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30节

作者:云中岳

古径通过一条岭脊,共有四道弯,棱线的宽度仅有三尺左右,两旁山势陡落,三百尺下方有树林生长,失足掉下,要滚落三百尺方能被树林挡住,中间不可能立足,短草甚滑碎岩一踏即坠。

一夫当关,万夫莫敌;这里一人当路,万人难过。

张允中站在弯道的中段,四道弯起伏不大,全长约五六里。小菱一身紫衣裙,在弯道的未端提心吊胆,目迎对面沿古道急走的五十余个高手名宿。

“你们真的不肯放弃吗?”张允中向奔来的人群大声问:“诸位,回头是岸。”

这里只能容一个人通过,人多毫无用处。

鼠斗于窟,力大者胜;交手时只能直进直退,没有回旋的余地,绝招神技皆没有施展的空间,能强攻硬抢就是赢家。

这一群五十余位高手,声势确是浩大,但不可能一拥而上,必须一个一个上。

敢上前交手的人,必须比张允中高明,不然死定了,一失足就注定了要进枉死城。

公孙英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为了面子自尊,当然不会把张允中说得神勇绝伦天下无双,甚至还声称自己杀了黑煞女魅,重击了张允中。

对自己全军覆没的事,三言两语轻轻带过。

因此,绝剑秦国良这群人,还不知黑天鹰沿途追杀公孙英的详情,对黑天鹰的神勇所知有限。

不知即不惧,就有自命不凡的人敢自告奋勇上前。

至于像无极天君这些败军之将,却聪明得很心中有数,远远地落在人群后面,不敢上前送死。

上来一个豹头环眼,握了三节棍的中年人。三节棍是熟铜打磨的,金光闪闪份量沉重,比一般的棍头裹铁三节棍重了四五倍,可知臂力必定极为惊人。

“小辈,你就是黑天鹰?”中年人狞笑着一步步逼进:“在镇江听说你击败了秦大侠手下不少人,我八步追魂郝杰却是不信邪。”

“信不信立可分晓。”张允中拔刀立下门户:“我黑天鹰如果没有两手,岂敢在这处绝地拦截你们?”

“你真的该死。”

“真的呀?”声落刀出,向前一探抢攻。

八步追魂狂笑一声,真力注于棍上,金芒闪烁中,三节棍全部伸展,真可以击杀八步外的人,在破风厉啸声中,拦腰便扫。

妙招无法施展,必须以扎实的普通招式硬攻,沉重的一棍,力道千钧,对方除了急急避招之外,毫无招架的机会,用刀封架又长又重的三节熟铜棍,简直是自杀。

黑影不退反进,在棍即将及体的瞬间直接近身,刀尖长驱直入。

八步追魂一声狂笑,退了两步,三节棍四卷,猛砸张允中的后腰。而手握的第一节棍,猛然斜架切入的刀尖,运用得十分灵活,神乎其神。

可是,慢了一步。

黑天鹰,应该是跃起避招扑击的,但这次却出乎意外地向下伏,刀光闪电似的下沉;人伏倒,击背的棍落空;向前滑,刀尖无情地刺入八步追魂的下阴。

回旋反击的第三节棍失去控制,向左外侧斜撞,重心被带动,八步追魂发出一声怖极骇极的狂号,随着三节棍向左方摔落,连抛带滚,与崩落的干土草屑,向三百尺下的树林飞坠。

黑影一闪即起,张允中重回原处横刀屹立。

“他想逼在下跃起,他失败了。”他沉静地说:“黑天鹰不会在这种没有落脚点的地方凌空搏击,打这种如意算盘的人最好赶快死心。”

“下去!”跟在绝剑秦国良身后的接引人魔厉叫,从侧方接二连三发射威震江湖的九华接引毒珠。

张允中早有准备,身形在三尺宽的空间里扭动、闪移,闪不开的便用劈空掌力斜拨。

刹那间,十二颗九华接引毒珠,皆在坠下两侧五六丈处爆炸,三十六星毒火像是火树银花,向下飘落片刻即烟散火灭。

这地方不适宜使用接引毒珠,张允中连一步也没被逼退。

“下一次,在下必定杀死你这老毒魔。”张允中冷笑:“免得你再用这种下流恶毒的暗器为祸江湖。”

“老夫现在就杀你!”接引人魔怒叫,双手再次连续发射接引毒珠。

这次老毒魔不再向人发射,而是向张允中的胸前与身后弹落,果然有效。张允中无法应付了,只好向后急退。

老魔自己也怕被毒火烧及裤管,因此也不敢急进狂追,古径上毒烟毒火迎风飘荡,反而阻挡了进路。

就这样,老魔以接引毒珠开路,时进时停,足足浪费了卅余颗毒珠,才把张允中逼退出两里外。

等他们越过山棱险遭,张允中与小菱早已形影俱消。

翻山越岭赶路,极为耗损体力,夜间更为辛苦。小径穿林越山,有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那能看得清路?

