人,有他们足以依赖的人。

“姓张的杂种!”公孙英转头向身后切齿咒骂:“你来吧!我希望你赶快追来送死,魔爷爷一定可以挖出你的心肝来下酒,小妖精们会吸尽你一身精髓,你来吧!我等着你。”

站在草木葱胧的小冈顶举目远眺,西南角的泗州城房屋似乎挤成一团,五座城门楼清晰可见。

向东望,数里外的洪泽湖天水一色,浊浪滔滔。

这时节,正是全年三次泛滥的第一期:春夏之间的桃汛。

洪泽湖的水位日渐升高,似乎要闹水灾。数十里外的湖东高家堰,水位已经超越警戒线。泗州城,这座淮泗平原最大,也最低洼的城,几乎每年都要闹水灾。

洪泽湖的水怪是天下闻名的,城与水怪为邻,真有朝不保夕的忧患。城东,是湖滨的洼地,水涨期间数十里方圆的田地村落,尽成泽国。城南,是滚滚的淮河。城西,汴河从北面泻流而下,与淮河会合。

洪泽湖的形成,就是很早很早以前,黄河改道夺淮而形成的,整条大河的水汇流在此,都没有出口,便成了数百里方圆的大湖,城市村落全都沉入湖底去了。

后来,清朝康熙十九年,又一次大水,这座淮泗间最大的泗州城,终于陆沉。

就这样,这座有千余年历史大城,在人间消失了,成了水怪的水底巢穴,留下来的,只是稀奇古怪的水怪、因果、报应……种种流传不衰的神话。

据说,冬日水枯,乘船经过故址,可以看得到水底的城市遗迹云云。

张允中站在丘顶,仔细俯瞰州城的风貌。

“你来过这里吗?”他向依偎在他身旁的黑煞女魅问。

“没来过。”黑煞女魅轻摇臻首:“地不当要道,不是江湖人的猎食场。江湖人活在通都大邑中,泗州不是他们发展的地方。你呢?”

“我曾经在湖上往来过。”他指指东面浊浪滔滔的洪泽湖:“来找水怪无支祈。”

“找到了没有?”

“没有,但确也发现上千斤的大鱼戏水。”

“你的水性了不起,胆子大得惊人。要是真的碰上了水怪……”

“深山大泽,必隐龙蛇。人们对不了解的水族,都称之为怪,为妖,为神。可惜,我没有眼福。现在我需要找到的,是人而不是水怪。”

“偌大的州城,藏人是很容易的,但有的是现成的线索,留心些便可把他们赶出来。”

“什么线索?”

“本城的江湖人和武林人。”

“你不说,唯有这里没有江湖人吗?”

“我是说没有江湖人前来猎食,并没说没有江湖人呀!是不是?”

“唔!真该紧迫追踪的,一时大意,被他们抄小径先一步赶到,先一步偷渡城关,可得多费手脚了。”

张允中有点懊悔:“有两处地方离境,淮河渡和码头。淮河渡过河奔向盱眙、天长、下扬州。码头雇船驶向对岸的高良涧,重回淮安。我们分头打听,如何?”

“至少,得先找地方安顿再说,早餐还没有着落呢。”

开始收拾包裹:“打听江湖人与武林人的消息,交给我好了,我比你内行些。”黑煞女魅说。

下了土冈,便是一条小径,向南蜿蜒伸展,直抵到淮河的北岸,在小村口分道,西走州城,东通向湖滨各村镇,道上甚少有人走动。

接近村口,见多识广的黑煞女魅脸露喜色。

“你看出异状吗?”她向张允中问:“村小,屋大,全是院深堂奥的大宅。”

“你看出什么异状了?”张允中反问。

“这是地方的财主,大户人家通常请有护院打手。要找消息,可从这些人找线索。”

“愈偏僻的地方,民风愈强悍。别让土豪财主们把我们当成强盗,闹将起来可不是好玩的。”

“放心啦!我有办法。”

人算虎,虎亦算人。

他们只知道按照自己的估计来追寻公孙英一群人,却没料到公孙英一群人也在计算他们。

“你有什么办法?你比我还要陌生……”

“你没忘了吧?恨天无把的口供。”

“哦!不错。”

“天王甄海。”

“姑娘,你仍然念念不忘找无情剑报复。”

“那是忘不了的,允中。”

恨天无把的口供,供出无情剑带了八名女人,在淮安雇舟,折往泗州找故交天王甄海。他俩把公孙英一群人逼往泗州,主要的原因就是让这两群人走在一起,以便一网打尽。公孙英不往别处逃而逃往泗州,显然与无情剑的故交天王甄海也有交情。

至于双方是否曾经事先有所协议,就无从得悉了,反正等他们会合了之后,一切就会明白啦。

天王甄海在泗州,已可断言绝非没没无闻的人,只要向会武功的人打听,必可得到一些线索。

这一村的每一家大宅,皆雄伟壮观,院子广大,屋前后与屋内各处院落天井,皆栽了花木果树,因此一看便知住的都是大户人家。

村口的几株李树下,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伸展手脚活动筋骨。

张允中立即心中疑云大起,看村中房舍的气派与格局,那一家没有活动筋骨的大院子或天井?

