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鹰扬》

第09节

作者:云中岳

茅棚中的黑煞女魅宽心地躺在干草上,她成了一个冷眼旁观的人。

镜花仙姑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时进进出出,睁大眼睛拉长耳朵,留意四周的动静。四周黑沉沉,各种野生小动物,不时发出怪异的声响,一星星茧火在草丛间流动。少此的异声,也会使她惊跳起来。

“她们不会回来了。”黑煞女魅用上了攻心术:“你们在江湖上汾鬼计算人,今晚,必定被真鬼作弄了。真绝,是不是?”

“你给我闭嘴!”镜花仙姑厉声说:“就算世间真有鬼,师妹和两位姨道术通玄,鬼物忽施其技,我一点也不担心。”

“真的呀?”黑煞女魅嘲弄地说:“既然不担心,你怎么进进出出六神无主?我看得很清楚,一有异声,你的手就接上了剑靶。喂!是降妖伏魔的桃木剑吗?”

“是杀人的剑。”镜花仙姑看走近凶狠地说:“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第一个被杀的人就是你。”

“咦!为何杀我?”

“一定是你那个姓彭的男伴在弄鬼,”镜花仙姑咬牙说:“他可能会五行遁术,在四人合击下居然能无声无息遁走。下次见面他绝对遁不了,哼!”

“真的呀……”

镜花仙姑踢了黑煞女魅一脚,把黑煞女魅嘲笑意味十足的话踢得咽回腹中。

“百了谷的武功世无其匹,百了谷的道术字内无双。”镜花仙姑的嗓门相当大:“这两年出道以来,罕逢敌手。连功臻化境,武林朋友闻名丧胆的断肠箫,也奈何不了我姐妹。

举目江湖,只有我姐妹敢于和断肠箫第二次约斗,你那位姓彭的男伴,能比得上断肠箫吗?”

“你不要用这些大话来唬我,嗓门大并不表示你了不起。”黑煞女魅缓过一口气,也放大嗓门:“我黑煞女魅出道比你们多几年。

我也曾经见过不少自称世无其匹,宇内无双的高手名宿,他们有许多已经进了坟墓。你既然自命不凡,为何不和我公平决斗说大话……哎唷……”

镜花仙姑狠狠地踢了她两脚、痛得她浑身发僵。

“天亮之后。”镜花仙姑冷笑着说:“我会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要你死而无怨。”

“我记住了。”她忍痛大声说。

     ※    ※    ※    ※

破晓时分,彭允中在小河中洗净了一身泥污,穿着停当,向一旁的草丛走去。

三个女人被制了穴道,再用她们的腰巾撕开绞成捆索,反绑了双手。她们全身被泥桨所包裹,除了脸部曾经加以简单拭抹之外,其了皆保持原状,成了三个望之不成人形,可怕而又可笑的怪物。

“天快亮了,我们该准备动身了。”他拉住了牵拖的绳索,神态轻松地说:“诸位最好安分些。对那些不自爱想打鬼主意的人,在下必定好好整治一番,决不容情。”

“该死的!你要将我们押往何处去?”水月仙姑挣扎着站起大声叫骂:“你不打算让我们洗一身泥浆吗?你这天杀的坏胚!”

“押你们去交换人质。”他拖动绳索,强迫两个老道婆站起来:“你们那位硕果仅存的女人,看守黑煞女魅看得紧,不理会外面的騒扰,躲在草棚内死守着黑煞女魅。所以,我打算用你们三个人来交换她。”

“你休想如意,我那师姐是铁石心肠。”水月仙姑顽强地说。

“我要亲见她无视你们的死亡才能相信。”他轻松地说:“她真能眼见你们被杀死而无动于衷,这种人留在世间,将是一大灾难,我会杀死她永除后患。”

“你不是我师姐的敌手,哼!”

