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26节

作者:云中岳

不远处的临湖庄庄门口,分列着四个人。

那位昨天现身的老人,则站在十字路口背手而立。

“城里查店的人传回消息,昨晚你们没有回店。”翠花女郎平静地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紧盯着张允中。

“反正要来的,事情必需办妥,不回店省了许多事,江湖人露宿省事多多。”张允中站得笔直:“追逐数百里,我们有一半时间是露宿的。”

“事情一定要办妥吗?”

“一定的,姑娘,没有人能阻止我们。想阻止我们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吗?”

“是的。请问姑娘贵姓?要来阻止我们吗?”

“我姓项。”

“是楚霸王的项呢,抑或是方向的向?”

项姑娘脸色一变,水汪汪的明眸中涌起了杀机,不怎么可爱了。

“一定是方向的向。”张允中继续说,语气平静:“美女成群,袒裼躶陈,箫音乱性,迷香布阵,天下间能有几个具有这种嗜好的人?”

黑煞女魅的表情,却没有张允中那么镇静勇敢了,在一旁屏息以待。不仅在容貌上她差了一大截,对方的气势也比她强十倍。

“你好像知道得很多。”项姑娘语气渐冷。

“不多不多,知道一个逍遥飞魔向人豪而已,天下三魔的第一魔。”

“那你还不走?”

“事没办妥,黑天鹰和黑煞女魅不会走。姑娘,临湖庄并不比三山别庄强固,虽则逍遥飞魔本人比公孙龙高明多多。贵庄建庄大概有三十多年了吧?可能是与三山别庄同时建造的,而飞魔仅在十五年前从江湖消失。想必他打算今后从此在此安居纳福了,假使临湖庄也步上三山别庄的后尘,委实可惜,是吗?这庄子真不错呢!”

“你敢?”项姑娘声色俱厉。

“哈哈!我一早就在此地亮像,等候,会不敢吗?黑天鹰之所以不愿进去,是因为里面的躶体女人太多了。毕竟我是一个大男人,而且是刚闯道的江湖后起之秀,过早被人看成好色之徒,毕竟有损声誉。所以,我希望里面的人先和我在外面解决。之后,再进去看看该怎么办。”

“我来请你进去谈谈。”

“进去谈?”

“我叫婉君,向婉君,方向的向,凡事可以作得了主,我保证以贵宾之礼款待你。”

“谢了,我宁可在外面谈。目下此地既没有旁观者,也没有江湖朋友目击,我进去还能出得来吗?向姑娘,可否请庄主出来和在下谈谈?”

“不可能……”

“向姑娘,那你就请回吧,我会在附近等,等庄主出来,直等到不耐烦为止。”

“不耐烦,你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姑娘等着瞧好了。”

“为了双方的利益,我坚持你做本庄的贵宾。”

“很抱歉姑娘,你看我这鬼样子,能成为贵宾吗?穿上龙袍,也不像个皇帝。”

“那么,没什么好谈的了。”

“是的,没有什么好谈的了。目下我们只有一件事好做:等待。”

“等待事情变化,等待变天。”

向婉君深深地凝视他片刻,然后一言不发转身举步。

“半个时辰之后,如果你不进去。”向婉君止步,并没转身:“那么我会再来。”

说完,袅袅娜娜地走出了,留下淡淡的醉人幽香。

“好高贵骄傲的女人。”黑煞女魅喘过一口气说:“她如果向江湖逐鹿,必定可掀起狂风巨浪。”

“有此可能。”张允中说:“她那睥睨一切,君临天下的气质与风华,就足以引起无穷风波。逍遥飞魔退隐十五年,可能是有计划的培植她。当她率领魔宫众女出现江湖之日,也就是狂风暴雨光临的时候了。”

“你定胜得了她吗?”

“不久自知。”

“半个时辰后?”

“是的。你得小心,好好准备应变。”

“你是说……”

“她不会像刚才一样一个人来,老魔决不许可让她未出道之前冒不必要的险。”

“好的,我会小心。”

不久,老人缓步而来。

两人安坐在树下,目迎渐来渐近的老人。

老人慈祥的脸部,流露出慈祥的笑意,站在两丈远处而立。

他,毫无敌意。

“老伯伯,是来促驾的?”黑煞女魅说:“黑天鹰不会愚蠢得逞血气之勇,逞英雄闯虎穴龙潭,不必费心了,好吗?”