怎么一大早就跑到村口外伸展手脚?

越过十字路,他俩走向村口。

“老伯早啊!”黑煞女魅笑吟吟地向老人打招呼:“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不断轮番打量他俩,眼中有疑云。

“这里叫临湖庄。”老人说:“你们从远道来的?带了行囊。”

“是的,老伯,从很远的地方来。”

“你们到敝庄有何贵干?”

“想向老伯打听州城的事,顺便买些食物早餐。”

“这里是私人的产业,没有卖食物的店,什么店都没有。”老人向西一指:“到州城不过三五里,赶两步就可以买到食物了。敝庄不接待外人,你们不能进去。”

“我们只是买些食物,讨口水喝……”

“老汉是为你们好,要是硬闯进去,会被抓去送官当匪办的。走吧!到城里去吧。”

“哦!贵庄的主人好像很厉害呢!主人贵姓呀?”

“敝庄主姓项,城内城外,都知道临湖庄项家是不能乱闯的。”

“好吧!我们就不进去打扰了。有件事请教,老伯可知道甄爷甄海住在何处?”

“原来你们来找甄三爷的,难怪携刀带剑。”老人换上了笑容:“你们到州城之后,向人问新春坊甄家,就会有人指引你们去找的。你们一定是甄三爷的朋友;甄家经常有从外地来探望的朋友。”

“多谢指引,老伯。”黑煞女魅大喜过望,立即偕张允中往回走。

村内一栋大院的高楼上,有人藏身窗后,留意村口的动静,目送两人的背影去远,才离开小窗。

临湖庄庄南湖,设有专用的码头。

就在两人离去后片刻,一舱小蓬船从上游缓缓划向码头,一看便知是来自州城。

庄称临湖不能算错,但也不能完全正确。

下游两里左右,便是淮河口。

湖水在汛期淹没了河口两岸,临湖庄也就成了湖的延伸部份,已分不出河与湖了。

舱面出现一个青衣人,向码头打出一连串手式。船驶近码头,码头上已出现三位青衣大汉接船。

不等船系妥,钻出六个人,领先的人,赫然是衣着华丽,像位富家公子的公孙英。

新春坊就在东门内,沿大街向左一折,长街的西首就是巍峨的甄宅,光是院门楼,就比一般民宅的主宅还要好十倍。

东大街附近都是店铺,有三两家客栈,却不见有酒坊食肆。

原来这一带的客栈,皆兼发贩卖酒食,小饮小食全天供应,入店的人并不一定要住店,吃了就走皆大欢喜。

张允中与黑煞女魅艺高人胆大,就在东大街的悦来客栈安顿。

从悦来到甄宅,虽说是两条街,其实相距不过百十步而已,出门转一个弯就是甄宅。

在店堂进食,他俩刀剑不离身。

送饼上桌的店伙一团和气,似乎对刀剑毫不介意。

“两位客官像是前来访友的?”店伙主动打招呼。

“你怎么知道?”张允中含笑反问。

“敝地经常有练武的人光临,也多少与甄三爷有关。甄三爷早些年在外地走动,交了许多朋友。两位风尘仆仆,操外地口音,所以可能是而来求见甄三爷的,没错吧?”

“没错,甄三爷是贵地的名人嘛!”

“是啊!他是本城三大名流之一。两位如果要前往甄宅拜会三爷,最好是午后申牌左右前往。”

“为何?”

“甄三爷上了年纪,喜欢睡睡午觉。而且,早上从不接见客人。”

“哦!晚上呢?”

“客官笑话了,有身份的爷们,晚间怎么会见客?”

“原来如此。不过,在下与这位姑娘,不是甄三爷的朋友,去不去慕名往拜,还不一定呢。”

张允中向对方表明态度:“我想,贵栈必定与甄三爷有密切的关系,甚至更近些。”

“街坊嘛!彼此之间相处得还好。”店伙避重就轻:“甄三爷府上的爷们,经常到栈里来照顾。两位如果想见甄三爷,可以找他们先容,方便些。”

“在下记住了。哦!有一位姓单的和他的八位女伴,还没离开吧?”

“姓单的?”店伙一楞:“单什么?”

“单定远,江南来的。”

“单定远,江南来……”店伙摇头:“小的没听说过这个人,怎知他离开没有?”

“真的?”

“小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