“我承认你们都很了不起,但我也不是弱者。这几天、我会过不少武林高手,彼此一见面就杀气冲天。这方面。你们比我强,我对杀人毫无兴趣。走吧!不要逞强。逞强对你们毫无好处。”

不管三个女人是否愿意。他领先便走,像拖了三条牛。

镜花仙姑挨过了漫漫长夜、心中的恐俱和焦躁是可想而知的了。

她心中明白,三个同伴必定凶多吉少。

当她看到彭允中牵了三个泥人,出现在晨曦中向茅棚接近,确是吓了一大跳。

当她分辨出三个泥人是她的同伴时,更是惊骇万分,心中发冷。

黑煞女魅大喜过望、知道自己得救了。

镜花仙姑机智地拖起黑煞女魅,拔剑在手,将人推出茅棚外,严阵以持。

彭允中在三丈外止步,将三个俘虏并列在一起。

“镜花仙姑,三换一,咱们交换俘虏。”他扬声说:“令师妹说你天性铁石心肠,宁可让她们三人被杀死,也不会在胁迫下低头。但在下信。特地前来求证。现在,我等你一句话,交不交换?”

“敝师妹说得对。”镜花仙姑厉声说:“本仙姑……”

“哈哈!你要我相信你不顾师妹姨的死活?”彭允中打断对方的话。

“是的!”

“不交换?”

“不交换!”

“好,你我同时处死俘虏。”彭允中沉声说:“然后,你我来一次生死存亡的了断。”

镜花仙姑一掌拍在黑煞女魅的背心上,将人拖倒。

“胜得了本姑娘,再谈交换。”镜花仙姑亮剑叫:“黑煞女魅说你十分了不起,本仙姑却是不信。哼!你敢不敢与本仙姑公平决斗?”

“你很笨。”彭允中笑笑:“先交换俘虏,那就是四比三你们可以占忧势的一场拼搏,而你却选择一比一。好,我答应你。”

他摘下水月仙姑的佩剑,连鞘抓在左手举步向前走。

在师姨试图挣脱捆绳,但穴道被制用不上劲,多用一分劲,便感到浑身发软,徒劳无功。

“小心他的怪异内功和身法。”大师姨放弃挣扎大声叫嚷“这小辈的内功不反震外力,但似可消力。身法滑溜如蛇,打击抓戳皆伤不了他。”

彭允中出其不意将老道婆撞入泥淖时,身上曾经受到老道婆几记致命的打击,所以老道婆知道他的内功怪异。

他不但内功怪异,也作了万全准备,事先脱光了衣裤,再在泥桨里滚了一身污泥,成了一条活跳的泥鳅。

难怪自己以为功臻化境的老道婆无奈他何,几乎所有的武林人,皆不屑使用这种赤躶搏击的绝招。

他生长在泥水中,自然而然地用来对付三个女人,可知他是一个不讲原则,不理会浮名虚誉的人。

三个女人脸皮再厚。也不敢将他赤身搏击的事说出来。

“彭允中,小心这鬼女人的妖术。”黑煞女魅了急急向他提出警告。

镜花仙姑仍然保持昨晚的打扮、披发及腰,内穿月白道袍,外罩绿色怪披风,全身散发出妖异的气息。

唯一不同的是,脸上没截鬼面具。

两人相距丈余,面面相对。

似乎四周的气流,突然发生变异,气温急降,晨曦中涌起淡淡的晨雾,更增三分妖异诡秘的气氛。

“你不要动杀机。”彭允中突然收敛了笑容:“你我不是死仇大敌。你如果凶狠的想杀我,要我神形俱灭,你也将冒同样的风险,值得吗?”

“孽障!剑出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难道你不明白?”镜花他姑身形徐动,脚下走着天罡步,剑随步法挥动:“你说得对,我要你身形俱灭。”

步法渐紧,剑舞渐急,剑气出现破风声,绿色的身影逐渐扩彭,幻化。

“不要逼我!”他高声说,移步后退。

蓦地阴风乍起,风雷隐隐,绿色的人影急剧闪动、旋舞、一变二,二变四……

无数绿色的人影形成合围、万剑汇合。

一个淡淡的人影,带着一缕剑芒,突然破空上升,冲破云雾似是破空飞去,远出三丈外。

要地手脚急剧挥动。身形盘旋折向、划出一道美妙的半圈降赢,接着橡流星般焕然疾落,消失在及腰茂革中。

全神贯注旁观的人,注意力皆放在云雾腾涌中的急剧旋舞人影,却没留意上空有人穿破云雾而出。

即使留意了,也不知是真是假,飞升的速度太快了,很难正确分辨人影,也许认为是云雾变异的一部分。

“咦!”云雾汹涌中、传出镜花仙姑的惊呼声。

人影去势如电,逝影依稀,似是掠草梢而过,三闪二闪蓦而消失。

镜花仙姑破雾而出。游目四顾。

“你们看到他遁走吗?”镜花仙姑向远处的三位同伴高声问道。

“没有呀!你不是用炼魂阵困住了他吗?”大师姨也高声说:“大小姐,你行阵的道力精纯多了,很可能把他炼化了呢,找找看。”