“老朽想和张小哥谈谈。”老人说。

“晚辈已打定主意了。”张允中站起说:“谈不出什么结果的,老伯。唯一避免流血的办法,是贵庄打发公孙英一群人离开。昨晚贵庄计算晚辈的过节,晚辈从此不再提。”

“老朽无权谈这些事。”

“那……老伯要谈些什么?”

“婉君姑娘很出色,是不是?”老人另起话头。

“不错,风华绝代,睥睨群伦。”

“她是庄主的孙女。”

“难怪,贵庄主有收集天下美女的嗜好,一生中不知收集了多少人间绝色,老年身边依然满宫燕瘦环肥。他的孙女,自然是人间绝色中的绝色了。”

“你很不错。”

“夸奖夸奖。”

“孙小姐对你有十分好感。”

“在下深感光彩,得美人垂青,也是一大乐事。”

“孙小姐不久将外出历练,她希望找到能配得上她的人,结伴遨游天下。”

“好事嘛!”

“她属意你,你配得上她。”

“谢了。”张允中拉住黑煞女魅的纤手:“我有她结伴,已经心满意足。在她面前,我是个男子汉。向姑娘呢?她睥睨一切,高贵、骄傲得像女皇,我成了什么?裙下之臣吗?别开玩笑了。”

黑煞女魅突然将他的手捧至chún边,感情地热烈地吻他的手,眼中泪光闪闪。

“允中!”黑煞女魅颤声感情地低唤:“有了你这几句话,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为你死,为你活……哦!允中,允中……”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濡湿了他坚强的大手。

“看来,是无可避免了。”老人摇头苦笑。

“无可避免什么?”张允中问。

“生死相搏。”老人叹息。

“是的,生死一搏。”

老人转身走了,留下一声深长的叹息。

半个时辰是很快的。尤其是等待生死相拼的人,会觉得时光过得特别快,想留也留不住。

“当!当!当……”临湖庄的钟声,打破了四周的沉寂。钟声的意义很简单,“时辰到了”。

一直把守在庄门两侧的四个人,在钟声缭绕中,大踏步向十字路口走来。

张允中与黑煞女魅,在钟声中整衣而起。

“你等在此地。”张允中突然将黑煞女魅拥在怀中:“不要介入我的事。胜了,你我共享荣誉;败了,你来替我收尸,运交樊良镇凌家。因为张家已经迁离樊良镇了,在我失踪的次日迁走的,凌家一定知道我家所迁的去向……”

“我不要听!允中……”黑煞女魅在他怀中挣扎,尖叫、哭泣。

“你记住了吗?”

“我不要听!允中……我,我……我们走吧……走得远远地,走得……”

“人不能逃避,逃避会招来更可怕的打击。”

“我们走……”

“这一走,你知道会有多少人追杀我们吗?”

“允中……”

“镇定些。”

“那……你就答应他们吧!为了要你活,我宁可……”

“你给我记住,我不是一个能背着耻辱而活的人。站好,为我祝福吧!”他说,亲了黑煞女魅一吻:“我喜欢你。”

他推开泪流满脸的黑煞女魅,大踏步向四人迎去。

钟声已止,四大汉在十字路口叉腰而立,四双怪眼冷电四射,威风凛凛狠盯着他。

“我,风神。”第一名大汉用暴雷似的嗓门怪叫,一声剑鸣,长剑出鞘,大踏步迎上。

“我,黑天鹰张允中。”他也朗声叫。

一声刀啸,刀身在烈日下熠熠生光。

“有我无敌。”风神立下门户引剑:“阁下,你已经注定了剑下横尸。”

“真的呀?”他的神色因刀出鞘而平静下来了,脸上的笑容与鹰头罩的狰狞形象极不相称。

绝顶高手拼搏,没有争取空门的机会,惟一击败对方的法门,就是用强攻击破对方严密的防卫,游走争取进手空门,那是浪费时间。

一声虎吼,剑涌千重剑山,狂野地冲上了,剑所迸发的嘶啸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刀光一闪,再闪,锲入重重剑山,刀身与刀背从容封开连续电射而来的无数剑虹,发出一连串震耳的金铁交鸣,火星四溅。

冲错、盘旋、闪动……

蓦地刀光陡涨,人影乍合乍分。

“回龙决!”叱喝声似沉雷。

人影重现,刀光倏敛。

这刹那间的静止,大概是专门让旁观人及时吸入一口气的,因为刚才可怖的攻杀,令旁观的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刹那间的静止,接着又陷入更可怖更惨烈的暴乱中。

人影狂风似的冲到、扑落、剑发……

又一个人。

又一把剑。

“雨神……”

刀光如迅雷疾风,黑影回旋飞腾。

“劈山分!”