迷了路不要紧,一脚踏空摔落深壑,那有命在?因此天黑不久,这些人不得不被迫停下来露宿过夜。

刚在山脚下稍干燥的坡地树林安顿下来,展开作包裹的布帛当睡褥,前面山脚的茂树中,便接二连三传来几声鹰鸣。

这是鹰在高空唤侣的鸣声,可以远传十里。

起初众人还不在意,也没留心夜间为何会有鹰鸣。

深山中的夜,其恐怖的程度,决非住都市里的人想像得到的,各种声浪会把胆小的人吓疯。猿啼虎啸固然令人心神不宁,小兽的窜走掠食同样会令人惊跳起来。

假使头顶的树枝上恰好栖息了一头十斤重的大角枭,而又恰好碰上它叹息似的啼了两声,那真会把人的胆子都吓破,精神崩溃短寿十年。

不久,终于传来让这些江湖凶悍人物、什么都不怕的高手名宿,惊惧不安的叫声。

“黑天鹰!黑天鹰……伊……阿……”

最后那一声伊阿,正是嘹亮的高空鹰鸣,颤音清脆,是飞鹰得意的鸣声。鹰鸣有多种,用来表达各种感情,而以得意的鸣声最为嘹亮。

当然,这只是人们想当然的猜测,各种鹰鸣的真正意义,谁也弄不明白,人毕竟不是鹰,怎能体会其中真意和感情?

绝剑是老江湖,四海功曹更是老江湖中的老江湖,知道事态严重,首先便想到公孙龙一群人全军覆没的惨象。

“这小狗可恶,今晚咱们谁也休想歇息了。”绝剑咬牙切齿说,立即分派人手戒备,派了五个人分为两组,分明暗严加戒备。

“长上,咱们辛苦,小狗更辛苦。”四海功曹用镇静的口吻镇定人心:“咱们人多,大半的人可以获得充分的休息,而小狗却比咱们疲惫一倍,以后这段行程中,他已无力为害了。不要理会他,让他虚张声势穷忙好了。”

左方不远处的无极天君,刚卸下所佩的长剑想靠放在树干上,突然传出枝叶簌簌声,与及高速破风的厉啸。

“呃……”无极天君突然叫,向前一冲,剑失手掉落,双手撑住了大树干。

“咦!是什么声音?”有人惊问。

“不好!暗器飞行的啸风声。”夺魄童七郎叫,不愧称天下三天暗器名家之一,听风辨器不同凡响。

“救……救我……”无极天君虚脱的声音传出。

“糟了!”两名高手循声抢到,黑暗中只看到无极天君的身躯贴树向下滑,火速将人挟持住了。

“贺兄……”左面相扶的人惊叫。

“我的背……”无极天君猛烈地抽搐。

另一位仁兄伸手一摸无极天君的背部,摸到一根光滑的小树枝。

“长上快来,贺兄快完了。”这人急叫。

无极天君横行江湖半甲子,名列上一辈的武林十杰之一,流云飞袖威震武林,天罡掌可以开石裂碑。

但在平时,仍是禁不起打击的血肉之躯,一个村夫也可以一刀将他捅死。

背心,贯入一根树枝。正确的说,是一枝箭。箭长三尺,修刮得光滑匀称,挺直坚硬,削尖为镞,三张硬树叶开缝作羽。贯入处恰是肋骨缝,穿透左肺,尖从胸肋缝中透出前胸八寸以上。

这一木箭的力道,骇人听闻。

“黑天鹰!黑天鹰……”叫声改从另一方向传来,似乎就在左近,令人闻之心惊胆跳。

“嗤……”破空厉啸声又起,穿枝透叶的声响如在耳畔,把赶来抢救无极天君的人,吓得本能地向下仆伏躲避,心胆俱寒。

听到破风啸声,其实已用不着躲避,箭一定比啸风声先传到,中箭的人事先不会听到声息。

“必须制止这小狗肆虐。”绝剑气得暴跳如雷:“必须派人去搜杀他,必须……”