“没见到血光,没嗅到血腥……”

“该有布帛破巾……”

“没有……哎呀!那小贱妇不见了……”

摆放在三四丈外草棚前的黑煞女魅,确是不在原地,像是平空消失了。

“把我们解开,师姐。”水月仙姑急叫:“他会五行遁术,我们用搜魂术搜他出来。他并末练至通玄镜界。不可能远走,一定附身在这附近某些草木上。”

     ※    ※    ※    ※

彭允中和黑煞女魅在三山别西面的辽湾乱岩堆中,坐在几株杂树下,轻松地进食。一旁。搁着他俩曾经被百了谷妖女没收的两个包裹。

他不但救走了黑煞女魅,而且带走了放在草棚内的包裹。

“你是怎么脱出妖女的妖阵的?”黑煞女魅笑问。

“当然是逃走呀!”他笑笑:“我搜过水月仙姑三个人的百宝囊,知道他们的伎俩,我对这些旁门道术不算陌生,她困不住我。”

“真的有那么可怕吗?”黑煞女魅追问。

“是的。”他正色说:“练武人气壮心雄,兵刃在手便自以为可以威服天下,其实刀剑技击威力有限,以声色杀人却威力无穷。

术无所谓正邪,用之正则为神通,用之邪则为邪术。

不论神通或妖术,皆不脱声色二字。只要你能以正、自信、刚毅,不轻敌也惧敌,自会百邪回避,堪可自保。”

“你胜得了那镜花仙姑吗?”

“这……不能、”

“为何?”

“这……”

“我与她无冤无仇,杀念一生。首先我自己就理亏。有伤天和不合人道,在心理上我就输了一着。”

“傻瓜!她要杀你,你是理直气壮的自卫杀人,你不是理亏的一方,你不明白其中道理,以后会吃大亏的。”黑煞女魅苦笑着说。

“我了解你或许有道理,而我也认为我有道理。有理说不清不谈这些,耽搁了一夜,得找地方歇息。”

“就躲在这里不好吗?”黑煞女魅分向两边指指点点:“东面可以看到三山别庄的动静,西面可以看到江湾五艘船的活动情形。只要我们不走动,就不会引起两方面的人注意。安全双方便好极了。”

“距两方面都太近,而且夹在两方的中间。”彭允中并不认为这里安全:“可以想像的是,两方面都会派人侦查对方的动静,这里虽然偏僻而没有路,显然正是眼线活动的好地方。”

“你就是胆子小。”黑煞女魅说:“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双方的情势,正好从跟线口中讨消息。”

“我只担心两方两派出的不是眼线,而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厉害杀手,你我夹在中间两面受敌,凶多吉少。”

“你根本不懂。”黑煞女魅摆出训人的面孔:“接引人魔人多势众,伺机而动。三山别庄采守势以逸待劳,恃险以守,根本犯不着派人出来送死。

我敢给你打包票、经过此地的人,一定是接引人魔派出的爪牙,是我们等待取口供的人。我要知道接引人魔的主事人,到底是何来路,所以我认为这里很好。”

“好吧!我看你的性格倔强得很没有人能改变你的决定。”

“我能有今天的局面,就得力于我们刚强性格。”

彭允中不再多说、摇摇头埋头进食。

日上三竿,他俩躺在树下歇息养神。

黑煞女魅躺在他左侧,阵阵女性的淡淡幽香直往他鼻孔里钻,靠得那么紧。真令他感到有点心猿意马。

“我在想。”黑煞女魅转脸向他说:“百了谷的妖女,除了妖术可怕之外。真才实学并不出色,一比一,她们绝不是我的对手。”

“真的?”他笑问。

“镜花仙姑的剑术成就有限。”

“她在刹那间攻了我二十七剑之多,你恐怕办不到。”他毫无机心地说。

“别骗人了,你把我看成外行?”

“信不信由你。”

“我是亲自目击的,当然不信。我亲自看到她在舞剑,而不是击剑……咦!你怎么啦?”

他已挺身跃起,将包裹踢入树后的草丛中。

“有人来了。”他低声说。

“有人来了?在何处?”黑煞女魅一惊、也挺身而起。

“东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