“雷神……”

“电神……”

“泰山斩!”

“天雨绝!”

一连串的暴吼,和慑人心魄的沉叱,在人影连续缠扑,狂野闪动中传出;从闪烁如电的剑虹中传出;从电耀霆击的刀光中传出;从血雨缤纷中传出;从血与肉的分难;生与死的离别;人性与兽性的混合;升天堂与下地狱在这刹那间决定,人鬼分途。

变化太快了,太狂暴太激烈了,想看清的人真不容易,只能看到事故的发生和结束快速程度,已超过了人体的极限。

旁观的黑煞女魅像是惊昏了,浑身冷汗不住发抖。

站在不远处远观的老人,脸色因惊恐而苍白失血。

谢谢天!终于结束了。

张允中横刀屹立在血泊中,脸色苍白,呼吸深长,握刀的手有点颤动,虎目中,出现短暂的昏乱表情。

四个人,没有一个活的。

四具尸体躺在血泊中,散布在张允中的四周三丈以内。有两具尸体裂开了,死状惨不忍睹。血腥刺鼻,死一般的静。

片刻,又片刻。

绿影冉冉而至,宛若流星划空。

一声长啸,张允中飞跃而起,向飞扑而来的绿影迎去,半空中双方遭遇,刀光剑影闪似的接触。

“铮!”刀剑交击火星飞溅。

人影分向侧飘落,一沾地重新折向而起,半空中再次接触,再次行雷霆一击。

第三次扑击,接触只有短暂的一刹那,这一刹那如果出招出了错误,招一出便决定了谁死谁活。

“天龙旋……”张允中的沉叱震耳。

身形在接触的刹那间,从剑芒的空隙中扭转、翻腾、折向、旋回,刀光再发电耀,刀气发出慑人心魄的嘶啸震鸣,神乎其神地划出了两道耀目的快速光弧,这才急剧地向下飘降。

软绸披风失了踪,化为数块破帛飘然而堕。

张允中稳下马步,刀向前一指。

“飞魔的孙女,家学渊源,佩服佩服。”他沉静地说:“黑天鹰初逢劲敌,恕在下不再藏私,下一次接触,姑娘请小心了,接在下的驭神幽虚三诀。诀共三招,每刀三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向婉君脸色苍白如纸,呼吸一阵紧,举剑的手已呈不稳定。

她撕落肩上剩下的破披风扔掉,将百宝囊挪回顺手处,谨慎地立下门户。

耗力过度,她已经飞不起来了。

在气势上,张允中已占了上风。

他的轻功师承神鹰,刀法家学渊源。

刀以凶猛沉实为主,本来没有凌空搏击的刀法,是他自己参悟出来的,真正的雷霆刀法,仍以在地面发挥为主。

碰上了可怕的劲敌,他把心一横,要使用致命的刀法了。

生死相拼,必须尽一切力量杀掉敌人,保全自己,留着绝招不用而送掉自己的命,何必学什么绝招?

只不过所谓绝招,如果不是到了生死绝境,不宜使用而已。

他开始逼进,在神色上,虽然显得平静松弛,但无形的强大杀气,已从刀身上汹涌而出。

打磨得光可鉴人的刀身,似乎反射出烈日的熠熠光华,出现濛濛的森森寒流蒸腾异象,与跃然慾动化龙飞跃的不可思议变化。

向婉君似乎承受不了他强大的逼人气势,小心地移位,避免与他正面冲突,要争取空门,消耗他先期霸气。

老人以已看出危机,飞掠而来。

“孙小姐退……”老人情急大叫:“危险……”

向婉君左手一挥,淡绿色的飞雾向前一涌,挫身急退,用飞雾阻止张允中追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