“长上请冷静些。”四海功曹加以劝解:“夜黑如墨,草木阴森,敌暗我明,派人去搜,是极为危险的事,咱们只能小心提防,以不变应万变……”

“以不变应万变?死了人能算不变?”绝剑不同意以静制动:“去四个有夜斗经验的人,非宰了他不可。”

结果,派出四个深具自信的高手。

“黑天鹰!黑天鹰……伊阿……”这具有无穷威胁性的叫声,在兽吼声中显得更为可怖,更具威胁震撼力,时远时近,时高时低,可怕极了。

所有的人,谁还敢入睡?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二更正。

“啊……哎……”惨叫声惊破了屏息等候的人,有人惊跳起来。

“救命啊……”另一个人的叫号悽厉刺耳。

所有的人皆心中发冷,都想起在镇江江弯,被不明身份的高手,吊起九个同伴的往事,人人自危。

“快派人去救。”接引人魔硬着头皮说。

“黑天鹰!黑天鹰!伊阿……”

“救命啊……”

“他就等我们派人去救。”四海功曹冷冷地说:“他在暗中放冷箭,就可以逐一歼除。诸位,谁有不断运气行功护体的能耐?具有这种成道化境的人,可以前往一试。据在下所知,当今之世,还找不出练至这种境界的人,所以最好不要把自己估计得太高了,会送命的。”

漫漫长夜,所有的人皆提心吊胆,目不交睫,风吹草动也会惊跳起来,每个皆蜷缩在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希望能逃避灾祸。

天,终于亮了。

绝剑秦国良愤怒了一夜,也惊恐了一夜。当他发现少了十二个人时,更是暴跳如雷。

失踪的十二个人中,有他的亲信九天魔鹰在内。

接着是一阵忙碌,挖穴埋葬无极天君,与及找回来的四具尸体。这一夜,少掉了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手。

六个人绕过一座小峰。这里没有路,只能找可以落脚的地方拨草分枝而行,十分辛苦。

对面的山腰上,突然传出一声鹰鸣。

六个人大吃一惊,毛骨悚然。

一个黑影在百丈外站在一座岩石上,肩上露出刀柄。

再一次鹰鸣,黑影飞跃而起,半空中吸腹收腿,美妙地前空翻,张手脚扭转、回翻、滑翔、飘落,一沾树梢,再次腾空疾升,重新扭转、回翻、滑翔……

三五起落,飘落在山腰下,俯冲之势极为猛烈,真有饥鹰下搏的雷霆声威,但接近地面,突然振翼反旋倒飞,轻灵地消去冲势翩然落地,点尘不惊,距众人惊立的乱石短草坡,不过廿步左右。

一声刀啸,映日生光的狭锋刀出鞘。

黑天鹰,狭路相逢。

“留下你们在后面抄路?”黑天鹰横刀向前接近:“生死薄上,你们六位仁兄的大名已勾。”

九天魔鹰脸色苍白像僵尸,解下鹰爪向前一丢。

“阁下,你才配称九天魔鹰。”九天魔鹰绝望地说:“咱们是另谋出路各奔前程,该怎办,阁下瞧着办好了。不错,谋杀断肠箫有我一份,但我是奉命行事,债该怎么算你算好了。”

其他五个人,也解下兵刃向前一丢。

黑影连闪,刀光消失,众人但见黑影越林飞跃,片刻间便消失在浓林顶端。春熙三位姑娘仍穿了书生装,但儒衫已肮脏不堪,从树中跃出,拦住了狼狈而走的四个人。

穿了绿劲装,曲线玲珑的绿衣仙子史三娘,拦住三位同伴独自迎上。

“你们为何走回头路?”春熙讶然问。

“黑天鹰沿途追杀,再不溜之大吉,都得像公孙龙一样,全军覆没暴骨山区。”绿衣仙子悽然地说:“春熙,放手吧!毫无希望,绝剑秦国良那些人,自顾不暇,不可能下手劫贡了,我们还是放弃吧!”

“黑天鹰真的缠住他们了?”

“是的,昨天死了一个八步过魂,昨晚断送了无极天君五个高手。木箭从我的右耳侧掠过,几乎吓破了胆。你们如果不放弃,我只好自己走了,日后如有需要我的地方,不妨再找我合作。除非你能让黑天鹰重回你的怀抱,不然还是回桃花坞吧!”

“要他重回我的怀抱?哼!我又没发疯。”春熙恨恨地说。

“你……”

“史三娘,你我都是久历情关的人。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